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章 驚覺前塵照影來

  帷幔微動,曼陀羅在簾後輕輕笑道:"教主,雪山神女是真,屬下也可得到教主的寬恕了吧?"

  那人冷冷道:"好。"

  話音未落,突然間,曼陀羅的身體宛如斷線的紙鳶一般,從帷幕那頭飛了出來,徑直落向雪獅爪邊。

  那雪獅正在驚怒交加,不知所處之時,看見又有一生人飛來,哪裏還能忍住,頓時舍了相思,縱身向曼陀羅撲去。

  相思驚叫道:"不要!"還未待她說完,一蓬三尺高的煙花,已從雪獅牙間噴湧而出。

  濃濃的血腥氣頓時彌散開。

  寂寂夜色中,不時傳來咀嚼聲,骨肉碎裂聲,以及血脈噴湧的聲音。

  相思驚斥著,不顧一切地將手中短劍向雪獅背後插去,那雪獅毫不理會,隻顧大口撕咬爪下的獵物。

  相思一頓亂刺之下,聲嘶力竭,手腕酸軟,幾乎站立不住。

  更為可怕的是,眼前的景象實在過慘烈。

  曼陀羅的身體,宛如折斷了關節的玩偶,在雪獅的爪牙之下扭曲、拋落、碎裂。而那些零碎的骨骼、經脈則在暗紅的血泊之中欲沉欲浮。

  雪獅猛一甩頭,砰然一聲悶響,一團大塊的血肉落到相思麵前。相思一聲驚呼,再也無法支撐,跌倒在一旁。

  那竟然是曼陀羅的頭顱。

  她長發沾滿鮮血,宛如一蓬猩紅的秋草,裹著歪折扭曲的脖頸。而她的臉,竟然幾乎未受到損害,連額間淡淡鵝黃,頰上一片胭脂都還宛如生時。她碧綠的眸子半睜著,裏邊卻沒有一絲痛苦或恐懼,甚至依舊保持著妖媚而詭異的笑意。

  相思再也忍不住,伏地嘔吐起來。

  雪獅飽餐了人血,漸漸恢複了平靜,蹲坐在地上,仔細舔盡爪上餘血,然後低聲哀吼著,緩緩向來時的鐵門退去了。

  相思漸漸恢複過來,她止住幹嘔,雙手緊緊撐住地麵,眼角的餘光怔怔地落到曼陀羅臉上。

  這個曾經一襲盛唐宮妝,在古墓地宮之中,抱著半張箜篌,傲慢微笑著,和她爭論死神之慈悲的少女。

  這個曾經在曼荼羅陣中,披辟荔、帶紅狸,宛如楚辭中的山鬼,趁著月色來去無蹤的女子。

  這個曾經舍棄了一條手臂,用血遁之術帶著自己從雲南一直逃到藏邊樂勝倫宮內的宿敵。

  如今,隻剩下一具碎裂的殘軀。

  血光沉浮,夜色變得森寒無比。

  相思猛地抬起頭,蒼白的臉頰因憤怒而變得緋紅。她向帷幕後厲聲道:"你說過會寬恕她的!為什麽?為什麽這樣?"

  那人淡淡道:"這就是她要的寬恕。"

  相思更怒,道:"你胡說,難道是她自己要死在獸爪之下的?"

  那人道:"是。"

  相思深深吸了口氣,咬牙道:"魔鬼!"

  她猛地操起地上的短劍,縱身向帷幕後直刺而去。

  帷幕輕動,噗的一聲輕響,短劍將半幅錦幔斬落,來勢更快,直逼那人咽喉。

  那人一動也沒有動過。

  劍光終於照亮了那人的臉,相思一聲輕呼,手卻再也不能向前遞進半寸。

  鏘的一聲,她手中短劍墜落於地。

  相思臉上的神色,仿佛看到了世間最不可置信之物,就算把九天十地的妖魔都聚集到帷幕後邊,也不至於讓她如此驚訝。

  帷幕中當然並不是真的有妖魔,而隻是一個人。

  那人一身藍袍,卻是藍得發黑。然而更藍的是他過膝的長發,微卷的發束蓬然披散,宛如一道奔瀉的長瀑。

  他的眸子卻是一種詭異的紅,紅得深不見底,宛如紅蓮之火,獵獵燃燒於長夜之中,燭幽通神。

  更為詭異的是,除了頭發和眸子的顏色,他的容貌實在太像卓王孫了!

  甚至連那冰冷傲岸的姿態,也那麽神似,神似到連相思看來,都不禁有些恍惚。

  相思往後退了兩步,喃喃道:"不,不可能。"

  那人冷冷道:"你認識我?"

