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隻身徒步,千裏北方之路D46~途中故事

真正的自由,不在能知,乃在能行
打印 (被閱讀 次)

上篇D45~聖路重逢

2023年6月10日。

今天從Santa Marina冒雨徒步到Negreura,徒步距離24公裏。

昨天從Dumbria徒步到Santa Marina也是24公裏,因為一路下雨,雨大時隻能停走躲雨,走到Santa Marina時已經近5點,雨還在下。於是決定就在當地找家招待所住下。手機上查了一下,當地有兩家招待所,一家booking是評分9.3,還有約1公裏距離,另一家評分隻有6.3,就在眼前。我走了進去,回答有床位。但我還是有些猶豫,對主人說,我想去另一家看看,沒有床位再回來。這時旁邊一位女士一把拉住我說,這裏挺寬敞,你還想去哪裏,外麵下著雨,現在重要的是能住在室內。

原來這位來自保加利亞的女士從法國境內開始徒步,一路自己搭帳篷,前天夜裏睡袋和帳篷全濕了。昨天是一個多月來第一次入住招待所。看上去她應該會是個很有故事的人,於是我欣然留下。

昨晚隻有7人入住那家招待所。晚餐時,保加利亞女士果然成了主角,給大家講了許多她在聖路上的故事。當她講到,幾年前與先生帶著7條狗一起徒步聖路時,在坐到聽之都嗨了起來。

她提到,前天在Fisterra著名地標0KM前,接受了一家電視台采訪。采訪的問答聽上去都中規中矩。當問到你會給準備前來徒步聖路的朝聖者什麽樣的忠告時,她的回答有三點:trust  yourself can do it,pack light,wear sandals。我低頭看了一下,果然她的腳上有很深的sandals曬印,顯然這一路是穿著sandals走來的。於是,我分享了我的觀察:聖路上,穿boots的多是第一次來徒步聖路的,穿trail running shoes多是已經走過多條聖路的,穿sandals的是hard core hikers,我補充道,我在等待穿flip flop徒步大神的出現。大家大笑,表示同意我的觀察。

今天早上出發後,迎麵不斷遇到徒步和騎車的人群,大家互相打著招呼。聖路上沒有了之前的寧靜,連狗看著過往的徒步者都若無其事,不再叫喚了。

昨天在Dumbria的招待所與一位來自蘇格蘭的路友聊天,他說,這次他也走了北方之路,這是他第四次徒步聖路,也是最後一次了。問他為什麽不再來徒步聖路了?他說:現在聖路上人太多了。在他看來,即使現在的北方之路上人也太多了。這讓我想起,去年徒步法國之路時遇到的路友Oscar說過,在他徒步北方之路時,一路遇到的徒步者不過10來人。

這位蘇格蘭路友見周圍沒人,還悄悄地告訴我說,他最受不了路上“嘎達,嘎達”徒步手杖敲地的聲音,他每次聽到後都會盡量躲遠些。

早晨途中隨手拍。

途中意外遇到迎麵走來的德國路友Natascha。她熱情的擁抱了我,並主動提出與我合影留念。她的熱情和主動令我很感動。

早在我們最初相識時,她和我之間曾經發生過一些過結。那是在Santander的晚餐上,當她看到我給麵前的食物拍照後,一臉不悅地大喊起來,你是典型中國人。她的突然發飆令在坐的路友們驚訝和不解。後來據她自己說,她曾經帶著兒子去中國旅遊過。因為她和兒子都是金發,被當地人追著拍照,令她不勝其煩,因而對中國人的拍照習俗非常反感。

坦率地說,我對當今中國人的一些自我為中心的拍照習慣也很不舒服,常常告誡自己要文明拍照。我當時隻是給放在我麵前的食物拍了幾張照片,況且在坐的其他路友中也有給食物拍照的。這時有的路友見狀幫我說話,也有路友給我使眼色,讓我別理會她。我當時的想法是,爭辯於事無補,隻有嚴於律己,做最好的自己,才能改變她的看法,

之後的日子裏,Natascha見到我從陰著臉,到尷尬,到主動打招呼,她對我的態度在慢慢改變。抵達聖地亞哥後,在我領取朝聖證書時,她主動提出來要幫我拍照留念,並不厭其煩地拍了多張,希望我能滿意。

小城Negreira街景。

今晚入住的Galicia行政管理局旗下的招待所,一如既往的令我喜歡,收費每人8歐元。

招待所還有專門接待殘疾朝聖者的房間。

招待所窗外的風景。

招待所內部概況。

下篇D47~六進聖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