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將 陳賡 - 國軍上將錢大鈞 遇而不捕】

來源: 2019-09-01 20:43:48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9088 bytes)

 

陳賡一家

陳賡畢業於黃埔軍校一期,是著名的黃埔三傑之一。蔣先雲的筆,賀衷寒的嘴,比不上陳賡的腿。

1925年10月,在第二次東征時,在華陽附近戰鬥失利,叛軍追了過來。到前線督戰的蔣介石怕被叛軍俘虜,拔槍企圖自殺,要“殺身成仁”,幸虧陳賡眼明手快下了校長的武器,陳賡不顧個人安危,連背帶拖,將蔣救了出來。之後,陳賡又不眠不休,長途跋涉找到何應欽和周恩來的第一師,搬來援兵。

1928年。陳賡在中央特科工作,一次從上海去天津執行任務。火車行經南京停車時,閑不住的陳賡居然走出車廂,到站台上轉轉。

突然,他發現列車後麵臨時掛上了一節專用的花車,又見幾個國民黨高級將領沿站台走來,怕被人認出,趕緊跑進了車廂,將帽子拉得低低的坐下。可是,他認識國民黨要員太多了,忍不住又偷偷地朝車窗外麵看。這一看不打緊,大吃一驚。原來,被那些官員簇擁送上花車的,正是認識他的原國民黨淞滬警備司令、此時已調任國民黨江南“剿匪”司令的錢大鈞。

陳賡在黃埔軍校時被稱作“黃埔三傑”,還救過長蔣介石的命,錢大鈞是黃埔軍校的教育長,不僅認識陳賡,而且兩人熟的不能再熟了。

當火車啟動離開南京後,陳賡坐在車廂,得意洋洋,滿以為自己用帽子蓋住了臉,就可以避開老熟人而不被發現。哪知車行不久,錢大鈞的副官突然來到他前麵,對他說道:

“陳先生,長官有請。”

陳賡心想壞了,到底還是被他看到了,這位錢大鈞的眼力好尖好毒!但他還是硬著頭皮回答:“我不姓陳,是做生意的,哪裏認識你們長官,你認錯了人吧?”

那副官說:“沒錯,請你到那邊去談談。”

陳賡一看事已至此,隻得跟著他去了。

陳賡走進花車,錢大鈞見到他,狡黠地說:“我一進站就看見你,叫副官跟上你的。”

陳賡一聽,也不再辯護,坐了下來。錢大鈞又問道:“你近來幹些什麽?”

陳賡答道:“沒有什麽事情可幹,正在到處謀事。”

錢大鈞哪會相信,望著他又問了幾句。陳賡見他並不認真要抓自己,居然與他閑聊起來。

火車飛馳著。他們聊了好幾個站,陳賡說:“我要下車了,去看一個朋友找點事做。”

錢大鈞也沒有強留。這樣,陳賡便與他告別了。

火車到站了。陳賡趕快下車。

當火車繼續開動的時候,他才又迅速登上另一節車廂,仍把帽沿拉得低低的坐下。誰知火車開動不久,那個副官又找來了。

他抿著嘴,帶著詭秘的神色說:“陳先生沒有下車啊,長官請你。”

原來,錢大鈞派人盯住他了。

陳賡又壯起膽量去了。結果,在花車裏,又與錢大鈞大談黃埔往事。

其實,錢大鈞並無要捉住陳賡之意,隻是告訴他:他錢大鈞也不是傻子,知道陳賡此時的身份。

他與陳賡又閑談了一陣,火車過了徐州,就讓陳賡走了。

陳賡的人緣之好,可見一斑!

 

1932年陳賡因負重傷秘密到上海就醫,顧順章把陳賡給指認了,陳賡在上海被捕。

1933年3月被捕,由上海解往南昌。正在南昌指揮對中央蘇區的第四次“圍剿”

的蔣介石親自用高官厚祿進行勸降。陳賡不納拒降。

經中共和宋慶齡等營救以及宋希濂等黃埔同學國軍將官多人請命,

陳賡由監禁改軟禁,後成功逃脫,脫險後到中央蘇區。

蔣介石也因此 “放水”,放了陳賡一馬。

 

 

早年,錢大在保定軍事學校求學,而後成功進入日本陸軍軍官學校進修,與蔣介石在日本相識同學。

黃埔軍校第二任軍事總教官, 教育長,錢大

軍統局的局長老大不是戴笠 而是錢大,戴笠隻是副局長,雖然實權。

錢大不過問。聰明人。愛色貪財,但人事交際圓滑。

不抓陳賡,念及黃埔之情,也知道陳賡是蔣介石的救命貴人,

各行其道。

 

 

 

據說他坦言:蔣介石都不敢動的人,我錢大均怎麽敢動呢。

 

錢大均 書法 立軸 水墨紙本

 

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後,陸軍小學堂停頓,錢大鈞遂赴上海加入學生軍,參加反清軍事活動,入鈕永建創辦的淞江軍政分府淞軍幹部學校學習,畢業後任弁目隊班長。後陸軍小學堂複校,返回完成學業,

1913年春陸軍小學畢業後,任淞軍別動隊排長等職。“二次革命”發生時,隨學生軍敢死隊攻打上海龍華和江南製造局,失敗後遭追捕,輾轉鄉間隱匿。後應鈕永建資助,錢大鈞於

1914年初潛往日本東京,入“浩然學社”聽講。其間經鈕永建介紹晉見孫中山,並入大森浩然學社軍政訓練,親聆孫中山教誨,與當時在東京的蔣介石一同加入中華革命黨(中國國民黨前身),其與蔣介石係當時最早加入中華革命黨的青年軍事人才。

1914年12月回國,考入武昌陸軍第三預備學校,在校學習期間,積極參加反袁(世凱)軍事活動,因被追捕而輟學。潛回上海後,先任《時事新報》日文翻譯,後往淞江協助鈕永建組織新軍。

1916年6月袁世凱病亡後,返回武昌陸軍預備學校續學,同年12月畢業,繼入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五期入伍生炮兵隊學習。

1916年11月獲得鈕永建(日本士官第一期生)保送日本留學,其間得嶽父歐陽耀如(江西吉安人,同盟會員,曾任江西省參議會議員)資助,先入日本陸軍振武學校完成預備學業,繼入日本陸軍聯隊炮兵大隊實習,

1917年6月考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十二期學習,

1919年6月畢業。錢大鈞回國後,與歐陽藻麗結婚,生育子女五個。後分發保定陸軍軍官學校任教,兼任第八期炮兵第四隊分隊長,期間因爆發直皖戰爭,學校陷於停頓。

1920年10月保定軍校複校,任複校籌備員,後任第九期炮兵科炮兵隊隊長等職。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