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二章 立馬山川千騎擁

  楊逸之緩緩搖頭:“不。我不能攻打漢城。”

  卓王孫並未感到意外:“為什麽?”

  楊逸之沉默,良久不語。

  卓王孫的目光漸漸尖銳:“是不是因為你早就跟日出之國勾結在一起了?”

  “申泣!”申泣畏畏縮縮地從他馬後轉了出來。

  “我……我在江邊看到,楊盟主跟安倍晴明好像做了什麽交易,之後,安倍晴明就來攻打平壤,而……而楊盟主就帶走了飛虎軍。”

  賣國賊。楊逸之腦海中閃過這麽個詞。

  申泣說的並沒有錯,他的確跟安倍晴明達成了交易,之後發生的事情,也的確是這場交易的結果。

  他是不是個賣國賊?

  卓王孫冷冷盯著他。平壤城,也在冷冷盯著他。

  他無言以辯。

  卓王孫忽然笑了笑。

  “我相信你不是。”

  “你這樣做,一定有你的苦衷,或許今日我不能理解,但,總有一天能夠真相大白。”

  楊逸之霍然抬頭。

  卓王孫的眸子中有一絲光芒。那是在虛生白月宮前,他問那句“我們還是不是朋友”時,曾有的光芒。

  在他們決裂,拔劍相向之後,這絲光芒竟然依舊存在。

  楊逸之知道,自己眸子中也曾有過同樣的光芒。曾幾何時,他也不能理解卓王孫,但他真誠地盼望,會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於今,他對楊逸之說了同樣的話。

  “那麽,我拜托你另一件事。”

  “請飛虎軍守住平壤城,牽製住這十萬倭軍。我將親征漢城,三日之內,令其成為瓦礫。”

  楊逸之一驚。

  卓王孫提動馬韁,向南方踏去。隨著他的動作,整座平壤城都動了起來。蘊蓄在其中的精兵,經過這麽長時間的休養,已做好了血戰的準備。他們即將在最優秀的將領的率領下,直搗漢城,灑盡熱血,凱旋而歸。

  轟天裂地的鼓聲響起,那預示著無上的榮耀,即將隨著鮮血在這片大地上蔓延。

  “不!”

  馬蹄猛然頓住。楊逸之白色的身影攔在馬前,巋然不動。

  卓王孫的麵容再度冷了下去:“你要阻止我?”

  楊逸之也凝視著他:“你可知道,她也在城中?你若攻打漢城,她便會玉石俱焚。”

  她也在城中?

  卓王孫忽然明白了。

  原來,楊逸之放棄攻打漢城,並阻擋自己麾旌前去的理由,就是她也在漢城。原來,她衝出喜堂後,就又回到了漢城。

  這,也是他為什麽不惜同魔鬼交易,背叛自己的國家的理由嗎?

  卓王孫胸口忽然湧起了一陣熾烈的衝動,那是一種忍不住要撕裂他,踐踏他,淩虐他的衝動。

  他,憑什麽去守護她?又有什麽資格攔在自己麵前?

  卓王孫冷冷道:“讓開!”

  楊逸之凝視著他,震驚地發現,卓王孫眸子中沒有絲毫寬容與溫情,隻有殺戮。他清晰地知道,隻要讓卓王孫跨過自己身前,漢城必將被夷平。

  不管其中有什麽人,都會是同樣的結局。他不會有任何的憐憫。

  難道,相思在他心中沒有絲毫的空間嗎?隻能被一次次傷害?

  楊逸之心底一陣氣血湧動。

  他忽然覺得自己不能再軟弱,無法再妥協。他要守護的,必定要在此地奮力一搏、血濺五步,才能夠守護。

  楊逸之抬起頭,逆著卓王孫的目光,一字一字道:

  “退後!”

  這四個字像是雷霆,在宏偉的城牆前震響。

  無論誰,都到了無法再退的地步,不會再做任何退讓。這四個字,預示著一場血戰。

  至死方休。

  卓王孫慢慢抬手。

  他的手筆直地豎在空中,宛如一麵旌旗。

  潮水般的軍隊從城中湧出,慢慢展開,就像是無盡的汪洋,即將吞沒一切。

  楊逸之的軍隊卻巋然不動,就像是一塊巨大的磐石,無論什麽樣的侵襲,都無法令他們退步分毫。他們所堅持的,必將以血來守護。

  沉悶的雷聲,在半空中炸響。

  大戰,即將開始。

  一個蒼老的聲音厲聲響起:“住手!住……住手!”

