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六章 雨漲千村地入湖

  驛站仿佛是一座地獄,囚禁著每一個人。

  三天,靜靜地過去了。

  陽光破雲而出,灑在每個人身上。這座殘破的驛站,在明亮的光線中,也仿佛如琉璃鑄就,通透無塵。

  每個人都仰望著陽光,呼出一口氣。

  水藏並不失望。雖然沒有等來傾盆大雨,他馭雨之力降低了一些,但他是水藏,不是雨藏。他所需要的水已儲滿。

  足足下了四天的雨,將地麵上所有的坑都流滿了,甚至在街道上流淌為河流。碧蹄館的一切都仿佛浸在水中,變成了一座座小小的孤島。附近山上的洪流滾滾而下,將這裏化為一個水的世界。

  水藏微笑著站了起來。他感到力量不斷地從周圍潮濕的空氣中湧入他的身體。

  地藏驅馬緩緩後退,風藏的長袖攪在風中,火藏的身體越來越明亮。

  他們在蘊蓄著全力一擊的力量,隻等水藏的水龍之力困住風月之劍。

  他有必勝的信心。

  但就在此時,他猛然發出一聲驚呼。

  驛館中空無一人。

  他忍不住向館內急衝而去。一麵氣急敗壞地想,楊逸之與相思究竟是如何逃出他的監視的呢?

  地藏風藏火藏聽到他的驚呼,也是一驚,本能地跟著他向驛館內衝去。

  這座朽壞的驛館經受不住他們的衝擊,刹那間倒塌,雜亂落著的灰木讓他們周身刹那間出現了無數的破綻。鬼忍四人眾猛然一凜,各自發動了最強的攻擊技。

  驛館中刹那間綻開了四朵不同顏色的地獄之花。

  他們堅信,沒有任何人能躲過他們四人聯手一擊!

  就在此時,一聲悠悠的歎息聲傳了過來。歎息,是從他們頭頂發出的。四人眾一驚,忍不住抬頭張望。

  楊逸之握著那柄紙傘,一手攜著相思,淩空懸於屋頂。水藏忽然明白,他方才為什麽看不到他了。就在這時,楊逸之右手猛然光芒乍閃。

  四人眾一凜,急忙想努力看清這一劍的去向。但楊逸之這一劍,卻不是斬向他們的,而是斬向朝陽。

  一劍斬出,漫天陽光都仿佛黯了一黯,接著,光芒猛烈爆發。

  鬼忍四人眾忍不住都是一聲慘呼,熾烈的光芒聚成了一輪極熱極亮的日輪,幾乎將他們的眼睛灼瞎。他們急忙閉上眼睛,慌亂地施展出最強的忍術,護住自己的身子。隻聽嘩啦轟隆一陣響,整座驛館被他們擊得粉碎。

  耳聽戰馬一陣悲嘶,四匹馬向東南西北分別奔了出去。

  但他們不敢追,因為他們的眼睛幾乎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他們隻能焦急地等待著,足足過了一刻鍾,他們的視力才慢慢恢複。

  卻已沒有了相思跟楊逸之的身影。

  火藏忍不住大罵了一聲,暴跳而起,想要追趕。但,他忽然發現,竟沒有路可以出去。

  這座小小的驛站中,不知從什麽時候冒起了一團奇異的霧氣,將周圍的景物全都遮住了。天,低得好像要壓下來,對麵幾乎就見不到人。更令人驚駭的是,他們竟漸漸分不清東南西北。

  地藏一聲咒罵,驅動黑馬,向外衝去。蹄聲竣急,隻見地藏衝得快,回來得更快,幾乎將火藏撞倒。地藏一驚,又向對麵衝去。但無倫他向哪個方向衝,都改變不了一點,他隻能回到原處。這些妖異的霧氣,似乎將他們封鎖在這個驛館裏,無倫如何都不能走出去。

  鬼忍四人眾的臉色,終於變了。

  若要問這究竟是怎麽回事,楊逸之一定會露出會心的微笑。

  他很慶幸自己曾經學過奇門遁甲之術,那些土堆並不是隨便擺的,其中暗合陰陽五行之理,加上地上積水的反光,令陣中之人產生幻覺,失陷其中。

  可惜時間太短,他無法將這座陣布得很完美,但,畢竟陣法還是生效了。他並不期望陣勢能困住鬼忍四人眾多久,隻要有兩個時辰,他們兩人就能走得很遠。

  這一次,他保證鬼忍四人眾再也無法追得到他們。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已經施展出了風月之劍,數個時辰之內,都會虛弱無比,甚至無法保護相思。

