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章 天上人間總玉京

  一泓細泉自山頂潺湲流下,如白色的絲帶縈繞著山體,卻在山腰處迸發而成飛瀑,衝襲而下。翠骨珊珊的古樹宛如巧手點綴一般,鑲嵌在飛瀑兩邊,在水氣氤氳下,宛如一幅妙相天成的水墨畫。

  這樣的山水,本是世外桃源,但此刻,卻添加了一份皇家貴氣。

  仰望山頂之處,是一片平台,平台之上,赫然搭建了一座巨大的祭台,祭台之上,描繪著五爪金龍。青煙嫋嫋,金龍宛如在雲霧中沉浮。一個人盤膝坐在祭台之上,星冠羽服,正在打坐。他手中拿著一柄浮麈,上麵刻著四個字:飛玄真君。

  這是當朝嘉靖皇帝給自己加封的道號,全稱是“靈霄上清統雷元陽妙一飛玄真君”。此人麵色淡金,體胖身虛,卻正是嘉靖皇帝。

  嘉靖旁邊站著一個人,也是星冠羽服,乃是當朝國師吳清風。

  皇帝出巡,是何等大事,往往要千人相隨,萬人相伴。但這座山上,卻隻有這兩個人,再也見不到第三個。

  沉香散成的青煙嫋嫋,織入了夜色中。嘉靖已經靜坐了三個時辰。他終於忍不住歎了口氣,問道:“國師,這座山上真的有神仙嗎?”

  吳清風搖動手中的拂塵,肅然道:“果真會有。否則,臣豈敢讓陛下到此處祭天?”

  嘉靖:“那,仙人真的肯幫我們?”

  這句話讓吳清風沉默了一下,也悠然歎道:“億萬蒼生將要遭受大劫,明朝江山危在旦夕,我們隻能誠心祭天,祈求仙人的慈悲。所以臣才要皇上禦駕親來,孤身露宿山頂,以誠意感動仙人。”

  嘉靖哦了一聲,卻並不相信。他篤信仙道,在位幾十年來無時無刻不尋訪仙跡。騙人的把戲見了不少,但仙人卻一個都沒有見到。這座山雖然不錯,但若說仙人會在此處出現,他卻並不怎麽相信。

  他相信的,是吳清風的那句話——大明江山危在旦夕。

  他什麽都可以不相信,隻有這句話,他卻不能不相信。

  明朝曆代天子,都被這句話嚇得惴惴不安。

  此刻,月上中天。

  一片瓊華,照耀寰宇。月色如銀,將周天全都籠在了淡淡的憂鬱中。

  閑雲度月,仙人何處?

  嘉靖有些不耐煩,兩腿酸軟,忍不住就想站起來。突然,就聽吳清風輕噓了一聲,道:“皇上,請噤聲,仙人已經到了。”

  嘉靖急忙抬頭,就見一個淡淡的人影出現在了禦宿山頂上。

  金黃色的明月仿佛一隻碩大的圓盤,懸在他身後。那人青衫落落臨風,一如站在月殿中的神祇,俯瞰著塵寰。他背對著山下站立,凝望著蒼宇。一刹那間,嘉靖仿佛有種被逼視著的錯覺。他的五髒六腑都變得透明起來,被那人看了個遍。

  他一陣驚訝,卻又一陣歡喜。莫非真的是仙人來到了?

  他忍不住站了起來,錯覺再度出現。

  那人的身影本來遠在天邊,此時,卻忽然清晰起來。他的緩緩轉身,一雙眸子冷冷地注視著嘉靖。

  嘉靖忍不住一聲驚呼。

  這人的雙眸是如此深沉,仿佛蘊含了整個幽冥。僅僅隻是凝視一眼,就讓人忍不住心悸。嘉靖雙足一軟,忍不住跌坐在地。

  吳清風大吃一驚,張口剛要說什麽,氣勁倏然爆發,月光猛然沉重了起來,輕雲似乎化為萬鈞巨石,淩空壓於他身上。

  這絕不是幻覺,因為吳清風分明感覺到自己的骨骼被壓的格格作響。

  他心頭閃過一陣驚恐,瞳孔已不受控製地放大。

  這根本不是仙人,而是魔,是將屠盡世間一切生靈的魔王!

