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說日裔集中營悲劇會重演,100%, 為什麽?

打印 (被閱讀 次)

大部分美國華人都知道在二戰期間,十幾萬日裔美國人,大部分都是美國公民,被政府強製要求背井離鄉,放棄財產,進入集中營勞動。這裏麵有一個叫Korematsu的年輕人不服,故意違抗禁令,被捕,起訴,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以6:3的優勢比分,判定政府有權如此對待自己的公民。

2014年,在夏威夷大學,著名的保守大法官斯加利亞Scalia, 被學生問到這個Korematsu的案例,他是如此回答

“Korematsu案絕對是判錯了,我認為我們高院在後來的案例中已經譴責了這個判例。不過,你如果就此以為同樣的悲劇不會再次發生的話,那你就荒謬可笑了”。

("Of course Korematsu was wrong. And I think we have repudiated in a later case. But you are kidding yourself if you think the same thing will not happen again")。

我想每一個華裔美國公民讀到這一段肯定都淩亂了,我們美國不是講究正義人權的嗎?美國法律不是海洋法係,尊重判例的嗎,那麽高院自己都認定日裔集中營是錯的了,為什麽美國最有權威的保守大法官會認為這樣的悲劇一定會再次發生呢(“你如果認為不會再發生,你就是在搞笑了”,這是斯加利亞大法官的原話,這不就是認為100%會再發生嗎)?

前幾天,有博主寫了博文回顧了二戰日裔被關集中營的曆史悲劇,文中提出一個疑問:二戰日裔的遭遇,有沒有可能在新時代的華人頭上重演?結果馬上遭到了個別人誅心式的連珠炮詰問:

  • ”自媒體中製造懷疑,擔心,恐慌,以達到他們混淆是非,不可告人的目的“;
  • ”某些人一貫為故國的獨裁專製政體辯解,粉飾,同時利用美國的言論自由。肆意攻擊民主自由 國體“;
  • ”蠢”是因為被深度洗腦,不能認清曆史真相;“惡”是心知肚明、編造恐慌、嘩眾取寵。 ”

如果說對這個日裔集中營事件僅僅表達一點擔心,就是這麽多的罪狀的話,那麽斯加利亞大法官說的“一定會重演”,這個罪過可就更大了。

不知道這位最高法院大法官,曾做出了著名的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判決而奠定憲法第二修正案個人擁槍權基礎的著名保守派,是不是有什麽“混淆是非,不可告人的目的”, 或者是“一貫為故國的獨裁專製政體辯解,粉飾,同時利用美國的言論自由。肆意攻擊民主自由 國體”(斯加利亞是意大利後裔,他的故國是意大利?也許他同情墨索裏尼?), 還是“蠢和惡,被深度洗腦,不能認清曆史真相,心知肚明、編造恐慌、嘩眾取寵“?

讀到這裏,我不禁信心感歎於中文詞匯量之豐富,噴吐毒汁方式之多樣化了。

斯加利亞為什麽這麽說呢?有人說他深諳人性之弱點,故發盛世危言以警告無視近憂更對遠慮失明的天真人類;也有人,從惡的方向揣測,擔心大法官是無意中對戰時這樣的極端行為,表達了些許的認同之意?

斯加利亞已經於2016年仙逝了,我們不可能直接問他,更無從知曉他的本意。但是隻需看一看曆史就知道他是對的還是錯的。

1953年,就在日裔美國人被迫背井離鄉背著鋪蓋卷進入不毛之地的集中營之後的整整第十個年頭,因為大量二戰退伍軍人回到美國麵臨工作壓力,他們和西南部的墨西哥移民在勞動市場上產生了競爭關係,艾森豪威爾當局發動了曆史上最大規模的把墨西哥人遣返回國的運動,史稱”Operation Wetback“,不單單是針對非法移民,把很多合法移民,甚至根本就是正牌的美國公民,僅僅是長了一張墨西哥臉,或者是生活在墨西哥人的社區中,也被糊裏糊塗拉上卡車架回墨西哥了。

昨天把自己的公民關入集中營,今天把自己的公民“遣返回”墨西哥,這個公理何在?天理何在?執法單位不懂法嗎?法院在哪裏?

那麽這個臭名昭著的遣返運動在今天還會不會發生呢?很難說哦。在特朗普2016年競選總統的時候,就對這個運動是羨慕不已,褒賞有加:"遣返了,又回來了,再遣返,移出國境,又回來了,不喜歡?把他們再移南一點,就再也回不來了。艾森豪威爾。 你不能太善,你不太友好,他們轟走了50萬人,沒有選擇"。

They came back. Moved them again, beyond the border, they came back. Didn't like it. Moved them way south. They never came back. Dwight Eisenhower. You don't get nicer, you don't get friendlier. They moved a million 1/2 people out. We have no choice.