  一匹馬急促地從城中奔了出來。

  楊逸之的臉色立即變了。他此刻,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老父楊繼盛。

  楊繼盛用力鞭打著坐騎,滿臉怒容,向陣前衝了過來。他經過卓王孫身邊時,用力地將馬勒住:“大人,請您暫緩片刻,我……我一定說服逆子投降。”

  卓王孫凝視著陣前騰起的戰雲,麵無表情地道:“好。”

  楊繼盛一陣咳嗽,滾下馬來。他一步一步向楊逸之走了過去。

  楊逸之忍不住也跳下馬來,跪倒在老父麵前。

  楊繼盛終於走到他身前:“逆子!你難道一定要氣死我?”

  他身子顫抖著:“楊門怎會如此不幸,出了你這叛國的逆子!卓大人如此寬大,不計前嫌,你還想怎樣?還不趕緊隨我去向卓大人賠罪?”

  楊逸之跪在地上,他可以想像得到,這件事對一生精忠報國的老父是多大的傷害。

  如果他跟老父回去,便會是楊家的得意子孫,高官厚祿,光宗耀祖。令父親引以為傲。難道,這不是他曾經幻想過的結局,是他心中唯一的歉疚呢?

  為何距其隻有一步之遙的時候,他卻覺得如此難以逾越?

  他忍不住流下淚來。

  他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三個頭。

  那是父子的恩情,於此灰飛煙滅。

  “父親,您想要什麽?您想要我的血、還是我的肉?”

  他擎起了一柄長劍。如果他可以還父子的恩情,他願意用劍將自己割得支離破碎。

  楊繼盛亦跪了下來,白發蒼蒼。他抓住了楊逸之的手臂。

  “兒子,我隻想要你回來。”

  他望著他。那是他的骨中骨,肉中肉。如果他流血,他亦會流血;如果他流淚,他亦會淚下。

  他從來沒希望他能夠為他光宗耀祖、出將入相。他隻想他平安,像個普通人那樣成長、成家,承歡膝下。

  但,這個平凡的願望,卻是那麽難。

  他望著他,淚流滿麵。

  “不。”

  “這一次,我想為自己而戰。”

  月光般的麵容上,有無法動搖的堅毅。

  那是明月破碎了溫柔的光芒,露出堅硬而崢嶸的岩石。他於心底堅定了信念之後,他就不會再退讓一步。

  楊繼盛緩緩收回了手。

  他的兒子,會平安嗎,會幸福嗎?會像個普通的孩子那樣成長、成家,承歡膝下嗎?

  離開他,會讓臉上掛滿笑容嗎?

  終有一天,孩子會離開的。

  他仰起頭來,沒有看到天,卻隻看到自己的滿頭白發。

  他老了。

  他什麽都做不了了。

  隻能看著他,破碎了如月的溫柔,露出堅毅的心。

  他曾要求他這樣,要求他那樣。雖然有的時候看起來固執、刻板,但那隻是因為,他想用自己幾十年風風雨雨的經曆,告訴他,隻有這樣,才會平安、幸福。

  那是一個古板的老人,古板的愛。從來不曾飛揚過。

  永遠都不會被理解。

  他猛烈地咳血,仰天倒下。

  於時,戰鼓轟然響起。

  於時,慘烈的戰爭展開。

  安倍晴明望著這場戰爭,久久不語。

  這是他所見到的最精彩、也最慘烈的一戰。

  楊逸之所用的戰術,幾乎將飛虎軍的機動性發揮到了淋漓盡致。這支隊伍就像是鷹隼一樣,不時瞄準著卓王孫的軟肋進行突擊,卻在一擊得手之後,立即遠颺。它是一枚尖利的刺刀,刺得卓王孫的軍隊處處流血。

  這本是場單方麵的屠殺,但,卓王孫的防禦之精妙,卻出乎安倍晴明的預料。龐大的軍隊的弱點就是移動緩慢,不夠靈活。但卓王孫卻做到了以拙擊巧的最高境界。飛虎軍攻到哪,他的火器就在哪裏準備好。飛虎軍若是一隻雄鷹,那麽它每次飛撲而下時,遇到的必將是一隻上好了膛的火槍。

  於是楊逸之的機動戰術迅速地失效。然而,他隨即就做了調整。各種戰術層出不窮地變換著,簡直成了三十六計的最好的範本。

  金蟬脫殼,拋磚引玉,瞞天過海,調虎離山,暗渡陳倉,釜底抽薪……

  區區三千人,將這三十六條計策演繹得淋漓盡致。到後來,許多聞所未聞的計策迭連出現,令人眼花繚亂。

  安倍晴明不知道,若自己是敵方的統帥,他是否能守住如此變化疾烈的攻擊。他的眸子中露出了一線憂慮。

  但,這千變萬化的攻擊,卻攻不破卓王孫的軍隊。

  卓王孫的計策很簡單,以不變應萬變。

  但這最簡單的計策中,卻隱含著最透徹的觀察力和最高妙的運籌帷幄。因為隻要一個思慮不周全,或者料敵先機慢了半步,飛虎軍閃電般的攻勢,就會立即在他的防禦中撕開一個缺口。

