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寂寞空花墜影時

  夕陽殘照,落雪無聲。

  斑駁的日影之中,一位紫衣少年,踏著落雪緩緩而來。淡淡的冷香從他臨風飄舉的衣袂中透出,風神瀟散,宛如神仙中人。

  諸位大德臉上也禁不住透出敬慕之色,紛紛向他合十行禮。

  他們當然還記得,這就是剛才胎藏曼荼羅陣中,救大家於危難,卻又不留一語而去的少年。

  有著神佛一般的麵容與慈悲的少年。

  千利紫石虔誠地侍立在他身後,卻又不敢靠他太近,仿佛懼怕自己的舉動,會褻瀆了心中的神明。

  小晏緩緩走上前來,完美無缺的臉上依舊沒有一絲血色,仿佛匠作大神尚未來得及上色的傑作。但他那如夜空一般深邃的眸子中卻帶著溫暖的笑意,注視著雪原上的眾人。

  楊逸之收手,淡然笑道:"殿下,紫石姑娘。"竟再也不看方子耽一眼。

  小晏還禮,輕輕歎息一聲,道:"在下本無意阻止盟主出手。"

  楊逸之淡淡笑道:"哦?"

  小晏道:"平心而論,這妙極天下的風月一劍,在下也早想一睹其真。隻是此刻,盟主這一招還不能出。"

  楊逸之道:"為何?"

  小晏微笑道:"盟主對敵從來不出第二招。然而剛才,盟主的一招已經出過,隻是一時慈悲,未忍置他死地。這可惜他……"他搖了搖頭,看了方子耽一眼。方子耽竟覺得他的目光如此通透,一瞬之間,就仿佛洞悉了自己心底最為陰暗的渣滓,一時竟有無所遁形之感。

  小晏收回目光,緩緩道:"在下不想盟主為這樣一個人而破例。何況,盟主風清月朗,不染塵埃,不適於沾上滿身鮮血。"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神色中竟有一種深沉的悲哀。

  或許,那隻是因為他也是噬血之人。

  楊逸之一時無語。

  小晏遙望遠處雪峰下欲沉的紅日,緩緩道:"血魔搜魂大法,本是青鳥族的異術,是在人體內種下血魔的種子,待血魔長成後,能在一瞬間聚集極大的力量,發出致命一擊。然而,此法本是世間最為邪惡的武功,修煉者要承受極大的痛苦,而且血魔成長的過程中,會不斷反噬自己的心脈……"

  他歎息一聲,輕輕看了方子耽一眼,道:"你不知不覺中,中毒已經很深了。每到月圓之時,你心中就會莫名狂燥,恨不得狂飲鮮血,而眉心處也會劇痛不止。傷人自傷,你若強行施展此法,輕則心脈重挫,重則筋脈逆行,走火入魔。"

  方子耽眼中掠過一片驚訝:"你怎麽知道?"

  小晏的臉上浮出譏誚的笑意,似乎實在嘲弄自己的命運:"因為,我也是修習者之一。"

  方子耽愕然,驚道:"不可能!半神日曜在將此術傳給師父的時候,說這是天下唯一的異術,無人能當,也無人能破!"

  小晏淡淡一笑:"青鳥族的傳人有三個,所以血魔搜魂大法也不唯一。你和我遇到的,都隻是其中之一。隻是你是自願修習此術,我卻是在出生之時,被她強行注入體內。她還同時在我身上下了最為陰毒的血咒,讓我永遠無法擺脫體內的血魔,並且時時處在噬血的痛苦之中。你與我不同,我已注定要走下去,而你,還有回頭的機會。"

  他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意,似乎在說著一件與自己毫不相關的事情。然而他身後的千利紫石,已經淒然動容。

  隻有她才知道,這十八年來,少主為了這個血咒,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這樣一個擁有神佛一般容貌的少年,卻終年不能見到強烈的陽光,隻能在清晨、日落、夜晚孤獨行走在這茫茫世界之上;這樣一個心懷著無盡慈悲的轉輪聖王,卻每日要靠著鮮血來維係自己的生命,用無盡的痛苦,去克製心底最邪惡的殺念。

  然而如今,他如此坦然地將這個秘密陳告於眾人麵前,這是不是意味著,經過胎藏曼荼羅陣的洗禮,他已經將這命運的可笑安排看淡、看透?

  方子耽狠狠地盯著小晏,道:"回頭?血魔搜魂大法一旦修習,就會與寄主生命同在,而體內血魔飲下越多高手的血,就會成長得越快,寄主的力量也就會越高。我隻要殺了你們,血魔完全長成,這些痛苦自然也會消失!"

  小晏搖頭道:"你錯了。這種邪術的修煉需要特異的資質,普天之下,適於修煉的不過幾人,能勉強修成的也不過十數人。而你,屬於那十數人之列,天資有限,無法駕馭血魔,因此血魔越成長,你所受傷害也就越大。"

  方子耽怒道:"一派胡言!"