也許就是這樣的表態才讓他在4年當選了總統的。

斯加利亞大法官的黑色預言,恰恰也符合”墨菲定律“:what might go wrong, no matter how unlikely, will go wrong。就是說有可能出錯的事情,假之以足夠長的時間,總會在一定的內外條件契合時出錯,這是概率乘法的無情鐵律,不以人的意誌為轉移。

其實,斯加利亞自己已經給出了解釋:在戰時,法律即陷於無聲(In times of war, the laws fall silent)。 為了強調,他特意用了拉丁文重複這一名言,以傳達人類這個局限性的曆史性和國際性:為了保命大夥可能就不管法律了。

法律是為了防止人性惡的滋生,但是這並不代表法律和公義永遠能夠取勝,特別是在戰時,比如未來可能的中美戰爭中,美籍華人會怎樣;或者是經濟困難的時候,比如當白人老兵和墨西哥人在爭奪工作機會的時候,自然要把墨西哥人驅逐出境,哪怕他們有一張公民卡片。

每一個公民所能做的,就是居安思危,學習曆史教訓,並用法律所保護的民主權力去確保Equal Protection under the Law。

即便是都做好了,也不能保證萬無一失,因為人類的曆史就是充滿了悲劇的巧合。

That is OK.

艾粉 發表評論於
建議和菲兒天地來場辯論:)
MANHUD 發表評論於
應羅斯福政府要求,一些與美國合作的拉美國家偷偷拐走了一些日裔,從秘魯綁架的人數尤為眾多。這些人中,很多人既不會說日語,也不會說英語,與美國沒有任何關係。他們不是作為間諜被拘留,而是為了一個更隱秘的目的:用作戰後人質交換的籌碼。
MANHUD 發表評論於
應羅斯福政府要求,一些與美國合作的拉美國家偷偷拐走了一些日裔,從秘魯綁架的人數尤為眾多。這些人中,很多人既不會說日語,也不會說英語,與美國沒有任何關係。他們不是作為間諜被拘留,而是為了一個更隱秘的目的:用作戰後人質交換的籌碼。
今留 發表評論於
先讚一個。頗有同感,尤其是假如特朗普又提的保守派通過的話,以後會有六個保守派的大法官,而且是極端保守。到時候假如中美大戰的話,一定會有中國人的集中營。還是趁早溜之大吉。當然、現代戰爭也許很快就結束。到時候也許就如赫魯雪夫說的:活的人羨慕死去的人。
TexasIn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講得好,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有理智的人都這樣居安思危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歡迎樓下繼續進來看貼。 哈哈
雪白小兔 發表評論於
你們接著high。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每一個公民所能做的,就是居安思危,學習曆史教訓,並用法律所保護的民主權力去確保Equal Protection under the Law”, “影視曆史學家”的文革大批判文章, 還打著“民主自由”的旗號, 其實 “肆意攻擊民主自由 國體”的就是她自己吧。 回家去好好讀讀美國憲法吧, 不要看中文的油管版哦。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造謠者在散布我”修改帖子“的謠言,因為她說我改帖子,是為了證明以前所寫 ”有錯“。
我有以前的帖子有拍照存檔哦, 完全可證明除了標題, 沒有任何內容上的改動, 這不是恰恰說明, 我的沒有改動的帖子沒錯了嗎?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誠信' 的評論 : 怎麽能說 “一名大法官的並無深入探討和上下文的隻言片語”呢? 明明是在法官和學生討論日裔集中營案件的時候。
誠信 發表評論於

不要生氣嘛, 有理說理, 不要說人家是“油管曆史學家”, 不是她說你是張春橋, 是五湖兄說的, 在子喬的博文留言說的。

你這麽有才華的人,被人說了個“居心不良”就沉不住氣了? 第一次見你生氣, 還蠻可愛的呢。

笑得不行。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老歌的韻侓' 的評論 : 是啊, 不能討論問題。 總是上來就罵人。 而且一些川總的支持者, 你說川總不錯都是不行的。 一定要“偉大”“神”這樣的狂熱才可以。 川總被彈劾, 我說他青史留名, 一名“川粉”就說我說他 遺臭萬年, 我說不是哦, 是 青史留名, 他又說哦,那你說他流芳千古。 你看, 就是這樣的偏激和極端。 所以你說你擁護川總的一些政策, 那是不夠的, 他們還是要把你罵個狗血噴頭。
我在美國看過一些文革的資料片, 那時候的人就是這樣的狂熱, 咱們都理解不了, 跟使用了毒品似的。 但是我回去問家人, 他們說就是那樣。 現在的“川粉”絕對有一拚。
TexasIns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教育很失敗,很多受過所謂“高等教育”的人,道德教育上實際上是一片空白,私心重,對同為華人的妒忌心極重,毫無社會責任感,才有了這些川粉;估計類似素質的國人在大陸更多,這才是中美教育最大的差別,也是在長遠時間裏中國無法抗衡美國的根本原因。
老歌的韻侓 發表評論於
回BeijingGirl1: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擔憂是完全正常的,特別是在這樣一個藐視一切法規的總統即位和瘋狂的川粉毫無i理智的膜拜環境之下,現在成了誰反對川普誰就是罪犯,動不動就lock her(him)up. 真要有中美戰爭,川普和川粉會理智的做事嗎?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誠信' 的評論 : 另外,你和那邊那位馬列主義老太太,滿嘴張春橋張春橋的,張春橋是誰啊,我也就是聽說過而已,他的文章一個字都沒看過。

