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

  揚州是個好地方。阿江為什麽舍近求遠到崇川來教學?

  隋唐以來,由於大運河的開鑿和得到充分的利用,位於運河入江交匯處的揚州,開始了它長達千年的持久繁榮,曆來享有“江淮之間,廣陵大鎮,富甲天下”美稱。古代的揚州,交通便利,商業興盛,文化昌明,經濟繁華,對外交流頻繁,是全國最富饒的城市之一。明清時期,揚州又成為兩淮產品轉輸的樞紐,富商雲集,漕運繁忙,工商業發達,成為我國東南地區經濟、文化的中心。揚州還因為曆代詩人墨客的吟詠而名聞遐邇;李白詩曰:“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杜甫詩曰:“商胡離別下揚州,憶上西陵放驛樓”;陳羽詩曰:“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還有杜牧的“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等早已成為膾炙人口的千古絕唱。

  入夏後,國民革命軍揮師北伐,先後擊潰軍閥吳佩孚、孫傳芳主力,革命勢力迅速從南方發展到長江、黃河流域。在此兵荒馬亂之時,人們紛紛外出逃避。阿江爹擔心阿江的安全,先令阿江速去在崇川城工作的大哥阿河處暫避;稍後又親自率全家離開揚州,乘船來到崇川。

  阿江在通明公司工作多年,熟悉崇川情況,當即選中位於城北天寧寺東側的崇川中學,一來崇中師資力量強,教學質量高,學習氛圍濃;二來學校與所住的柳家巷相距甚近,隻需穿過一條寺街便可到達。與揚州這個自古兵家必爭之地相比,崇川要相對穩定了許多。軍閥割據、群雄紛爭的動亂局麵對“崇川福地”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所以,阿江很快便適應並喜愛了這座瀕江臨海的小城,安心地投入了緊張的教學生活。

  阿江是個愛茶的男人,且對茶道、茶藝內行。他來“天水茶樓”喝茶,來得早,走得早,因為他是教書老師,必須提前到校教課。

  月兒:“喝茶即品,你為啥來去匆匆?”

  阿江:“星期天,咱們說說茶吧!”

  月兒:“揚州有那麽多學校,你為什麽偏偏選擇到崇川中學來教書?這裏的薪水高,是嗎?”

  阿江:“不是,不是。因為崇川中學教學嚴謹、質量好,所以選擇到崇川來教書。選學校如同選茶,正確鑒茶,方能決定衝泡的方法。正確擇校,方能提高執教水準!”

  阿江是個有知識的人,月兒願意和他說話。

  月兒:“選校如選茶,你這個比喻很恰當,非常有意思。你今天有課嗎?”

  阿江:“今天是星期天,來學習茶經了。”

  月兒:“沒吃早飯吧,我替你去買早點?”

  阿江雙手作揖:“謝謝。”

  月兒嫣然笑說:“莫謝莫謝。茶客是上帝。應該的,應該的。我去去就來。”

  阿江心裏湧上一股暖流,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身在異鄉,有異性關心、照顧他,心裏甜蜜蜜的。於是說:“我愛吃甜夾鹹。”

  “天水茶樓”樓下有家夫妻燒餅店,男的有一手做燒餅的絕招——他做的甜夾鹹就是把白糖和蔥油、椒鹽等物拌在一起作燒餅的兜心,加上重油擦酥、芝麻封麵,這樣出爐的燒餅咬一口,又香又酥,又甜又鹺,味道奇特,爽口不膩。甜夾鹹那兜心鹹甜的原料中還有什麽?怎麽搭配?也是家傳絕招。

  月兒說:“崇川燒餅有許多種:甜夾鹹、缸爿、斜角……特色食品就更多了,有麻糕、寸糖、脆餅、桃酥等等……”

  阿江問:“咱喝的茶有幾類?”

  月兒說:“等你吃完‘甜夾鹹’,喝過我的‘天水茶’再告訴你,好嗎?”

  阿江大口吞嚼,其狀可愛得很。連掉在桌上的芝麻也用手指沾起來,放進嘴裏,樂不可支,說:“說吧,讓我長長見識。”

  月兒說:“少爺,你是考我吧?”

  阿江說:“豈敢,向你學習呢!”

