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章 自是河山戰鼓頻

  卓王孫走進來的時候,楊逸之正坐在桃花樹下。

  桃花落在白衣上,如杜鵑泣血,淺深留痕。

  楊逸之麵前放著一卷棋譜,一盤殘棋,手中拈著幾顆棋子,正在沉吟。桃花被微風吹起,在他身邊旋舞,他的眉目修長,淡淡地皺起。在明亮的陽光中,他整個人仿佛都被照得透明,與周圍的青山、碧水、花樹、落紅溶為一體,再不分彼此。

  白雲為衣,清風為佩。

  卓王孫在他麵前緩緩坐下。

  兩人中間,隔著一桌殘棋。

  楊逸之眉峰挑了挑,想要招呼卓王孫。但卓王孫的身形一動不動,他的目光,凝視著那局棋。他拈起一枚黑子,放在了天元的位置上。

  本來陷入僵局的黑棋,立即仿佛一條巨龍首尾相連,迸發出了活力,昂首奮迅,似是要撐破棋局一般。

  卓王孫抬起頭來,悠然望著楊逸之。楊逸之的目光卻依舊落在棋局上。

  黑白棋子,攪在了一起。混戰的,是蒼生,還是情緣?

  他慢慢坐了下來。

  他知道,當卓王孫坐下來時,這局棋已經開始,他亦無法逃避。

  他拈起了一枚白子,下在了左下角。這枚棋,溫和柔順,沒有半點殺氣。棋子下後,下方的白子就像是連成了一片水域,龍雖奮迅,卻無法飛越這片大海。

  卓王孫又拈起一子,下了下去。桃花紛飛,兩人靜默不語,寂靜手談。

  棋局,漸漸豐滿起來,兩人落棋的速度也越來越慢。

  左上右下,局勢已基本上明朗,卓王孫與楊逸之各占一邊,功力悉敵。右上幾乎還沒落子,左下卻正殺得慘烈,無論誰隻要落錯一個子,就會完全陷入被動。

  卓王孫手持一子,正要落下。突然間,微風吹起一枚桃花,緩緩飄過他的眼簾。他心中忽然起了一陣惆悵,停棋不下。

  桃花緩緩飄落,正落在棋盤之上。

  卓王孫不禁動容。沉吟著,慢慢地將棋子放了回去。楊逸之等候良久,不見他落子,不禁詫異道:“卓兄,怎不落子?”

  卓王孫一笑:“我已經落了。”

  他手指伸出:“就是這片桃花。”

  淡紅色的花瓣浮在青色的石坪上,孱弱的就像是一抹胭脂。楊逸之亦不禁動容。

  若這就是卓王孫的落子,那麽,左下之局,卓王孫將完全陷入被動。

  這枚棋子,將卓王孫的局勢完全打亂。

  楊逸之道:“桃花怎能算棋?”說著,伸袖想要拂去這瓣桃花。太容易的勝利,他寧可不要。

  卓王孫淡淡道:“若它是我想要的呢?”

  楊逸之一怔。

  卓王孫的目光忽然抬起,凝視著他。眸子仿佛大海般深沉。

  那一刻,楊逸之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這坪棋局,是他與他的天下。他們爭奪的,是萬裏河山,是芸芸眾生,但亦或不過是一片嫣紅。

  那片嫣紅靜靜躺在棋坪上,單薄、悲傷,還帶著未幹的清露。而那之後,是卓王孫那逼人的寒意。

  寸步不讓。

  那是一位王者踞坐在王座上的笑傲,冷冷對著自己的敵人。

  楊逸之的目光緩緩滑落,落在棋坪上。他胸中忽然泛起了一陣難耐的火熱。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讓?

  他沉著地落下一子,斜倚在桃花之側。瑩白的棋子,與嫣紅桃花映襯在一起,奪目淒豔。像是陪伴,又像是決絕的爭釁,卻將那條黑龍與桃花隔成了兩截。

  卓王孫淡淡一笑,將一枚黑子放在右上處。楊逸之微微一怔。這枚子看上去毫無用處,右上幾乎是空的,一枚棋子能夠做的了什麽呢?但左下卻正在最激烈的時候,尤其是那枚桃花,可以說是兩人生死決戰的關鍵。卓王孫雖處頹勢,但若是全力相爭,慢慢就可盤活。而楊逸之雖在優勢,但若不小心,不但失勢,而且整塊都將被吃掉。

  為何卓王孫卻在毫不相幹之處落子呢?