你不是說比我還小幾歲嗎,怎麽你倆說話都跟60歲70歲似的?難道真是看張春橋文章長大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主觀。 好幾處寫成主管。 抱歉。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嘴上說反獨裁, 身體力行的就是獨裁的那一套, 使用文革的語言 ,說別人是“打手” 之類。 不過上個貼我看過, 留意了網友的發言, 真正有見識的網友都會謹慎發聲。 說明文革那一套整人的手法是會被人看出來的。 Cng, 我們要有信心, 相信多數人是善良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寫日裔集中營, 因為看了一本二戰的書, 是Times 編輯並準備搞成電影/文獻片的, 請了大牌 Tom Hanks 來做解說, 並寫解說詞。 日裔集中營事件是其中之一。 以後希望能有時間陸續把其它的事件寫出來。 真沒想到, 被上綱上線和歪曲到這個程度。 我覺得自己很客觀了, 沒有任何個人的想法, 就是事實羅列, 但還是被人各種汙蔑。

有人的主管意願太強了。 不能允許一點不同的意見。 反對中國的獨裁, 為什麽自己要在美國實行獨裁? 提出不同的看法很好, 為什麽要任意歪曲,造謠汙蔑, 人身攻擊別人是蠢, 是惡。 這不是獨裁者的麵孔嗎?

我沒看第二篇文章, 但是看了下麵網友的引用, 仍然使用了邏輯上任意無限外延, 用自己的主管想法做結論的手法。 這文風就是典型的文革文風, 太可怕了。

而且凡事提出不同意見的網友留言, 都被刪了。 留下一篇讚美之聲。 這不就是如今共產黨在國內媒體上的手法嗎? 可歎的是, 很多網友看不到這寫, 就一味地讚美。 還有個別人, 自己就在多謝大批判稿, 比如那個藍天白雲吧啦啦, 我在很多地方看到她的留言, 被大多數人說是文革大批判稿, 被不受歡迎。 她竟然在那個貼裏找到棲身之地。 太遺憾了。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我也錯了,是日裔美國人。

“Kore”在日語裏是“這個”的意思。“是”在漢語中也可以作代詞表示“這”,比如“是日”。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能在那邊上帖子的請轉一下,那個日本人Korematsu姓是鬆,名豐三郎。
cng 發表評論於
感情炒作日裔集中營,華人集中營的,不是右派大法官,就是共和黨華人頭頭,這是不是“動機不良”“惡毒”“大外宣”?
cng 發表評論於
美國亞裔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執行主任李忠剛:

我就比較擔心如果中美關係到一定程度,會不會出現日裔被關集中營那種情況。我的工作經曆讓我看到,當權者和美國民眾善的一麵和惡的一麵。

雖然華人朋友注意到當年美國日裔被抓起來的例子,其實我看了很多人舉這個例子的時候,他內心深處並沒有真的重視這個事,仍然有個僥幸心理。為什麽?因為咱們從大陸來,特別早期,來的時候覺得我們好像跳龍門一樣,很好的機會,最後如果拿到身份,真是不錯,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上升,沾沾自喜。但與此同時,給我們造成一種感覺,好像就覺得我們自己在把美國美化,因為我們美化了美國以後,我們到了美國才是我們一個偉大的成就。

所以在危機感方麵,我覺得華人真的要用心(警惕)了。象猶太人那樣,到最後就遲了。還有,作為保守派,我是比較偏中間的。但是我們不想成為川普黨,我們就應該是共和黨,叫什麽名字或者忠於哪個領袖,我認為相對來說還是次要的。

2016年我擔任川普彭斯競選團隊的亞裔顧問,顧問團裏麵大概有31個代表,分別代表亞裔各個不同族裔。我也是美國亞裔共和黨的執行主任,在2016年到2019年之間在政治的一線做了很多工作。

我女兒的事情真正觸動了我。新冠期間,我女兒上二年級了,她一個朋友平時玩得很好的,就跟別的男孩子說要跟我女兒遠一點,因為她有病毒。可我女兒這段時間從來沒去過中國。

作為一個共和黨,從價值觀來說,教育程度低一點的——他們的理念相對中產階級來說更容易民粹,更容易短視,更容易給自己找那種自豪感,因為我是美國人。而現在的共和黨越來越脫離中產階級,脫離大城市和郊區這些人,越來越多的都是(迎合)某一個基本盤,但這個基本盤並不代表先進的思想,這個是我擔憂的東西。從整個國家選總統,作為一個黨的代表來說,這也是我對川普有很大疑慮的另外一點。我希望將來保守派還是真正應該回到保守價值,而不是因為他們人多,就以他們的價值取向來決定你的黨派取向。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米2019' 的評論 : 是這樣的,內戰的時候,林肯總統終止了the writ of habeas corpus, 這項有好幾百年曆史的民權保護的傳統,也就是說美國公民的權益也是可以犧牲的,如果目的是贏得戰爭。

事實上,在戰時,在危急時刻,基本民權有多少能被保護,有多少會被犧牲,有多少犧牲事是值得的,在憲政學界都是open question, 有非常即時非常熱烈的討論。

隻有傻子一樣的人才會穀歌羅列出一堆條文咬牙切齒罵別人用心險惡大外宣了,嗬嗬。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誠信' 的評論 :OK, 既然右派大總統老是胡說八道,右派大法官老是說錯話做錯事,那你也讓那位油管曆史學家給咱們分析分析,這幫子人在台上對美國,對華人到底有什麽好處。

我們這些網上無名之輩,也就是看個文,傳個話,值得她穀歌出一大堆東西來死咬嗎?