  月兒說:“茶的種類很多,根據采摘時間的先後為春茶、夏茶、秋茶,也可以按種植的地理環境不同分為高山茶和平地茶,還可以根據茶色分為綠茶、紅茶、青茶、白茶、黃茶、黑茶,共六大類。”

  阿江佩服月兒對茶的種類一清二楚,於是又問:

  “可以說說這幾種茶的特性嗎?”

  “可以。”月兒為阿江續上茶水後,娓娓道,“綠茶是綠葉清湯的品質特征。嫩度好的新茶,色澤綠潤,芽峰顯露,湯色明亮。品種有‘龍井’、‘碧螺春’、‘珠蘭’等。”

  因為職業養成的習慣,所以阿江說茶如作文很斟酌,提問很仔細,他問:“那麽紅茶呢?”

  月兒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紅茶是經過發酵形成的品質特征。茶色澤烏潤,滋味醇和甘濃,湯色紅亮鮮明。紅茶有‘功夫紅茶’、‘紅碎茶’和‘小種紅茶’型,品牌以‘祁紅’、‘寧紅’和‘滇紅’最有代表性。”

  阿江又很專業地問:“那麽白茶呢?”

  “阿江哥把我當你的學生考呢。”月兒說:“白茶由牙葉上麵白色茸毛較多的茶葉製成。白茶滿身白毫,形態自然,湯色黃亮明淨,滋味鮮醇。有‘毫銀針’、‘壽眉’、‘白牡丹’等品種。”

  阿江表情嚴肅地又問道:“那麽黃茶呢?”

  “黃茶麽,黃葉黃湯,香氣清銳,滋味醇厚。芽葉芽毛披身,金黃明亮,湯色杏黃明澈。有‘君山銀針’、‘蒙頂黃芽’、‘霍山大黃茶’等品種。”月兒又答。她忍不住說:“江老師還問嗎?”

  阿江伸出兩個指頭,再問:“那麽烏龍茶和黑茶呢?”

  “烏龍茶屬於半發酵茶,色澤青褐如鐵,故名青茶。烏龍茶的葉體中間呈綠色,邊緣呈紅色,素有‘綠葉紅鑲邊’的美稱。其湯色清澈金黃,天然花香,滋味濃醇、鮮爽。‘觀音’、‘大紅袍’、‘凍頂烏龍’最有代表性。至於黑茶,它的葉色油黑凝重,湯色橙黃,葉底黃褐,茶味醇香……除以上六大類外,還有加工茶,如花茶、緊壓茶、速溶茶。花茶是以綠茶中的烘青茶、紅茶等做主要原料,用茶葉和花拚和窨製,使茶葉吸收花香而得花茶之名,如‘茉莉花茶’、‘玳玳花茶’、‘珠蘭花茶’、‘玫瑰花茶’等。緊壓茶以黑茶、紅茶為原料,經蒸壓做成一定形狀的……”月兒答這個問題時,像爆豆子般,不用標點,一氣說完。一個茶娘如此了解茶藝令阿江感到驚訝,當阿江再問月兒時,保家三少爺保新新走進茶樓,咚咚地上了樓。

  保新新大聲嚷道:“茶娘,上茶,上好茶。”

  月兒說:“稍等片刻,就來。”

  保新新:“快上茶,本少爺沒時間等。”

  月兒:“請問少爺,龍井還是珠蘭?龍井苦味澀嘴,適合年長者口味,而年輕人則愛喝清雅純正的珠蘭,馥鬱芬芳的茉莉花茶,味淡複之的桂花香茶。少爺選茶吧!”

  保新新:“不忙,不忙。魚得水活躍,茶得水更有其香、有其色、有其味。水之於茶,猶如水之魚一樣。茶葉再好,沒好水衝泡嚐不到茶的甘醇,看不到茶的晶瑩。”

  月兒說:“擇水先擇源,水有泉水、溪水、江水、湖水、井水、雨水、雪水之分,但隻有符合‘源、活、甘、清、輕’的水才算得上好水。古人陸羽說‘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是泡茶之水。”

  保新新:“你家茶樓用什麽水泡茶?”

  月兒說:“‘天水茶樓’當然是天水。”

  阿江邊品茶邊關注著保三爺的舉動。

  保新新敲山震虎地拍著桌子,大聲說:“你不想做生意嗎?怎麽還不替我泡茶?”

  月兒:“少爺還沒有選茶呢!”

  保新新:“先選人如何?聘你當我家茶樓的茶娘,收你當保家少奶奶,如何?”

