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的綠色鱷魚(三)- 西恩富戈斯和聖地亞哥

來源: 2018-12-16 15:26:57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1346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賦閑翁 ] 在 2018-12-22 12:28:10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第三天,我們又開始了西恩富戈斯的半日徒步遊。與古巴其他城市不同,西恩富戈斯是由法國移民者建立的。它地處古巴海岸南部的捷豹灣,是聯通牙買加和南美其他城市的樞紐。這兒風景美麗誘人,被稱為南加勒比海的明珠。人口約為十七萬。由於保留了大量殖民時期留下的老建築,這裏也是世界文化文明遺產之一。穿過窮困潦倒的居民區,來到了何塞馬蒂廣場。這裏的建築其風格與特立尼達的截然不同,街道寬敞整潔。著名的法式老建築群圍繞著何塞馬蒂廣場,其中64處建築是1819-50年代的,327處建築是1851-1900年代的,其餘的1188處是20世紀初的。這樣大規模的新古典主義建築群保存的如此之完整在加勒比地區實屬罕見。如果將來有一天,古巴改革開放以後,真心地希望不要有頭腦發熱的官員隨意將這些極具曆史價值的寶貝拆除。人們能在這樣的廣場閑庭信步,悠然自得,海風徐徐,好不愜意。如若放在中國,那可是大媽們跳廣場舞、大爺們搓麻將的絕佳之地。  

何塞-馬蒂廣場,四周都是古建築

新古典主義式建築,市政廳

建於1880左右的Thomas Terry Theater,可惜金粉鑲嵌的頂層裝飾畫正在維修。無法參觀。

法國富豪的家。現在是有名的旅店。

晨練的拳王

西恩富戈斯的土壤肥沃,是種莊稼的好地方。但是殖民者不缺糧食,他們要的是金銀財寶。金銀沒了,種煙草一樣賺錢。就這樣,這裏成了煙草種植基地。地肥土潤煙草嫩,用這裏的煙葉製成的雪茄煙自然成了上上品。在市郊,我們參觀了一家百年老牌雪茄煙廠。一進門,牆上掛著老卡與他的同誌加兄弟委內瑞拉的查韋斯參觀該廠時同抽雪茄的合影。一百多年來,他們製作雪茄的工藝過程保持不變,全部手工。就像保護高新技術一樣,這裏不允許拍照。接待我們的該廠管理人員說,他們的獨特工藝可以去除雪茄裏87%的尼古丁。此話真偽,無法查證。這裏的工人成天與煙葉直接打交道而且無任何防護措施,即使他們不抽煙,強烈的煙味也可能把他(她)們熏成老煙槍?!他們的工資從每月500到2000比索不等。超產完成每天定額的,可以多得。這裏有的工人已經在此工作了二三十年。這是純正的社會主義特色之一。想想自己成天對著計算機熒屏偶爾會感到乏味,小人物知足吧!這世界上乏味的工作多的去了。

網上下載的圖-出處不知

雪茄製作車間

行程的最後,我們來到了海灣邊麵向大海的、當地地標性的豪華飯店(Palacio de Valle)。這個飯店的前生是一位甘蔗莊園主在1913年修建的別墅。後來成為賭場。革命後改為飯店。其建築集哥德式、威尼斯、新摩爾式風格為一體。來到酒店二樓的陽台,慢慢品賞一盅勾兌的朗姆酒,遠眺四周蔚藍的大海,欣賞著古巴藝術家們的樂器演奏,耳邊不時傳來棕櫚樹隨風搖曳的沙沙聲。此情此景,似入仙境。

古巴黑人小樂隊在Palacio de Valle酒店二層的陽台上表演

美國人留下的豪宅

梁園雖好,終非久留之地。下午一時,我們啟程前往古巴的第二大城市聖地亞哥Santiago. 聖地亞哥在古巴的東南端,與海地和牙買加隔海相望。她曾經是古巴的首都,是除哈瓦那以外古巴最重要的港口城市。人口約45萬。自1515年被西班牙殖民以來,聖地亞哥屢遭英法淪陷。加之緊靠海地,所以當年販賣到那裏或從海地逃到那裏的黑奴很多。那裏的黑人形成了自己的獨特文化傳統。Son舞就是黑人將古巴傳統的莎莎舞(Salsa)融入自己的元素而成的黑人舞蹈。導遊說,如果看到一個全身穿白色服飾的人,他(她)極有可能是非洲古巴人信奉聖帝瑞亞(Santeria)教的信徒。當年老卡就是在這裏的市政府大廈的陽台上宣布革命勝利的。至於老卡到底帶給他的人民多少幸福,隻有老百姓自己清楚。這裏也是音樂之城。據說每到傍晚,當地人就聚會歌舞,熱鬧非凡。由於地處山丘,忽高忽低的像坐過山車式街道與三番市好有一比。

