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午餐 * 本地漢堡店

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進來的地方
打印 (被閱讀 次)

山下的城,有一個towncenter。當年的鎮子已經發展成有70萬人口的城市,仍然管那一塊地方叫 towncenter而不是citycenter,緬懷城市草根深處的開始。

Towncenter 的漢堡餐館Tipsy Cow,打“本地”牌。食材用本地牧場的牛肉,本地農場的蔬菜。居住在附近的美國小資們最吃這一套了,他們不凡爾賽,他們 Liberal,關心環境,和身體健康。

餐館做成工廠遺存的樣子,是當前的一種時尚。它位在一個新建公寓樓的底層,和工廠不搭界的。本以為飯館叫 Tipsy Cow是因為有這麽一個吧台,看見黑板上的字,就有點懵了。之後查網才明白,cow-tipping是將躺倒在地的牛掀翻身,讓它站起來。據說是一種鄉間娛樂,誇張有比神話。《水滸》裏有魯智深倒拔垂楊柳,信或不信,cow-tipping是一個意思。

黑板下的荷蘭奶牛,是醺醺然的一堆,還是懶在地上裝睡、等著看人出洋相?黑板上的字,亦或在暗諷某些顧客給小費太艱難?寫的真正對白領小資的口味,吃個漢堡還弄出物理量綱的製位換算來。

我們下山去買菜,買了菜順便買頓午飯。 豬盤算好了要羊肉漢堡,可惜賣完了。我一向不吃漢堡,嚐了它家的鬆露薯條,還有雞翅。點雞翅女兒要的Habanero BBQ Sauce,劇辣,簡直在燒殺舌蕾。勉強吃了三個雞翅,一肚子薯條。買的外賣,拿到公園的草地上野餐。

車裏平時備有野餐的毯子,拿出來鋪開。那廝先不肯坐在草地上,屈尊坐下後居然念出一句詩來:“辟克匿克到湖邊”。那是胡適胡博士的一句白話新詩,年輕時我教他的,難為他竟還記得。他略有記錯,原句是“更喜你我都少年,辟克匿克來江邊”。現在我們都老了。

朋友圈裏看朋友的餐飲,博客網頁看網友的餐飲,覺出自己的生活樸素,誇張些可說是清貧。雞翅和薯條也動筆一記,無奈自己下的館子隻有雞翅和薯條可寫。

蔣夢麟寫蔡元培,“生活樸素而謙抑”。我不覺得精神和物質是那種二元對立的,物質豐裕、精神也豐滿的大有人在。當下我的生活水平實際如此,它豐裕不起來,我也沒有因為樸素而變得高尚。能奢侈地大快朵頤一頓我是極願意的,隻是沒有這樣的口福。我希望樸素的生活能夠訓練我謙抑,也就不枉樸素了一場。

吃完午餐沿湖邊路回家,在去年重陽節泊車的地點停下車走走。昔我往亦,湖岸在金秋中。今我來思,一片夏綠。

棧橋邊拉起浮標,圈出允許遊泳的範圍,隻有一個胖墩小男孩泡在水裏。

橋上撐一朵粉紅遮陽傘,很芭比。

天上浮著幾朵雲,湖上漂了幾條小船,有遊艇,也有扁舟,周末,各自悠遊。見一大男孩踩一葉扁舟而來,舟上站一犬。

拉近,

劃近,

登岸。和最好的朋友共度美好時光。一餐午飯吃來一景難忘也算值了。

豬說這就去買條扁舟來。我家裏本有一個四人橡皮艇,他說要這個一根木條式的。我說你們會站在船上嗎,不要弄得你們穿救生衣而不是狗狗。兩人不聽,車到家丟下我和一堆菜,轉頭下山奔體育用品店去也。

lilyzyl 發表評論於
沒有搬家打算...出差...回複 '如斯' 的評論 :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ilyzyl' 的評論 :
難不成你也準備遷家去德州?特意去德州旅遊的人比較少的。當年我初到達拉斯在最大的Mall裏麵逛,有個老美看我外地人問我來做什麽。我隨口說旅遊想打發他,他伸出手和我握手致謝,說是第一次聽說有人來德州旅遊。
猜你是去了休斯頓和聖安東尼奧。祝旅途愉快。
lilyzyl 發表評論於
最近在TX, 竟然有感覺離你比較近...即便你現在不在這裏了...
問安!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島水鳥' 的評論 :
我們也有用橡皮艇裝狗狗在湖上劃。狗狗很老實一動不動、很怕掉下水的樣子。奇怪狗狗是會遊泳的,怕什麽呢。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epton' 的評論 :
我體育從史上起就差,不敢想象站在船上保持平衡,有那條船的話,大概隻能跪著,還沒準立馬翻下船去。對貝貝他們來說很容易的,真羨慕他們。
還有啦,據我觀察金毛獵犬最不怕水,而且最聽命於主人。我家的牧羊犬也能下水遊兩下,但是不肯遊遠。在陸地上肯跑遠,極快,想是農場上幹活的角色。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清爽的文。狗狗喜歡玩水,見過有人用橡皮艇帶狗狗去遊船河,那廝興奮呀 : )
lepton 發表評論於
好個秀麗的風景。

這狗狗大概不怕水,大約縱身一跳就上到扁舟上了,看著真是帥氣。 換我家Toby一定是哀嚎,死活不肯上船的。

我家本來也是兩隻kayak,現下正退了一隻要換paddle board呢。弟弟喜歡kayak,因為可以劃得快;貝貝喜歡paddle board。 她和男朋友一起玩paddle board, 一直鬧一直笑,用槳葉澆淋人家,夕陽在湖麵撒下細細碎碎的金子,青春真是好真是美。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問好小溪姐姐。送你另一首胡博士的詩《希望》,後來被台灣歌手改成校園歌曲《蘭花草》的。原詩是: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望三回,望得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苞也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讀來有輕輕的歡樂喜悅,是不是?也祝小溪姐姐和AE夏安。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胖我的' 的評論 :
這醬是橘紅色的,太凶險了。我們隻能吃一點點辣,對辣沒有比較。不知道四川的辣椒和墨西哥的辣椒哪一個更厲害。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隨便你說了。。我寫的時候想到你發的那些美食帖子,還有我同學發的俱樂部美食照,故有感慨。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uemei-ky' 的評論 :
我思來想去,那廝一詞最合其形象,故用之。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風隨意吹' 的評論 :
謝謝海風讀和留言。美國人吃個漢堡是不是等同中國人吃個鮮肉大包?小時候吃個肉包子老高興的,日子今如昔,很滿足了。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從如斯的文裏,每讀必有驚喜。年輕時並不知道胡博士的這句白話新詩“更喜你我都少年,辟克匿克來江邊 ”現在老了,讀到了,一樣心生歡喜。一家人在一起野餐,看山,看水,親情融融,不管吃什麽都是幸福滿滿。順祝如斯全家夏安!
我胖我的 發表評論於
哈,如斯你提到這個habanero,讓我想起有一次去一個墨西哥飯館,他們也有一種類似的sauce,我記得特別清楚,因為那個醬料呈現一種讓人警惕的橘黃色,我的天呐,完全是“自殺辣”。好吃是很好吃,就是辣得沒心沒肺。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uemei-ky' 的評論 : 哈哈哈,還有豬說,恩愛的意思吧:)

好文好圖,如斯真性情,讚同你的人生觀。
xuemei-ky 發表評論於
那廝:):)
海風隨意吹 發表評論於
好看,跟著你一起去了漢堡店,到了湖邊,溫習了胡適的打油詩。精神物質生活都挺豐富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