  月兒說:“三少爺不要強人所難。我是顧家的茶娘,不會再到其他茶樓當茶娘的。”

  保新新:“你又沒有賣給顧家,何必呢?顧家的當家老爺進了大牢,你何不趁早離開顧家,棄暗投明,另攀高枝,何必吊死一棵樹上!”

  月兒說:“少爺,人各有誌,你們保家也是開茶樓的,茶娘多得很,何必外招茶娘?”

  保新新:“原因多呢,一是那些茶娘沒有你茶藝精湛、茶道高超,二是那些茶娘沒有你婀娜多姿、風情萬種,我對她們沒有任何興趣,對你一見鍾情……說吧,要多少大洋聘禮,或者說聘金?”

  月兒說:“少爺不喝茶,請便。”

  保新新:“不識好歹的丫頭片子,好大膽子。三爺為你好,你不領情,竟下逐客令趕我走。”

  阿江放下茶碗,離開桌子,走到保三爺麵前,說:“三少爺,何必強人所難,逼人不忠,落井下石,乘人之危,挖人牆腳……太過分!”

  保新新:“你多管閑事多吃屁,滾一邊去!”

  阿江說:“三少爺,茶樓是寧靜場所,品茶追求的是在寧靜淡泊、淳樸率直中尋求高遠意境和‘壺中真趣’,無論對於茶與水,還是對於人與藝都是一種超凡的精神,是一種高層次的審美。你如果覺得這位茶娘的茶藝高超,可以學習、借鑒,可以交流、探討,沒必要強人所難,對甭?我也是茶客,勸你好自為之吧!”

  保新新:“你敢教訓我,活得不耐煩了。”

  說著,他捋捋袖管,揮拳打阿江。然而,月兒手裏的長嘴壺已衝出一條熱水線,澆在施暴的拳頭上。他聲嘶力竭大喊:“媽的,你燙我,等著瞧,叫你顧家家破人亡、滅門絕戶!”

  一片喧嘩。

  “哈哈哈——”

  在眾茶客的嘲笑、起哄聲中,保新新灰溜溜地走了。

  月兒感謝顧老爺收留她,為她創造了讓她施展茶藝的茶樓,她很珍惜所有的一切,憑她的茶藝和對茶客的真誠、熱情的服務,扭轉了開業不順的被動局麵,“天水茶樓”並沒有因為顧老爺蒙冤入獄而不開門營業,也沒有因為保三爺尋釁鬧事而冷落、蕭條,反而一天比一天興旺發達起來。

  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月兒用祖傳的“天水茶”治好梅蘭芳的嗓子病為“天水茶樓”爭光添彩。月兒從小跟在家父後麵挑水、濾水、燒水、品水,對水性水質極為熟悉,別看她年紀小,但她聰明伶俐,家傳淵遠,什麽樣的水隻要喝一口,就能分出是雨水、雪水、伏水、凍水、江水、河水,甚至是缸裏的上層水,還是缸底的水,她一嚐就懂,品“天水”的功夫堪稱一絕。泡的茶,她用嘴唇輕呷一口,就知道“天水”是頭陣雨還是二陣雨水,是簷落水,還是篷落水,以及貯存的時間。水和酒一樣越陳越好。年久的天水清得像貓眼一樣透明晶瑩,泡出來的茶醇香異常,月兒的爹有貯存天水的習慣,再泡上特製的“天水茶”,在當地很有名氣。加上自製配料的“天水茶”,即藥茶。其實,茶的藥用是從魏晉以後逐漸轉移到飲料上的。陸羽茶經曰:茶之為用,味之寒,為飲最宜。精行儉德之人,若解熱凝悶,腦疼目澀,四肢煩,百節不舒,聊四五啜與醍醐、甘露抗衡也。顧元慶校的《茶譜》曰:人飲真茶,能止渴、消食。除痰、少睡、利水道、明目、益思、除煩、去膩。人固不可一日無茶。茶可以治糖尿病、細菌性痢疾、腸胃炎、黃膽型肝炎、高血壓、冠心病、動脈硬化、眼病、皮膚炎,能起到預防齲齒、降低血脂、減肥健美、防暑降溫等作用。

  乾隆皇帝下江南,喝“天水茶”治好嗓子病,至於喝的是哪家茶館的天水茶沒有考證。孫家確有祖傳的茶方,而且能治喉嚨病是真的。這是孫家幾代人根據民間的驗方、偏方、秘方去偽存真,去粗存精配製而成,此茶必須天水泡製,而且水越陳越好。