  楊逸之幾乎忍不住就要在桃花的另一邊再下一子,這樣,就仿佛手臂一樣,將桃花完全抱住。卓王孫將再也不能與他爭奪。

  但就在下子的那一瞬間,他猛然一凜。

  他看出了卓王孫的用意。

  右上的那一子,雖然看似不經意,卻隱然有吞並天下之意。若是楊逸之再在桃花旁落一子,卓王孫將取得先手,隻要在右上再落一子,就可以將左上、右下連成一片,不但將楊逸之在右下的優勢吞並,還將席卷整座棋局,取得決定性的勝利。

  若他再執著於桃花,他將輸得一敗塗地。

  幸好此時他已看出卓王孫的布局,便可在右上與卓王孫一整雄長。但如此一來,他就再也沒有時間落下在桃花旁的那一子了。

  這對於楊逸之來講,是那麽艱難。

  他幾乎忍不住就要落下那一子。勝負,天下,真的就那麽重要嗎?

  但,若是全局皆輸,暫時的擁抱又有什麽意義?

  然而若是顧全大局,就連暫時的擁抱都將不能有。

  一輩子,都將隻能遠遠地望著,與她擦肩而過。

  那又是何等的痛苦,就連全盤的勝利都不能匹敵。

  楊逸之伸出的手指,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

  那是他的魔障。

  卓王孫凝視著他,慢慢地,笑了。他抬手,指尖上緩緩飄落一瓣桃花。他輕輕地,將桃花放在棋局上。

  右上。正是楊逸之想要放的位置。

  楊逸之一震。

  他也有了一枚嫣紅做成的棋子。不必再苦求,亦不必再迎合。她正出現在他想要的位置,溫柔而體貼。這份驚喜來得太快,讓他不禁有些迷茫。因他從不曾想過,他也可以以嫣紅為棋,想要她落哪裏,就落哪裏。

  卓王孫淡淡道:“這是你的。”

  楊逸之一驚,忍不住抬頭望著他。卓王孫的眸子就像是星空,裏麵有太多的光芒,沒有人能看懂。

  他說的話,又是什麽意思?

  他與他都知道,這枚嫣紅意味著什麽。絕不能送人。

  這枚嫣紅有自己的意誌,任何人都不能淩駕其上。雖然看上去柔弱,卻無人能更改她的意誌。隻會漸漸地在她的柔情下,改變初衷。

  那麽,卓王孫的話,究竟是什麽意思?

  楊逸之的心,忽然抽緊。

  卓王孫卻站了起來。

  方才他是那麽執著於這局棋,現在,卻漠不關心。仿佛,他一開始關注的,就不是棋局的勝負。

  楊逸之也緩緩地站了起來。

  石坪上的棋子,忽然化成粉末,被風一吹,飄飄灑入了空中。棋局上,隻留下了那兩枚桃花。

  卓王孫俯身,拈起了一片。花瓣被他托在修長的手指上,被陽光穿透,就仿佛透明的一般。風卷過,花瓣漂浮在空中,一下子就飛得很高。

  楊逸之忍不住抬起頭,向空中望去。

  他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花,還是陽光,隻感到那麽刺眼,雙目都幾乎睜不開了。

  卓王孫轉身,向外走去。

  “跟我去朝鮮。”

  楊逸之一怔。

  “為什麽?”

  卓王孫從容地笑了笑。

  “因為,沒有你我的地方,就不是天下。”

  卓王孫轉身,走入了陽光中。

  風,突然靜了下來。那瓣桃花飄落,正落在楊逸之的手心中。

  不看到這麽大片的金達萊花,就不知道已經來到朝鮮。

  山水都是一樣的,這個異國並沒有太多的特點,長久以來早就被中央帝國◆◆◆[1]同化,無論穿著、飲食、建築、風俗,都帶著明顯的中央帝國的烙痕。如果是從遼東地區過來,這種感受會更加明顯,甚至不會意識到,已經過了鴨綠江,進入朝鮮境內很長一段路了。

  如果不是金達萊花。

  漫山遍野紅豔豔的金達萊花,是這個國家的象征。初春的時候,遍地都被這種低賤、普通的花染滿。鳥群飛過,牛馬走過,人群踐踏過,它們依舊燦爛、灼烈。這時,就沒有人再覺得它們低賤、普通。

  宛如這個國家備受欺淩的曆史。

  相思騎著胭脂馬,走在隊伍的中間。隊伍被明顯地分成了三部分。

  左邊,是武林正道群豪,少林、武當、峨嵋、崆峒、鐵劍等門派的弟子幾乎全部出征。他們在南海倭寇之役◆◆◆[2]中早就已經共同作戰過了,相互之間的配合都很默契。軍紀也很嚴明,組成一個個羅漢陣與真武劍陣,整齊有序地行走著。一麵繪著飛虎的黑旗獵獵揮舞在軍前,象征著他們的軍號——飛虎軍。他們的盔甲全都是黑色的,看上去威風凜凜。

