s 閱讀頁

第六章

  穿衣鏡麵上映出顧太太玉鳳的臉龐,她的眼睛紅紅的,充滿憂傷,臉色黃黃的,布滿愁雲;她唉聲歎氣地捋了捋額前的頭發,拿起電話的話筒,沒有撥號又放下了。

  玉鳳正為顧老爺蒙冤案情焦慮不安、唉聲歎氣時,丫環雲兒端一碗參湯走進來,把碗放桌上,開了燈:“太太,喝一口參湯吧,你不吃不喝,身體會垮的。”

  玉鳳:“雲兒,老爺好好的,莫名其妙被抓進大牢,顧家沒主心骨,少了頂梁柱怎麽辦?怎麽辦呢?”

  雲兒:“太太,老爺不在,顧家靠你維持呢,你千萬千萬,不能垮呀,喝口湯補補身子吧。”

  玉鳳:“大少爺和二少爺回來了嗎?”

  雲兒:“回來了。太太,兩位少爺為查老爺的案情,奔走呼號……他們還沒有吃晚飯,他們說,飯後向太太請安。”

  玉鳳:“雲兒,你叫馮管家和少爺們到客廳去議事。我馬上就過去。”

  雲兒硬勸太太喝下參湯才放心去通知管家和少爺。

  雲兒走後,玉鳳又拿起話筒,欲撥而止。崇川城裏隻有少數幾個大戶人家有電話。電話是個神奇之物,隻需手指一撥號碼,立馬就能和對方說話。老爺被抓走後,玉鳳許多次想告訴四先生,從顧家建茶樓後,保太祥就陷害顧大成的情況,但她沒有勇氣打這個電話。雖然四先生和顧大成交情至深,但顧家是靠四先生實業救國發展起來的,總不能有事就麻煩身體欠佳的四先生。於是,玉鳳拿起電話又放下,放下又拿起。穿衣鏡麵上清清楚楚映出她臉龐上的淚痕。

  雲兒站在房門外輕聲喚玉鳳:“太太,馮伯和二位少爺在客廳等你。”

  玉鳳擦去淚痕,補好妝,來到客廳。

  客廳裏,燈火通明。玉鳳坐在長案前的太師椅子上,沉思著。

  雲兒、雨兒倆丫環站在玉鳳身後左右。

  馮管家、顧環和顧爾兩位少爺分坐東西兩邊的椅子上。

  馮管家:“太太,少爺們沒有白吃苦受累,總算查清走私軍火的案子是保家父子一手策劃、花錢雇人陷害顧家製造的冤假錯案。我們有證人的筆錄,不能再等抓到壞人,去救老爺。依我看,太太明天去一趟濠南別墅,把證人的筆錄、調查的情況告知四先生,請四先生拿主意。最好能請四先生出麵找刁局長……”

  大少爺:“馮伯說得對。請四先生為我爹做主。”

  二少爺:“我陪娘登門拜訪四先生。”

  大少爺:“我要當麵向四先生稟告調查案子的情況,便於老前輩參考。”

  二少爺:“‘天水茶樓’那四個字是老人家抱病題的字,不知老前輩近日身體狀況如何?”

  大少爺:“在崇川城隻有四先生說一不二。”

  二少爺:“四先生是我們顧家的恩人,崇川人的偶像、楷模。他為我爹主持正義、說句話,那分量就不一般啊!”

  馮管家:“四先生因病不能前來參加‘天水茶樓’開業,老爺說,忙過開業就準備去看望他老人家的,可是老爺被抓進大牢,顧家全亂套、失禮了。”

  玉鳳說:“明天,我登門拜訪上四先生……天不早了,都回房去吧!”