  在醫療落後的年代,祖傳“禦茶”留著自家人患疾飲用,後來慢慢傳開,此茶包治包靈,茶到病除。孫掌櫃理論結合實際,研製出“天水茶”的配方。

  一日,京劇名旦梅蘭芳應四先生之邀,率梅劇團到崇川演出。那天上午,薛經理受四先生之托,去天生港接北派魁首梅蘭芳一行三十餘人在濠南別墅下榻。

  第二天早上,四先生的大管家悄悄告訴薛經理,說:“梅大師一路勞累,加上江麵風大受了風寒,今晨練功有些嗓澀、喉痛。”

  薛經理:“梅大師怎麽能登台唱戲呢?”

  大管家輕聲說:“此事萬萬不能聲張。”

  薛經理點點頭,親自去基督醫院請來在崇川的美國醫學博士喬治·海格門,又請來崇川名中醫朱回春老先生,但均無立竿見影的妙藥。薛經理為此坐立不安。梅大師首次蒞臨崇川獻演,早已炒作得大江南北家家知曉,五場演出的票已告罄,一旦停演或推遲演出後果難以設想。

  薛經理一臉惆悵地走進“天水茶樓”,坐下來就歎氣:“怎麽辦,怎麽辦,怎麽辦?”

  月兒問:“薛經理,有什麽心事悶在心裏?說給我聽聽,不要自言自語、愁眉苦臉的。俗話,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彎處自然直嘛。”

  薛經理:“說來話長!”

  薛經理見月兒關心他,便悄聲把梅蘭芳嗓子啞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

  月兒提醒薛經理,說:“嗓子嬌貴得很,‘嗓子不怕啞,就怕帶啞唱’,那會把嗓子毀了的。”

  薛經理:“你咋懂的?”

  月兒說:“聽我爹說的。”

  薛經理:“‘天水茶’能治嗓子啞,我的沙喉嚨就是喝了你的‘天水茶’好的。”

  月兒說:“我泡壺茶你送給梅大師喝。試試吧!”

  薛經理:“多謝,多謝。”

  月兒為梅蘭芳泡製的“天水茶”加入茶方中若幹味治嗓子的中草藥,那茶味道與眾不同,而且有奇效,能不能治好梅大師的病,月兒是心中有數的。她把“天水茶”裝入壺內,用棉衣裹得緊緊的,送到薛經理麵前,薛經理放下兩塊大洋,二話不說,提著天水茶壺直奔濠南別墅而去。

  第二天,薛經理一早來到“天水茶樓”,高興地對月兒說:“梅大師喝了‘天水茶’,嗓子的炎症很快消失,今晨練聲,嗓音完好如初,梅大師托我感謝你,他還說‘天水茶’萬萬不能失傳。”

  月兒說:“‘天水茶’從我爺爺的爺爺手上傳下來。我爹和顧老爺情如手足,臨死前把‘天水茶’傳給我,讓我把‘天水茶’帶到崇川來了。”

  薛經理:“你爹是個豪爽義氣的人。”

  月兒說:“可是‘天水茶樓’開業那天,顧老爺就被抓走了。薛經理,顧老爺的為人你是知道的,他怎會去做違法的事?更不要說走私軍火!”

  薛經理:“世上魚龍混雜,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什麽人都有啊,聽說有人想搞垮顧家的‘天水茶樓’對顧老爺下毒手,可有此事?”

  月兒說:“薛經理,你幫幫我,救出老爺吧!”

  薛經理:“月兒姑娘,靠我的能耐救顧老爺不夠,我請梅大師幫你這個忙試試。”

  月兒跪下,朝薛經理叩頭,說:“薛經理救老爺大恩,小女子永生不忘。”

  薛經理扶起月兒,說:“我想這樣,先和梅大師說說這‘天水茶’,再說說你爹和顧大成的故事,然後再托梅大師請四先生擔保,救出顧老爺如何?”