聖地亞哥市政廳-老卡當年就是在這裏的陽台上宣布革命勝利的

在那裏,我們參觀了著名的始建於十七世紀的愛德聖母大教堂。教堂位於聖地亞哥西北方向的埃爾科夫雷(El  Cobre),坐落在一個山丘之上。教堂周圍,山巒起伏,綠樹蔥蔥。教堂本身並不怎麽起眼。但是在古巴老百姓中,她可是一座神殿。每逢9月8日聖母日,成千上萬的教徒們三步一跪、五步一俯地跪爬著前來敬拜。很像藏族信徒朝拜神廟一般。老卡上台之初,禁止一切與共產主義理念相違背的信仰。時過境遷,也可能是老卡隨著年齡的增長閱曆漸豐。也可能是他感覺到政權已穩,宗教已不再被認為是洪水猛獸。1976年老卡修憲,允許百姓在法律的框架下信仰自由。自此以天主教為主的各種教徒一天天多了起來。1998年梵蒂岡教皇保羅二世的到訪,使得這座教堂名聲大噪,如日中天。我們去的那天,正值禮拜之日。信徒們每人手持一束鮮花在教堂裏做禮拜。裏麵不讓拍照。有兩個農家女帶著幾個年幼的孩子站在教堂的圍牆之外,伸手向我們要東西。看著孩子好像蠻可憐的,我們就將隨身帶的小點心給了孩子們。但是農家女顯然不是為了要吃的,她們要的是錢。奉聖母的名,我們給了她們一人一個CUC。後來導遊告訴我們,附近的居民用這種方式要錢已經習以為常。隨後,我們一行跟著導遊,在鬧市區轉幽了一個多小時。與哈瓦那以及其他城市一樣,這裏也有很多曆史遺址和建築。比如革命廣場,聖母升天大教座堂,德.多納斯廣場,老卡年輕時上的教會寄宿學校等等。在此不再一一贅述。

革命廣場

聖母升天大教座堂

德.多納斯廣場的雕像

灰色的建築曾經是老卡上過的天主教教會寄宿學校

始建於十七世紀的愛德聖母大教堂

教堂附近

教堂外麵的彪悍小夥

熙熙攘攘的步行街

教堂外麵期盼的眼神

殷切的神態

不好了,老爺車又出問題了

本來打算買些雪茄煙的,但是考慮到認識的朋友中沒什麽人吸煙,而且雪茄煙不能過久儲存,結果決定買兩瓶朗姆酒帶回來。我在其他城市已經看好了價格和牌子。大部分酒也就三到五塊錢,最貴的也就十來塊。因為聖地亞哥是著名的百加得烈酒發源地,我心裏想到聖地亞哥再買。導遊特意指著市中心的一家國營商店對我們說,如果我們要買酒、雪茄或其他紀念品,就在此專賣店買。但是當我買了酒出來,有一種被敲詐的感覺。貨架上的物品沒有標價,營業員用計算器敲打幾下,直接告訴客人應付款是多少。她起先要我付18個CUC。當我準備付款時,她忽然說不對。她又重新算了一下,這下變成28個CUC了。我問她商品價格牌在哪兒,她說沒有。一個正規的國營商店怎麽會沒有標價呢?我要她給我開收據。她又說收銀機壞了,無法打印。商店裏熙熙攘攘,鬧鬧哄哄,各種人流川流不息。時間緊,又怕小偷光顧,我就沒再計較。就因為這兩瓶倒黴的酒,過飛機安檢時,安檢人員不讓我帶上飛機。害得我不得不又多花了35刀重新托運行李。小小不悅,一吐為快。

是麻將嗎?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