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夾道香塵迎麗華

  車駕在平壤去往漢城的道路上迤邐前行。

  沈唯敬照舊猥瑣地坐在第一輛馬車裏,這一次,他並沒有高談闊論,隻是不停地捋著自己那撇山羊胡子,臉色憂愁,似乎在思考些什麽。

  七日的路途,足足走了十日,方才望見漢城。

  沈唯敬臉上的憂慮開始增多。他在害怕,害怕接近這座城。因為日出之國目前最恨的兩個人,一個是卓王孫,另一個就是公主。

  營帳中的那一幕,是日出之國的奇恥大辱。偉大的天皇陛下,因此也戴上了一頂春天的帽子,讓整個國家蒙羞。而日出之國對待讓他們蒙羞的人,向來都很殘忍。

  不出沈唯敬所料,迎接他們的隊伍,跟他第一次到漢城出使時幾乎一樣,甚至更有過之。無數士兵站立在道路兩邊,白刃出鞘,惡狠狠地盯著他們。沉悶的鼓聲在道旁奏響,就像是死神的節奏。

  沈唯敬的身子又開始顫抖起來。隱隱約約地,他聽到有人在低聲地咒罵。其語言之惡毒,讓他從心底感到恐懼。也許,下一刻,就會有被恥辱衝昏頭腦的士兵衝上前來,將他們碎屍萬段。

  而他們,不過才有三百多人而已。

  不出預料,當他們到達漢城城門時,一群喧嘩的士兵將他們堵住了。他們高聲叫喊著,拒絕讓他們入城。刷啦刷啦刀響出鞘的聲音震耳欲聾,他們叫嚷著要就地處死這麽無恥的女人,為天皇複仇。

  所有的隨從都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第二座轎子的門,猛然被拉開了。公主一身盛裝,傲然站立在他們麵前。

  “日出之國,果真是蠻夷之邦嗎?”

  所有的士兵都怔住了。

  這個女人怎麽這麽無恥?做出這麽羞恥的事情來居然還敢這麽大聲地說話?他們忍不住就要衝上去,將她拉下來痛打。

  公主冷冷道:“我,一日還沒有正式辭婚,一日就是你們的天皇皇後。”

  “誰敢動皇後一根毫毛,就是侮辱天皇!”

  眾人一窒。

  公主的話並沒有錯。迎公主而為天皇皇後,是日出之國使者與大明統帥達成的契約,隻要沒有正式解約,永樂公主就是日出之國的皇後。

  這一點,毋庸置疑。

  而羞辱皇後,就是羞辱天皇。

  日出之國的武士,絕不容許任何人羞辱天皇!

  這道理簡單得就跟一加一等於二一樣。所有的人都怔住了。公主傲慢地看著他們,緩緩向城中走去。他們竟不由自主地讓開一條路,目送她就像是鳳凰般從他們中間穿過。

  小西行長滿臉諂媚地笑著,迎了出來。

  他準備好了宏大的筵席,足以匹配皇後身份的禮節,來迎接公主。隻不過,這一切,都像是匆匆準備好的。公主連看都不看一眼。

  “這座城裏,隻有一個地方可供我下榻。”

  “天守閣。”

  說完,她再也不理小西行長,向天守閣走去。

  小西行長臉色慘變。

  因為,天守閣隻有兩個人可以進入。平秀吉,相思。他不確定天皇皇後有沒有資格進入。但他不敢阻攔公主,隻好焦急萬分地站在天守閣門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身為商人的智慧,完全不見了。

  一個淡淡的聲音從閣頂飄了下來:

  “讓她上來。”

