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每到周二、周四兩天下午,蕭群從英文補習學校一放學,就去麥克凱納太太家做功課,而麥克凱納太太,為了輔導蕭群學習,可沒少費心思。蕭群每次去,麥克凱納太太都要想盡辦法讓蕭群理解和做好當天她帶來的家庭作業。有一次,麥克凱納太太為了讓蕭群理解reach這個英文單詞,甚至把雙手舉的高高的,盡力伸向廚房的櫃子頂,使蕭群很快理解了這個單詞的意思。每當做完[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海倫,麥克凱納太太是蕭群的幹媽,一位可親、可愛的加拿大老太太。屈指算來,她倆從相遇到相知已經超過卅年了。 那年,蕭群一家剛移民到加拿大的R市,為了適應新的生活,蕭群急著補習英文,進了政府開辦的英文補習學校從初級班學起,盡管很努力,終因基礎太差,學的很吃力。老公看她這樣,有心想幫她,可也力不從心。 第二年春天一個周末的晚上,老公陪蕭[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9-26 08:04:17)
我是個屬貓的,且打小生長在江邊,喜吃腥,特別是吃蟹,特精到。 那時候,每到吃蟹時節,家裏都會吃上回把兩回。但是,家裏大人小孩多,一人一隻吃不起,加上我們小孩子也不會吃,吃不幹淨就浪費可惜了。為了能解點饞,家裏每回吃蟹,奶奶都把可憐的幾隻螃蟹,做成“蟹糊”,一家大小一人一小碗應應景。這時候,我大都會趕著幫奶奶剔蟹。事後,奶奶總[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那年秋天,蕭群一家從R市搬到埃德蒙頓沒多久,蕭群看到很多,包括有錢人家的小孩給人家送報紙、廣告,以此來鍛煉孩子們從小吃苦耐勞的精神,就和老公商量著也給剛上中學二年級的強強找份這樣的工作做做。剛巧,老公有位同學在一家廣告公司做小老板,老公和他一說,人家當場拍板,“沒問題,給誰做,還不都是做,況且是自家的孩子,下個星期就開始!”這[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蕭群帶著兒子到加拿大的第二天,兒子就插班在一個有英文補習班,離家不遠的移民小學讀五年級,陪著他爸做了名小留學生。 小留學生的日子不好過。 那天下午放學,兒子一進家門,一邊大聲喊著:“我要回國,我要回國!”一邊直奔廁所。出來後,淚流滿麵。看到兒子這一反常舉動,蕭群嚇了一跳,忙跟過去問:“怎麽了,強強?” “上課時,不知[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蕭群就讀的英文補習學校的是一座民間讚助,政府開辦,一切開支與在校學生的總數,學生的學習成績成正比。學生大多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和難民,英文程度參差不齊,所以,大家都是憑入學考試成績,分在相應的一、二、三個年級就讀。在校期間,學生們均可根據各自的家庭經濟情況,申請到多少不等的助學金。英文水平經學習期間不斷的考試達到級任老師的認可,即[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蕭群的英文補習班上還有一位女同學叫瑪麗婭,幾年前從埃塞俄比亞移民過來,單身,和別人合租了間一室一廳的公寓。每天下午放學,瑪麗婭都是第一個衝出教室,說是去給一位80多歲的白人孤老太做飯、打掃衛生、遛狗。那天放學後,蕭群見她老半天沒動身,覺得奇怪,就問她怎麽還不走。她說,她那個老太昨天去了天國,她不用去工作了,還說,她想重新找個工作,但短[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蕭群的英文補習班上有一位女同學,名叫阮貞,越南難民,有個三歲的女兒,剛上幼兒園。一家三口和公婆、小叔子、倆小姑住在一起。是個典型的三代同堂亞洲模式的家庭。都好幾天了,蕭群也沒見阮貞來上學。那天,眼見她眼圈紅紅的來了,也不說話,坐在位子上默默的流淚。蕭群走過去,幾經勸慰她才開口說,這幾天,她正在打官司。原來,阮貞女兒的老師給小朋友們[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蕭群一家搬到埃德蒙頓不久,蕭群就報名參加了市裏一所公辦的英文補習學校。 學校裏,大多是剛來加拿大不久的新移民。這些人,對加國的人文、曆史、社會、經濟、法律等知識知之甚少,特別是語言,很多人根本一竅不通,所以,生活中,鬧出了很多笑話,也惹來了很多麻煩,說來有趣: 一天早上,上課鈴響了好久,來自山東濟南的華姐才匆匆趕到教室。 華姐夫[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每次蕭群接小琳恩放學回家後,就和她一起做遊戲,做點簡單的三明治或者熱狗給她當晚餐。吃完後,督促她洗漱,然後讀點短短的睡前故事,直等到小琳恩睡著後,蕭群才能靜下來看點書。九點左右,瑪麗從學校回來,蕭群回家。就這樣,一晃幾個月過去了。一天早上,瑪麗電話告訴蕭群:下午不用去學校接小恩琳回家,五點鍾直接去她家就可以了。另外,她的兒子也來了[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