  右邊,是華音閣的弟子。他們的隊伍就相對鬆散一些。隊伍之中有幾百輛大車,每輛車上都高高地堆了幾十個大箱子,全都用鐵鎖鎖著,不知道箱子裏裝的是什麽。他們的隊伍雖然鬆散,但隱然有著某種規律,前後連貫在一起,輪流著警戒、休息,互相照應。他們身上的藍甲上裝飾著潛龍的圖案,與飛虎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兩支隊伍,雖然沒有衝突,但暗地裏,卻仿佛有著湧動的暗潮,誰也不服氣誰。相互之間較著勁。卓王孫與楊逸之騎著兩匹駿馬,走在兩支隊伍的前麵。他們雖然一直在討論著軍情,言笑晏晏,但相思卻總覺得他們越來越生分了。

  或許,這一切都是因為她。相思輕輕歎息了一聲。

  兩支隊伍後麵,是明朝派出的正規軍。經過吳越王之亂後,明朝軍力大衰,這次派出的援兵僅有兩萬餘人。由大將李如鬆率領著,跟隨在卓王孫、楊逸之之後。這支軍隊,身披紅甲,上麵裝飾著朱雀的羽毛。朱雀軍。

  他們走過開滿金達萊花的田野。

  突然,隊伍停止了。

  相思縱馬向前,就見道路旁邊,跪著一群人。他們有老有小,手中都托著籃子,身上披著花紅,滿臉期待地望著大隊人馬。

  一名八十多歲的老者緩緩跪行了出來,將手中的籃子舉到了卓王孫的馬前。

  “小人樸老頭,率領樸家鎮的百姓,恭迎大明天兵前來剿滅倭賊。請天兵稍歇洗塵。”

  他手中的籃子裏,是家常做的麵點、酒肉。都用紅筆點了紅點,籃子上還結了一朵大紅花。他仰望的臉上,充滿了希冀與歡喜。

  相思鼻子一酸,她仿佛從這個老人身上,看到了荒城的百姓◆◆◆[3]。她完全能理解這位老人為什麽如此歡喜。

  如果當初荒城的百姓能夠見到這樣一支救援的軍隊,他們會怎樣?相思悄悄地轉身,拭去了眼角的淚水。

  荒城的百姓沒有等到援軍,但朝鮮的百姓卻等到了。她該為他們歡喜才是。這次出征,是她最高興的事。曾經無數次,在地心之城的牢獄中,在草原之王的營帳裏,她都幻想,如果這位青衣的王者能夠率兵前來,那麽,她的苦難,與他們的苦難,都將瞬間瓦解。

  於今,她終於追隨這位青衣的王者,率領大軍來拯救世間的苦難。她的夢想終於實現了。雖然一路上他都沒有望她一眼,隻顧著聽斥候們匯報消息,偵察地形,研究軍情,但,她感到非常幸福。

  因為她知道,她曾經祈盼的,都化為現實。她還苛求什麽呢?

  卓王孫淡淡道:“不必了。”

  樸老頭跪倒磕頭:“大人請歇息吃飯吧。小人探聽到,倭賊有一支軍隊正向樸家鎮而來。天兵們吃飽了飯,好去作戰。”

  卓王孫淡淡道:“不必了。”

  樸老頭看了看卓王孫身上的錦衣,又看了看籃子裏粗劣的飲食,像是明白了什麽。“哦”了一聲,站了起來。

  “小人這就頭前帶路。”

  他顫巍巍地拄著拐杖,向前行去。

  卓王孫的馬匹,並沒有隨他前行。樸老頭走了兩步,感到有些不對,吃驚地回頭,就聽卓王孫道:“眾將聽令,全速前進,直指……”

  樸老頭心中一喜,但卓王孫隨後所說的兩個字卻一瞬間擊垮了他的意誌:

  “平壤!”

  樸老頭大吃一驚,一聲怪叫,撲倒在卓王孫的馬前。

  “大人!您不是來解救朝鮮的嗎?倭賊正要攻陷樸家鎮啊!您務必要救一救此鎮!求求您了!”

  卓王孫淡淡道:“我是來解救朝鮮的,但不是解救一個鎮的。”

  他縱馬,從樸老頭身邊經過。樸老頭跪著的身形,已經僵住。

  突然,一人道:“站住!”

  卓王孫眉峰聳了聳,就見紅影一閃,相思騎著胭脂馬,擋在了他麵前。這個女子臉上寫滿了驚訝,問道:“為什麽不救他們?”