  相思繼續後退,道:"不,不認識。"

  那人看著她,冰冷的雙眸中突然有了一絲笑意,這一笑,他身上的妖異之氣竟大半退去,整個人頓時如在陽光之下,變得溫和起來:"現在你認識了。我是曼荼羅教教主帝迦,你所在之地,正是樂勝倫宮。"

  相思止住了退勢,疑惑地道:"樂勝倫宮,我為什麽會在這裏?"

  帝迦道:"因為你是濕婆大神的妻子。而我,則是濕婆大神在世間唯一的化身。"

  相思搖搖頭道:"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麽……你什麽時候放我走?"

  帝迦的眸子又漸漸變得冰冷:"隨時。"

  相思不相信,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帝迦冷笑道:"當然。"

  他沿著長階緩步向相思走來,道:"隻不過你離開前必須替我做一件事。"

  相思一怔,道:"你講。"

  帝迦注視著她,緩緩道:"十年來,我已參照法典,繼承了濕婆在人世間絕大部分力量,用一百零八種祭法祭神,卻依舊不能領悟最後的本位。所欠的隻有一事,就是與雪山女神合體雙修。"

  相思訝然道:"女神……你是說我?"

  她搖了搖頭:"我不明白,不過,什麽是合體雙修?"

  帝迦並不答話,隻輕輕一揚手,殿頂數十道錦幔頓時徐徐懸展開來。

  相思這才發現,那些錦幔上竟然都繪著彩色圖案。

  她隻看了一眼,臉色頓時緋紅。

  那些竟然都是男女歡合之圖。每一副都素底彩繪,筆法極為細致,畫卷從殿頂直垂地麵,其間情境、動作都蟬聯而下,各俱情節,微風動處,畫卷欲展欲和,真是五色迷離,眉目宛肖,栩栩如生。

  相思將臉側開,心頭撞鹿,根本說不出話來。

  帝迦等了一會,道:"一共是四十九種變化,你都看明白了?"

  相思臉上更紅,由羞轉怒,道:"無恥!"言罷猛地轉身,向殿門跑去。

  她剛邁出幾步,卻愕然發現帝迦不知什麽時候已擋在麵前。

  相思驚得往後退去。帷幕微動,殿中不知何處竟有夜風吹來。她猛然想起,自己身上的衣服幾乎都被雪獅撕碎了。

  白色的衣衫被撕作條條流蘇,隨風飄動。朵朵嫣紅的血跡,宛如盛開的梅花,綻放在她凝脂一般的肌膚上。

  她下意識地抬起雙手,護在身前。

  帝迦冷冷道:"你不必怕。強迫你毫無意義。我會等——等你覺悟。"

  相思斷然道:"你做夢!"

  帝迦注視著她,輕歎道:"你沉溺塵緣太深,已經什麽都不記得了。"

  相思搖頭道:"你說什麽我根本聽不懂,我也不想聽懂。不過,我現在要立刻離開這裏。"

  帝迦輕輕搖頭道:"可憐。"

  相思愕然道:"可憐什麽?"

  帝迦道:"可憐你自己還不知道——從沒有人能從雪獅掌下生還。它最後雖未殺你,但你剛才已受了極重的內傷,你若就這樣走出此地,最多半個時辰,就會傷發不治。現在,能救你的隻有我。"

  相思打斷道:"我的事不用你操心!"她猛地轉身,卻發現殿門不知什麽時候已經關上了。大殿內石牆巍然高聳,宛如崖壁,卻再無別的出路。

  唯有那條長長的石階,從眼前一直延伸向殿頂,暗夜沉沉,卻不知通向何處。

  相思深深吸了口氣,隻見帝迦遠遠地看著自己,似乎在等待她回去求自己。

  相思一咬牙,轉身向石階上跑去。

  天階高遠,兩旁錦障低垂,頂上也垂著重重帷幔,在她身旁圍成一道狹窄的五色通道,緩緩伸向高處。

  她奮力向上攀爬著,也不知己登了多少階,天階還是不到盡頭。突然,她胸口一熱,忍不住一陣劇烈咳嗽。她伸手捂住嘴唇,鮮血卻從她蒼白的指縫間不住湧出。

  相思隻覺全身湧起一陣劇痛,似乎全身經脈、五髒六腑都已碎裂。她再也支持不住,跌倒在石階上,雙手無力地扶住地麵,不住咳血,身上的傷口同時震裂,鮮血沿著潔白的石階,滴滴下落,宛如一道緋紅的小溪。