  小晏注視著他,搖了搖頭,道:"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尋求血咒的破法。最後的結果卻是——我無法解開血咒,但卻能化解血魔,所以……"

  他將目光轉向方子耽,緩緩道:"我無法救我自己,但卻能救你。"

  方子耽怔了怔,突然大笑道:"你救我?"

  小晏不再看他,遙望著欲沉未沉的夕陽,道:"是。將體內血魔喚起到最強的狀態,然後出手。"

  方子耽止住狂笑,點了點頭,緩緩道:"我明白了,原來你是想死!"他森森冷笑幾聲,道:"那我就成全你!"

  小晏雙手結印,靜靜佇立在雪峰之上。

  天地間最後的光輝垂照著他淡紫色的衣衫,宛如給他披上了一件金色戰衣。而崗仁波吉峰下,祥雲舒卷開闔,卻宛如十萬蓮華,無根自開在這雪域神山之上,虔誠奉侍著他輝煌的身影。滿天雪花似乎都在退避這神佛般的光芒,輕輕飄落在旁邊的大地上。

  方子耽眼中的驚怖、不甘、嫉妒最終變為惡毒的狂熱。他身子突然衝起,向那光芒撞了過去,一麵瘋狂的大笑道:"你要看最強的血魔?好,我讓你看!"

  他的身子倏然蜷了起來,仿佛所有的精力都被身體中的某種東西吸得空淨,連整個人都萎縮了下去。他年輕的軀體迅速地老化,額頭上竟然顯出了幾塊暗紅的斑點。

  屍斑!

  他的肌肉在這一瞬間變得幹癟,但全身血管卻飽漲著,在身體上詭異地扭曲盤展,那張細密的血網凸現在他的皮膚之下,並且隨著脈搏的運動,迅速膨脹、律動。

  半落的夕陽被漫天的秋雲遮住,那雲也血紅。

  白摩大師的眼中閃過一片寒光,似乎看到了極為恐怖的未來。他的聲音劇烈顫抖起來:"住手!住手!"

  方子耽身子劇烈地抖動著,每抖動一次,他身體上的血管就隆起一分,到最後,那張細密的血網變得有小指粗細,裸露在身體外麵。看上去詭異非常。

  小晏垂在袖底的手輕輕動了動,一片微紫的光幕蓬然綻放。這層光幕極薄極輕,看上去仿佛一團並不真實的幻影,在他的指間流轉不休。

  滿天沉沉壓下的血雲,宛如受了這團微光的照耀,惶然退避。方子耽手上流轉欲出的血影,也似經受著極大的壓力,被囚困在他體內,無法呼嘯而出。這壓力越聚越重,將他體內的血魔激得暴怒,在他血液中不斷突擊衝撞,將其全身血脈膨脹到極處!

  血網漸漸由鮮紅變為濃紫。淡藍的經脈下,那奔湧的鮮血欲滲欲流,隨時都會震碎經脈的表皮,爆裂而出。

  誰都能看出,就算小晏不下手殺他,隻要再過片刻,他體內的血魔就會反噬己身,將他撕為碎片。然而小晏臉上並沒有絲毫喜悅,他輕輕歎息一聲,雙手展開,左右手法印交替,那團紫光頓時擴散開去,如煙雲一般將方子耽包裹起來。隻見那濃濃的血影在筋脈中衝突決蕩,卻無論如何也掙脫不出紫雲的裹束,反而一點點被抽絲而出,慢慢彌散入紫雲之中。

  方子耽臉上浮出一片絕望的驚愕,他已經明白,小晏是要將他體內的血魔點點化去!

  血魔搜魂大法,是他稱雄武林唯一的希望。也是他師父曇宗大師臨終的遺願。無論這項武功有多麽邪惡,他都一直相信,他能將之用於正義。

  他不是為了成魔。

  而是帶著神佛一樣的憐憫,身入地獄,以獲得足以匡扶正義的力量。

  他決不能容忍眼前這些正邪不分、與邪教狼狽為奸的人主導整個天下!

  為此,他不惜一切代價。

  方子耽的眸子漸漸變得赤紅,宛如有鮮血就要從中流出,他突然發出一聲大叫,十指在胸前猛地一撕!

