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那些年,那些事(3)轉機

(2020-09-09 15:25:55) 下一個

老公給蕭群和兒子買的機票是從上海出發,經東京轉溫哥華,再轉至終點---薩省的R市。

東京時間下午1點20分,晚點將近一個小時的波音747班機終於降落在東京成田機場。

此刻的東京正下著毛毛細雨,機場裏霧蒙蒙的一片。蕭群站在機艙口,脫下兩天前剛買的黑白紫三色花夾克外套頂在兒子頭上,自己隻穿著件襯衣,牽著兒子,跟著人群順著懸梯小心地走下飛機,再惦著腳尖,繞過地上的一灘灘積水,跟著隊伍,擠上了早就等在不遠處的機場大巴。娘倆剛站穩,大巴的門就呱嗒一下關上,車子旋即開動起來。背靠大巴的門,蕭群穿上外衣,輕輕地長舒了一口氣,把兒子摟緊了些。

幾分鍾過後,大巴停穩在一座不起眼的平房邊上。

蕭群牽著兒子跟著人群走進去。隻見屋子裏麵早已沙丁魚似的擠滿了人,亂哄哄的。蕭群聽到有人嚷:“我們要趕下班飛機,飛機要誤點了,要誤點了!怎麽辦?往哪裏走?”聽到此話,蕭群抬手一看表,糟了,已是下午1點40分,而下趟去溫哥華的飛機2點鍾起飛。蕭群急了,站在人堆中,急得腿發軟,也不知道找誰打聽。忽然,聽見一個男聲用中國話大聲喊:“去北美的跟我走,去北美的跟上,跟我走,快!”

蕭群隨著聲音望去,隻見一位亞洲臉搖晃著一麵小小的黃色三角旗,邊走邊喊,很多人圍在他的身邊。蕭群不知道這人喊的是什麽,隻知道自己是去加拿大的,是否就是那人所喊的北美呢,不管三七二十一,蕭群拉著兒子擠到那人身邊問:“我是去溫哥華的,怎麽走?”

“跟我走!快!”亞洲臉仍然搖晃著小黃旗,還跑了起來。蕭群趕緊拉著兒子,跌跌撞撞地也跟著跑。幾分鍾後,停在一間房門前。蕭群直到後來才知道,這裏是成田機場的臨時海關。

臨時海關簡直就像中國抗戰電影裏的鬼子檢查站。進關的人排成兩行,進房間後,逐一接受站在一張小桌子後的鬼子驗看護照和盤查。很快,輪到蕭群和兒子了。一鬼子用手指比劃著讓蕭群和兒子過來。蕭群隻得乖乖照著別人的樣,走過去,拿出和兒子合夥的中國護照。鬼子翻開護照,看了一下,然後比劃著說了一通鬼話,弄的蕭群一頭霧水。這時,蕭群隻見這鬼子從抽屜裏拿出一張紙,在上麵寫了“兒子”兩個漢字,又指了指站在蕭群身後的強強,蕭群這才明白,原來鬼子是問站在蕭群身後的強強是不是她的兒子。蕭群趕緊點了點頭。這時,蕭群身邊站過來一個女鬼子。隻見這女鬼子雙手打開,分別緊貼在她的身上,前後、上下、左右迅速仔細地摸了一遍。頓時,蕭群覺得很尷尬,渾身很不舒服。但在人家的屋簷下,言語又不通,又要趕緊通關,蕭群隻好紅著臉,不得不低頭。等那女鬼子檢查完,蕭群趕緊帶著兒子逃也似的出了臨時海關的門,登上了關口的飛機。

經過了十多個小時的飛行,蕭群和兒子終於站在了加拿大溫哥華機場寬大的大廳裏。接下來,又是入關出關。好在上海臨行前表妹教她的“CHINA”這個英文單詞還沒忘,憑著這個單詞,海關人員給蕭群找了個翻譯,蕭群這才和兒子順利地登上轉往薩省R市的飛機。

當地時間晚上7時50分,蕭群和兒子乘坐的飛機正點降落在薩省R市的機場,見到了分別將近兩年的老公以及他身後的教會牧師和朋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