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ht 原型王明旭不為中國人知的一些事

1993年,美國聖路易斯的一個工廠傳來一聲刺耳的爆炸聲,旋即,一位名叫Brad Barnes的工人倒在了血泊中。 爆炸時的金屬液體以1550華氏度(843℃)的高溫噴射到他的眼睛上,讓他的眼睛高度灼傷,再也看不見了。

十年的時間,Brad做了四次手術,輾轉數家大醫院,可眼睛絲毫沒有好轉,到最後醫生給出了最無奈的結論——你的眼睛這輩子都看不到了。
 
滿懷期待了這麽久,最後得到的卻是這麽一個結局,換作別人早就崩潰了。
 
但天性的樂觀與堅強讓Brad沒有就此放棄希望,他與幾個朋友成立了一個小組叫God Squad(上帝的鬥士),專門向年輕人講述自己的經曆,傳達自己的信念,鼓舞人心。
 
"雖然眼睛失明了,但我並沒有失去對生活的熱愛!”這些年,Brad無數次大聲地喊出這些話,彰顯豁達,鼓勵年輕人和孩子們。然而隻有他自己知道,失去視力始終是他最大的痛。經過這麽多年,他以為自己這輩子,就要靠宣講維持生活,一直待在“盲人”的身份裏。
 
直到2004年,Brad在聖路易斯的醫生將他推薦給了在田納西的王明旭醫生, 

由於傷勢太重,他已經被多名醫生宣布為不可逆的盲人,即便如此,王醫生依舊想要試一試。不放棄每一個病人是他的宗旨。

可究竟如何幫助Brad複明呢?

他的右眼受傷太重,已經沒有辦法再進行任何手術;勉強能看到光的左眼,成為了唯一希望。

但醫治這隻左眼難度也極大,因為他的淚腺已經被完全損壞,沒有辦法分泌淚液,這就無法為眼睛營造一個濕潤的環境來進行術後恢複。更嚴重的是,因為長期幹燥引發的炎症,讓Brad的左眼也疼痛不堪,如果不盡快想辦法,他僅存的這隻眼睛也要被移除。

病人陷入全盲的危險,是王明旭最不想看到的,為此他花了很多個夜晚開始做相關調查,並打電話給世界各地的醫生,尋找著可以緩解幹眼症的辦法。

終於在2005年的春天,他聯係到華盛頓大學的一位教授。這位教授成功完成了將唾液腺移植到太陽穴附近的手術,用唾液代替淚液,起到潤滑眼睛的效果。

王明旭立即跟這位教授商量手術方案,在經過這位教授的同意後,2005年3月份,Brad成功完成了唾液腺移植手術。
 
第一個難題解決了,但第二個難題隨即而至。
 
人工角膜移植是讓Brad複明的唯一希望,但這個手術需要在角膜切出一個“口袋”,將人工角膜放入。但Brad的角膜很薄,單靠人工操作,進行傳統的刀片切割,很容易發生失誤,切割到他的眼睛。
 
這時,王明旭想到自己擁有一台無刀激光眼科手術設備——飛秒激光器。它可以代替傳統刀片,且有更高的精確度。
 
但王明旭卻從來沒有將飛秒激光應用到人工角膜移植手術中,也就是說,這個手術的風險很大,一旦失敗,Brad或許再也沒有看到光明的希望。
 
在激光手術前一晚,王明旭久久不能入睡,他坐起來在心裏祈禱,希望上帝可以幫助Brad,幫助他。

幸運的是,手術中激光的部分非常成功,經過兩個月的時間,Brad陸陸續續完成了剩下的手術。當Brad摘下眼罩的那刻,王明旭看到他左右搖頭,對這個世界感到陌生。他把一根手指放到Brad眼前,隻見Brad緩緩伸出手,觸碰到他的手指,用激動的聲音喊著:“I can see you there

這是王明旭執刀的世界首例角膜移植手術,因為堪稱“奇跡”,這件事情被當地的報紙和電視台報道,讓王明旭聲名大振。點擊打開下麵的視頻,看看當年主流媒體的報道,

他讓所有美國人知道:一個華人醫生,完成了很多美國醫生完成不了的事。

現在有些流言蜚語說王醫生拍電影Sight想出名。事實上王醫生13年就前名聲飛揚,Fox news等主流媒體也報道了他創新精神和高超的醫術。

又有人說王醫生偽造文憑,下麵是我在他的自傳書裏拍到的文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