  月兒說:“薛經理畢竟是見多識廣的人,考慮周到得很。”

  薛經理:“不過,不能憑白無據的說顧老爺無罪,顧家要明察暗訪,找出有人陷害顧老爺的證據、理由,讓擔保的人好說話。”

  月兒說:“二位少爺已經找到證據,馮管家把材料送到警察刁局長手裏。薛經理能幫忙更有把握了。拜托薛經理。”

  薛經理說聲“放心吧”告辭走了。

  四先生在書房裏接待梅蘭芳。

  且說清末狀元張四先生金榜題名,一度為官,爾後辭官回鄉辦實業救國,繼而辦教育、文化等事業,他在崇川城西南的桃塢路西處,耗資六萬銀元蓋一座文明戲院,取名更俗劇院,此劇場的設備和結構開全國之先河。數日前,梅蘭芳應四先生之邀,來崇川演出,海報貼出去後,全城人翹首期盼,親眼目睹梅蘭芳演出。可是梅蘭芳在路上受寒著涼,嗓子沙啞了。四先生暗暗心急,沒有想到梅蘭芳喝了“天水茶”嗓子完好如初,不耽誤演出能登台了。

  梅蘭芳:“四先生,‘天水茶’是治嗓子病的靈丹妙藥,奇跡啊!”

  四先生:“崇川人愛喝‘天水茶’,可沒見過孫萬春的‘天水茶’能治嗓病,真是妙不可言。”

  梅蘭芳:“劇場薛經理叫‘天水茶樓’茶娘月兒泡製的‘天水茶’,是祖傳茶方,乾隆皇帝下江南時品過‘天水茶’給予高度讚譽。”

  四先生:“有此祖傳茶方造福崇川啊!”

  梅蘭芳:“先生可知道顧家當家老爺顧大成因走私軍火,茶樓開業那一天被官府抓進大牢的事?”

  四先生:“你說顧大成賢弟嗎?他被抓了?”

  梅蘭芳:“正是顧老爺。”

  四先生:“近日來,吾身體欠佳,也不曾參加顧賢弟開的‘天水茶樓’開業典禮。”說著,拿起書桌上的紅請柬給梅蘭芳看。

  梅蘭芳:“薛經理受茶娘之托請先生救顧老爺。”

  四先生:“顧家怎麽搞的,出這麽大的事也不打個電話或差個人來和我說一聲,顧賢弟是個安分守己、循規蹈矩做生意的人,豈有此理,他怎麽會走私軍火?蘭芳,顧賢弟不是這種人!”

  梅蘭芳:“月兒告訴薛經理,有人栽贓、陷害顧大成,到警察局告發顧家走私軍火,顧老爺是被冤枉的啊!”

  四先生:“蘭芳,我了解顧大成,他絕不是亂七八糟,唯利是圖的商人。他絕不可能走私軍火,做違法生意!警察局都是酒囊飯袋,不問青紅皂白亂抓人,搞冤假錯案,刁局長怎麽搞的?”

  梅蘭芳:“為什麽有人栽贓、陷害顧老爺,為什麽和顧老爺作對?崇川曆來太平無事,和氣生財,相安無事的和諧福地,怎麽有此種咄咄怪事?”

  四先生:“明天,我親自去顧府問問情況,是不是有什麽誤會。”

  梅蘭芳:“多謝四先生。我受人之托,請先生過問此事。”

  四先生:“如果顧賢弟違法犯罪的話,崇川就找不到好人了。蘭芳,你放心吧,這事我管定了。”

  梅蘭芳:“拜托先生。”

  四先生:“蘭芳,你去睡吧!”

  梅蘭芳:“先生也早些休息……”

  梅蘭芳告辭,走了。

  月兒無意用“天水茶”治好薛經理的嗓子病,薛經理又用月兒泡製的“天水茶”治好梅蘭芳的嗓子病,好事成雙,好人有好報。梅蘭芳千裏迢迢到崇川來演出,無意間幫顧家解了危難之急。

  此舉為顧老爺平反昭雪帶來了希望。

  四先生在宣紙上寫下一行字:

  天之生人也,與草木無異,若遺留一二有用事業,與草木同生,即不與草木同腐。

  自開春後,四先生就感到精力不濟,身體一日不如一日,雖然他為經營崇川這座城市傾注畢生精力、心血,創造了八個全國第一,但作為一代賢士,仍然感到力不從心,還有許多事沒有做好。雖然俗話說,人生七十古來稀,但他要做的事太多太多了,暫時不考慮其他問題,當務之急,明天一早到顧府去一趟。

  四先生喝了女傭端來的中藥湯,漱過口,進房休息時已經深夜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