  玉鳳也回房休息。

  玉鳳怎麽也睡不著。翻來覆去好一陣子才模模糊糊進入夢鄉。

  鍾樓後院裏,一個獄警拿一根亡命牌,往顧大成脖子後麵一插,顧大成強著頭,喊:“冤枉——”獄警沒有理他。一輛破舊的黃包車停在院子裏。拉車的竟是西街尾子上的徐麻子。顧大成瞟一眼黃包車上沒有坐墊,便罵徐麻子:“你個麻坑太沒有良心了,前幾天,我還給錢你請郎中替你娘看病,你竟連個座墊不放,我怎麽坐?”徐麻子說:“拉死刑犯不放坐墊子,這是規矩。”顧大成問:“走哪條路?”徐麻子無奈地說:“我跟洋號隊走。”院子的人忙碌著,天亮了。行刑隊出了牢門,穿過鍾樓,不遠,就是十字街,洋號洋鼓一響,街道兩邊看熱鬧的人就跟著吆喝,坐在車上呆若木雞的顧大成眼珠骨碌碌地朝四處看,腦子在想,去哪裏?崇川地方不大,但刑場不少,有望江樓、有祭祀壇、有查家壩兒、有施家廟子,還有姚港、任港和東港的江灘。最好去施家廟子,或者東港,因為過南門往西,說不定能見太太和少爺一麵。誰知上了橋,洋號隊就往了東,顧大成著急地問:“徐麻子,怎麽往東不往西?”徐麻子不理他,於是他大發脾氣,猛翻身滾下車來。忽聽行刑官大吼一聲:“就地正法!”玉鳳大聲喊:“刀下留人!”一驚醒來,玉鳳渾身大汗,原來是場噩夢。

  這時,天已麻麻亮了。玉鳳雙手合掌,麵朝狼山,念道:“大聖菩薩保佑我家老爺平安無事。”

  玉鳳重新躺上床,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雲兒輕聲喚玉鳳:“太太,你醒醒,你醒醒,四先生來了。太太,四先生在客廳裏等太太呢。”

  玉鳳仄起身,問:“雲兒,誰在接待四先生?”

  雲兒悅色說:“馮管家接待著四先生。太太,老爺有救了。四先生為老爺的案子一大早就到了府上,正向馮大管家了解情況,此刻馮管家正向四先生介紹當時的情況呢。”

  玉鳳喜出望外:“夢是反的,顧家有救星了。雲兒,快幫我梳頭,我要去見四先生。唉,我早該把老爺被官府抓進大牢的事稟告他老人家的。唉,我真沒有主見,你看,你看,反倒讓他老人家一大早登門。”

  玉鳳自責著。

  洗漱後,趕到客廳。

  四先生雙手作揖道:“顧太太受驚嚇了,老朽身體欠佳,沒能應邀參加‘天水茶樓’開業盛典,望諒,望諒。聽馮管家剛才敘述的情況,令人憤慨得很,崇川商界有此等小人真是令人發指,請太太放心,老夫為賢弟伸張正義、平反昭雪,讓刁局長放人。”

  此刻,玉鳳像遠嫁他鄉受了委屈的小女子見到娘家人,淚水如泉,奪眶而出,泣聲說:“我怕打擾四先生,沒有好意思登門求助,去府上求援……萬萬沒有想到四先生親自登門……四先生,顧家欠你太多啊,四先生,你造就了大成的事業,還救他的性命,總是幫他啊!”

  四先生:“大成賢弟落難,我不救他誰救他?這些年來,他也做了不少事。崇川的全國八個第一也有他的一份功啊!”

  玉鳳說:“四先生,你身體欠佳,豈能親自去警察局去求姓刁的局長,打個電話叫老馮去警察局交涉吧!”

  四先生:“不,我親自去一趟。時間尚早,咱們先去‘天水茶樓’看看去。”

  玉鳳說:“那太好了。備轎。”

  四先生:“不坐轎子。咱們走過去。”

  玉鳳說:“四先生,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幫人幫到底,送佛到西天。”

  玉鳳心裏明白四先生和顧家人步行去茶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四先生:“喝‘天水茶’,吃‘甜夾鹹’燒餅爽哉,爽哉。聽說,你們顧家的‘天水茶樓’有位從揚州來的茶娘,身懷絕技,祖傳的茶藝……茶客對她評價很高。”

  玉鳳說:“她叫月兒。顧大成在揚州開茶樓的朋友之女。月兒爹臨死前把月兒托付給顧家了。”

  四先生:“我想見見月兒。太太,你知道嗎?正是月兒請更俗劇場的薛經理求梅蘭芳找我救顧賢弟的呀!”

