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程度從美國國防部長降到駐外大使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們小區的長時間居民Bert Walker前段時間去世,享年88歲,董事兩次送郵件希望我們參加在拉度教堂為他舉行的追思會。去年我們的年會或夏天聚會,我沒印象見過他,這段時間被弄得昏頭轉向,其實近期在我們鄰居發生的事件,也是驚濤拍岸,人間悲喜劇不斷。我如果有馬克·吐溫之才華,應該能寫出比《競選州長》更精彩的故事。

讓我談談非富即貴的美國人是怎麽管理他們的社區的,我將在這段時間用幾篇文章逐層剝離,作為我們了解美國的一個窗口。這話題比較吸引人,富和貴我都不是,我隻是稀裏糊塗混進來的。我們是唯一住在這建築博物館社區的華裔家庭,這是一點不假的,多重原因造就了這事實。我可以用一點小形容以說明這社區創始人的豪情與氣概,昨天我溜我家的狗狗泰迪時,它在兩側古董樓之間的正中間草坪玩耍。我以前總是向參觀者這樣描述,這兩側建築的中間地帶,包括對開的馬路和中間草坪,足有六道的高速公路那麽寬。

這每棟八千平方英尺以上的各式建築風格的古董房裏,通常隻住幾人,車輛稀少。參天大樹間則是綠茵和鮮花,還有玩耍的鳥兒們,透著樹枝間的雲朵和遙遠的車聲,這裏是鬧市區的人間仙境。

這位美國駐匈牙利的前大使Bert Walker先生是既富又貴,George H. W. Bush中的W就是他的這個Walker, 為老布什總統母親家的人。Bert的祖父George Herbert Walker是老布什總統的外祖父,洋人有將親人的名或姓加入到自己名中的習慣,英文裏還有名和中間名之區別,老布什總統是他的堂兄。美國駐外大使通常都是總統作為禮物以感謝自己的競選金主們,像老肯尼迪的駐英大使和肯尼迪總統女兒的駐日大使,這位Walker先生對兩位布什總統和麥肯的競選都有貢獻,錢是沒少捐的。

博文刊頭的照片含有大使家的古董房,這裏每棟都有品位,至於是哪棟隻有靠大家猜了,我不便透露太多信息,照片中的泰迪不知在尋找什麽目標。該大使為成功的生意人,曾經因為捐贈一千萬美元的巨款給Webster 大學,該大學的商學院以他的名字貫名,他在Webster擔任了42年的校董和幾年的董事會主席,不知何故他與鄰近的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走得不近,他的兒子現為一個公司的CEO。

Bert Walker在聖路易斯地區是位活躍的人士,他在1992年參加過共和黨的聯邦眾議員競選,初選時被Jim Talent擊敗,Talent後來成為密蘇裏參議員。可能與他住在城裏有關,他是力主聖路易斯City(市)和County(郡)合並的重要人物。如果實現了,聖路易斯將會徹底擺脫全美最危險城市的帽子,但是住在典雅西區郡裏的美國中產階層不願意。Walker大使的太太仍然在小區居住,親生和繼子繼女有近十人之多,可惜這周末我沒去拉度的教堂參加紀念他的議式。

美國有多麽不避?呢,這大使的任命是在他家的堂兄當總統的時候。大使年輕時去讀的耶魯,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我們窮移民的後代當年是與他們的後代競爭讀耶魯的。Bert從哈佛法學院畢業後加入美國空軍幾年,然後來聖路易斯加入他祖父創辦的金融公司G. H. Walker,還當過其他公司的CEO。小區的明顯變化是,現在的精英程度呈明顯的下降趨勢,以前是五任白宮的內閣成員甚至美國國防部長,現在已經達到一個駐外大使的逝世都大驚小怪的程度了。不過,這Walker還是帶點“皇親”的。

周末是陽光明媚,可以脫下厚外套的日子,藍天白雲。我步行去星巴克寫東西,遇見長久翻修的巴勒醫生家賣房子。泰迪媽媽再次參觀完巴勒家後,從他家再入我們家時,還是覺得自己家的結構更加合理。我的意見是巴勒醫生家和我們均為英氏,但是他們更融合了羅馬的古典,我們沒有那圓形的通天結構。大量看客是以參觀古董建築為目的來的,嚴肅買家很少。最好玩的是,當我走向巴勒家時,遇見一家人指著我家說:“你們看這房子,完全就是一個Box”。我也接受這評語,確實對設計了我們古董房的建築師不尊,但是他們或許不知道,16或17世紀的喬治聯邦式的建築風格就是這樣子的。

巴勒醫生家雇人耗時一年多整修才有這結果,屋頂部分換了,地板的部分是仿古的新材料。他們肯定是賠錢的買賣,但是保護了這棟古典建築。房屋經紀人告訴我,他們總共花了40多萬美元裝修。這些家俱是房物經紀人為了促銷的擺設,巴勒醫生的後代如果以後想看父母或祖父母的家俱,應該到我家來,我家書房擺著刻有這位心外科教授名字和頭銜的榮譽座椅。

從巴勒醫生家出來,又見這棟房子因上市而再開門戶,我們在六個月前參觀過。隔壁鄰居對我說過,他根本沒有賣的企圖,因為把價定得奇高。他是一家企業的CEO, 為單身中年男人。可以告訴崇拜名校的中國父母,他是Mississippi State University的畢業生。

Bert Walker。

Dwight F. Davis為美國前戰爭部長(現在的國防部長)以及美國駐菲律賓總督,當時那裏是美國屬地,美國讓菲律賓獨立了。網球的那個戴維斯杯就是他創辦的,這張照片來自Julius Hunter的書。他的父蔭使他能生活在這個小區,據說父親還為他在後院建了一個網球場。他父母曾經在這裏買了三塊地建豪宅,先後供自己和三個兒子居住。

hhtt 發表評論於
Portland Pl 還是很牛!穀歌地圖的街麵圖都不能有!
夢遙2016 發表評論於
’精英‘是值得用’哲學思考‘的新議題 :-)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笑薇.' 的評論 : 既不是土路也不是硬水泥路,為滲了小石子的水泥路,照片中隻顯示了一側。
笑薇. 發表評論於
第一張照片的路是土路嗎?房子很豪,有許多細節,是一種風格。就是太老了。
jiajia123 發表評論於
Enjoy reading!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ng140' 的評論 : Thank you and you are right. I was confused because of the English word cousin.
bashfulx 發表評論於
多麽精致的房子啊!因為是聖路易斯,所以不搶手。一百多年前那個城市曾經輝煌過。老區的房子都是沒有車庫的。甚至兩棟房子中間的胡同窄得開不進去車。三十年前還有個TWA, 現在隻剩下 Anheuser-Busch and Monsanto
iced91030 發表評論於
“ 他是Mississippi State University的畢業生”。 這句話現在的意義不大。幾十年前,deep south 的人不見得買兩岸常春藤的帳。

現在不行。 南方除了個德州,教育真的是不行。500大公司裏,MD以上的還是兩岸的和北邊的占絕大多數。

美國要不是有個選舉人製度,南方會很慘的。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謝謝分享。叔叔伯伯的兒子是堂兄弟。姑姑,舅舅,姨的兒子是表兄弟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