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章 路從蓬島三山遠

  當飛虎軍列著整齊的陣型走入平壤城的時候,整座城都在歡騰。

  所有的人都在用鮮花和笑容歡迎著這支凱旋的隊伍,包括明軍,陸續歸來的朝鮮的文武百官,以及朝鮮百姓。在初晴的陽光下,這座城市顯得那麽生機勃勃。

  飛虎軍的鎧甲閃耀著悅目的光芒,這場勝利一掃進入朝鮮後的陰霾,令他們仿佛又回到了東海作戰的時代。這支豪邁之軍不住揮舞著手中的兵器,響應著人群的歡呼。他們相信,就算漢城中真的有十八萬倭軍,也能將之全部殲滅!

  他們騎在高頭駿馬上,駿馬打著清脆的響鼻,像他們一樣鬥誌高昂。身後是幾十輛生鐵鑄就的戰車,上麵架著巨大的鐵炮跟火箭車。佛朗機火炮幾乎是當時最先進的火器,一次可發射五百多枚子彈,迎麵十丈寬全部被它的火力覆蓋。火箭車分為火龍箭,飛廉箭,一窩蜂,百虎齊奔,分別可以一次發射十六隻、二十五隻、五十隻、一百隻燃燒的火箭。火箭上澆著火油,有的甚至裝載著火藥,一射出去就引發一大蓬烈火,裂地生威。

  這些武器幫助著他們在兩日前的雨夜,於碧蹄館大破倭軍,打得倭軍聞風喪膽。此時,它們已經成為明軍軍威的一部分。

  每個人心中都沸騰著熱血,他們也相信,就算倭兵再多、再凶悍,他們也一定能奪下漢城,將他們統統趕出去!

  卓王孫負手俯視著這隻驍勇的隊伍。

  難得地,他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城中的歡呼聲響徹雲霄,感染著每一個人。

  寶蓋下的宣祖已幾乎熱淚盈眶。他顫抖著身子,幾次要站起來,向著這隻隊伍揮手,但他的腳卻在發軟,無論如何都站不起來。

  如果他還有敵國的財富,他一定毫不猶豫地將這些財富全部賞賜給這些人,給他們高官厚祿,讓他們痛痛快快歡呼一次。

  但現在的他,卻不過是個亡國之君。他還有什麽?

  宣祖癱坐在寶座上,眼睛忍不住一陣潮濕。他曾多麽盼望這麽一場勝利,但當這場勝利真的到來之時,又恍如夢幻,讓人不敢相信。

  他身後的文武百官,忍不住流下淚來。

  於此,重見衣冠鼎盛。

  李如鬆停下馬,緩步走上台階。

  宣祖努力坐直了身子,擺出王的威嚴。他的身子卻在不停地顫抖。李如鬆手上捧著一摞馬標,宣示著這場大戰中他們斬獲的敵將數目。雖然宣祖早就知道了這場戰役的細節,親眼見到這一幕的時候,仍緊張得全身發抖。

  終於,李如鬆跪倒在宣祖麵前,朗聲道:“征倭先鋒李如鬆,獻俘於王!”

  他身後的飛虎軍發出一陣嘹亮的呼喊,一齊將長槍舉到了空中。他們每個人的馬上,都綁了一串血肉模糊的人頭。那是他們輝煌的戰果。

  宣祖激動得熱淚盈眶,幾乎就要站起來,大聲讚美他們的功勳,但在最後一刻,他忍住了。他諂媚地斜著抬起頭,看著旁邊站立著的人。

  這個人,才是這座城真正的主人。這場戰役的勝利真正屬於的,是這個人,而不是他。他一定要小心,不能做任何讓這個人不愉快的事情。

  朝陽的光輝中,卓王孫的目光是那麽悠遠,仿佛遙不可測的青天。他臉上雖有欣然之意,卻並無驚喜之容。顯然,這場戰役的勝利,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安排好了一切細節,推演了敵軍所有的可能行動,隻等待一場勝利。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運籌帷幄,決勝千裏之外吧。

  李如鬆的敬奉,不知什麽時候已轉了方向,朝向卓王孫。

  所有士兵舉起的長槍,似乎也是在向卓王孫宣告著忠誠與榮耀。

  此時,他們恭謹地拜服在卓王孫腳下,接受他的領導。雖然他曾飛揚跋扈,做過一些他們不能理解的事情,但,他是王者,王者所做的一切,本就不是尋常百姓所能理解的。他們深信,這位王者能領導他們,走向一場又一場勝利。

  李如鬆恭謹地拜服在地上,期待著卓王孫再度下令,命令他攻入漢城。

  實際上,他也是這樣請令的。

  “末將懇請大帥授我為先鋒,攻入漢城,梟敵魁平秀吉之首!”

