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四日:沒有!

來源: 2020-01-06 19:00:00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3864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樹枝兒 ] 在 2020-01-06 19:02:07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爸媽:

原以為教人做幾個菜,還是最簡單易學的菜,是輕而易舉的事。誰知整整花了我一下午,五個多小時。加上先去給朋友送一盒綠豆糕的時間,我十一點半左右出門,回家已是六點多。累死我了。

要說幹活,我其實沒幹什麽,就動動嘴,偶然動手示範一下。主要是那倆小夥子主張一個菜一個菜地做,學成一道吃一道,可不就花時間?而且,雖然麻辣豆角和蒜泥菠菜做起來不費功夫,可菠菜洗起來花功夫。裏麵藏著細沙,得一片一片衝。後來做豆皮卷洗豆芽更費勁,主要是豆芽不太新鮮,要一根一根洗,掐頭去尾什麽的。小夥子們刀工又太爛,切的胡蘿卜絲又寬又厚,我得從頭再加工,豆皮卷還得一根一根在油鍋裏炸。等所有的菜全部出鍋的時候,天已黑透。我也聊天聊的口幹舌燥,喉頭冒煙。

作為師傅,每一道菜出鍋我自然要嚐一口的。對地道的中國人而言,他們做的腐竹太軟,菠菜裏的鹽太重,豆角沒有煸幹,豆皮包得不夠緊,酸辣湯裏的芡不夠,就芝麻麵還馬馬虎虎。盡管如此,對第一次做中國菜的外國人而言,已經非常好了,最起碼味道還算正。他們自己特別高興,特別自豪!可惜我忘了拍照。

在做飯過程中,很多調料和配菜,我完全不知道英文怎麽說,比如花椒、五香粉、木耳、腐竹、水澱粉、香菜什麽的。幸虧朋友在一旁解釋,其實有些她也不知道英文名字,或者根本就沒有英文名字,她隻能描述一下味道和用途。這讓我想起一個真實的笑話。我在普林斯頓大學工作的時候,一個同事說她剛到美國時英文不好,因為她大學裏是學俄語的。她想去買韭菜,就問另一個中國同事,韭菜英文怎麽說?答曰:“沒有。”她一時沒反應過來,還在琢磨,問m什麽,怎麽拚?她的同事大笑:“不是m什麽,是méiyǒu,沒有!老美沒有韭菜,沒!有!”

真的,很多中國人常吃的東西,老美根本沒見過。比如木耳,我帶了家裏的壓縮木耳,進門第一件事是先把木耳泡到水裏。他們很奇怪我為什麽要一個很大的碗裝水。等吃完麵,突然發現空空的一大碗水,已經被密密麻麻的木耳覆蓋。倆人驚奇萬分,左看右看,讚歎不已。再比如炸花椒油。倆人第一次見生的花椒,當花椒用熱油炸一下,香味道被激發出來之後,倆人驚喜萬分,伸長了脖子聞,一口一個“哇哦”“天啦”“太香了”。

這就是吃的文化差異。老美也有很多東西,是中國人以前不吃的。比如奶酪和黃油,我們至今也不怎麽吃。雖然是小事,也算一種文化交流了。哈哈。至少,臨走的時候,女主人笑著說:“以後要是有類似有關吃的項目,一定記得告訴我。任何時間,隻要你想教別人做中國菜,就來我家!”

好玩吧?

你們多保重。晚安。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收費按小時計,所以挺好 :-) -色大膽小- 給 色大膽小 發送悄悄話 色大膽小 的博客首頁 色大膽小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1/07/2020 postreply 07:35:18

哪有這種好事?學費提前說好的。:) -樹枝兒- 給 樹枝兒 發送悄悄話 樹枝兒 的博客首頁 樹枝兒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1/07/2020 postreply 18:54:10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