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三章 往事傷心尚鐵衣

  虛生白月宮門口。

  韓青主怯生生地站在石階上,望著大戰歸來的卓王孫。

  他身後是高大的宮門,穹形石簷下,華音閣弟子們靜悄悄地散立著,也各自怯生生地望著卓王孫。

  卓王孫冷冷道:“什麽事?”

  韓青主一窒。卓王孫身上淩人的氣勢讓他不由自主地想退縮。但他克製住了心中的驚懼:“閣主……你一定要置相思於死地嗎?”

  似是沒想到韓青主會這麽問,卓王孫猛然頓住了腳步:

  “你說什麽?”

  逼人的殺氣撲麵而來,韓青主臉色頓轉蒼白。他掙紮了良久,方才說得出話來:

  “我們聽說,楊盟主跟閣主開戰,是因為相思月主在漢城中,攻城必定會使相思月主被平秀吉所殺。楊盟主是為了保全她,才抵抗閣主的。閣主……”

  卓王孫冷冷一笑:“你以為,他在保護相思,而我在殺死她,是不是?”

  韓青主說不出話來。他本是這麽想的,但這聽起來是那麽怪異,他忽然發覺自己錯了,他不應該卷入這件事的,這件事的複雜程度,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

  他若卷入進來,就必須要直麵卓王孫的憤怒。

  韓青主眼睛裏流露出恐懼,忍不住一步步後退。他絕不敢指摘卓王孫的私人感情。他已經逾越了禁區。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他惶亂地辯解著,卻隻會讓自己更惶亂。

  卓王孫看著他,看著他一步步後退,直到到了牆角,退無可退,才冷冷道:“天下那麽大,她為什麽一定要留在漢城中?”

  “為什麽不回華音閣?難道在華音閣裏她會不平安?”

  他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偌大的虛生白月宮被他拋在身後,仿佛一瞬之間,就已荒蕪。

  望著他的背影,韓青主與琴言對望一眼,悵然長歎。

  他們心中有隱約的惶惑。

  因為,他們看到了禁忌的一麵。

  那是閣主的痛苦,第一次不經意地流露在了他們麵前。

  虛生白月宮向東數裏,有一片連綿無盡的花圃,一座半月形的白色小樓,佇立在花圃中。

  星光暗淡,簌簌夜雨打濕了闌幹。

  雨夜,就像是一首拙劣的詩,細碎、冗長、在無盡的段落中反複著同樣的調子,讓人不忍卒讀。

  卓王孫站在闌幹之後,望著外麵的雨,久久無語。

  小樓闌幹之外,本植著無數株海棠,而今,卻連一片葉子都沒見到。那些海棠,都到了海外。楊逸之出海去尋幽冥島主,卻遍訪不見幽冥島,隻好將海棠全都種到了附近的一座無名小島上。

  於今,那些海棠怎樣呢?

  那個遍尋不見的人兒,是否會在雨夜悄悄登上這個島,坐在海棠樹下,聽淅淅瀝瀝的雨聲?

  是否也會潸然淚下?

  翌日。清晨。

  雨絲落了一夜,在晨曦中依舊飄揚著,空氣中滿是草木腐敗的氣息,讓人心生鬱結。

  琴言靜靜地走了進來,站在離卓王孫身後三丈多遠的地方,恭謹地拜了下去。

  “閣主。”

  卓王孫站在闌幹前,沒有回頭:“什麽事?”

  琴言一絲不苟地將禮數行完:“屬下來此,求閣主一件事。”

  “講。”

  琴言的心略定了一些。卓王孫的語調仍跟平時一樣平靜,這讓她的心安定了許多。

  她低聲道:“求閣主接見他。”

  卓王孫淡淡道:“吳越王?他肯來見我了嗎?”

  一人從琴言背後轉了出來,抱拳笑道:“天下萬物,無一能出閣主法眼。在下於今心悅誠服,再也不敢跟閣主共爭天下了。”

  那人雖穿了件普通的衣衫,但體格雄壯,滿臉虯髯,顧盼神飛,赫然正是當年縱橫天下的吳越王。

  他深深一躬:“隻求閣主成全,在下願一生一世,全心全意對琴言姑娘。”

  卓王孫轉身:“你可願意?”