  玉鳳說:“原來如此。都怪我不好,繞了個大圈子。我說月兒怎麽認識大名鼎鼎的梅大師呢!”

  四先生:“茶娘認識茶客嘛。”

  玉鳳想弄清楚四先生怎麽知道得這麽詳細,且提出到茶樓坐坐。於是她說:“先生,也想喝她泡製的‘天水茶’,對嗎?”

  四先生:“月兒泡製的‘天水茶’治好更俗劇場薛經理的嗓子病,還治好梅蘭芳的嗓子病……我看‘天水茶’會成為崇川茶館、茶樓的品牌,太太,顧賢弟這個人識貨、識人,我賞識他。”

  玉鳳陪四先生邊走邊說。

  顧環和顧爾左右護衛著。

  馮管家跟在他們身後……如此穿街走巷,讓人知道四先生是顧家的摯友,不但為顧家茶樓金匾題字,還在顧家落難時關照著顧家。

  玉鳳對雲兒說:“你們先到茶樓去,讓月兒留張桌子。”

  此刻,罩在顧家母子頭上的烏雲漸漸散去,青天浩蕩,從濠河裏傳來的“機器快”船的汽笛聲,令人精神振奮、意氣風發。四先生在顧家太太、少爺和管家的陪同下,來到“天水茶樓”,月兒迎上,攙著四先生上樓,在雅座落座。

  四先生:“月兒,你把祖傳的茶方帶到崇川,是崇川的福音。”

  月兒介紹飲茶方式有三種:一是蓋碗式;二是茶娘式;三是功夫茶。四先生饒有興趣地請月兒先說說功夫茶。月兒很專業地介紹道:“功夫茶起源於宋代,盛行福建閩南一帶和廣東潮汕地區。此茶在選茶、備器、煮水、衝泡、斟茶、品飲上都很講究。選茶要選高檔的烏龍茶。如閩北烏龍五夷岩茶:大紅袍、肉桂、水仙;閩安溪烏龍茶:鐵觀音等,這些都是茶中極品。”

  四先生:“選用什麽茶具?”

  月兒說:“茶壺、茶杯、茶船、茶盅、茶蒿、茶中、茶匙、茶托、茶罐、茶盂。茶壺、茶杯選用宜興紫砂最好,也可選用江西景德鎮的陶瓷。功夫茶的茶味濃厚,而紫砂吸水透氣性好,所泡茶水香氣醇厚,久而久之,茶壺本身就會遍體含香。”

  月兒指著實物講解:“茶船也叫‘茶池’,有盤形和碗形、長方形三種。茶池中空,池上有一個可揭開的盤,盤上有小孔,開茶洗盞時和衝泡茶水時,剩水、剩茶從孔中流入茶池。茶盅也叫‘公道杯’,泡茶時可將茶水先倒入茶盅,而後再把茶盅中的茶水斟入各茶中,起到每杯茶水味道均勻。第一道茶湯為‘雋永’的茶湯,味道最美,泡出後先盛於茶盅,用來添加於其後幾巡的茶湯中,讓每巡茶湯的味道都達到最佳,讓每個人都能喝‘雋永’的茶湯。”

  月兒先將茶葉倒於茶荷之中,讓四先生觀其形、聞其香,而後才用茶匙留茶至茶壺中……講完備器,她深鞠一躬,說:“月兒才疏識淺,不當之處,請前輩指正。”

  四先生:“月兒姑娘,請繼續茶道。”