Don't kill the messenger。:-)
silverbu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米2019' 的評論 :
就是那麽回事。 真到了那一步,他會告訴你:It is what it is.
三顆鬆 發表評論於
川普當政,美國一旦動蕩起來,華人隻會是砧板上的肉 |專訪美國亞裔共和黨執行主任李忠剛

在微信上看到了這篇寫的很好不知你看過沒有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老實說,如果不聯係具體國家民族,尤其不聯係華人,我會覺得戰時對敵國移民僑民采取某些措施是必要的,尤其是當有確實證據證明其中確有人為對方充當間諜,一時又難以找出是哪些人的情況下。而且我覺得這不會是少數人的想法,和平時期怎麽都行,真正當危險臨頭時怎麽樣是另一回事。法律也不會完全不顧忌大多數人的想法,至少可以拖一拖,等到危險過去之後再給以補償救濟。所以我覺得大法官的話本身沒有錯,隻是他如此直白不唱高調讓人略有意外。
Swedenbo 發表評論於
感謝博主提供曆史信息和有理據的分析。
也需要考慮一下的是為什麽以前從來沒有過“華人可能進集中營”的議論?是什麽樣的氛圍之下使得一部分華人開始考慮這個似乎很遙遠的問題?這個可能出現的前提應該是兩國全麵交戰。如果全然沒有戰爭的可能性,那麽"集中營"的可能性就會是零。兩國關係惡化,貿易戰金融戰知識產權戰代理人戰就可以導致局部戰爭,局部戰爭就可能升級到全麵戰爭。這是一個切香腸的過程。猶太人在1920年代能想到奧斯維辛嗎?遠在法國波蘭俄羅斯的猶太人在1930年代能想到自己會和在德國的猶太人同樣命運嗎?兩次世界大戰的經驗已經證明如果有戰爭爆發的所有條件,那麽一顆火星就能引起戰爭。那時政府除了全麵push就沒有別的選擇,人民能做的就更少了。老百姓能做的也就是在戰爭爆發之前很長一段時間撤去任何一根能助戰爭火焰的幹柴,用手中選票veto可能把國家拖進戰爭的候選人。
誠信 發表評論於

"不是我在嚇唬小孩,是右派大法官說這事會重演,你跟我撕打沒用,有本事去找大法官比劃比劃去吧。"

什麽態度? 要耍無賴嗎? “右派大法官” 有什麽了不起? 川普還是右派大總統呢, 還不是一天到晚胡說八道? 人生裏誰沒有說錯話,做錯事的時候?

為何非要死咬住一名大法官的並無深入探討和上下文的隻言片語, 卻完全罔顧大量事實和現實?

居心不良是很明顯的嘛。

Swedenbo 發表評論於
如你這麽說,沒有馬歇爾,你能在美國?
——————————————————————————
czhz 發表評論於 2020-10-19 23:34:16
你還別說,我一直認為馬歇爾貴為二戰功臣,但卻是中國的罪人。他缺乏遠見的調停給了中共喘息時機,造成的災難後果影響至今。
czhz 發表評論於
cng 發表評論於 2020-10-18 18:11:43 鬧麥卡錫主義的時候,二戰功臣五星上將馬歇爾,也被認為是五毛了
-----------------------------------------------------------------------
你還別說,我一直認為馬歇爾貴為二戰功臣,但卻是中國的罪人。他缺乏遠見的調停給了中共喘息時機,造成的災難後果影響至今。
每天一講 發表評論於
大法官說日裔集中營悲劇會重演,100%
———————————-

曆史不斷重演,連這樣一個已經反複被證明了的真理都成了謬論,真是莫名其妙!日裔集中營的悲劇不僅給日裔美國人留下了難以泯滅的慘痛記憶,也給美國現代曆史留下了又一個不可原諒的恥辱!

記得在1975年拍攝的《中途島》有這樣一段對話,一個日裔美籍女孩問一位美國海軍船長(她男朋友的父親):天哪,我是美國人,為什麽對待我們不同於美籍德裔或者美籍意裔。船長回答:珍珠港。
我想他的回答隻是說了一小部分實話,更主要的是你們是黃皮膚,非我族裔。。。。

溫故知新,隱藏在人類與生俱來的“族裔優越感的基因”或多或少的存在著,在一定氣候濕度溫度會出人意料的滋生發芽“破土而出”。

伏契克:善良的人們,我愛你們,可是你們要警惕啊!

謝謝C學者有理有據,有說服力的好文,可惜象這樣振聾發聵,令人深思的文章在文學城越來越少,這實在是件憾事。
cng 發表評論於
不是我在嚇唬小孩,是右派大法官說這事會重演,你跟我撕打沒用,有本事去找大法官比劃比劃去吧。
不要急 發表評論於
難道有了日本人的先例,什麽都不要幹了。你這是在唬小孩嗎?假如,隻是假設,日本和美國再一次開戰,你認為會有日本人被拘押嗎?我肯定地告訴你絕大多數人會回答:不可能。有了這個回答,你還堅信有一天華人會受到和日本人相同的待遇嗎?
希望和興旺 發表評論於
比如從政府機關中排除華人,
-------------------------------
誒?眼熟。 加州左棍推行的Prop 16 就有這一條。
TexasIns 發表評論於
這篇文章娓娓道來,講的很清楚,樓下那些罵作者的人,心懷叵測,人性險惡呀。。。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如下, 有沒有不同意我的, 願意跟我打個小賭? 哈哈。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沒時間看文。 不過能猜到跟帖的是同一批人, 同樣的讚美。 哈哈。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老歌的韻侓' 的評論 : 那位博主又發了一篇跟進文章,可留言區都是附合博主觀點的人。因為所有不同觀點的人都被刪貼了。C學者這裏則是川黑和川粉兼容。