  帷幕輕動,峭寒的夜風不停從四麵鑽進來,她伏在冰涼的石階上,卻感到四周籠罩著一種病態的燥熱,身體卻漸漸輕了起來。

  她知道,自己的意識正在緩緩喪失,一如自己的生命。

  一種沉沉倦意漸漸湧上她心頭。她掙紮著告誡自己,不能睡著,這一睡著,隻怕永遠都不會醒來,然而那種安眠的誘惑還是一浪一浪,不可遏製地襲來。

  就在她要閉上雙目時,頭頂的一副帷幔,出奇清楚地映入眼簾,她的精神頓時一凜。

  帷幔上是一副彩繪。

  圖案濃墨重彩,華麗逼真之極,卻又宛如青天白雲一般,高潔得不可方物。畫上是一道幽穀冰泉,周圍冰雪繚繞,深邃寂靜,似乎亙古以來,就無人踏足。

  一位女子,正靜靜地浸身泉眼之中。

  她的烏黑長發在泉水中鋪開,宛如一朵墨色芙蓉,盛開在冰雪之中。雖然寒潭徹骨,但她臉上的神情卻極為安詳,一雙纖纖素手合於胸前,而胸以下的身體,盡沒於寒泉深處。

  清波粼粼,天穹、雪峰盡在倒影中,水光幽明洞微,真照得人神魄皆如冰雪。

  相思注視著那位女子的麵容,她是如此美麗而聖潔,雖然並不完全肖似自己,卻有種莫名的親切。

  相思的目光忍不住為之久久停佇,過了良久,她才訝然發現,原來整個頂部的帷幔,竟然都畫著彩繪,而且這些彩繪連起來,就是一個古老的傳說。

  在諸神的時代,仙人達刹有一個美麗的女兒,名叫薩蒂。和很多少女一樣,她深愛著威武莊嚴的濕婆大神,並暗中祈禱,一定要嫁給大神為妻。然而薩蒂的父親卻認為,濕婆醉心於苦行,離群索居,桀驁不馴,常常如幽靈一樣浪跡三界之中,並非女兒的佳偶。所以,他在為女兒舉辦的選婿典禮上邀請了天界所有神明,卻唯獨沒有邀請濕婆。

  薩蒂一身盛裝,出現在大典上,光豔照人,傾倒了所以神衹。然而薩蒂心中隻有濕婆大神。於是在她拋出愛之花環之前,默默向濕婆祈禱。當花環扔出的時候,濕婆突然現身,接住了花環。薩蒂的父親雖然不樂,也隻好把女兒嫁給了濕婆,卻從此對濕婆記恨在心。

  濕婆和薩蒂婚後過著美滿而幸福的生活。但一次眾神祭典上,薩蒂的父親進門時,所有的天神都起身向他致敬,隻有濕婆和梵天安坐不動。薩蒂的父親非常憤怒,認為濕婆故意羞辱於他,於是暗中下定決心要向濕婆報複。

  不久後,薩蒂的父親組織了一個天界有史以來最大的祭典,遍請三界眾神,唯獨不請濕婆。濕婆一開始並不知情,但薩蒂卻從女伴那裏得知此事,感到丈夫的尊嚴被父親傷害了,於是獨身來到祭典上,當著眾天神之麵,質問父親。沒想到,父親不但不留絲毫情麵,反而在眾神麵將薩蒂羞辱一番,性格驕傲的薩蒂氣憤難當,竟然在祭奠上興火自焚。

  濕婆得知妻子死訊後,狂怒不止,闖入還在進行的祭典。用破壞神能摧毀三界的怒氣,燃燒一切所見所觸之物,把眾神打得落花流水,並且一劍砍下了薩蒂父親的腦袋。

  眼看天界就要毀滅在濕婆的怒火之中,毗濕奴突然全副甲胄,出現在眾神麵前,提劍阻止濕婆。濕婆狂怒難遏,與毗濕奴一場大戰,這一戰持續千日之久,諸天日月星辰,都為之黯淡無光。最後,大梵天總算出麵勸住了架,這場空前的祭典也就此草草收場。

  但濕婆依然沒有從失去愛妻的痛苦中清醒,他從餘燼中搶出薩蒂的屍體,悲傷地呼喚她的名字,隻呼得天地震動,諸神都為之流淚。之後,濕婆就發瘋一般抱著薩蒂的屍體,圍繞天界狂舞三周,而後又在世間流浪了七年。