  她的喜怒哀樂,都是這麽簡單。什麽都掛在臉上,什麽都不隱藏。

  卓王孫凝視著她,的確,他看到的是相思,是什麽時候都這麽善良的相思。

  相思絕不會允許麵前有任何苦難而放任不管。

  他也知道,朱雀軍與飛虎軍中有很多人,也在等著他的回答。

  他問道:“樸家鎮有多少人?”

  樸老頭:“三千……三千多人。”

  “平壤城呢?”

  樸老頭啞口無言。對於一個生活在邊陲野鎮上的老者來講,平壤太遙遠。但卓王孫等著一個答案。韓青主驅馬向前,秉道:“整個朝鮮約有三百二十萬人,其中近四成的人生活在漢城、平壤兩座都城之中。漢城稍大,約有七十萬人,平壤稍小,約有六十萬人。”

  卓王孫:“平壤如何?”

  韓青主:“我們出發之前,曾派了先鋒部隊急行軍前往平壤。參將戴朝瓣、遊擊史儒等人率領騎兵三千餘人,飛騎而行。出發前與他們約好每日互通消息,但自十日前,就再也沒收到過他們的音訊,估計……估計已經全軍覆沒了。”

  每個聽到的人,心中都是一驚。那預示著,這個國家的第二大都城,十有八九已沉淪在倭賊的鐵蹄之下。如果不趕緊馳援,城中的百姓,就會迅速地死去。

  六十萬對三千人。該怎麽選擇,結果不言而喻。

  樸老頭的身子顫抖著,緩緩讓開了道路。他已接受了他的命運。的確,他的命運與這個國家比較起來,是微不足道的。

  相思咬著嘴唇。

  她知道,自己不能勉強卓王孫去救樸家鎮。

  但,至少,她可以前去。

  這場戰爭,缺少了她,並不會影響什麽。但,她或許可以帶領著樸家鎮的百姓,躲過倭賊的追殺。就像曾經的荒城一樣。

  她驅馬走到樸老頭身邊,道:“老丈,你帶我去,我幫你守住鎮子!”

  樸老頭仰頭,臉上是迷惘的驚喜。

  這個女子透出的堅毅,讓他感到莫名的信任。仿佛,隻要有她在,他的鎮子就一定能夠得救。他忍不住答應:“好!”

  卓王孫道:“不可以。”

  相思驟然回頭:“為什麽不可以?你們繼續前往平壤,隻有我一個人去,有什麽關係呢?我一個人又影響不了什麽!”

  卓王孫轉身,他對著的,是楊逸之。

  “楊盟主。”

  楊逸之像是突然從迷夢中驚醒,他剛才似是一直沉淪在對往事的回憶中,下意識地回了一聲。卓王孫:“若是她失敗了,你會不會去救援?”

  楊逸之看了相思一眼。

  會不會?他一定會。

  就算整個世界淪入了煉獄,他也會化為一方淨土,擎著這朵蓮花靜靜地開放。

  卓王孫一字一字地問:“你若去救,會帶多少人馬?”

  多少人馬?多少人馬都不夠。

  楊逸之像是又陷入了沉思中。荒城中曾經發生的一切,在他腦中迅速閃現。如果,當初他有幾千兵馬,她還會受苦嗎?

  不會。

  所以,這次,他將盡最大的可能守護她,不會讓她再受半點的委屈。

  其實,答案並不需要他說出。飛虎軍,朱雀軍,樸家鎮的人,都知道了答案。

  如果相思執意要去,那麽,這支軍隊就將分裂。隨著救援的增多,軍隊也會分裂的更多。最終,將成為一盤散沙,失去戰鬥力。

  這支軍隊並不多。而倭賊,傳說有五十萬人。

  分散的明軍,會在一瞬間被消滅。

  樸家鎮的百姓,慢慢地分開,讓出一條道路來。

  潛龍軍,飛虎軍,朱雀軍,從他們中間走過。走過他們可憐巴巴的眼神。

  那一瞬間,所有的士兵都感受到了心底的痛楚。但他們知道,他們必須忍受這種痛楚,因為,這就是戰爭。他們應該感激,他們的統帥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他們踏著金達萊花,走向了他們的戰場。

  相思跟隨在隊伍的最後麵。直到很久很久之後,她回過頭來,都能看到那些百姓們站在田野裏,向她遙遙張望。他們的臉在絲絲細雨中模糊了,模糊在金達萊花淡紅的顏色中。

  這讓相思感到一陣無形的悲愴。

  但她隻能驅馬前行。

  ★★★[1]這裏指中國。

  ★★★[2]事詳《華音流韶·雪嫁衣》。武林人士曾在楊逸之帶領下剿滅南海倭寇。

  ★★★[3]事詳《華音流韶·風月連城》。相思曾率領荒城的百姓,抵抗蒙古侵略。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