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新冠擦肩而過

打印 (被閱讀 次)

第一次是2020年底,那個時候新冠病毒還沒有變異,疫苗剛出,要排隊才能輪到,所以得新冠還是一件極其恐怖的事情,大家唯恐躲之不及。隔壁實驗室技術員有個女兒被WashU早期錄取,一高興就在實驗室門口開了一個小小party來慶祝。當然Party免不了吃喝,一吃一喝之間大家就把口罩摘了。兩天以後,她和實驗室另外一個年長點的技術員,兩個人一前一後得了新冠。 同時倆人的配偶和孩子,也陸陸續續得了新冠。那段時間我正好出城不在,沒參加party,所以躲過了第一劫。

一年過去,轉眼到了2021年底,我剛打過加強針。我的一個朋友扭傷了腳,不能開車。有一次她叫我去接送她參加排球練習的高中生女兒。我坐在駕駛位,她女兒坐後排,20分鍾的路程中我們倆都沒有戴口罩。因為是冬天,所以車窗也沒有打開。過了三天,朋友打電話給我,又抱歉又難受地對我說她女兒已經測定為新冠陽性,她問我怎麽樣。我當時是有一點點的不舒服,更像輕感冒的症狀。我喝了點薑湯,第二天便好了。有可能我也感染了新冠,但沒啥症狀。我的直覺是我沒有得新冠,也沒去測試。 這是我第二次與新冠擦肩而過。

第三次與新冠擦肩而過,是六月底七月初的德國之行。去德國的本意是去看望在德國做暑期實習的小女兒和在歐洲開會順便旅遊的大女兒。我們講好了七月三日在小女兒實習的城市Wurzburg會合,然後再去拜訪在慕尼黑已是十多年沒見麵的我的大姐,孩子們唯一的阿姨。就在我上飛機的那一天,我收到小女兒的短信,說她得了新冠,症狀比較嚴重,發燒,寒顫,咳嗽,疲乏,樣樣都有。她為我去德國而不能陪我轉轉感到很抱歉。小女兒在大學裏交了一幫朋友,她和這幫朋友幾乎天天在一起。去年下半年,她周圍的朋友一個一個得了新冠。每次有朋友陽了,她都會去測試,每次測試都是陰性。幾次下來,她便以為自己是那沒有新冠受體,占人口15-20%,永遠不會得新冠的人群之一。所以到了德國, 除了在強製戴口罩的公交場合,其他時候她都不戴口罩防護。看來防護對預防新冠還是很重要的。

無獨與偶,一天後大女兒也給我發短信,說她同遊的兩個夥伴也得了新冠,她自己暫時沒事。大女兒在四月份去了一趟荷蘭,回來後新冠陽性。她打過加強針,所以症狀不嚴重,隻有輕微的咳嗽和喉嚨痛。現在雖然與新冠陽性的夥伴朝夕相處,但可能因為她體內的抗體滴度還比較高,使她免於再得新冠。

三天後我到了小女兒所在的城市Wurzburg,第二天大女兒也從蘇黎世乘6小時的火車跟我會合。我倆約著小女兒一起吃晚飯。小女兒還猶豫著,雖然除了偶爾的咳嗽,症狀也差不多消失了,但新冠家庭測試還是陽性。她怕把新冠傳染給我。最終我們決定一起去有室外座席的餐廳吃飯。Wurzburg是個小城市,好一點的餐廳幾乎都在市中心。我們乘公交車來到一家德國餐廳,我點了朋友介紹的烤肉(schnitzel), 當然還有啤酒 (雖然我平時滴酒不喝)。吃完了飯,天氣還早,小女兒就帶著我們去座落在一個小山坡上的葡萄園。爬到半山坡回頭看,就可以看到城市的前景,非常漂亮。這時的我們,說說笑笑走走停停,已經全然忘了一個是新冠患者,另一個是緊密接者。

以後的幾天,我們去了慕尼黑,薩爾茲堡,再回到弗蘭科夫。德國有八千萬人口,是美國人口的四分之一,據說人口密度比中國的還高。七月初德國每天新感染人數每天十幾萬,可想而知,當我們乘坐公共汽車和火車,或去餐館吃飯,肯定有無數次可能與新冠患者近距離或者遠距離地接觸。 幸運的是,我沒有感染新冠。

現在的我,也開始自豪地懷疑,我是不是也是一個沒有受體永遠不會感染新冠的幸運兒之一?

 
momofseedleaf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前後左右' 的評論 :兄弟您輕點聲,現在在城首不好改:)
前後左右 發表評論於
"插肩"感覺比較血腥:)
justforfun 發表評論於
我今年3月份得了一次新冠,感覺症狀很輕,3、4天就沒了。這兩天天氣忽冷忽熱,變化很大,從星期天開始感覺喉嚨有點痛,昨天更加厲害,我用不同的試劑測了兩次,都是陰性,應該不是新冠,但症狀比新冠還嚴重,昨天晚上甚至因為喉嚨痛,半夜痛醒
Sophie308 發表評論於
不中招就好。不過新冠的症狀和普通感冒不完全一樣,其中之一就是極其疲倦。好在現在都可以在家測試,早安心。
林凡_聖路易 發表評論於
讚!
Californian 發表評論於
我當時是有一點點的不舒服,更像輕感冒的症狀。我喝了點薑湯,第二天便好了。有可能我也感染了新冠,但沒啥症狀。
--------------------
你很可能是無證感染了。我至今也不敢說自己在過去兩年染上沒有。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