  但,他並不想殺他們,淩厲氣勁在他們身上隻停留了一瞬息,便倏然退卻。風輕月冷,仿佛什麽都沒有發生過,隻有山中落花受了殺氣催動,紛落如雨。

  吳清風卻仿佛受了漫長的酷刑,不禁委頓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漫天花雨中,那人輕輕拂袖,在山頂一塊巨石上坐了下來。他的姿態極為隨意,甚至帶著幾分閑散。但恍惚之間,嘉靖帝卻仿佛覺得此處化為金鑾寶殿,自己是朝班中等待朝拜的臣子。

  而他,卻是君臨天下的帝王。

  花影紛亂中,隻聽那人淡淡道:“下去。”

  嘉靖頭腦中一陣暈眩,那人的聲音仿佛在他的頭頂上打開了一個缺口,將這道命令直接灌入其中。他忍不住轉身向山下走去。

  一聲鶴鳴,在山中響起。吳清風身子淩空而起,一口鮮血噴出。

  鮮血聚成一隻血鶴,在空中猛然炸開。刺鼻的血腥氣讓嘉靖心神忍不住一窒,動作停了下來。吳清風一把拉住他,臉色已幾乎變成了白紙。

  “閣主!”

  閣主?

  嘉靖一驚。忍不住轉身,抬頭。

  普天之下,隻有一個人配稱這個名號。

  華音閣主,卓王孫。

  他,怎麽會出現在這裏?國師不是在這裏祭天,等候仙人嗎?

  嘉靖心中充滿了困惑。

  金黃滿月中,那個人緩緩走向前來,嘴角挑起一絲冰冷的微笑。

  “禦宿山中不留客,兩位請回罷!”

  隻是那麽一瞬間,嘉靖皇帝已經看清,此人的確是卓王孫。

  他對這個人印象深刻,雖隻見過一麵,但早已深印心底。

  京師城下,以三句“天下”之言,令吳越王一敗塗地。俺答汗十萬大軍,瓦解在他一人之前◆◆◆[1]。

  當時情景,嘉靖怎能忘卻?他忍不住脫口而出:“你,你是卓王孫!”

  卓王孫微微一笑,並不回答。

  嘉靖帝心中的困惑卻絲毫不消。

  他們等待的是仙人,卓王孫來做什麽呢?

  為什麽國師一麵口吐鮮血,卻又一麵麵露欣喜?難道卓王孫就是他們要等的仙人?

  這又如何可能?

  卓王孫的微笑迅速歸為冰冷,整座山都變得寒冷起來。嘉靖又開始一步步後退。

  突然,又是一聲清鶴之鳴,血光再現,吳清風緩緩踏上一步,襟前的血色更濃,臉色卻更白。

  卓王孫淡淡道:“你應該知道,再用一次元命之音,你就死。”

  吳清風一字一字道:“在下隻求閣主看一件東西。隻要閣主看一眼,在下就算死在這裏,都絕沒有半分遺憾。”

  鮮血與蒼白映襯著他臉上的決絕,就連卓王孫也不禁有一絲動容。

  “好。”

  吳清風繃著的一口氣,這才鬆了下來。他腳步一陣踉蹌,幾乎站立不住。他蹣跚著,向祭台一旁走去。

  那裏,放著一乘小轎。轎上的簾子閉得緊緊的,連一絲風都不透。仿佛轎中是另一個隔絕的世界。看著這乘轎子,吳清風嘴角升起了一絲微笑。似乎他早就料定,這乘轎子裏的東西,一定能打動卓王孫。

  他的手緩緩攀上轎子,猛地將轎簾拉開。

  “篤”,輕輕的一聲響,是弓鞋敲在轎底的聲音。一隻雪白的衣袖從轎中伸了出來,扶在了轎杆上,接著,是籠鞋淺著的一隻鴉頭襪,以及被弓鞋撐起的裙角。裙與鞋都是雪白的,慢慢的,一個嬌小的身影探了出來。

  卓王孫忍不住失聲驚呼。

  人影一閃,吳清風被淩空提了起來。他駭然低頭,就被卓王孫的目光深深吸引。

  那是漆黑的,不帶有任何感情色彩的瞳仁,任何目光都會深陷其中,仿佛連希望都無法興起。那仿佛是上古神魔的毀滅之瞳,雖然寧靜沉著,卻充滿了殺戮的殘酷。

  隻看了一眼,吳清風的心就開始顫抖起來。他幾乎忍不住狂呼出口,但作為國師的尊嚴讓他死命地咬住了嘴唇。鮮血,從口腔中溢了出來,他能感覺到,自己全身都在顫抖,無法停止。