  梵天和毗濕奴擔心三界為之受到影響,就用他們的法力將薩蒂的屍體分割成了五十塊,散落人間,散落之地皆成了聖地。

  之後,濕婆回到喜馬拉雅山去修苦行,沉浸在失去所愛的無盡悲哀和寂寞之中——這位擁有改易天地力量的神,卻已在這世界上一無所執,隻被失去愛妻的憂傷之火深深煎熬。

  時光,就在這位孤獨的神靈永恒的傷痛中緩緩渡過。

  一萬年來,濕婆始終沒有再見其他的女子。

  這時候,世上出現了一個了不起的阿修羅王,進行了驚人的苦行。最後,諸神都為他的苦行打動。梵天出現在他麵前,問他有什麽願望。阿修羅王祈求長生不老,梵天告訴他有生則有死,沒有人能長存。於是,阿修羅王又要求讓自己戰無不勝,梵天依舊猶豫著。阿修羅王說如果自己被打敗,隻能敗給一個出生不到七天的嬰兒。梵天於是應允。

  得到梵天祝福的阿修羅王變得邪惡無比,領著阿修羅族侵入天界,搶奪珍寶及美食,將眾天神打得在三界中四處逃散。眾神祈求梵天的幫助,得到的答案是,隻有濕婆之子可以打敗這位阿修羅王。

  然而濕婆卻還在無盡寂寞的苦行之中。

  於是天神們就苦苦思索,如何讓濕婆結束苦行,結婚生子。

  這時候,薩蒂已轉生成為喜馬拉雅山山神之女帕凡提。一萬年過去了,又已轉世輪回,但她依然深深地愛著濕婆,渴望著有朝一日能夠重新嫁給這位前世的戀人。

  帕凡提隨父親去朝拜濕婆,並懇請留在濕婆身邊侍奉左右。濕婆極為冷淡,說女人是修行的障礙,帕凡提很生氣,就和濕婆辯論,她聰慧善辯,據理力爭,濕婆辯不過她,隻好讓她留下。

  盡管如此,濕婆對於帕凡提的美貌依舊毫不動心,隻是一心苦修。

  梵天和毗濕奴隻好派出愛神來到濕婆居所,暗中協助帕凡提。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清晨,春風和熙,帕凡提一如既往地捧著帶露的鮮花,到雪山峰頂禮拜濕婆大神。濕婆偶然睜開雙眼,看了一下帕凡提。久候一旁的愛神趁機射出了愛之羽箭。

  這時候,濕婆的心緒突然有些動蕩,像月亮升起時的大海。

  他看到女神的臉,以及莎婆果般潤紅的雙唇。

  愛神大喜,以為大功告成,竟然在一旁跳起了舞蹈,沒想到竟被濕婆發現,濕婆頓時明白了愛神的詭計,於是大怒,第三隻天眼張開,噴出怒火,將愛神的身體燒為灰燼。

  從此,愛神就成了無形之體。

  至此,所有天神都灰心喪氣,勸說帕凡提不要再對濕婆心存愛戀了,但是帕凡提卻執意堅持。為了得到濕婆愛情,她開始了漫長的苦行。女神苦行的嚴酷讓三界眾神都感到了震驚。她將自己浸入喜馬拉雅山中一處冰泉,足足苦修了三千年。

  有一天,一個年輕英俊的婆羅門來到她苦修的地方,頌揚了女神的美貌,然後問起她苦行的原因。帕凡提回答說是為了得到濕婆的愛情。

  婆羅門哈哈大笑,說年輕而美貌的女神,你為何要苦苦折磨自己,浪費自己的青春和美麗。濕婆的容貌是可怕的,他穿著獸皮,騎著公牛,脖子上掛著毒蛇,額頭上有第三隻天眼,隨時噴出火焰,他四處流浪,居住在寒冷的雪山之中。他不能給你愛情,女神為何不結束苦行,享受陽光與春天?

  帕凡提非常憤怒,她回答說,在她心中,濕婆大神的容貌是莊嚴、高貴、威武、英俊的,而無論他是否流浪四方,是否身穿獸皮,頸掛毒蛇,是否離群索居,她依然愛他。

  婆羅門繼續搖頭,數說濕婆的殘暴、凶狠、噬殺、喜怒無常。帕凡提捂住雙耳,要婆羅門滾開。

  但就在這時,奇跡出現了。

  一聲春雷之後,婆羅門消失了;帕凡提目瞪口呆地看著正對自己微笑的濕婆。

  濕婆微笑著說:"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用苦行買下的奴隸。"

  之後,濕婆正式向帕凡提求婚,他和帕凡提在雪山的宮殿裏舉行了盛大的婚禮,天界的眾神都趕來參加了慶典。濕婆和女神的新婚之夜,持續了整整一年。而後,他們的兒子戰神鳩摩羅終於出生,最終拯救了天界。