  琴言凝視著吳越王。即使是最落魄的時候,他的臉上仍然有不可掩飾的飛揚神采。而她,又特別容易被男人的豪邁所打動。多少次,她曾幻想,偎依在一個寬闊的胸膛前,駕小舟行過洞庭山水。

  她初見他時,她的容顏尚如花,而他是天皇貴胄,神龍飛於九天◆◆◆[1]。

  而今,他龍困淺灘,她如花的容顏也為風霜摧殘,不複當年。

  他與她卻能在此相聚。

  一垂首便是萬千感慨。

  “我願意。”她鄭重了容色,一字字道。

  那似是夢中的囈念。久久縈繞在耳邊,納入心底深處,永久珍藏。

  卓王孫笑了笑:“恭喜王爺。”

  琴言喜出望外:“閣主,您恩準了?”

  卓王孫:“王爺乃是敢做敢當之人,雖然窮途不遇,但不失為英雄。你嫁給他,也不辱沒了。何況婚姻大事,當你自主。你若看中了,我自然成全。”

  “閣主不嫌他……”此言一出口,她立即就後悔了。卓王孫豈是如此氣量狹小之人?

  吳越王哈哈笑道:“你多慮了。閣主豈是這麽氣量狹小之人?往日種種,隻要我不再記得,別人又豈會記起?”

  卓王孫微笑點頭。

  吳越王抱拳道:“在下還有一事,請求閣主成全。”

  卓王孫:“王爺但講無妨。”

  吳越王道:“在下當日在京師城外聽閣主一番妙論,如醍醐灌頂,對‘天下’這兩個字有了全新的了解。但中原已非我可圖,隻能效仿虯髯客,轉戰域外。閣主或許不知道,這次朝鮮戰爭,乃是在下聯合日出之國第一大名德川家康共同推動的。”

  “日出之國雖遠在海外,但國富民強,遠超我所想。中原如不可圖,此地便是我鷹伸熊展的絕佳戰場。但日出之國關白平秀吉的威望實在太高,無論是誰,想取而代之都絕非易事。我不得以才與德川家康聯合,說服平秀吉,先攻朝鮮,繼而以圖其他。”

  卓王孫淡淡道:“國師吳清風極力說動皇帝來求我出兵,自然也是你的計劃之一了?”

  吳越王一驚。隨即展顏笑道:“果然事事瞞不過閣主。不錯。吳清風是我藏在大明朝內的最後一枚棋子。隻因我知道,若我勝不過閣主,平秀吉也一樣!如果他的敵人是閣主,那麽必定會一敗塗地。而敗回日出之國後,不但兵力會大減,而且聲望也必將動搖。那時,就是留在國內養精蓄銳的德川家康取而代之的最好時機。”

  “而我,則乘勢而起,取朝鮮而為基業。從此朝鮮、日出互為盟國,相互聯合,亦是一番霸業。中原,則讓給閣主了!”

  他說完,一陣大笑。

  因為,他相信,胸懷天下的卓王孫,絕不會看得上朝鮮這彈丸之地。

  他笑完後,才發現卓王孫的麵容變得極冷。

  “你若敢參與朝鮮戰爭,我必殺你!”

  吳越王吃了一驚:“為什麽?我已從平秀吉手中騙得了最精銳的忍者部隊,我可以聯合你剿滅平秀吉,也可以幫你詐取漢城,還可以……”

  卓王孫厲聲道:“住口!”

  冰寒的殺氣自他身上升起,這預示著,他已經動了真怒。朝鮮戰爭,是他的逆鱗,他不允許任何人碰觸。

  龍有逆鱗,觸必殺人!

  吳越王的臉色也冷下來:“閣主,你難道要趕盡殺絕?”

  卓王孫冷冷道:“你還不配!”

  “但我要警告你,你若敢幹預朝鮮戰爭,殺掉倭兵一兵一卒,我必將親手取你的首級!”

  “好好記得!”