  卓王孫的力量像是天上的巨龍一般纏繞著他,慢慢沁入他的皮膚,束縛他的筋骨,浸漬他的靈魂,禁錮他的輪回。他像是被綁在火刑柱上的囚犯,聞到了自己皮肉的焦灼味。

  那雙眸子中的漆黑,仿佛在旋轉,吞噬著吳清風最後一絲理智。他不知道自己的恐懼什麽時候就會爆炸,他就會像一個孩子一樣哭喊,哀求卓王孫放開他饒過他。

  一字一字地,卓王孫問道:“她,是誰?”

  吳清風感到每個字,都像是一柄匕首插入自己心口。他忍不住狂呼起來:“她叫嫚兒,她不是小鸞!她不是小鸞!”

  卓王孫猝然放手。

  吳清風摔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他有種死裏逃生的感覺。卓王孫的目光,卻已盯在了嫚兒身上。

  他的眸中,沒有了漆黑,還原成普通的眸色。

  他看到的,卻是小鸞。

  以前,他從未想到過世間竟會有兩個人長的這麽像。怯生生地站在他麵前的嫚兒,跟六年前他見到的小鸞幾乎一模一樣。甚至,連仰望著他的神情,都是那麽相似。宛若聖手臨摹的一幅畫。

  那淡淡的眼眸,隱隱含著的一抹憂傷,以及尚未觸及世情的嬌稚。孱弱的靈魂,孱弱的肉體,白得像是透明的肌膚。

  她的眉目,就算卓王孫看來,都幾乎跟小鸞一模一樣。更相似的是她的神態。見到他,卓王孫不禁一陣恍惚。

  仿佛是小鸞拈著花,重又站在了他麵前。

  他,仿佛從未失去她,隻不過是清晨的露珠,迷蒙了他的眼睛,讓他看不到她。

  他幾乎忍不住想要跨上一步,將她攬在懷裏。

  他所有的失落,都將被填滿。所有的痛苦,都將不再永恒。

  他幾乎忍不住跨上這一步。

  月色之下,她就像是夜月的精靈,等著一個守護的擁抱。

  吳清風盯著卓王孫。卓王孫的每一個神情都落在他的眼睛裏。慢慢地,他露出了一絲笑容。

  猛虎,已漸漸入了他的牢籠。無論虎多麽危險,隻要找到正確的餌,就必定能夠降伏。沒有什麽能比馴服一頭爪牙尖利的猛虎更令人感到滿足的了。

  他忘卻了身上的痛苦,充滿愉悅地站了起來:“大明朝人口約有七千萬,年齡十六歲的少女大約一百二十萬。三個月內,各地官員按照圖譜選出三千六百七十二名形似者送往京城,再由見過小鸞的人選出十名,再由我親自甄選,最後的結果就是嫚兒。這個計劃,本是吳越王製定的,用以暗殺閣主。但在下與皇上商量,閣主乃是天人,豈是一個女子所能傷的?聞說閣主痛失所愛,不如將嫚兒送與閣主,略慰寂寥。”

  說著,臉上的微笑更盛。

  能夠在全國範圍內選出一名如此形似神似之人,看似簡單,但其中所蘊含的艱難,恐怕絕非常人能夠想像。如果不是以帝王之尊,號令天下,動用千人萬人,恐怕絕不可能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

  也難怪吳清風心中得意。步小鸞逝世,卓王孫心中傷痛,天下人共知。此時有個幾乎一模一樣的嫚兒來到麵前。吳清風相信卓王孫絕不可能拒絕。

  誰又會拒絕?

  他篤信,卓王孫一定能答應他的條件。

  嫚兒宛如透明般的麵容隱在月光裏。在月下看來,她幾乎就是小鸞。世上再也找不出更相像的兩個人了,正如無法找出另一顆同樣傷痛的心。

  月光也照在卓王孫的臉上。這張臉似是忽然變成了普通人,不再那麽冰冷,不再那麽高高在上。他有了七情六欲,全都刻在了臉上,不停地變幻著。

  那是,隻有小鸞才能帶給他的感情。

  她於他,已經超過了一切女子對於男子的意義。妻子,妹妹,女兒,情人;孺慕,依戀,愛惜,驕縱都不足以形容。她是他心中唯一的空缺,是冰冷石座上的神詆,俯瞰人間時所流的一滴眼淚。是隱藏在他神性中唯一的柔軟,是毀滅與殘酷的命運中唯餘的溫存。給他痛苦,卻又無法割舍。如果失去她,他的心便會冰冷,他與這個世界將漸漸遠去。