  圖卷在石階頂端,一幅幅向上延續,述說著一個又一個神奇的故事。隨著畫卷在眼前徐徐展開,相思身上的倦意和傷痛也漸漸消散。

  她不知不覺中,已經從地上爬起來,扶著石階一級級向上攀登,宛如在追尋一段段萬億年前的往事。

  突然,一道耀眼的光芒透空而下,相思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煌煌日色,泠泠風露,在不遠的地方匯聚、流動。

  天階不知何時已到了盡頭。

  相思扶著帷幔,讓自己的雙眼漸漸適應。眼前雪光萬裏,開闊遼遠,一片雪峰簇擁下的湖泊靜靜停棲在峰巒之間。

  湖泊並不很大,但通體渾圓,宛如天工巧裁,又如湯穀九日,其一誤落人間。

  岸邊積雪皚皚,光影照耀。

  一人藍袍及地,背對她而立。而他身旁,臥伏著一隻巨大的雪獅。那雪獅半麵浴血,一麵低聲哀吼,一麵顫抖著偎依在他身邊。孔武神獸,此刻卻如一隻受傷的小貓一般馴順。

  此人不是帝迦又是誰?

  相思不禁訝然出聲:"你,你怎會在這裏?"

  帝迦突然回頭,他剛一轉過臉,不料那隻馴順的雪獅突然一聲咆哮,揚爪向他腦後拍去。這一拍之力十分巨大,隻要沾上一點,立刻就要筋骨碎裂。

  相思驚道:"小心!"

  帝迦隨意一抬手,正擋在那隻雪獅右爪上。雪獅一觸到他的手臂,頓時如蒙電擊,慘聲哀嚎,卻又無論如何也收不回去。

  帝迦眉頭微皺,似乎怕傷了雪獅,輕輕一抖手腕,臂上那層護體真氣立即散去。那雪獅正在極力掙紮之際,受力一失,平衡頓時打破,巨大身體如山嶽崩摧一般向他壓來。

  帝迦並沒有躲避。隻聽"噗"的一聲輕響,雪獅一隻利爪已深深陷入他的肩頭。

  相思驚呼出聲。

  帝迦看了她一眼,握住雪獅獸腕,輕輕將它托起,小心放在地上。

  那雪獅傷口似乎又被震裂,鮮血湧出,渾身顫抖不止。帝迦不再看相思,轉過身去,輕扶著雪獅兩腮,仔細查看它的傷口。

  相思這才看見,他一手拿著一柄極薄的小刀,另一手卻是幾塊沾血的白布,似乎剛剛是在給雪獅治傷。

  相思雖極厭惡此人,此刻心中卻忍不住一軟,訕訕道:"對不起,剛才我無意打擾了。"

  帝迦並不答話,隻見他一手緊緊抵住雪獅眉心,手中小刀不住在雪獅眼眶中遊走,將死肉殘筋盡數清理掉。

  熱血嘀噠而下,在雪地上升起一股股輕煙。

  相思隻覺一陣膽寒,如此生生將殘肉剜去,古來刮骨療毒也不過如此,其間劇痛,英雄好漢尚不能忍受,何況一頭畜生?

  相思真怕那頭雪獅什麽時候又狂性大發,向帝迦撲去。

  那雪獅痛極,喉間呼喝連連,全身顫抖,前爪在雪地上狠命亂抓,隻抓得冰淩紛飛,地上道道極深的血痕。然而它那隻尚存的獨眼卻始終死死盯住帝迦的額頭,目光極為敬畏。

  相思不忍再看,隻將目光轉向一邊。

  過了片刻,帝迦收起小刀,將白布纏在雪獅眼上,向它揮了揮手。那雪獅已經全身虛脫,連吼叫也沒了力氣。在地上掙紮了幾次,才站起來,緩緩向湖邊一處山洞中去了。

  相思怔了片刻,突然想起來意,換了一副怒容道:"我要怎樣才能從這裏走出去?"

  帝迦冷冷一笑,正要回答,目光卻凝止在她身後。

  相思更加生氣:"我在問你話……"

  她猝然住口,因為她感到自己身後似乎有所異樣!

  一道若有若無的微光,正跟在她身後。這種感覺並不是剛才才有,而是從她在祭壇上蘇醒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尾隨左右。隻是剛才遇事太多,這種感覺反而被忽略了。

  她剛要回頭,帝迦突然一皺眉,已結印在掌,雙手一合,一股巨大無比的勁力如山呼海嘯一般向她撲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