  所有的士兵全都下馬,轟然跪倒,齊聲道:“攻入漢城,梟敵之首!”

  所有人都仰望著卓王孫,熱血沸騰,等著他回答。這個充滿鮮花與榮耀的都城,在這一刻屏息以待,等著皇者宣布一場更大的勝利。

  卓王孫淡淡道:“收兵。”

  所有人驚愕無比,卓王孫的臉上沒有任何喜色。這場戰爭,竟似沒有讓他感到一點快樂。

  他究竟要的是什麽?

  滿城百姓都困惑地望著他。這一刻,他們徹底地相信他是位王者。因為,隻有王者,才會有與普通人截然相反的七情六欲。

  卓王孫轉身,正要離去。

  突然,一陣馬蹄聲敲開了平壤城的寂靜。卓王孫的目光猛然銳利起來。一騎白馬,從城外絕塵奔馳而來,所有的守兵都紛紛讓開,神秘而妖異的四天聖陣,竟似也不能阻擋這個人。

  隻有一個人有這樣的特權,那就是楊逸之。

  卓王孫的臉上竟似也有了一絲微笑,他忍不住走下三階石階。

  一襲白衣縱身自馬背上躍起,白雲一般停在了石階的盡頭。

  果然是楊逸之。

  他向著卓王孫抱拳:“閣主果然是深謀遠慮。在下率領海軍前往南海,正遇上前去參拜南海觀音的梅北兼國的使臣,他們本是受不了平秀吉的苛政,去祈求南海觀音庇護的。卻失去了觀音的蹤跡,轉而祈求我軍的援助。他們乘夜領著我軍進入日出軍港,重創其艦隊。梅北兼國也正式宣布起義,組織南方四國共同反抗平秀吉。倭兵後方陷入一片混亂,海上補給必定會出現極大的問題。”

  城中一陣歡聲雷動。原來他們的確是誤解了卓王孫。海上送花,那隻不過是個幌子,卓王孫真正的意圖是聯合盟軍,攻入敵軍的大後方啊!這實在是招很妙的計策,連自己人都瞞過了。

  應當瞞!他們小民知道什麽?隻會泄密而已!隻要有勝利,他們就滿足了。

  但卓王孫的臉色,卻依舊一片陰沉。他等歡呼聲稍微小了些,才一字一字道:

  “幽冥島上,風物如何?”

  問的是風物,其實是那個獨居幽冥島上的人。

  楊逸之歎了口氣。

  “不知道。”

  “幽冥島像從海上消失了一樣,梅北兼國尋找觀音時沒有找到,我也沒有找到。”

  卓王孫一言不發,冷冷看著他。

  楊逸之猶豫了片刻,才繼續道:“幽冥島本是人間通往幽冥的入口,有著諸多詭譎神奇之處……若島主不想讓它再現人世,天下就再沒有人能夠找到。”

  所有人的呼吸在刹那間全都停止。因為,卓王孫的臉色陰沉得那麽可怕。就像是這個國家的天氣,令人窒息。

  他們方才還在歡呼,享受著勝利的喜悅,但現在,他們隻想回到家中,拿起被子蒙住自己的頭,好好睡上一覺,連思考都終止。

  卓王孫的聲音,就像是陰雲中鬱怒的雷霆。

  “你,沒,有,找,到,幽,冥,島?”

  一瞬間,所有人都因恐懼而顫抖,他們仿佛看到一位魔王,君臨於這座都城之上。

  宣祖將身子擠在王座上,竭力讓自己化成王座的一部分。他毫不懷疑,隻要卓王孫轉過頭來看自己一眼,自己馬上就會死去!

  這座城市,幾乎成為一座死城,隻因魔王一怒。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在那襲白衣上。黑雲壓城,唯有那襲白衣,在漫天陰霾下顯得那麽耀眼。他是唯一可以承載魔王怒氣的人,如他若不在,這股怒氣將如雷霆一般轟擊在每個人身上。

  他們可憐巴巴地看著他。

  楊逸之歎了口氣。他沒想到卓王孫竟會如此盛怒。

  幽冥島,並沒有太多的意義。

  是那個幽冥島上的人。

  卓王孫,真的那麽在乎那個人嗎?

