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傑夫

打印 (被閱讀 次)

鄰居傑夫

2024年6月3日

鄰居傑夫是我在墨爾本第一房子的鄰居。我們買房搬入不久,鄰居們都很友好地過來打招呼。聊天中傑夫告訴我們,他開了一家修車店,比較懂車,很喜歡四輪驅動。他的老婆,是個中學老師。夫妻倆有兩個女兒,都正值青春期,比較叛逆。好難管呀,他無奈笑著。

他的女兒好象的確叛逆。路上碰到,從來不和我們主動打招呼的。她們每天上學、放學,都是自己去不遠處的公交車站搭車。她們染著頭發,一路板著臉,穿著超短褲,露著白花花的、還在成長的大腿。

一次我們聊天,談及我們猶豫著該買什麽樣的家庭用車,傑夫邀請我們晚飯後去他家聊聊。我們夫妻倆帶著一盒六瓶啤酒過去,卻隻見傑夫一個人在空蕩蕩的房子裏。他說,太太帶著兩個女兒去休假了,他自己工作忙,走不開。我們看著諾大的、昏暗的房子,一邊聊著車,一邊覺得不對勁。恩愛夫妻,哪裏有單獨一人帶孩子去休假的道理?

住了一年多,我們和周圍的鄰居都熟悉起來。和別的鄰居聊天的時候,談到了傑夫門口新出現的一輛大型房車,那上麵明顯有人在裏麵生活:它通了電,接了水管,經常還排出些汙水。鄰居說,是傑夫本人告訴他的,那是有個德國來的訪客住在那房車裏。雖然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那德國訪客,但傑夫說是那樣,就那樣吧。

傑夫家有隻貓,經常四處亂跑,半野貓似的。有一整子,它的項圈掉了。沒了項圈,它看起來就完全是隻野貓了。有天我在路上溜娃,碰到了正在背著手走路、眼睛有些疾患的傑夫。我提醒傑夫,他家的貓項圈掉了,小心被市政府當作野貓抓走。傑夫眨著疲倦的眼睛笑著應道,他這就去給貓辦理新項圈、今天就辦。他慢吞吞地走遠了,好象去購物,很有些心不在焉。中年老男人,青春銳氣不再,家庭責任卻實實在在地壓在肩膀上,往往很疲倦。

又幾個月過去了,傑夫家門口的大房車突然不見了。我們出門,突然多出來一塊空間,感覺很明顯。和鄰居聊天時,他們卻說,傑夫的老婆告訴的,他們離婚了。那房車,一直是傑夫本人住的,並沒有什麽德國訪客。澳洲法律要求,辦理離婚,必須先分居一年。傑夫不願意離婚,又無處可去,隻好住房車。

是的,傑夫不願意離婚。他那麽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女兒,和他唯一的家庭。這可能是他掩蓋自己住房車的根本原因。他曾經數次哭著求自己的老婆回心轉意,她拒絕了。他甚至把房車停在家門口,以便可以天天“回家”。一個滿手老繭的中年老男人,失去了孩子,失去了積攢大半生的感情和家庭,還有什麽開展新生活的機會。

後來有一天,我周末在溜娃的時候,又遠遠地看到傑夫,帶兩個女兒在購物中心走路。三個人,一前兩後,沒有一人說話,都神態落寞。我猜想,是傑夫周末在探望孩子吧。

傑夫的房車開走以後,就停到了他的修車店門口。他白天在修車店上班,晚上住在修車店門口的房車裏。一天24小時,機油味和橡膠味彌漫著他的生活,再無一絲女人氣。

茵芯 發表評論於
可憐
quanble 發表評論於
樓主文筆很好,竟然讀出來一些魯迅筆下孔乙己的味道。
格利 發表評論於
好慘!
海風隨意吹 發表評論於
唉,落魄的傑夫讓人讀著心酸。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