  小西行長如釋重負,急忙讓開了道路。沈唯敬攙扶著公主,向天守閣頂上走去。

  整座閣都靜悄悄的,顯然,那人說完這句話之後,整座閣的七層防護,都暫時停止了運轉。公主的弓鞋敲著木板,發出篤篤的聲音,緩緩走到了最高層。

  淺綠色的紗幛,墜著雕花玉墜,從屋頂筆直垂下。綠紗上繡著跳著樂舞的古國神靈。青色的茶煙循著綠紗嫋嫋而上,這些神靈鮮活欲語,靜寂地舞蹈。

  相思,正隱在綠紗之後,隔在釜與甌之間。

  正中的蒲團上,跪坐著一位十三歲的少年。他細長的眸子微微挑起,其中隱約可以看到悠遠的寂寥。

  公主見到這位少年時,不由得怔了怔。天守閣上並沒有第三個人,唯一的可能就是,這個少年便是平秀吉。

  這實在太出人意料。但公主並沒有表現出太多詫異,緩緩地,她跪坐在蒲團的對麵。她身上層層疊疊的禮服就像是滿地鮮花,在少年麵前盛開。

  緩緩地,她貼地行禮:“關白大人。”

  平秀吉亦行禮。他的神態中有著與他的年齡絕不相襯的傲岸:“公主殿下。”

  公主抬起身來:“我來,有一個請求。”

  平秀吉:“請講。”

  公主坐直了身子,臉上有著前所未有的鄭重:“請關白大人允許我……”

  她的話戛然而止。她本能地想要回過頭,全身力氣卻仿佛在一瞬間消失,竟不能負擔這個簡單的動作。

  披在她身上的鮮花織錦,頓時被猩紅染滿。

  沈唯敬發出一聲沙啞的尖笑,緩緩自公主身後站了起來。

  “公主殿下,你可知道,我們兩人是大明朝的恥辱啊!”

  “你婚前失貞,我陣前賣國。我們兩人有什麽資格活在世上呢?隻有死,才是我們應該的歸宿啊!”

  一柄尖刀,握在他的手中。刀鋒上閃爍著淒慘的綠意。

  沈唯敬的尖笑化為狂笑:“我本不想這樣做的,但,世上已沒有人相信,我不是個賣國賊!隻有死,才能證明!”

  他俯身,向公主跪拜:“公主殿下,我也相信,你是大明朝最純潔高貴的女子……但,這同樣需要死來證明。所以,請讓我助你一死吧!死在日出之國,所有的恥辱都會被洗刷,你將永遠是日出之國的皇後!”

  公主躺在那叢鮮花裏,已幾乎沒有了呼吸。這柄刀上顯然布滿了劇毒,幾乎在一瞬間掠奪了她的生機。沈唯敬匍匐在地上,對著公主謹嚴跪拜。

  他臉上露出了笑容,猝然回手,尖刀深深地沒入了自己的胸膛。他的臉刹那間扭曲,死死盯著相思,最後一句話嘶響在喉頭:“我……我不是賣國漢奸……我不是……”

  他的身子迅速布滿紅斑,仿佛全身的血肉都腐化,鼓脹了起來。然後,緩緩地消退。一縷縷枯黃的膿水從他皮下滲出來,滴在地板上。地板被燒出了一個又一個洞。等這些膿水流盡之後,他就隻剩下一張幹枯的皮,包在骨頭上。他的頭倒幾乎是完好的,看上去就像是個畸形的皮影。

  這柄刀上的毒,竟然如此淩厲。這個卑微的人,再也背負不了賣國的罪名與辱罵,以如此慘烈的方式,結束了自己卑微的一生。

  相思感到一陣惡心,幾乎忍不住嘔了出來。

  一陣微弱的聲音傳了過來:“救……救我……”

  她急忙轉身,就見永樂公主正虛弱地望著她。相思急忙奔上前去,永樂公主的身子,也在漸漸地泛起紅斑。

  幸運的是,她身上的禮服實在太厚,而沈唯敬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這一刀刺得並不深,刀鋒剛剛沒入了背部,染毒並不重。相思急忙撕開了她的衣服,拿清水為她衝洗。

  平秀吉靜靜地看著她所做的一切,默然不語。

  相思看了他一眼,道:“太閣大人,您不方便在這裏,先回避吧。”