  衣裳片片飛開,露出胸前一塊破舊的絲綢。

  灰褐的顏色,看去極為陳舊,但那顏色卻似乎帶了種神秘的吸引力,讓人一見之後,眼睛便再也挪不開。更為奇特的是,那絲綢的正麵,繡了一隻張翅奮迅的血色巨鷹。

  方子耽遍身血網,全都植根在巨鷹身上。似乎是從中吸收著養分,又似乎是在供給它的呼吸。

  漸漸地,那巨鷹越來越紅,漸漸發出一團攝人的光芒。

  寒空中突然響起一聲尖利的鳴叫,宛如神鬼夜哭,刺得人耳膜生痛。一蓬巨大的血花在他胸前綻開。

  他的胸膛宛如被什麽尖銳的東西從內突破了一般,濃黑的血影呼嘯而出,在半空中噴出朦朦血霧,而後漸漸凝結成型,卻是一隻張開巨大的雙翼的怪鳥,爪喙張揚,呼嘯而出!

  血鷹衣!

  傳說中無堅不摧,可立斃世間任何一位高手的血鷹衣!

  當年聳動天下的天羅秘寶之一,血鷹衣,竟然就在方子耽身上!

  空中彌漫著濃濃的血腥之氣,仿佛周圍的一切,都在為這血鷹的魔力而震顫,懾服在那令天地變易的威力之下。

  白摩大師眉毛的抖動更加厲害起來,他喃喃道:"血鷹衣出現了!血鷹衣出現了!血鷹衣出現了!"他仿佛忘記了其他的話語,隻重複地說著這句話,聲音愴然戰栗,在蒼涼的岡仁波吉峰頂擴散開。

  傳說,血魔搜魂大法乃是上古異族青鳥族的異術,而血鷹衣,乃是青鳥族的長老用萬人心頭的熱血染成的秘寶。一旦身著血鷹衣發動血魔大法,傳說連天上的神明都可以擊落!

  這種傳說誰也無法證實,但血鷹衣與血魔大法在江湖上顯身過兩次,卻是令天下聳動。

  第一次,是一名不會武功的少年身著血鷹衣殺了當時的天下第一高手。

  第二次,是天羅教的教主崇軒,他還未用血鷹衣,就滅少林,破武當,幾乎淪落了江湖半壁江山。

  而如今,血魔搜魂大法與血鷹衣同時出現在方子耽的身上!

  而血魔大法,顯然已經發動了!

  方子耽的眼神中透出種殘刻的陰恨,盯在小晏的身上,嘶聲道:"你現在還想救我麽?"

  小晏淡淡地看著方子耽,他的眼神仿佛隔了千年萬年,千萬年的悲傷和無奈。

  原來,自己拯救不了的,不僅僅是青鳥的血咒,還有世人最深沉的心魔。

  他長歎一聲,雙手垂下,周圍的紫光微微一震,已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全身竟再不留一點真氣護體,完全暴露在血鷹的烈爪利喙之下。

  千利紫石一聲驚呼,難道,少主真的如舍身渡人的佛陀,已經決心滅度了麽?

  她的聲音哽咽在喉頭,因為她已經看到,少主的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寒光!

  方子耽猝然一聲頓喝,全身的血管一齊爆開,大蓬的鮮血傾然撒下,爆開一團血霧!但那血霧聚而不散,仿佛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催動般,向著那空中的血鷹湧去。

  空中忽然響起了一聲淒厲的鷹鳴,血霧騰湧中,那隻巨大的紅色鷹隼倏然衝天而起,眨眼之間,已直上青冥!

  整個岡仁波吉峰刹那之間被一股妖異的巨力籠罩住,那血鷹隱在雲層中,就仿佛魔神的一隻巨眼,在冷漠地注視著整個大地。一切力量都被它剝奪,在虛空中成為戰栗的弱者,等待它擇肥而食。

  雲漸漸低下,低得都快壓住了眾人的頭頂。雲層之上淒厲的鷹鳴不絕於耳,一聲聲都仿佛死神的號角,在催促著地獄之門的打開!

  方子耽大笑道:"你怕我麽?怕不怕?"他猛地一嘯,血鷹卷起巨大的血霧,帶著厲聲怪嘯,向敵人撲下!

  突然,這些血霧從中斷裂開來!

  滿天血雨宛如被無形的利刃當中斬斷,將方子耽胸中噴湧的鮮血和空中飛揚的血鷹阻隔開。

  方子耽一聲狂叫,他的整個身子突然炸開,筋絡血肉全都化作赤紅的血雨,漫天散開!

  那血鷹哀聲長嘯,貫雲而上,但失去了本體,它也維持不了多久,霍然也化作一腔熱血,飄飄灑灑,大雪般飄落了下來。

  飛血漫天。

  小晏在血雨中結印而立,悲傷地道:"血鷹要尋的是可追隨的人,而不是利用它的人。你血魔未成、狂心未死,又怎能駕馭這血魔大法的最高秘寶——血鷹?"

  白摩大師合掌而立,看著這紛紛赤紅的鮮血,不知是在哀悼自己看錯了人,還是在為這血魔終被消滅而慶幸?

  赤血紛灑,如同燒紅了的戰場之雪,又如天雨的曼陀羅之花,一點一點,飄灑在空寂的山頂。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