  月兒按程序衝泡,將茶壺、茶杯置於茶船上,先用蝦須水衝入茶壺中至滿壺,而後把水注入各茶杯中,取一茶杯唇至另一茶杯中慢慢旋轉,同樣方法作用於每個茶杯,然後把杯中和壺中的水倒進茶盂中。完成了清洗和湯壺、湯杯過程,用茶匙將茶葉從茶荷中取出,茶葉填滿茶壺的七分,用沸水循壺邊緣緩緩衝入至水滿茶葉後把水倒入茶盂中。洗過茶,再用沸水循壺邊衝入至滿壺,用茶壺壺蓋撥掉茶水表麵的浮沫,蓋緊壺蓋,再用沸水衝淋壺身,讓茶葉充分受熱,茶葉充分浸泡出來。泡茶的時間在3分鍾左右。斟茶前,先將茶杯並圍在一起,再把茶湯從茶壺慢慢注入杯中,注入時按順序依次在各杯中巡回。月兒說,這個過程叫“關公巡城”。而後,她將壺底濃汁均勻地點滴至各杯,月兒便說,這個過程叫“韓信點兵”,一壺茶水恰好斟滿各杯。月兒把茶水用雙手依長幼次第端奉客人,又說:“功夫茶是一種精神寄托,包含著儒家、道家、佛家的文化氣息。飲茶以客少為貴,客多則喧。喧則雅趣乏矣。獨啜曰神、二客曰勝、三四曰趣、五六曰泛、七八曰施。”月兒說出茶道和功夫茶對品茶人數的規定後,再說:“功夫茶不宜空腹喝,本茶樓專門為老前輩訂做了‘甜夾鹹’燒餅。”

  陶醉在茶道氣氛中的四先生接過玉鳳雙手捧呈過來的“甜夾鹹”,咬一口餅,酥而脆,喝一口茶,香而醇,於是開了胃口,兩塊“甜夾鹹”下肚,長了精神,他極幽默地說:“太太和少爺慢用,我受人所托,該去會會顧賢弟了。”

  月兒問:“太太,這位前輩……”

  玉鳳說:“顧家的恩人,狀元四先生哪!”

  四先生:“姑娘也是茶狀元,了不起啊!”

  月兒說:“小女有眼不識泰山,關羽麵前舞大刀,胡說亂侃,不到之處,請老前輩海諒。”

  玉鳳說:“四先生最愛人才,神針沈壽就是四先生從江南引進到崇川來的,還有建築大師孫支廈……荷蘭水利工程師特來克……”

  四先生:“世界上最大的財富就是人才。”

  玉鳳說:“四先生是愛才的賢人。”

  四先生雙手作揖和月兒告辭:“月兒姑娘,後會有期,改日再來喝你泡製的‘天水茶’,好嗎?”

  他轉身對馮管家說:“老馮,給我家裏打個電話,派車來。”

  馮管家應道:“我去,我這就去打電話。”

  整個崇川城隻有四先生一輛轎車。四先生不出遠門不坐車,然而今天他要坐車到警察局去。這世界,該擺架子就要擺架子,否則別人看不起你。四先生問玉鳳:“有沒有送禮給刁局長?”

  玉鳳說:“送去兩根金條。”

  四先生:“收了禮又不放人,是想再榨油水。”

  玉鳳說:“隻要老爺能平平安安回來,再送。”

  四先生:“刁局長這個貪官,不是人。”

  晨光中,一輛黑色的轎車駛來,停在茶樓門前,四先生鑽進轎車,朝顧家人揮揮手,說:“顧太太回府準備為顧賢弟接風洗塵,壓驚吧!”

  濠河是崇川的環城河。夕陽下的金輝映在波光粼粼的濠河水麵上,空中彩霞倒映水中,天上水中,渾然一片,整個紅通通的。這時,顧大成和範玉鳳雙雙跪在祖宗的遺像前,叩拜著。他們嘴裏喃喃自語,道:“祖宗保佑,大成逃過一劫,無罪釋放回家……”

  謝祖後,老爺和玉鳳步入大堂。

  大堂燈火輝煌,桌上擺滿酒菜。

  老爺和太太主桌當頭坐,其他人各就各位。滿堂歡聲笑語。多日來籠罩在顧家每個人頭上的陰影如雨後天晴了。磨難過後,顧家上下、老小,團聚一堂,十分珍惜劫難後的和諧時光,家和萬事興顯得尤為重要。

  老爺端起酒杯:“咱們顧家永生永世不要忘記四先生啊,來,為四先生幹杯!”

  太太笑逐顏開:“來,大家為老爺逃過一劫,平安歸來,幹杯!”

  大少爺端起酒杯。

  二少爺端起酒杯。

  月兒也端起酒杯。

  全家人都端起酒杯,齊聲說:“為老爺幹杯!”

