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的狂亂——觀評霍梅尼的葬禮

來源: 江天雲月 2024-06-06 20:19:53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5876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江天雲月 ] 在 2024-06-06 20:21:40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這篇也是刷小視頻的雜感, 有時候我會想,小視頻成為一個時代,其生命力就在於它常能觸動大眾的神經。

 1989 年 6 月 3 日,伊朗最高領袖, 86歲高齡的魯霍拉·霍梅尼在午夜前去世。霍梅尼葬禮的當天, 是一個炎熱的夏日, 來自伊朗各地的上千萬人都自發湧入城市和街頭, 前往德黑蘭安葬霍梅尼的 墓地,西方機構估計,僅僅在霍梅尼葬地周圍20英裏方圓的地麵,就 積聚了有 200 萬人。

從空中視角俯瞰,如此密集而龐大的人群,還焐烊焐烊不斷刮起人潮的旋風, 確實很有視覺衝擊力。   但不知怎的,從這幅俯瞰圖中, 我卻無從感到生命的溫度和·莊嚴,反而深深體會到了生命的脆弱與卑微,以及生命的狂亂。

在生命的迷宮中, 無助的卑微與無所畏懼的狂熱同根而異生。活在這類希望與恐懼中的人,一定會膜拜一個他們心造的強大的神聖,因為將心靈交給虛幻世界是解脫恐懼的捷徑, 這樣即使走在生死的邊緣,也可以對苦難無動於衷。 而建立於自卑盲信的崇拜心理,會讓一個人無視理性和常識, 這就是瘋狂的前身。

霍梅尼的葬禮把這種狂熱放大到了極致。

霍梅尼的葬禮並沒有在預期的那個時間點完成, 因為在那一刻,大批狂熱的信徒, 為了讓自己承接更多的“神聖“之福, 竟毫無心理負擔地撬開了老霍的木棺, 並撕扯開了老霍的裹屍布。幾個最近的人還爬進棺木,親吻他們”伊瑪目”的老臉。這一場景不僅被記錄在視頻影像, 也被《紐約時報》記者約翰·基夫納拍了照,   照片上能清晰看到老霍裸露出的白生生的腿腳,但由於角度的原因, 卻無法看清老霍的金麵。按吾國習俗,這要算暴屍光天之下了,老霍魂如有靈,不知是否會吹胡子瞪眼。

在一片瘋狂中,霍梅尼的兒子艾哈邁德被打倒在地,老霍的裹屍布被撕成了碎片,成了一眾“幸運”信徒們珍藏的人生“聖物“。

信徒們這一通歇斯底裏的大鬧,一時把老霍的葬禮搞成了搶劫與哭喪的大雜燴, 這可急煞了老霍葬禮的護衛,  最後他們通過向空中開槍才驅散了人群, 接著, 老霍的屍體就被胡亂地迅速重塞入棺, 並被匆忙抬入直升機內。即使如此, 在直升機起飛的那一個時刻,仍有幾個瘋狂的信徒緊緊抓著起落架, 幾經旋轉,才被甩落於地。飛機緊急起飛, 倉促間, 起飛時人們仍然可以看到老霍的部分棺材搖晃著探出機艙外。

在酷熱和令人窒息的灰塵中,百萬哀悼者潮水般奔來湧去,許多人一邊哀號一邊捶頭, ——按照 伊朗文化習慣,哀傷程度與捶打自家頭麵的力度成正比。更多的人們則不斷振臂高呼“美國去死!”。美國再次被嚇尿!

大約五個小時後,屍體又一次被直升機送到了老霍最後的安息之地,這次是被裝在了鋼棺。 衛兵們也有了經驗, 直升機甫一落地, 衛兵們就悍勇地推開了周圍瘋狂伸出的手臂,拚盡吃奶之力盡快將棺材送到墓地。雖如此, 十來米的路程,也足足化了他們整整十分鍾,數千人的推搡讓這段距離仿佛延伸了好幾公裏。

在最後一刻,棺材的金屬蓋被扯掉,屍體被卷進墳墓,這也是伊斯蘭教的傳統,即死者隻用裹屍布下葬。為防精神錯亂的狂熱信徒挖出屍體,墳墓很快被預先準備好的混凝土板和一個重達數噸的大型集裝箱覆蓋。到儀式結束時,已有 440 多人重傷住院,另有 一萬餘人因受傷接受治療,至少8人因窒息或踩踏而死。

老霍葬禮的規模排不上第一,   據朝鮮人民共和國報道, 金正日去世時,有超過 50 億人在世界各地為他哭喪送葬。如果您不幸也相信這個報道屬實,有史以來男勃旺的隆重葬禮當然要數金正日。(下附視頻可見斯大林、金正日葬禮實況,以及周總理出席斯大林葬禮致哀哭泣的影像,有暇者請移步一觀)

與連如何哭號、如何流淚都排練好的、極端秩序化的獨裁者葬禮不同, 狂熱宗教化的葬禮確實更多了一點真誠的人類情感,但愚昧而狂熱的人類情感,常常煥發出的卻是可怕的瘋狂之力。

附視頻:真情的狂亂——觀評霍梅尼的葬禮// 周恩來總理在斯大林葬禮上悲相致哀//論隆重,金正日的葬禮拔了頭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請您先登陸,再發跟帖!

發現Adblock插件

如要繼續瀏覽
請支持本站 請務必在本站關閉/移除任何Adblock

關閉Adblock後 請點擊

請參考如何關閉Adblock/Adblock plus

安裝Adblock plus用戶請點擊瀏覽器圖標
選擇“Disable on www.wenxuecity.com”

安裝Adblock用戶請點擊圖標
選擇“don't run on pages on this do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