  吳越王臉上慢慢升起了一層紫氣。

  卓王孫冰寒的聲音激起了他心底的豪雄之氣。連番數次的敗仗,讓他都忘記了自己曾是叱吒天下的王爺。他曾經手挽長纓,欲縛巨龍。而今,他忍讓,退縮,為了彈丸之地不惜欺詐、哀求。

  在依戀他的雄豪風采的女子麵前。

  連最後的支點都將被剝奪。他已不再想爭雄天下了,他要得到朝鮮,隻不過想給愛他的女人身為王妃的幸福。

  他要的亦不是王國,不是權力,而是一份僅存的尊嚴。

  卻也被剝奪。卓王孫竟連最後一塊遺棄之地都不給他。

  他一字一字地道:“我好好記得。但請閣主也別忘了。”

  “我是吳越王!”

  他大踏步走了出去。

  琴言驚惶地看著他的背影,又看了卓王孫一眼。

  該追出去,還是該留在卓王孫身邊?

  她惶惑了,不知道該怎麽辦。隻能低下頭,發出一陣幽咽的哭泣。

  漆黑的馬匹,馱著漆黑的人,向漆黑的夜中行去。

  地藏率領著伊賀穀兩千忍者精銳部隊,走向東方。那裏,有他秘密的港口,藏著一些秘密的船隻。乘著這些船隻,他就可以到達南海,那裏有他最後的幾座基地。

  有了這些忍者,他就有了東山再起的資本。

  琴言低咽的哭聲回蕩在他耳邊,激得他的熱血不斷沸騰。他很想回轉馬去,率領這支部隊跟卓王孫拚個你死我活。就算死也像個英雄一樣死。

  但他不能這樣做。他若這樣做了,琴言該怎麽辦呢?

  如果自己注定要曆盡坎坷,那至少要讓她不受委屈。

  地藏長歎了一口氣,驅馬悠悠前行。

  他的馬匹,卻倏然立住,再也不能前行一分一毫。

  一襲如雪的白衣,飄然立在了他麵前。地藏一驚,幾乎脫口而出:“楊……”隨即滯住。

  眼前這個人,雖有著和楊逸之極其相似的容貌,卻絕不是他。此人陰冷,冰寒,妖異。他身上的白衣不是如月光明,而是如雪幽冷。冷到孤獨,冷到傲慢,冷到人間萬物,似乎都不足以與他為伴。

  仿佛是遊走在深山古寺外的月下妖靈。

  地藏隨即明白過來,這個極似楊逸之的人,亦是平秀吉的影武者之一,風間禦。

  平秀吉的五個影武者,地藏都曾在不同的場合見過。但連他也看不透的是,平秀吉的真身就在這些影武之中呢,還是根本就沒有真身。或許,平秀吉的確修成了傳說中的鬼藏之術,能將靈魂潛入任何一個影武者體內。是以化身千億,不敗不滅。

  地藏沉默了半晌,還是躬身道:“關白大人。”

  風間禦站在他馬前,低頭撫摸著這匹漆黑的駿馬。駿馬長嘶著,他蒼白的手上仿佛有種神秘的力量,令它感到莫名的驚恐。

  風間禦悠悠道:“王爺要去哪裏呢?”

  這聲“王爺”無疑意味著,吳越王的計劃已被曝光。

  風間禦伸手,蒼白的手指指向遙遠的東北方:“我記得,你要去攻打的李舜臣,在那裏。”

  “還是說,其實王爺一開始,就說了假話?”

  他緩緩抬頭,目光銳利如雪,直刺吳越王。

  吳越王哈哈一笑:“關白大人,您太過慮了,您是日出之國的太閣,就算我想騙您,這些忍者也不會答應的吧?”

  風間禦笑了笑:“你我都知道,伊賀穀忍者的真正首領,是德川家康吧!”

  兩人之間的空氣倏然一緊。

  這句話預示著,德川家康跟他的密謀,已被平秀吉知道了。這場棋局已到了最後,隻剩下將軍的一步。

  吳越王冷冷注視著風間禦。

  化身千億的鬼藏忍術,的確令人看不透。他已經很小心了,沒想到還是沒能瞞過這位關白大人。

  他猛然狂笑了起來。殺氣,自他身上炸開,像是無數利箭,向四周射去。

  “關白大人,您是來送死的嗎?”

  風間禦靜靜地看著吳越王。殺氣縱橫的吳越王,就像是地獄中逃出的猛獸,周身散發著死亡的氣息。

  他輕輕收手:“難道你不覺得,我既然前來,就有必勝你的方法?”