  他,不能沒有她。她像是一麵鏡子,照出了他的七情六欲。

  嫚兒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心情,露出了一絲笑容,向他走去。雖然隻是短短的一瞥,她似乎也已意識到,他便是她的終點。隻有在他的身邊,她的生命才有意義。

  她的生命,必須要他來點燃。

  就仿佛是六年前,小鸞見到他的第一麵,將花交到他的手中。

  那時,他曾感受到一線溫暖。

  嫚兒的手,也向他伸來,恍惚中,仿佛是一束光。

  突然,一聲嬌呼,她的身子忽然栽倒,委頓在地上。她就像是一朵飽受摧殘的花朵,甚至容不得一絲驚喜。

  這一幕,亦與六年前一模一樣。卓王孫嘴角泛起一絲痛苦之色。

  生命的畫卷,竟如此殘忍,將已翻覆過的篇章再一次打開,從頭展示斑駁的血痕。本已終結的樂章,竟不顧聽者的悲傷,在悲歎的歎息中再度奏起前奏,聲聲敲擊著尚未愈合的創口,讓心變得如此痛楚。

  吳清風悠悠道:“造化,總是這麽神奇。我們尋到嫚兒的時候,發現她身上也有種古怪的病,隻要一天不吃這種藥,她立即就會死去。這種藥用奇方異術製成,隻有皇家才能夠供給。或者,還有華音閣。”

  說著,他拿出一隻小小的琉璃瓶,遞到卓王孫麵前。

  月光,將嫚兒的痛苦照的那麽清晰。

  隻要他接過琉璃瓶,給她藥丸,他就會救活另一個小鸞。

  一個一樣孱弱,透明,稚弱,傷感的小鸞。

  就如六年前一模一樣。

  他的痛苦,空缺,冰冷,也將不在。他留戀的,依賴的,守護的,悵望的,都將圓滿。再無遺憾。他將與她在一起,再也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將他們分開。

  卓王孫的身上,泛起了一陣輕微的波瀾。

  月色,將嫚兒的麵容照成迷蒙的痛楚,那麽近,又那麽遠。觸手可及,又永不可能擁有。失去的,還會再次獲得嗎?

  還能再擁在懷裏,溶在生命裏,成為唯一的依賴,用琉璃一般的眼眸看著他嗎?

  還會永無所求,隻是單純地依戀著他,單純地歡喜,單純地憂傷嗎?

  是的,隻要接過這隻琉璃瓶,送給她,他就再一次擁有這一切。

  是的,他不用疑惑,唯一要做的,就是感謝上蒼再次給了他機會。

  卓王孫接過琉璃瓶,輕輕歎息。

  “不。小鸞已經死了。”

  嫚兒的痛楚猛然一窒。她驚恐地看著卓王孫。她能感受到他的心,她不相信他不肯救她!

  又有誰不肯呢?

  卓王孫臉上的表情卻漸漸冰封。他的七情六欲就像是那位已死去的少女,被裝進棺木,釘上長釘,深深埋葬於黑暗的淵藪。

  從此,唯有青燈孤柏相伴,再不會有任何生機。

  嫚兒的痛苦讓她說不出話,她掙紮著,從地上支撐起身體,向卓王孫爬去。她想靠近他,讓他看清楚這張臉。她知道,這張臉屬於他最喜歡的女子,他無法拒絕這張臉,尤其是她痛苦的時候。她隻恨月光是如此朦朧,不能將她的痛楚細微地刻畫出來。

  但,她隻感受到了失望。當她終於抓住卓王孫的衣角時,她看清了他的眼睛。

  那是一雙隻餘下寧靜的眼睛,漆黑而深沉。那雙眼睛看著她的時候,仿佛隻是看到了一朵即將隕落花,一片即將飄逝的葉,一叢即將融化的雪。

  方才他眸子中閃爍著的那點柔軟,已經裝進了棺木,深深埋葬。一如小鸞,也一如未來的她。她無論怎麽痛哭,也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黑暗將一切吞沒。

  她不死心,仍想做最後一次嚐試。

  他是她的終點。她要依戀在他身邊,受他嗬護,為他所愛。她不能這樣死去。

  她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吐出了一口氣:

  “哥哥……”

  卓王孫眼神驟然一震。

  那聲呼喚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親切,讓人禁不住動容。那是小鸞對他的呢喃,是輪回蒙蔽的塵垢中,唯一能擁有的潔淨。

  卓王孫忍不住伸出手來,向她扶去。

  但這一聲呼喚,卻用盡了嫚兒的生命。在他的手觸及到她之前,她的生命之華褪盡,化成一束蒼白的留影。

  她的嘴角卻浮蕩著一絲笑意。

  她的嚐試,成功了。

  雖然隻有一刻,但她已觸摸到了他的心,在那裏留下了烙印。

  她想的沒錯。他,是她的終點。

  卓王孫的手僵在半空中。仿佛經曆了一千年,一萬年,嫚兒的身體方才倒下。在冰冷的地上,委頓成一掊塵土。他親眼看著她死去,就像是又看著小鸞,在他麵前死去了一次。

  他所經曆過的痛苦,又一次在他眼前,在他心底上演。

  如此猙獰。

  卻不再疑惑。六年前,他錯了第一次,絕不會再錯第二次。

  慢慢地,卓王孫收回了手。

  嫚兒靜靜地躺在地上,嘴角的微笑令她看上去就像是睡著了一般,什麽痛苦都不能再傷害她了。

  卓王孫慢慢轉身。漫天月色如華,他的青衫如石般磊落。他微微仰起頭,看著月色,就像是承受著這道光的清洗。

  慢慢地,他走到巨石之前,坐了下來。

  就像是坐在冰冷的王座上。

  吳清風與嘉靖一步步後退,眼睛裏寫滿了驚恐。

  他們無論如何都料想不到,卓王孫竟真的見死不救。他曾經為小鸞做過的一切,在江湖上廣受傳聞。他們絕對想不到,卓王孫竟會讓另一個小鸞死在自己麵前。

  就算明知道是假的,也沒有人能夠如此殘忍。

  這世間,再沒有什麽東西能夠觸摸到他的心了嗎?

  他們一步步後退,感受到死亡的氣息冰冷地將自己包圍。吳清風忽然後悔,自己為什麽要定出這麽拙劣的計策,到禦宿山來祭天!

  他輕輕張開手,一朵桃花被山風驚動,旋落在他掌心。卓王孫凝視著那朵花,久久不語。

  吳清風與嘉靖一步一步地後退。

  卓王孫身上散發出的冰冷讓他們從心底感到恐懼。這個人的心已不可捉摸,他們的生命像是他手中的那朵落花,危在旦夕。

  忽然,卓王孫笑了笑,猝然合掌,讓那朵落花在手中化為一點嫣紅的淚。

  冰冷刹那瓦解。

  “帝王之尊,希世之禮。不知兩位所求何事?”

  吳清風心中狂喜,似乎又看到了事成的希望。

  “閣主請看。”他匆忙走到那座祭台之上,隻見祭壇上麵搭著的牌額上,赫然寫著三個大字:“禦書房”。

  他朗聲道:“此次祭天,動用了十萬人力,將整座禦書房從京師大內移了過來,化成這座祭台。隻是為了讓閣主看一件東西。”

  他走到牌額之下,手抬起來。

  禦書房的門楣也是用整株的紫檀木雕就的,上麵用清靈的字體寫著兩行字。

  “必亡外族,禍在遼東。”

  字跡用黃紗籠著,顯見皇室對這兩行字極為重視。字跡早就已經很淡了,在夜色中幾乎看不太清楚。吳清風小心翼翼地將黃紗揭了下來,用手指一寸寸拂去字跡上的塵埃。

  卓王孫眉頭皺了皺,吳清風大費陣仗,甚至冒著生命危險,就是為了讓自己看這兩行字?

  吳清風道:“大明開國,功臣無數,但有一個人的功勞最高,就是青田先生劉伯溫。太祖龍興,可以說得青田先生之助最大。青田先生傳說有鬼神莫測之能,但可惜的是輔佐太祖取得江山之後,就掛冠而去,從此不知所蹤。”

  他歎了口氣,道:“世人都說先生已成仙而去,但我卻知道青田先生與當年的華音閣主是好朋友,很可能便是隱入了華音閣中。青田先生極為擅長奇門遁甲,想必入閣之後,肯定會對閣中的四天聖陣做些改動。極有可能,此陣的陣圖便經過先生重新繪製,所以威力才如此巨大。閣主想必對先生的筆跡極為熟悉,一眼便能看出來這究竟是不是先生的親筆。”

  卓王孫道:“不錯。青田先生是入了華音閣。”

  他不回答吳清風的問題,但既然沒有否認,那麽就是認可了此乃青田先生的親筆。還有誰能在禦書房題字?