  終於,所有的計策都用到了盡頭,隻剩下一個。

  血戰。

  卓王孫的軍隊就像是烏雲一般,向飛虎軍壓了過去。猛烈的炮火聲讓夜色變得通明,每個人臉上都濺滿了血,有的是自己的,有的是同伴的,更多的是敵人的。他們赤紅著雙眼,瞪著越來越近的敵人。

  他們心中仇深似海,因為,必須要打倒麵前的敵人,他們才能夠活下去。

  他們狂吼著,迸發出心底最後的力量,向敵人衝去。

  衝向風,衝向火。衝向地獄。

  黎明的曙光染紅這片大地的時候,劇烈的戰鬥終於終結。

  卓王孫的軍隊整整推進了三裏,推進的過程中留下了遍地屍體,付出了五千人的犧牲,同時換得了一千五百名飛虎軍永遠的長眠。

  但,飛虎軍成功地遏製住了卓王孫前進的腳步。

  這場戰爭,沒有勝利的一方,參戰的雙方都收獲了慘敗,傷痕累累。

  楊逸之的白衣上染滿了血,劇戰中他一直身先士卒,為此遍身傷痕。

  他的對麵,卓王孫一身青衣,卻一塵不染。

  他隻不過是指揮了一夜而已。

  他冷冷一笑,揮鞭,驅馬,進入了城池。

  明日,他的軍隊將在獲得完全的休息後,再度出戰。他會更冷靜、更冷酷。

  但飛虎軍呢?他們沒有給養、沒有裝備,隻能在野地裏度過一天。

  第二次再戰時,他們還能堅持得住嗎?

  所有人都沉默著。他們咬著牙,包紮著自己的傷口。他們望向楊逸之。那襲白衣仍堅定地站在地平線上,他們心中立即鼓起了勇氣。

  他們不在乎血戰,他們隻在乎一件事,他們的血流得值不值得?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隻因這襲白衣,絕不會辜負他們的期望。

  平壤城中。

  暮色深重,公主跪在床上,四周一片寂靜。

  她手上是染著鮮血的此生未了蠱。又似乎還帶著他的溫度。

  此生未了。但她的一生卻在他轉身離開的一刹那,徹底崩壞。

  從此刻起,她的生命隻剩下一片灰燼。

  偌大的虛生白月宮中,沒有人聲傳來,仿佛陷入了永遠的寂靜。隻有這隻上古甲蟲,用洞悉千萬年歲月的蒼老目光,靜靜注視著她。

  不知過了多久,空氣中傳來微微振響。

  她止住了哭泣,抬起頭。

  甲蟲的背上閃著秘魔般的光芒,仿佛是灰敗世界中唯一的慰藉。

  夜晚。日出之國駐地。

  安倍晴明在沉思,燈影搖紅,他的思緒久久未定。白日那一戰,在他腦海中不住地上演,每一遍都讓他感到新的震驚。

  帳簾一挑,一個人走了進來。

  那人滿身漆黑,赫然正是地藏。他抱拳道:“關白大人,屬下有一計,不知當講不當講?”

  安倍晴明點頭道:“請講。”

  地藏道:“大人將伊賀穀忍者兩千人交與在下,假扮飛虎軍夜襲東海,必能夠重創李舜臣,甚至大敗卓王孫的軍隊。敗軍將消息傳到平壤城後,卓王孫必定會震怒,與楊逸之再度交戰。那時,我們便可收漁翁之利了。就算卓、楊不上當,東海之軍敗後,卓王孫也無法對我軍進行夾擊了。大人以為如何?”

  安倍晴明輕搖著羽扇,雙目中綻出了一絲光芒。

  他冷冷道:“地藏,你是否還未忘得了天下?”

  地藏身子一震。

  “在下不敢!在下隻是太恨卓王孫與楊逸之,必欲敗之而甘心。大人對在下恩重如山,在下豈敢背叛?”

  安倍晴明冷冷一笑:“你總該知道,你在中原已無容身之處,隻有我才肯收留你。你若是背叛我,就要考慮好下場!”

  地藏恭聲道:“是。”

  安倍晴明:“不過你所說的倒的確是個好計策。也隻有你能完成此事。我就準你所言,將伊賀穀忍者精銳全部交與你。你不要辜負了我。”

  地藏抱拳:“是!”

  安倍晴明揮手,一麵旗子落在了地藏手中。地藏雙手捧著,一步步倒退,走出了營帳。安倍晴明凝視著他的背影,細長的眉目間挑起了一絲微笑。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