  吳越王狂笑:“那我倒想看一下,你的方法是什麽!”

  黑馬長嘶,猛然人立了起來。吳越王手中的長槍,化成一團狂風,猛噬風間禦。

  風間禦雙袖飛舞,竟然憑著吳越王的槍風,飛了起來。

  他亦以光禦敵,卻不是空靈坦蕩的風月劍氣,而是將光芒凝聚成片片薄冰,從他的袖底飛出。萬點銀光在夜色中猛然亮起,又神鬼莫測地消失了。

  吳越王身邊的忍者慘叫著,倒下了幾名。風間禦飛舞在空中,就像是風箏一般,越飛越高,吳越王的槍風雖然淩厲,卻也無法觸及到他。

  銀光不斷閃動,忍者一個接一個倒地。

  吳越王狂吼道:“退後!退後!”

  忍者們慌忙後退,拉開了幾十丈的距離。隻剩下吳越王與那匹巨大的黑馬。

  吳越王抬頭,盯著空中飛舞的風間禦。他的長槍凝住。空中窒悶的氣息,卻更加凝烈。

  風間禦冷笑道:“好辦法。”

  失去了吳越王槍風的支撐,他的身子慢慢飄落。衣如堆雪,與漆黑之氣圍繞的吳越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就在這一刹那,吳越王手中的長槍猛然擎起。

  槍風仿佛令空間撕裂,沒入了風間禦的胸口。這一擊,實在太淩厲,太迅捷,風間禦竟然完全沒有還手的餘地!

  風間禦慢慢低頭,凝視著槍杆。黑氣彌漫,不住地從槍杆上傳過來,透入他的身軀。他的身體仿佛破開了一個缺口,生命力急速地流失著。他仿佛看到了地獄的車駕正整裝前來,迎接他到世界的盡頭。

  他抬頭,緩緩微笑。

  “歡迎,來到,死靈之舞。”

  吳越王猛然一顫。他忽然發覺,黑槍噬中之人,並不是風間禦,而是被他剛才殺死的一位忍者!雪白的衣衫中,裹著的不是風間禦,而是一具忍者的屍體。

  沒有人能看清剛才發生了什麽變化!

  吳越王一怔之間,腦後銳風猛響!

  長槍毒蛇般從屍體胸口抽出,閃電般撩向後方。吳越王能感覺到槍尖刺中了敵人,方才轉過身來。

  那是另一具屍體。

  他遽然回首。

  漫天銀色的微塵灑落,風間禦正冷冷看著他。

  白衣上雪亮的反光刺得他幾乎張不開眼。

  地上淩亂的屍體,不知什麽時候,已布成了一座詭異的陣法,恰恰將他困住。銀光閃爍,風間禦悠然道:“歡迎來到死靈之舞。”

  瘋狂的殺戮展開。

  夜色中,無數的日出之國武士從四麵八方湧出,向著伊賀穀忍者部隊展開了潮水般的攻擊。這些忍者們在猝無防備間,奮力迎擊著。不斷地有人倒下,同伴的,或者是敵人的。在這個猩紅而瘋狂的夜晚,無數生命被收割。

  吳越王盯著風間禦。

  他身上已染滿了死屍身上的鮮血,但風間禦的白衣依舊一塵不染。這令他仿佛是個看客,靜靜地凝視著這場屠殺。

  兩人已交鋒了三十多次,吳越王仍然無法衝破這個死靈之舞之陣。

  要命的是,他能聽到身後不斷地傳來忍者們淒慘的叫聲。他倚為長城的部隊,正在一個又一個減少。

  緩緩地,他跨下了黑馬。

  抬手,一件又一件,他身上那笨重的黑色鎧甲去除。

  王者氣勢,慢慢地從他身上展現,就像是一縷陽光,在夜色中茁壯綻開。他凝視著自己的手掌。

  他覺悟了,一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他過於依賴於強絕的力量,因而忽略了其他的東西,這遭致他在中原的慘敗。

  如果還可以,他很想告訴那位叫歐天健的人,他很後悔、很後悔殺了他。

  如果還可以,他寧願讓孟天成回到那條開滿花朵的小溪旁,去和他心愛的女子歸隱為伴。

  如果還可以,他願意用滿身的武藝,換取那眾多曾被自己輕賤的生命。

  曾經三個人,三柄劍,浪跡江湖,是多麽美好、多麽美好的事情。

  那才他的霸業,他的天下。

  他揮手。

  三花聚頂,五氣朝元。

  風間禦眸中瞬間閃過一抹驚恐。他眼睜睜地看著所有的屍體身上裂開了一個巨大的洞。

  也包括他自己。鮮血,從胸前標出。

  他甚至沒看到吳越王是怎麽出手的!