  吳清風道:“青田先生掛冠之前,不忍一手輔佐的大明江山崩壞,於是窺探天機,留下了這八個字。據說關係到大明的氣數。曆代皇上都對之極為看重。我大明最大的敵人乃是北方的韃靼,正是外族,根本重地距離遼東不遠。是以永樂皇帝一生都對韃靼用兵,以消滅韃靼為最大宏願。天幸我大明,在本朝終於有了結果。俺達汗來降,大明再也不用擔心北方之族了。”

  卓王孫淡淡道:“如此,豈不甚好?”

  吳清風深深歎了口氣,道:“可惜一波才平,一波又起。”

  說著,他走到祭桌旁。祭桌上擺著的,除了供品,就是一摞摞的奏章。他取了最上麵的一本,道:“閣主請看。”

  奏章打開,隻見上麵第一行用朱筆圈著一行大字:“朝鮮藩王急請宗主大明派兵馳援,倭軍突襲朝鮮,攻陷平壤。十萬火急。”

  吳清風見卓王孫不語,道:“奏章中說日出之國聚集了十萬大軍,侵入朝鮮,不到半個月,就從釜山打到了平壤,朝鮮軍隊幾乎不堪一擊,全國陷落,就在頃刻之間。”

  說著,他拿過一張地圖,手指在朝鮮的部分劃過。他臉上的皺紋都深深摞起:“隻怕倭軍狼子野心,圖謀的不是朝鮮,而是我大明的萬裏江山。他們的目的,是攻占了朝鮮以作跳板,北進而入遼東,南下而占中原。”

  “我大明曆經戰亂,特別是吳越王之亂,軍備幾乎全部瓦解。日出之國剛經過戰國時代,軍備精良,戰鬥經驗豐富。我大明疲弱之軀,萬難抵擋其侵略。或者,這才是青田先生這八個字的用意所在。”

  “必亡外族,禍在遼東。日出之國所圖,正是遼東!”

  卓王孫淡淡道:“如此,國師不去勤王,來此處祭天何為?”

  吳清風道:“能救得天下的,就隻有一人!那就是華音閣主卓王孫!”

  他的頭顱猛然仰起,眼神帶著焦灼的渴望盯著卓王孫:“東海倭寇之戰,別人都以為是楊盟主率領中原武人取得的勝利,但據我所知,若不是閣主一路破壞其根本重地,吸引了巨寇的注意,楊盟主隻怕絕不可能這麽容易取得勝利。更是因為閣主,幽冥島才會陸沉,徹底攻陷倭寇老巢。可以說,這場勝利,閣主的功勞最大。楊盟主雖然也立下了汗馬功勞,但比起閣主來,就不算得什麽了。何況,華音閣曆經千年經營,閣中蘊含了多麽強大的力量,想必也隻有閣主才知道。若是閣主肯傾全力對抗日出之國,出戰朝鮮,必能贏得朝鮮戰爭的勝利。保大明社稷與黎民百姓的平安。貧道謹以天下生靈塗炭之大難,恭請閣主出山,平定朝鮮之亂。”

  說著,深深鞠躬。

  卓王孫凝視著他,目光緩緩掃過嘉靖,祭壇,乃至委頓在地上的嫚兒。他的眼神平靜,似乎看到的,不過是芸芸眾生織成的螻蟻之圖。慢慢地,他嘴角浮起了一絲微笑。

  “好。我答應你。”

  吳清風身軀一震。

  他想不到卓王孫竟會答應。

  天下蒼生,死則死矣。他絕想不到卓王孫竟會這麽簡單地就答應。

  究竟,讓他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吳清風苦苦思索。他要的,究竟是什麽?

