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我不讓孩子學計算機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自己就是學CS的,幹了一輩子,這兩年轉向AI領域,做與大模型相關的工作。

當初選CS是因為喜歡,第一次寫程序跑出結果時還是在中學,那一刻的震撼感幾十年後都記得,哇塞,太牛了。靈魂出竅般的刺激,與第一次牽女孩的手不相上下,甚至有過之。說句題外話,CS行當出了不少不需要女人的男人,OpenAI的奧特曼是同性戀,蘋果的庫克也是,而CS的太上老祖圖靈還是因為這癖好送了命。

今年年初,在矽穀與老同學吃飯時,我們聊到了程序員,慶幸我們是幸運的一代,因為我們入行時,CS在高速膨脹。而當我們退休時,有可能CS就沒有了,空前絕後,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著,獨特的一代,未來的曆史學家都不好給我們定位。

之所以這麽說,是因為AI的突破性進展,AGI(通用人工智能)已經出現在地平線。

OpenAI的宮鬥,是有人坐不住了,必須從倫理高度限製AI,因為AI的威脅近在咫尺。本月奧格曼突然說了一句話,大意是不知道究竟是在製造工具,還是創造生物。目前流露出來的數據看,ChatGPT 5.0的效果與現在使用的4.0比,有數量級的提高,甚至有跨代的嫌疑。打個比方吧,3.5是小學生,4.0是中學生,那5.0是大學生嗎?不像,因為5.0一下子跳到了大學教授的水平。4.0已經能夠通過Google初級程序員的麵試,5.0當秒殺Google中90%的程序員。

未來的5至10年,這個技術普及後,市場上所需要的程序員職位快速萎縮。春江水暖鴨先知,大廠們已經開始裁員了。OpenAI出ChatGPT時,還是一個區區百人的公司,但已經擊敗大廠數已千計的團隊。從一個側麵說明,以後的CS團隊,隻靠少數精英,而不再需要堆人頭了,普通程序員變得可有可無。

CS淪落成工具,作為單獨的職業,會日趨式微,如同學語言的,學好英語不足以謀生,CS必將如此。

唯一的好消息是給老程序員的。CS一直是吃青春飯的,大廠擰螺絲釘,講究的就是手快,年輕人這方麵是比中老年強。但,風水輪流轉,基礎的擰螺絲AI可以幹了,經驗在職業中的比重上升。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有創新精神,麵對新事物調整自己的能力。

我的孩子也要選專業了,我的建議是:除非他真的非常非常喜歡,否則別選CS作為major。

最後貼一個我喜歡的財經博主的視頻,湯山老王,他談到了chatgpt。

亞特蘭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MC' 的評論 : 看孩子自己的興趣。如果是我的話,選擇Media, Systems and Architecture
亞特蘭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不是思考。他被他自己製造出來的怪物嚇著了。
亞特蘭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格利' 的評論 : 不能同意更多。如果長期工作量大,會覺得生活索然無味。
亞特蘭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雪狗2014' 的評論 : 喜歡玩遊戲的多,真的喜歡編程的少。
亞特蘭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兵團農工' 的評論 : 寫程序的職業病是沉默寡言,性格暴躁,一點就著。
BMC 發表評論於
向AI專家的博主請教一個問題。 Georgia Tech的CS major 有8個 threads. 分別是AI, Devices, Information Internetworks, Modeling-simulation, People, Media, Systems and Architecture, Theory. 每個學生要選二個threads 作為combination. 請教博主,應選那二個threads 將來比較有前途?還是所有threads 都沒有前途?先謝了。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謝謝視頻,看來是奧特曼自己提出了這個問題,希望他確實在思考這個問題。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OpenAI究竟是製造了一種工具,還是創造了一個物種?這是奧特曼的思考呢,還是他被其他人追問的話?
一個沒有驚豔的老樹 發表評論於
謝謝分享!
格利 發表評論於
編程對人的身體傷害極大,另外整個人的性格也變了,變傻了(指情商)。AI5.0有可能代替百分之九十的程序員這個說法還是震驚到我.
雪狗2014 發表評論於
小孩喜歡就行
兵團農工 發表評論於
1980‘ 年代,我也埋頭苦幹了幾天Basic 編程序

和Debase 2,發現各種編程軟件軟件風起雲湧,

編程工作猶如泥潭,於是選擇逃離。

另外編程序對身體健康不是一件好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