  顧家上下沉浸在團聚、歡樂的氣氛中。提及老爺蒙冤含恨白坐了許多日子大牢,一個個慷慨激昂地發表感慨,更加珍惜安定的生活。

  顧大成:“顧爾,阿蘭回來了嗎?”

  二少爺:“馮伯派家丁張三李四找了許多天,不見人影。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顧大成:“是你的人,趕也趕不走,不是你的人,拴也拴不住的。”

  太太說:“這種女人走了也罷,叫你爹替你再娶個安分守己、知書達理、賢惠勤勞、吃苦能幹的好女人。堂堂少爺,何患無妻啊!”

  顧大成:“顧家絕不容許女人傷風敗俗、紅杏出牆,阿蘭水性楊花、風流浪漫,丟盡你的臉,隻當她死了吧,兒子,你娘說得對,忘了她,另娶少奶奶!”

  馮管家:“二少爺娶少奶奶,有啊,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

  馮管家平時不喝酒,今天為老爺渡過難關平安歸來而高興多喝了幾杯酒,他希望月兒當顧家的二少奶奶,於是有意打伏筆、設套子,讓老爺和太太往裏鑽,這叫三分幫人真幫人。他舍不得月兒外嫁他人。

  太太說:“誰呀?老馮,娶誰呀?”

  馮管家:“茶娘月兒。茶樓開業後,憑月兒撐起茶樓的生意了不起。早上,她表演的茶道、茶藝連四先生都讚不絕口。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像月兒這麽好的姑娘怎麽舍得嫁出去?當然,婚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瞎說罷了。”

  大少爺驚愕地問:“馮伯說笑吧?”

  顧大成:“不是說笑。老馮說出了我的心裏話。我正有此意,聽你們說月兒千好萬好,就有了肥水不外流的想法。其實,我早有這個想法。實不相瞞,兩個少爺娶妻擇妻時,我就有過和孫家結親家的想法,但是有個原因而沒有開口,一是月兒年齡小,二是獨女,遠嫁崇川,她爹娘怎麽辦?可現在情況不一樣。月兒長大了,女大當嫁,要嫁就嫁個好人家。她爹娘不在人世了,臨終前把女兒交給我,那我就要對月兒負責,我看這婚事就這麽定了。月兒當顧家的二少奶奶吧!”

  大少爺:“爹當真把月兒嫁給顧爾?”

  顧大成:“我啥時說話不算數的?我要對月兒的幸福負責,怎麽舍得她外嫁呢!女人是雪花命,月兒能當顧大成的兒媳,有了好的歸宿,我就對得起孫掌櫃了。他在九泉下也安心了。”

  太太說:“老爺是實話實說,巷子裏扛木頭,直來直去的。可他這麽說,弄得月兒姑娘不好意思。不過,月兒姑娘也不要難為情,姑娘大了總要嫁人的,我看,月兒和二少爺是天生的一對,地造的一雙,絕配。”

  馮管家:“老爺不是說笑,他說話算數,月兒姑娘嫁給顧家是她的福氣。”

  月兒羞怯地說:“我來當茶娘的……我沒有想當二少奶奶……我不配當二少奶奶……老爺、太太……我回房去了。”

  顧大成“哈哈哈”笑道:“月兒不走,不走。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月兒,你爹把你托給我,就聽我的安排。來,敬爹一杯,為爹壓壓驚。”

  月兒臉紅得火燒雲似的端起酒杯:“老爺有驚無險,是大富大貴的人。”

  說說笑笑中,顧家上下歡樂得很。可是,也有人不高興的。誰?大少爺顧環。宴席開始時,他也很高興,當老爺將月兒許配給二少爺後,他的臉上掛不住笑容了。

  這頓飯吃到月升中天才結束。

  ……

  月兒回房後,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太突然了,老爺剛出大牢就決定了她的終身大事。按理說,她該高興,可是她高興不起來……年輕茶客阿江在腦海裏掠過來,掠過去,阿江在“機器快”船上講故事的畫麵不停地浮現眼前……她無法拒絕老爺的指婚,又無法趕走腦海裏的阿江啊……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