  “但我有三個條件。”

  吳清風眉頭一緊。卓王孫提出的要求,絕不那麽容易滿足。但他隨即釋然。既然有條件,就證明卓王孫說的,絕不是戲言。

  他行禮道:“閣主請講。”

  “第一個條件,絕對的權力。從戰爭開啟直到結束,所有赴朝將士必須完全聽命於我。全軍行動進退,隻由我一人指揮,絕不可有人違抗。而中原朝廷,上至九五至尊,下至文武百官,亦不可有絲毫幹涉。”

  吳清風鬆了口氣。這個條件好滿足。自古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既然要卓王孫出征,當然要號令三軍。他躬身道:“我請皇上賜尚方寶劍,虎符令旗,天下之人,莫不聽從。”

  卓王孫點了點頭。

  “第二個條件,我要楊盟主做兵馬大元帥,統率正道武林豪傑,隨我出征朝鮮。在此期間,他亦要絕對聽我節製。”

  吳清風一驚。他沒想到,卓王孫竟然提這樣的要求。正道與華音閣幾乎是水火之勢,彼此不能相容。要想讓正道豪傑受華音閣的率領,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深深皺著眉,思索著,良久,方才道:“貧道必盡全力說服楊盟主。”

  卓王孫淡淡地笑了笑:“不用了。我會親自去找他。”

  那時,朝鮮,將是他的戰場。

  不是他與那位平秀吉的戰爭,而是他與他這位終生的敵人的戰爭。他與他,將在這片這場上,爭奪同一個結果。

  究竟是他勝,還是他勝?

  那時,這場戰爭才會有意義。

  緩緩地,他說出了又一句話:

  “第三,我要天下縞素。”

  吳清風大吃一驚。

  天下縞素?為誰?

  卓王孫冰霜般的目光中,閃過一絲悲痛。

  吳清風霍然明白。天下縞素,為的是那個嫚兒極像的人。那是卓王孫心中唯一的痛。也許,打動他答應這場戰爭的,正是這縷痛楚。

  那一日,他虧欠了她一個葬禮。於是他要萬千眾生,同聲哀哭,為一人辭世致哀;他要茫茫世界,化為皓白,為一人之傷痛陪葬。

  這才是他真正想要交換的條件。

  強如卓王孫,也不能讓天下人為他的傷痛縞素。那隻有帝王的威嚴,才能做到。

  亦是皇帝在天平上唯一的籌碼。

  但大明於禮法看的極重,尤其是當朝文官,更是個個都寧折不彎。天下縞素,隻有在最重要的幾位皇室宗親駕崩時才能頒令天下。否則,當朝官員便會死諫,寧死也不能讓這樣的亂命頒下去。

  卓王孫盯著他,冷冷道:“我說的天下,是全天下。”

  全天下?吳清風的心,更沉。那並不僅僅隻是大明,還有蒙古,朝鮮,日出之國。朝鮮乃是藩國,向來順從明朝旨意,不必考慮。但蒙古乃是宗親之國,日出之國更是敵國,令這兩國亦縞素,那幾乎是根本不可能之事,哪怕皇帝駕崩,也未必能做到。

  但顯然,若不答應,卓王孫決不可能出兵朝鮮。

  吳清風在心底權衡、思量著。忽然間,他想到了一個人,這個人的身份雖然未必如帝王尊崇,卻恰好陰差陽錯,成為諸多因緣交匯的樞紐。如果有恰當的時機,恰當的安排,此人之死,的確有可能讓四個國家同時為之縞素。

  刹那間,吳清風心底有了一個近乎殘忍的決定。這個決定,讓他那張鶴發童顏的臉也灰敗起來——那是他不能放棄的堅持。但,放棄它,又是唯一能令天下縞素的可能,再沒有別的辦法。

  一方麵是天下蒼生之塗炭,一方麵是一人之犧牲,究竟該選擇誰?

  或許,他根本不必猶豫。

  艱難地,他抱拳,向著卓王孫:“閣主,我答應你。”

  一句話說完,他的聲音變得蒼老無比。他忽然在想,縱然這個選擇能保全天下蒼生,那又有什麽意義?

  天下,不是為了自己想保護的人而存在的嗎?

  犧牲了這個人,天下又有什麽意義?

  吳清風忍不住一陣咳嗽。

  卓王孫注視著他。這時,他看到的,不是權威顯赫的國師,而隻不過是個垂垂老者。卻也正是這個老人的憔悴與痛苦,讓這些條件得到了保障。

  他淡淡一笑:

  “但願如此。”

  他舉起祭桌上的酒杯,杯中的酒與月光相互映照著,就像是夜色中蕩漾的海。

  上麵浮著的,是多少人的血。

  ★★★[1]事詳《華音流韶·彼岸天都》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