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牛話糙理不糙

破帽遮顏過鬧市,管他冬夏與春秋。
打印 (被閱讀 次)

話糙理不糙是句中國俗話。啥意思呢?食物糙了嗆嗓子,話糙了刺耳朵。粗唄,文化含量低,不文明。中國人一般都懂。但在中國這句話比較草根,上不得台麵。出了中國,美國才是真懂。是美國的傳世國寶。隻有在美國,才玩到了貴族境界,國際水平。

美國人為啥技藝精,我想是因為愛國主義革命思想品德教育抓得緊,還從小抓起。小學生一定要學《獨立宣言》的,還常到各種大人場合當眾表演這個節目。有的時候學生年齡小,懵懵懂懂記不得那些複雜的長句子。但第二句容易些,一定會背誦: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每次看到這,我都心疼這些孩子。這是句大糙話,少兒不宜。會對孩子成長造成不良影響的。你一邊讓孩子說這些,另一邊呢,說家長就應該給小孩買最新的愛瘋,這是self-evident;或者孩子們說我們可以自由地選擇不上學,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不但無效,還會被嚴肅批評是在蠻不講理。孩子們心裏會怎麽想?無非是大人們都既粗魯又虛偽。。。

漢語將此翻譯成“不言而喻”,詞麵雅馴了許多。卻改不了當時這是句大糙話。在老英國府耳朵裏直接就給翻譯成了東北話:“別瞎嗶嗶了,我真就這樣,你能咋地(或你瞅啥)?”但禁不住話糙理不糙,人家要權利不過分,都是上帝造的麽。無非是話頭糙點,隻是個態度問題麽,等等!最可氣的就是你這態度!別人扯旗造反最馬虎的也要喊聲“替天行道”,你他媽居然連個理由都懶得找!英國人這個氣呀,瞅你咋地,打的就是你丫的。一次沒搞定,時隔多年氣仍未消,又來一次,終將寫這糙話的那夥人的老巢給一把火燒了。所以今年初大夥攻進的那個國會,是個仿製品。

這句糙話,不僅讓英國人氣爆,還讓整個老歐洲笑話了一百年。美國佬,沒文化太可怕,缺文明不開化。中國人文明,卻從來沒笑話過美國,還幫著遮掩說是什麽“天賦人權”。其實這是硬拿棗糕當披薩了。西方可沒有“天”這種概念,他們的天隻是上帝造的一種小玩意兒。一切權力歸上帝。上帝之外還有權柄,這可比問候別人全家更下流一億倍。至少在當時是這樣的。在當時的文明人眼裏,這句話具備了全部的無知、下流、沒文化、粗魯、蠻橫、挑釁、欠揍。。。罄竹難書。

其實美國開國國父們何至於此。據說當時傑佛遜的原稿最初用詞相當於“神聖不可辯駁”的意思,這就對了麽,是正道,與下麵的意思也能一貫。可這亙古不變的真理遇到了美國革命的具體新問題。別的殖民地居民這麽說說也就罷了。你鬧騰得最凶的弗吉尼亞幫,包括執筆人,這麽說就有點不吉利。因為你信的正是英國國教。你要求這國教的神授權你來反這國教的國,想想也不靠譜,黃花菜都涼了未必等得著。這邊革命急需開張大吉呢。所以,現在已經不知道是委員會的其它四人,還是整個會議起哄要改了。改成什麽可就犯難了,當然,活人不能被尿憋死。人一急,就爆出了一句粗話。現在看來,改得好!雖然這話糙得與下麵“造而平等”意思不match,但不改,女媧造的那夥可能就沒人權了。糙話也是有必須的。該爆不爆,更不對。

現在這句話,大家都不覺得糙了。天天在舌頭上打滾,就算口條是天下第二軟,水滴石穿,也遲早能將一句話磨光滑了。有些理糙點,就得用糙話來磨一磨,就像沙皮紙打木材。有些理,不用糙話來表達,都襯托不出十足得油光可鑒。就像這基本人權,我覺得有,就是有,不需要誰批準授權。不服打來!打不過你就得認了。所以,今天美國得強大,讓這成了主流價值。這話不但不糙了,還成了流行時髦。以至於我們的小孩在背誦時,都能情不自禁地自豪地模仿大人們的得意洋洋。

說到影響世界走向,這句當數第一。第二可能就是真理隻在大炮的射程內。當然,要細說缺點,就是還有點不夠葷。在前蘇聯時期,一次遇到獲得遺傳學掌門人,諾獎得主朗道就問他:李森科同誌,你是不是說隻要我們堅持將牛耳朵割掉,許多代後再生出的小牛就沒有耳朵了?李森科回答肯定的。朗道說:那我有個疑問,為什麽我們世世代代操女人,生出來的女孩還是會有處女膜。。。糙啊!有些道理,不配上點糙話,不但講不到位,別人還特不服。

特朗普總統,無論在位還是不在位時,都是講糙話最多的前總統,沒有之一。所以,盡管他政績一塌糊塗,還是有七千萬人選他。話糙理不糙,我們美國人,最愛的就這個調調。

 

viBravo5 發表評論於
self-evident 就是 axiom 通俗說法.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