  平秀吉站起來,緩緩鞠了個躬,走出了天守閣。

  等平秀吉再度出現在天守閣上之時,已是赤眉火瞳的王者之容。

  公主已陷入昏迷,躺在相思草草製作的擔架上。她身上的餘毒未清,肌膚上仍布滿了猩紅的斑點,一張臉已幾乎看不出原來如花似玉的樣子。相思坐在她身邊,輕輕為她扇著扇子。

  沈唯敬的屍體已被收拾好——也沒什麽好收拾的,隻不過是卷了起來。他的頭顱被簡單地處理了一下,用一塊布包成了個包袱。

  平秀吉皺起了眉。

  沈唯敬雖然沒什麽地位,但他卻是明朝負責議和的特使。他死在了漢城,日出之國便背負著斬殺使節的罪名。這件事於日出之國極為不利。

  他遲疑了一下,傳令下去:“將他的頭顱按照國賓之禮裝殮,送交明朝使節團,即日送歸平壤。”

  但如何處置公主,卻更為棘手。公主到如今仍然昏迷不醒,顯然中毒極重。若是強行將她送回平壤,萬一死在路上……天守閣上並沒有太多證人,到時候明朝追究起來,到底是誰的責任,隻怕百口莫辯。

  而誠如公主所言,一日沒有正式辭婚,她一日還是日出之國的皇後。

  她,絕不能死在其他的地方。

  所以,她隻能留在漢城,留在天守閣。

  過了三天,公主的身體才漸漸恢複。她全身布滿紅斑,裹在厚厚的毛毯裏,什麽人都看不見。她露在毛毯外的手,紅腫得令人害怕。

  公主一醒來,就命人將她抬下天守閣,準備回平壤。

  這趟出使極不愉快。無怪乎她急著回去。

  平秀吉以天皇皇後之禮,將她親自送到了城門,遠遠望著車駕隱入了地平線,他才吩咐部下回去。

  這個女人,以她的實際表現,贏得了日出之國的尊重。他們暫時忘卻了她曾給予他們的恥辱。

  平秀吉緩緩步入天守閣。

  風,自窗子外吹進來,帶著初夏的濕意。綠紗垂下來,緩緩搖擺著,攪亂了茶煙。相思隱在紗後的容顏,也隱隱約約。

  平秀吉端起麵前的茶,久久不飲。他輕輕將它放下:

  “你好。”

  這句話極為突兀。

  “公主殿下。”

  綠紗後的“相思”顯然怔了怔。緩緩站了起來。

  “你發現了?”

  她的身材比相思略高,卻赫然是大明朝的金枝玉葉——永樂公主。

  平秀吉笑了笑。

  “沈唯敬並不是個不怕死的人。他若想自殺,哪裏都可以,為什麽卻一定要在天守閣中自殺?那一定是因為,天守閣中有樣東西,別的地方都沒有。”

  “從那時開始,我就懷疑,你們的目標,是相思。”

  “從我麵前救走她,顯然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所以,隻有一個辦法,就是偷梁換柱。”

  他緩緩抬手,手中握著的,是沈唯敬用來刺殺公主及自殺的尖刀。他將尖刀放到鼻尖上嗅了嗅。

  “蝕骨散果然是絕世的奇毒。中毒之後,頃刻之間血肉銷盡,化為膿水。但若隻是很少的劑量,卻能讓人不至於喪命,隻會滿身遍布紅斑,看不清相貌。沈唯敬先用此刀刺公主,再用此刀自殺,他的死相極慘,任何人都會不會想到,他的自殺,其實隻是為了掩飾這種毒的另一種用途:身布紅斑,麵貌模糊。”

  “如若我不是早就猜到你們的目標是相思姑娘,隻怕也會被你們騙過。”

  他把玩著那柄匕首,笑了笑:“看不清相貌,也就沒有人知道,這個遍身紅斑的人,是公主、還是相思。”