------------------------------------------------------------------
這人要是當政或當誰的領導,一定是個獨裁者。我們很幸運,這人沒本事當任何人的領導,隻有在家寫博客刷存在感了。

C教授才學淵博,又有求同存異的理念,何懼那些有著不同觀點和看法的人呢。

笑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老哥韻律,你說的是。這樣才是討論。互通有無,對所有perspectives 都認真對待。我的工作環境就是這樣,暢所欲言,相互尊重。在討論中不斷完善自己的觀點。最終的會議記錄包括所有觀點。
Ter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紫萸香慢' 的評論 : 川普也曾經是民主黨。
老歌的韻侓 發表評論於
那位博主又發了一篇跟進文章,可留言區都是附合博主觀點的人。因為所有不同觀點的人都被刪貼了。C學者這裏則是川黑和川粉兼容。
lulalala 發表評論於
這要分戰爭時期還是和平時期,戰爭時期不要說集中營,就是導彈原子彈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有些人腦子從來沒有好使過,而且臉是越整越慘。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剛回過味兒來,原來又是大選造成族群分裂的一個例子。要不是為了維護自己中意的候選人,哪裏需要這樣拚命。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康賽歐' 的評論 : 嗬嗬,我可沒說“華人會被全部送入集中營”,我說的是“法律是為了防止人性惡的滋生,但是這並不代表法律和公義永遠能夠取勝”。

而且此人引申的,“取決於某位總統上台”,就更離譜了。我舉的兩個違反公義的例子,恰恰一個是民主黨總統,一個是共和黨總統,就足以說明這個嚴重的問題遠遠超越了黨派之爭。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城裏一位自稱對曆史頗為了解的博主僅搬出一個法官的一句話就作為依據得出“美國華裔會全部被送進入集中營”這種天方夜譚式的結論,並狡辯成說這一切都取決於某個總統候選人是否上台。》
------------------------------------------------------------

上麵是我從那位博主發的新博文裏Copy下來的,還是關於這個話題。我想問一下C教授,上麵帶引號的話是你的原話嗎?!我想肯定不是,那麽這人又再造謠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們知道了美國曆史上曾經嚴厲排華, 二戰時曾經把日裔關進集中營的事實, 是最重要的。 有沒有可能關, 現在離關有多遠, 就要看咯。 再小的幾率,都是有可能。 發生時就是100 %。 希望美國能向著遠離的方向走。


紫萸香慢 發表評論於
羅斯福總統是民主黨,順著樓主的意思,要防華人進集中營就得防民主黨啊。
nightrider 發表評論於
For once, you said something more reasonable than your usual nonsense. Yet again, you misconstrue even the most obvious just like you do it in your own purported expert domain in biology.

Let us not forget that it was precisely the Democrat Party who put the Japanese Americans into the concentration camp. It was the Democratic Party who enacted and implemented the Jim Crow laws. It was the Democratic Party that was the party of slavery and KKK.

It is precisely to lower the probability and lower the extent of these injustice, we need to vote out the Democrats who trample on individual liberty and free speech with no compunction to this very day. It is the party of riots, looting and dismantling of the US Constitution which is the foundation and corner stone of individual liberty. They try to pack the court weakening the foundation of the separation of power. So long as these kinds of people exist and in power, they can reenact their old script. Anthony Scalia was precisely warning against these kind of people.

We have to vote in the republicans and Trump who have many flaws but which all pale in comparison to the pernicious intent of the Democrats. Trump is the last bulwark against socialism and gulags/concentration camps, and for individual liberty.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更正一下,“In 2018, in Trump v. Hawaii, the Supreme Court expressly declared that Korematsu's case was wrongly decided.” 前麵根據的信息過時了。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應該提到,咱娘家絕不會對美裔華人和華人吃虧而坐視不管的。別忘了美國有7萬多公民長期居住生活在中國,美國資本和大公司在中國有上萬億的投資,特朗普和右翼政客們最多就是玩玩下三濫耍賴皮的事。敢玩大的就試試看。總之,娘家強,在婆家的人自然腰杆子硬,中美兩國最後誰也吃不掉誰。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斯加利亞是極端保守的聯邦大法官,包括允許墮胎的法案他也反對,不是在判決時,而是在事後,也是這種在已經判決了的案例上要求翻案。如今正在聽證會的新法官候選人,這個48歲的女法官曾經是他手下的助手,在聽證會上也拒絕對這個已經定案的法律作出明確的表態,在案例判決的美國法律體係下是罕見的,這就意味她不接受案例判決這種形式,事實上是支持推翻這個允許墮胎的法律。
美國高法的這種法官任期製是非常荒謬的,本來對於一個現代社會來講,法律是關於權利,公民個人的權利,而反對墮胎一方的觀點是這是未出生的孩子的權利,也就是還不擁有公民權的人的權利,和社會習俗的權利,比如基督教文化,但這並不是當事人個人的權利,而是社會其他人對當事人的權利,這事實上等於類似奴隸製時代的概念,事件的當事人不擁有自己的選擇權。
這種關於憲法權利的概念確實絕大多數人不懂,但大法官不應該不懂,所以不論斯加利亞還是現在這個很可能成為新任大法官的女人都是明顯錯誤的。
無奈美國人和社會就是這樣無知,絕大多數人對於憲法是關於什麽都不清楚。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illyi74' 的評論 : 說的就是戰時。現在川普政府最可能和世界上哪個大國有一仗?