  不惜讓海軍乘風千裏,奔波海上,隻為送那人一船鮮花。卻沒有她的消息。

  就像仙島上的仙子,在陽光照破霧氣的刹那,就會隨著雲煙一起消失,沒有人能再看到。

  也許,隻是她不想再見到別人,於是讓這座島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她本就有通天的本領。

  隻是,連卓王孫也不願見嗎?

  楊逸之惆悵歎息,點了點頭。

  從今而後,幽冥島便隻是一個傳說,天涯海角,仙蹤杳然。

  “啪”的一聲輕響,王座的椅背在卓王孫手下碎裂,金玉碎屑四散。

  那一刻,每個人都在戰栗。沒有人懷疑,卓王孫的怒氣會在下一瞬間爆發,將整座城池卷入其中。

  天子之怒,伏屍百萬,血流成河。

  恐懼,如陰雲一般,迅速籠罩了整座城池。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楊逸之的白衣仍那麽溫和,在陰沉的雲層中給了他們溫暖,稍稍緩解了他們心中的恐懼。

  一如黑暗中殘存的那線光芒。

  卓王孫:“起來!”

  宣祖觸電一般癱了起來,閃到了一旁。他下意識地想要跪下,但偷偷看了卓王孫一眼,遏製住了自己的衝動。

  卓王孫在王座上緩緩坐下,支頤看著楊逸之。他的目光冰冷得就像是一柄劍,要貫穿楊逸之的靈魂。

  楊逸之也不懷疑,他立即就會向自己出手。

  而這一刻,他竟然沒有能招架住的信心。

  一字一字地,卓王孫緩緩道:“我命你為護衛,護送沈唯敬前去漢城議和!”

  所有人都困惑地揚起頭,艱難地思索著自己方才聽到的話。宣祖吃驚地張大了嘴巴,良久合不起來。楊逸之也揚起了眉峰。

  議和?為什麽要議和?

  他們不是剛打了個大勝仗嗎?他們不是打得倭兵沒有還手之力嗎?為什麽忽然要議和呢?

  他們不是期待著將倭兵趕出朝鮮,還這片土地以和平嗎?

  議和能做到嗎?

  他們困惑地望著楊逸之,希望他能為他們找出答案。沒有人敢仰望卓王孫,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問他一個字。

  更不用說觸怒他。

  楊逸之緩緩抬手,向卓王孫施了一禮:

  “遵命。”

  這讓百姓們更加困惑。

  看來議和已成了定局。那麽,他們的慶祝還要不要了?

  他們困惑地舉著手中的彩旗、花鼓,不知道該做什麽。他們茫然地看著周圍的人,看到的,卻是周圍的人一樣茫然的雙眼。

  沈唯敬。

  楊逸之有些吃驚地看著眼前這個人。

  這是個身材矮小、幹瘦的一個人。他臉上總是露著諂媚的笑容,身子半彎著,於是就隻能仰著頭看人,這更增加了他的卑微。他身上穿著一件華麗的絲綢長衫,但無論怎麽看都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尤其是兩隻金黃色的大門板牙,以及手中那隻長長的煙槍。

  他戰戰兢兢地站在楊逸之麵前,恭謹地彎腰行著禮,眼睛卻偷偷瞄著楊逸之。隻要楊逸之稍微露出一絲不滿意,他就會立即跪下去似的。但他的眼神卻飄忽不定,楊逸之望向他的時候,他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慌忙收回目光,身子簌簌發抖著。

  這,就是卓王孫派去談判的使者,身係朝鮮民族福祉的沈唯敬?

  他看上就像是個標準的市井刁民,雞鳴狗盜無不精通,卻就是不會幹正事。

  卓王孫怎麽會選這樣一個人?

  楊逸之幾乎忍不住想轉過身去,找卓王孫問個明白。

  楊逸之沉吟著,沈唯敬卻已經在簌簌發抖。

  他天性懼怕每一個人,他膽小,不敢忤逆任何人,在強者環伺中尋求著自己生存的一絲罅隙。他的確是個卑微而猥瑣的人,甚至不敢殺死一隻雞。但現在,他隱約意識到,這是天降的富貴,如果他把握住了,他將飛黃騰達、光宗耀祖。殺了他的頭他也要去出使。

  隻是,這個看上去溫文爾雅的白衣人,忽然讓他感到遍體冰冷。他立即拿出自己所有的卑微的諂媚,企圖感化楊逸之。

  楊逸之也立即感受到了這一點。他笑了笑。

  他怎麽跟這樣的人計較起來了。

  上馬,他做了個“請”的姿勢,這次出使,他決定讓沈唯敬全盤負責。

  他決心仔細看看,卓王孫的目的究竟是什麽。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