  相思就坐在他身前,兩人騎在同一匹馬上。他攬住韁繩的同時,也攬住她。地上全是積水,讓他有種錯覺,仿佛是行走在湖麵上。

  平靜的湖麵映著藍藍的天,就像是一麵巨大的鏡子。馬蹄踏過的時候,一串一串波紋淺淺地蕩過。她淡綠色的裙子就像是湖麵上掠過的一抹驚鴻。

  楊逸之甚至可以想像到相思的笑容,倒映在這樣的水天之中,該是多麽空靈、柔美。

  突然,駿馬一聲驚嘶,人立而起。楊逸之一驚,一瞬間竟握不住韁繩,墜入水中。水底的淤泥濺起,他全身都濕透了,狼狽不堪。

  相思盈盈一笑,伸出手給他,要拉他上馬。

  他握著她的手,突然,感到一陣冰冷。

  仿佛有什麽極為銳利的東西,瞬間隨著血液侵入了心髒。劇烈的痛楚傳來,一瞬間,仿佛世界都隻剩下一陣痙攣。

  他震驚地望著相思,卻從她的眸子中望到了一絲陌生。

  她仍然是那麽柔婉,清絕,但他的心中卻充滿了慌亂。

  她不是相思。

  絕不是。

  他咳著血,倒在泥濘中。

  他一直想問,但卻說不出話來。

  相思、相思究竟在哪裏?

  馬上的女子靜靜地看著他。她的儀態,相貌,如果不是相思,還會是誰?楊逸之望著她,就仿佛是隔著輪回。

  他的血浸在衣衫上,幾乎已將全身浸濕。但他卻顧不上這些。他隻想知道一件事:她在哪裏?

  女子淡淡地笑了。

  楊逸之心中閃過一絲悔恨,他早就該看出來了,相思從來不穿綠色的衣服。她的顏色是水紅,如洇在水中一般的嫣紅。綠與菊,並不適合她,她從來不是個幽靜的人。

  女子的笑容逐漸變為傲岸。那更不像相思的風格。等到她說出第一句話來後,楊逸之最後一絲期盼徹底斷絕:

  “我佩服你。”

  這句話普通之極,無倫語調還是其中的含義,都沒有任何特別之處。但楊逸之豁然之間明白了這個人是誰。他吃驚地凝視著“她”。

  他早就知道“她”有這種奇特的能力,知道“她”化身千億,不敗不滅,但他並沒有懷疑“相思”就是“她”。如果沒聽到這句話,他至死都不會相信。

  易容術或者忍術能夠改變一個人的相貌,但絕不可能將一個男人變成女人,而且相似到連楊逸之這樣的人,都看不破。

  就算此時看去,這個女子與相思的相似度也在九成九之上。唯一的區別,就是語氣。這句話雖普通,但隱然透出一股雄霸天下、舍我其誰的氣勢,隻有一代梟雄,才會有這樣不經意間流露的語氣。

  如果“相思”早一點說話,說不定楊逸之早就認出“她”來了。他忽然意識到,“她”還從來沒有說過一句話。

  莫非“她”也認識到了這一點,因此才緘默的嗎?

  楊逸之的心又開始痛了起來。

  顯然,這個女子,是日出之國的太閣,平秀吉。

  “她”,不是相思。

  不是!

  楊逸之跪在泥水中,握緊了雙手。

  水平如鏡,淡淡的波紋化成圓圈,向外擴展而去。一枚圓圈的中心,是楊逸之,另一枚,是那女子。圓形的波紋在水麵上互相交織,碰撞,融合,彼此滲透。

  正如互相凝視著的兩個人。

  “想不到我派遣日出之國第一流的四位忍者,仍然困不住你。”

  這句話,坐實了“她”的身份。不是親眼看到,絕沒有人能夠相信,平秀吉竟然能易容成一位女子,如此惟妙惟肖,沒有半分破綻。

  這,難道就是忍術的最高境界,鬼藏?

  這種忍術,真是可怕之極!

  “可惜的是,你幾個時辰之內隻能用一劍,如今的你,已無法再脫逃了。”

  楊逸之一陣劇烈的咳嗽:“她……她在哪裏?”

  平秀吉臉上浮起一抹戲謔的冷笑:“她?她在天守閣。”

  捕捉著楊逸之臉上的失望與懊悔,平秀吉淡淡道:“你知道嗎?這是她定出的計策。”

  楊逸之臉色頓時蒼白。

  平秀吉更加愉悅:“如果沒有她的配合與建議,你覺得我能夠模仿得這麽像嗎?”

  水麵的波紋驟然增多,一道道穿過平秀吉的馬蹄。他凝視著楊逸之,一字一字道:“她不想跟你走,她厭惡你。”

  水麵的波紋猛然晃動起來。楊逸之一陣劇烈的咳嗽,掙紮著想要說什麽,卻說不出來。他的喉嚨似乎已被鮮血灌滿,連呼吸都已被堵塞,一個字都無法講出。

  平秀吉的目的完美地達到了。每一個字,都對他造成了可怕的傷害,幾乎將他的心擊碎。

  或許,這是他最恐懼、最害怕的結果。

  如果有一天,她選擇離開他,他會怎樣?