大法官說的這句拉丁文是什麽後果自己體會:Inter arma enim silent leges。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康賽歐' 的評論 : 是的,現在網上資料豐富,出現了不少百度維基看油管的曆史學家,輕的是板起麵孔教訓人;中度的的是上綱上線,深挖意間不同者的“動機”“用心”和“大外宣”的背景;重度的是威脅對方會被FBI調查或者抓起來。花樣很多。

學習曆史和憲法,不是為了反某國或者挺某國,而是要了解憲政在某些曆史時刻的局限性。

but don't get me know, 絕對沒有看不起半瓶醋曆史學家的意思,我自己也是業餘曆史愛好者,雖然我從來不靠維基百度看電影學曆史。
koit 發表評論於
等文革吧, 距離更近,可能性更大
cng 發表評論於
是這樣的,日裔進美國集中營那是被猶太人待遇好太多了。不過,這也是馬後炮的觀點。因為當事人在被關著的時候,對結局沒有crystall ball, 估計肯定是很煎熬的。
雪風萬裏 發表評論於
想開點日裔進集中營總比猶太人進納粹集中營強點.好歹沒死.不過從人口結構的長遠趨勢看可能性不大.再過20年,白人占人口的整體比例可能不超過40%.這和二戰時期占70-80%還是不一樣的.
portfolio 發表評論於
集中營關不了這樣數量巨大的華人華裔,但是,那些親共通共的,毫無疑問會被關押起來。

yangcen 發表評論於
咱美國不愧為世界第一強國。一個大選牽動了全世界人民的心。 日本的, 加拿大的,英國的,澳洲的。。。比美國人還活躍。。連投票權都沒有,瞎bibi啥啊。

華人是不可能進集中營。但讓trump再幹幾年,被煽動的白人種族分子拿槍攻擊華人的可能性大大提好。不是都有海軍士兵揚言遇到中國人要開槍嗎?
Agian, 那些不在美國的,你們當然不用擔心這些。你們天天這樣起哄,安的什麽心?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笑薇. 發表評論於 2020-10-18 20:49:18
也就是說,戰爭時期,總統有這個權力。是合法的。

本來想反駁,仔細一想,什麽叫合法?好像都說不清。最高法判合法肯定要算合法了吧?至少在當時?如果以後最高法又推翻自己的判決,那就又不合法了,那要不要追溯到當年呢,就是說,現在看當年的做法是否仍合法?

就Korematsu一案,好像至今仍然沒有被最高法推翻,說是因為沒有一個合適的案例。但是隻要沒推翻,就依然合法啊。
lio 發表評論於

真5毛開始撕去偽裝了。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法律是為了防止人性惡的滋生,但是這並不代表法律和公義永遠能夠取勝”。說得好!
老歌的韻侓 發表評論於
川普在密西根選民聚會上大肆攻擊州長Whiter,與會者大喊 lock her up, 川普不但不製止,還洋洋得意,這些狂熱川粉把所有反川的人都理所當然當成罪犯,有law and order嗎?這種毫無道德底線和政治操守的總統不令人擔憂嗎?曆史往往是有驚人的相似之處,如果他再次當選,他會更加肆無忌憚,挾持整個共和黨議員,為所欲為。華裔被關進集中營還遠嗎?順便提一下,我咋天在那位亂噴博主帖子下發了一個評論,立即被刪貼了。嗬嗬,這就川粉們講的民主,不支持和同意我們,就漫罵和刪貼,還封你。
TerracottaWarrior 發表評論於
希望悲劇不再重演,但如果川普連任、中美開戰,川普把華裔美國人關入集中營不是沒有可能。帶著MAGA紅帽子的白人川粉肯定全力支持這一政策,希望那些認為“中共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的華人到時候不後悔。當然,反川的華裔也沒有好果子吃,極右勢力哪管華裔裏的川粉川黑,他們信封的可是“非我同類其心必異”啊。
不可告人 發表評論於
樓下,二戰之後美國的民主黨有一半的時間在掌控人類的命運,奇怪你跑到美國的自由難道沒被民主黨奪走?
ilovefriday 發表評論於
你難道不知道沒自由毋寧死?!死都不怕還怕進集中營?!
ilovefriday 發表評論於
你就少為我們操心吧,我們準備進集中營了,就算進集中營也不能讓民主黨和中共掌控全人類,奪走全人類的自由!
笑薇. 發表評論於
首先感謝你分享信息。學習了。另外,大法官說這個話時強調了一點,在戰爭時期,這樣的事會發生。也就是說,戰爭時期,總統有這個權力。是合法的。什麽是戰爭時期?冷戰是不是戰爭?貿易戰,意識形態戰是不是戰爭?又沒有法律說,非熱戰時期禁止類似事件發生?總統發布類似命令時,受到什麽限製(limitation)? 要回答的問題很多。一些認為不會發生的人是從個人願望出發,還是個人經曆進行推測,還是有法律依據說明不會發生? 一句,“如果發生了美國就完了”,不說明任何問題。如果那隻是你的個人願望,有願望很好,但不是依據。以個人願望批評他人之前,還是一個來自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觀點,最好踏踏實實地多做些研究。再次感謝分享信息。
SAR 發表評論於
文革餘風?共通的人性而已,中國美國,哪兒都一樣。
問了老美,白,告訴我他們分不清亞洲人,什麽日本,韓國,越南,泰國,更別提台灣,大陸,香港啦。
haohao88 發表評論於
中美關係惡化,甚至變成敵對,對我們美華白害無一利,無論你從大陸,香港還是台灣來的,隻要是黃皮膚,講中文,無論你反共擁川,還是五毛黑川,都可能受到歧視和迫害。當前最大的問題是華人生存和戰爭威脅,皮之不存, 毛將焉附。
不可告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cng:
在私企,很多技術都是要有security clearance的人才能從事的。他隻要把這些範圍擴大到AI、5G、生物製藥等等,再抓幾個中國間諜,打掉大陸移民的高科技飯碗是件輕而易舉的事,而美國人民特別是是紅脖子絕對會舉雙手讚同。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同意博主的觀點:第一,應當居安思危,清楚的認識和理解美國現今政治生態的現狀和變化。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連任的話,將來完全有可能在中美關係上,意識形態上,種族方麵上采取各總各樣的的方法來限製華裔美國人和留美中國人。第二,華人關於會不會被關集中營的最大誤區或迷失之處在於,有人有意無意,或者故意的把特朗普政府和美國等同起來。這些人喜歡扣帽子打棍子,總是汙蔑別人對美國的不忠。所以,正如同國務卿彭奧區分中共和中國人民,在這個問題上,大家也必須要把特朗普政府和美國區分開來。應該像一半以上的美國人一樣,雖然他們都感恩和忠誠於美國,但都要把特朗普趕出白宮。最後,退一步說, 大家可以看看人家猶太人綁架了美國特朗普政府,並讓堂堂的國務卿跑到耶路撒冷去發表聲明為以色列背書, 有任何人敢質問猶太人對美國的忠誠嗎?誰讓人家猶太人是國會山大金主呢?
merrimac 發表評論於
選了敗燈,都不用爭論這些,你自己就想離開了,看看南非就知道了
billyi74 發表評論於
你根本理解錯誤。斯加利亞大法官是說,這種錯判在戰時有可能會再發生。他沒說過日裔集中營會再次發生。請不要誤導大家。
robato 發表評論於