  吳越王的聲音中有一絲寂寥。他沒有感到勝利的喜悅。身負如此絕頂的武功,隻會讓他感到羞恥。

  “我不殺你。走吧。”

  他並沒有看風間禦一眼。因為,他了解自己的武功,這一掌攜三花聚頂之力,無堅不摧,一旦擊在對方胸前。就算沒有斃命,也足以讓他筋脈逆亂,武功全失。

  風間禦跪在地上,低頭咳嗽,似乎連心都要嗆出。

  不知過了多久,他緩緩抬頭,蒼白如紙的臉上綻出了一絲笑容。

  “你錯了,敗的人是你。”

  他用力向後揮了揮袖。這個簡單的動作,卻讓他再度咳嗽起來,鮮血染紅了白衣。但他臉上卻始終帶著陰森的笑容,仿佛如此重的傷勢,竟也不足掛懷。

  得到他的號令,正在廝殺的日出之國武士踏著整齊的步伐從戰場上撤出,消失在夜色中。隻留下滿地的屍體。

  吳越王怔了怔,看著滿地屍體,他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了驚恐。

  ——你若敢幹預朝鮮戰爭,殺掉倭兵一兵一卒,我必將親手取你的首級!

  卓王孫冰寒的話語,出現在他的腦海裏。

  他抬頭,風間禦陰笑著,染血的手指緩緩劃過自己的咽喉。

  這該死的平秀吉,他一定知道卓王孫對自己說過的話!

  這該死的借刀殺人之計!

  吳越王突然仰天大笑了起來。

  “用這樣的計策來殺我,是因為你知道,憑你的力量,殺不掉我嗎?”

  風間禦看著他,不怒,不動。對於瀕死的人,還有什麽不能寬恕的呢?

  吳越王的笑聲猛然頓住,冷冷道:“你知道為什麽你的軍隊能存活到現在嗎?”

  “因為卓王孫想要尋找第三人。他要讓第三人、也就是朝鮮人擊敗你。不是卓王孫,也不是楊逸之。因此,他才極力阻止別的人攻打你!”

  “我不知道他為什麽一定要這樣做,但,這是你十萬大軍,為什麽能安然駐紮在平壤城旁的唯一原因!”

  風間禦的臉色倏然改變。

  吳越王再度狂笑起來:“我即將浪跡天涯,無處容身,但我至少曾是他的對手;而你,日出之國最偉大的關白大人,卻連他的對手都不配做!你隻不過是他隨便找個人就能打敗的可憐蟲!”

  他狂笑著,翻身上馬,率領著殘存的忍者們,隱沒在黑夜裏。

  風間禦僵立在滿地死屍中,臉色慘白,久久不能移動。

  夜色更深。

  一條漆黑的影子閃過。

  風間禦突然抬頭,他臉上露出了一絲訝然、一絲恐懼:

  “關白大人……”

  黑影隱藏在夜色深處,看不清麵目。

  雨聲細細。那人注視著風間禦,良久無語。

  輕輕地,他發出了一聲歎息:“你已經沒用了。”隨著這一聲歎息,他的影子變得恍惚起來,一點點消失在夜幕中。

  就連最輕的雨絲,都沒有驚動。

  風間禦的身體卻一寸寸委頓下去。

  沒有人看清他是怎麽出手的,沒有鮮血,沒有光芒,甚至沒有一絲風聲。當月光再度照臨時,一切都消失了。

  茫茫大地上隻剩下一團白色的衣衫,衣衫裏裹著一灘碧血。

  尚有餘溫。

  ★★★[1]事詳《華音流韶·紫詔天音》。琴言奉命去苗疆接吉娜之時,和吳越王初遇。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