  “最初中毒的,當然是真的公主殿下。但殿下身上一定帶著解藥。一旦等到合適的機會,就會服下解藥,並說服相思用這柄刀在自己身上割一刀,再交換服裝。而後,相思姑娘就會成為那滿臉紅斑的人了。別人隻看到公主在擔架上奄奄一息,卻不會想到人已經被掉包了。也許隻有我可能會想到,但那時候,我正在按照天皇皇後之禮送殿下出城。等我發覺這件事之後,車駕已經出城很久了。”

  “所以,公主一進城,就擺明了天皇皇後的身份。我不得不說,殿下在這一點上做的很成功。無論是誰,都不得不以天皇皇後之禮來對待殿下。”

  公主不慌不忙地道:“照你這麽說,這柄刀上毒應該不重,那麽,沈唯敬卻是如何死的?”

  平秀吉:“不錯,沈唯敬的確是死在蝕骨散之下,但不是用這柄刀。或許是自己偷偷吃了顆毒藥吧。”

  他微笑抬頭,赤眉火瞳已籠罩了公主。

  公主看著他,恍惚之間,仿佛看到了卓王孫,冰冷地推理出自己的計劃來。

  那是她一生的夢魘。

  公主忍不住叫道:“就算你看出來又怎樣?相思已經出城了!”

  平秀吉淡淡一笑:“出城?你以為出城就能逃脫?”

  公主冷笑:“那已經不關我的事了!”

  平秀吉凝視她:“你恨她?”

  公主的身子震了震。

  平秀吉的目光,仿佛穿透了她的身體,停留在她的內心深處。他的目光就像是一團火,燃燒在地獄盡頭的火。照亮了她內心最陰暗之處。

  公主笑了:“我恨她?我為什麽要恨她?”

  平秀吉平靜地道:“也許你愛的人愛她,也許她有你羨慕的人生。”

  公主冷笑:“我乃大明公主,天下何求不得?我為什麽要羨慕她?”

  平秀吉靜靜地看著她。他的眸子中一點敵意都沒有,似乎隻是在仔細閱讀一本書。

  公主控製不住內心的惱怒,厲聲道:“你看什麽?”

  平秀吉緩緩點頭:“我在看你究竟為什麽恨她。”

  公主失笑:“你,知道她為什麽要跟我掉包嗎?”

  這的確是平秀吉想知道的。相思已決定留在他身邊,尋找刺殺他的機會。這個決心並不是隨便下的,平秀吉想不出,相思為什麽會放棄。

  “因為我告訴她,有個人要娶她。那個人在平壤城已準備好了一切,命我去將她叫回來。你若是見到她當時的笑容,就絕對不會認為我是在害她。何況……”

  她一字一字道:“何況,那個人本來要娶的人,是我。”

  “我讓她穿上我的嫁衣,代我嫁給她一生仰慕的男子。這,也叫恨她?”

  平秀吉低頭沉吟。這的確很出乎他的預料。過了很長時間,他才抬起頭來:“我明白了,你這個計劃的目的,不是要救走相思,而是你想留在漢城。”

  “因為隻有在這裏,卓王孫才無法娶你。”

  公主嫣然一笑:“答對了!”

  這,的確才是她最終的目的。

  她不想嫁給卓王孫,唯一的可能,就是留在漢城。卓王孫雖然武功蓋世,無人可敵,但也無法輕易將她從漢城裏抓回去。所以,當平秀吉揭破這一點的時候,她的確開心極了。

  她精妙籌劃著這一切,方才令這個計劃完美地成功。她為什麽不高興?

  平秀吉深深地看著她。

  “可惜,我要告訴你兩件事。”

  “相思一定會再回到這裏,而你,一定會回到平壤。”

  公主吃驚地站了起來。

  “你……你要將我送回去?”

  平秀吉搖頭。

  “不,我不會。”

  “我隻是想說,你若是想回去,我絕不會阻攔。”

  公主笑了起來:“我怎麽可能回去?我瘋了不成?”

  平秀吉也笑了。火紅色的眸子仿佛看到了別人所不能見的未來。

  那個未來裏,沒有希冀、沒有歡樂、沒有溫暖,隻有永恒的痛苦與絕望。

  “你一定會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