樓主是理性之人,謝謝你的好文。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1953年這事我不知道呢。 不過現在 H1 工作簽證已經縮緊到這種程度, 美國就業市場的壓力真是太大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前車之鑒,後事之師”。 一篇回顧曆史事件的博文, 能被人別有用心地說成是 “”蠢”是因為被深度洗腦,不能認清曆史真相;“惡”是心知肚明、編造恐慌、嘩眾取寵。”, 說明文革餘風在WXC 一些人當中盛行。 這些人打著“民主”的旗號, 行獨裁之事, 霸道蠻橫, 才是被被深深洗腦了呢。

大法官說這事 100% 會發生,就是深刻地認識了人性。 2014年的他, 似乎已經看到今天正在發生的事情。
cng 發表評論於
嗯,大人打麻將,小孩嘛,學區可能不錯。
BananaeEggs 發表評論於
哪天華人被關進集中營,隻需要帶麻將牌,集中營就成了天堂。
Sharonsharon1 發表評論於
今天不爆粗口了?改成扣帽了?
cng 發表評論於
另外,我文末說的that is OK, 是特別有深意的,意思是人類的求生能力是頑強的,即便發生了也能泰然處之。現在,大家對這種政治現象七嘴八舌,有人問在中美衝突下華人遭此厄運有多大可能,她的意思也許是20%? 30%?

也許有人被激怒了,開始是說“絕無可能”!後來在曆史的教育下也不得不有所嘴軟,改成了“可能性極小”,那就算是1%的可能吧。

而右派大法官Scalia呢,他對人性和美國的製度不如美籍華人那麽有信心,他可能也不如美籍華人愛國,他認為這個可能性是100%(不單單指華人)。

華人進集中營的可能,不管是0%, 1%, 20%還是100%,都是一種對人性,曆史和現實的解讀而已,一定不要上綱上限,象下麵這樣的:

“混淆是非,不可告人的目的”, “利用美國的言論自由。肆意攻擊民主自由國體”,“寫博文的動機非常重要,而誤導的本質區別在於是無知還是追謠”。

這樣純粹的文革語言,誅心之論,千萬要不得,不要把文學城搞成文革大醬缸。
農村幹部 發表評論於
樓下那位“誠信”老人家,是不是不喜歡川普都是共黨分子,批評川政府都必須滾回大陸中國。你們這些人的邏輯的確是一個師傅教的。能不能學點“New Trick”?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不可告人' 的評論 : 華人進入政府肯定是難了。至於私企,隻要出一條行政令,命令凡是有任何政府contract的私企,雇傭外國人必須security clearance, 就可以斷掉至少一半華人的飯碗了。結局就是中餐館再次成為華人的首要謀生職業,此之所謂工作集中營。

ahhhh 發表評論於
有一點你要懂,納粹是左派。墨索裏尼是威爾遜的好朋友。
ahhhh 發表評論於
羅斯福是民主黨。如果華人被關集中營,肯定還是民主黨幹的。
cng 發表評論於
這篇文章,僅僅是引用了幾年前右派大法官的一個觀點而已,他說未來少數民族在美國遭到關集中營類似的虐待,是大概率的可能。這就成了5毛了,就成了投共了?