  楊逸之急速地喘息著,咳出最後一口血來。

  身體已經空了,連血都已幹涸。

  眼前那極為相似的容顏,恍惚之間已經看不清楚,不能分辨是真實還是虛幻。

  悠悠地,“她”說出了最後的話:“她不屬於你。”

  “從不屬於。”

  心驟然間不痛了。是的。從不屬於。

  簡單的一句話,卻成為不能承受的重。

  平秀吉看著他,臉上是誌得意滿的笑容。

  這個名滿天下的中原武林盟主,已經是個死人了。

  躺在平靜的水麵上,他的身軀已被掏空,靈魂已完全離去。就像是浮在湖麵上的稻草人。連表情都是編造出來的。

  平秀吉揮韁,將他縛了起來,拖到馬上。“她”不再顧忌他,因為,他已經是個死人了。

  這是他最想見到的結果,亦是他最得意的戰果。

  用一句話殺死一位絕頂高手。

  兩人依舊同乘一匹馬,但這次,換“她”來攬著他了。柔軟的手臂從身後糾纏而過,一如死亡的擁抱。

  水麵刮過一陣春風。

  平秀吉臉上的笑容猛然窒住。

  一輪皎潔的白色在他麵前升起,一刹那間,他有種錯覺,仿佛白天已變成了黑夜,而他,遠在九天之上,這輪皎潔的皓月,離他竟如此之近。

  他好像抱住了一輪白月。

  他一驚,本能地想衝天而起,將它擺脫,卻驚訝地發現,他身體的一切機能都被禁錮住了。這輪明月仿佛已溶入了他的骨,他的肉,他的精神,他的思維。就算他將自己徹底毀滅,都無法擺脫!

  天下隻有一種武功能夠有此威力。

  風月劍氣。

  他腦海中閃過這個可怕的念頭,但隨即被自己否決。

  楊逸之絕不可能再施展出風月劍氣!他已經施展過一次了!

  此念才動,他忍不住望向楊逸之。

  他望見的,是一輪皎潔的白月。

  楊逸之雖然還在馬背上,卻仿佛離得很遠,就像是月宮中的仙人,踏月色而立。他雖然隻能看到楊逸之的背影,卻又似能見到楊逸之緩緩抬起頭,長長歎息。

  那一刻,他忽然頓悟,楊逸之的心,從來沒有死過。

  他陷入巨大的驚恐中。這怎麽可能?他的話,怎麽可能對楊逸之沒有影響?

  楊逸之對相思的感情,絕不可能瞞過他的眼睛。他對人世間感情、情緒的把握,可稱遠超所有的人。楊逸之的內心,絕不可能瞞過他!

  楊逸之的歎息聲,仿佛是月宮傳來的風聲。

  “她不屬於我。”

  “我從未想過擁有她。”

  他嘴角的笑容浸滿了苦澀,像是一杯搗碎了的苦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像是誓約。

  “我隻要她幸福。”

  平秀吉冷冷一笑,忍不住要反駁。

  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是為什麽?如果不想得到她,那還愛什麽?

  隻要她幸福?那隻不過是偽善!

  楊逸之倏然回過頭來。

  平秀吉陡然一凜。他看到了楊逸之的眸子。

  無比清澈,寧靜,宛如皓月的眸子。那眸子中藏著神魔。

  平秀吉倏然噎住。

  他忽然懷疑起來。他本堅信的想要反駁楊逸之的話,此時變得那麽脆弱。

  也許別的男人不能,但這個男人,卻真的能夠做到。

  他的雙手,就是一雙羽翼。他的生命,就是為了守護一個人。

  直到氣血凋零。

  平秀吉傲岸一笑。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

  “因為,兩位絕頂高手,將死在今日。”

  一句話說完,他的眸子猝然變得血紅。

  鬼藏忍術那宛如鬼神般的力量,迅速自眸中向他全身灌輸。

  雖然被風月劍氣製住,但他有絕對的把握,可以跟楊逸之拚個兩敗俱傷。

  無論什麽人,想要殺死他,就必須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月光,倏然一暗。

  楊逸之的身形已在三丈之外。水平如鏡,他踏在水麵上,衣袖垂下。點點血跡滴落,在水麵上洇起朵朵淺深不一的桃花。

  “你走吧。”

  平秀吉一驚:“你不想殺我?”

  楊逸之不答。

  平秀吉笑了:“我知道了。隻要我的形體不變,你就無法下殺手。”

  他淡淡微笑,那笑容正如相思。

  但他的聲音,卻有相思永遠不會有的豪氣:“但你記得,下次我若有機會,我還是會殺你。”

  楊逸之道:“隨便。”

  他轉身,向南方走去。

  平秀吉看著他的背影。

  一股奇異的情緒襲上心頭。他忽然決定,要在這個男人心中種下一個種子。

  “你知道嗎?她並沒有叫我來殺你,隻是讓我轉告你一句話。”

  “她要留在天守閣,直到殺死我。”

  楊逸之猝然回頭。

  平秀吉的笑容,緩緩在水碧天藍中隱沒:

  “我,絕不會殺她。”

  “我會保證她的安全,直到她能夠殺死我的那天。”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