難不成斯佳麗雅大法官,著名的右派大法官,右派華人投共和黨的重要原因之一,他也成了大外宣了?

不過也可以理解,鬧麥卡錫主義的時候,二戰功臣五星上將馬歇爾,也被認為是五毛了。

老姐 發表評論於
估計是一位博主用集中營嚇唬城民引起了另一個城主的憤慨。關不關集中營決不是華人一族的課題。局限於川普會不會將華人關進集中營裏去是個意義不大的討論。如果他不關華人就萬事大吉了?邊境線上的難民被關進籠子裏了吧?幾十年後回首一看,哇塞,我們有那麽野蠻嗎?
Sharonsharon1 發表評論於
既然這麽肯定會發生的,那你趕緊跑吧。
不可告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Jiajia28:
現在美國大學的專業已經開始限製中國人。5G也被視為National Interest。隻要中美衝突升級,我的預言是分分鍾會發生的。
SAR 發表評論於
相似情況下的曆史重演可能就是必然性的展現,當然啦表現方式可能不同。
Jiajia2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不可告人' 的評論 :
你想的很遠。先看看近的,民主黨支持大學錄取多錄取“少數族裔”(當然不包含華人),高科技公司多錄取“少數族裔”, 那是誰被擠掉了呢?
擠掉沒關係,但學校公司錄取人不看成績看皮膚顔色,你覺得公平嗎?
你不覺得正常社會更需要law & Order 嗎? - 包括作者, 可能你是黨媽的人,可以理解,儅我沒說。
Jiajia28 發表評論於
其實拜登不是多麽討厭的,他是個無能的人而已。而且年齡大了,已經是糊塗老人了。

是拜登身後的那些人,以奧巴馬為首的,米歇爾、AOC、佩洛西這些可恨又惡心的東西,是我們堅決不能支持的。

民主黨利用疫情,掀起黑人暴亂,置國家利益於不顧,如果選擇民主黨,就意味著對邪惡的妥協,等於把自己賣了,還幫民主黨數錢
誠信 發表評論於
越來越奇怪你的姿勢了, 你投共了嗎? 很好奇呢。

前段時間, 有人揭發你是張春橋, 我還很反對。 怎麽現在與五毛兄們串通一氣了?

總統連叫個 "Chinese Virus" 都不被允許, 盡管事實上 The virus indeed came from China。 後來不得不稱為 "Kungfu virus", 還是被廣泛批評。 後來, 連個外國的微信都禁止不了。 怎麽可能有能力將華裔美國人關進集中營?!

太過分了!

你是否也覺得, 將來還有可能將黑人再變成奴隸? 怎麽回事, 你?

Jiajia28 發表評論於
如果你身在曹營心在漢,被関也是活該!
話説爲了自己那個小小的可能,選支持打砸搶的民主黨,支持非法移民的民主黨,鼓勵懶人繼續吃福利的民主黨,吃裏扒外的民主黨,我還沒那麽糊塗
江郎山閑話 發表評論於
現在有很多庇護城市,總統對非法移民都無能為力,省省這個當心吧。
江郎山閑話 發表評論於
比照曆史,好像美國被一個國攻擊了,這個國的有些移民偷偷幫這個國,然後...
小熱帶魚兒 發表評論於
希望更多的人看到這篇文章,仔細思考現在的局勢,每一票都很重要。如果還要助紂為虐,誰也救不了自己。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四姑娘山 發表評論於
論據很有意思,結論不敢苟同。集中營很難再有。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華人麵孔進入高科技行業會受到隱形歧視。以後ABC學文法的出路更好。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曆史也許不會100%地重現,這麽多華人移民,確實不可能再把我們全部都關進集中營了,但是不是可能以其它方式出現,比如從政府機關中排除華人,強製華人從某些地區離開,這些當年也曾發生在日本移民身上。所以我覺得不能拘泥於集中營。
來自加勒比海 發表評論於
台灣人,香港人, 大陸民主人士,要開心死了
不可告人 發表評論於
其實隻要合理合法地要求大陸來的華人在進入高科技公司和政府部門之前,雇主必須取得FBI的clearance,就可以讓90%的大陸人找不到工作。如果Trump之類的人上台,發生的可能性是大概率的。
bjszh 發表評論於
移民算什麽,不是還要把州長關起來嗎?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自媒體中製造懷疑,擔心,恐慌,以達到他們混淆是非,不可告人的目的“;
”某些人一貫為故國的獨裁專製政體辯解,粉飾,同時利用美國的言論自由。肆意攻擊民主自由 國體“;
”蠢”是因為被深度洗腦,不能認清曆史真相;“惡”是心知肚明、編造恐慌、嘩眾取寵。 ”
————————————————————————————————————
有的人就是雙標,這才是被深度洗腦了,這才是真蠢。

學習了,讓我進一步看清了曆史。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別說, 下頭亂罵人的肯定是川粉了。 有其主必有其仆, 有其父必有其子。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好! 確實象在文裏說的, 在目前生活和進集中營之間還會有很多步。 工作環境, 家居環境, 孩子上學。。。
方玉 發表評論於
好文!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先占沙發,然後仔細學習。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