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慈母淚

(2020-08-15 15:32:10) 下一個

那年夏天,我去兒子家探親,每天晚飯後是我在樓下公園散步、鍛煉的時間。

一天,我見到一位大約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坐在公園的一個遠離人群的樹下低頭默默地流淚。我猜,這大概是一位來照顧女兒或媳婦月子的母親吧。俗話說:“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清官難斷家務事”,我本不應多管閑事,但看到老人獨自在那裏憂傷,還是忍不住前去相問。誰知道一問原委,她竟大放悲聲。

“我是個退休教師,半個月前,特地從國內趕來服侍媳婦月子。前天半夜,我抱著寶寶坐在外屋的沙發床上,等媳婦給寶寶喂奶。因我的脛椎、腰椎有毛病,肩膀也有問題,所以,等了半個多小時後,我的腰、腿和胳膊實在酸疼的受不了,就把寶寶輕輕地放在床裏邊,準備躺一下。誰知正在這時,媳婦出房門準備喂奶看見了。她指著我,惡狠狠地說:‘你帶小孩還睡覺,出了事,你付的起責嗎?起開!’ 然後,走到我身邊,一把打開我的手,把寶寶抱走了。我反複解釋原委,她也不聽,還說:‘以後敢動我的孩子!’她整整一宿反反複複地進房出房地罵我、我兒子以及他爸。當時,我害怕的心髒怦怦地跳,雙腿直發抖,血壓全衝到腦門上,但不敢作聲。因為我想,她是個做月子的人,容易得憂鬱症,和她一般見識,別人會說我做婆婆的不對,就忍了。你想想,我丟下老伴一人在家,千山萬水的跑來服侍她,累了,困了,想休息一下都不行,我怎麽得罪她了,我?嗚!嗚!嗚!”

“昨天中午我路過媳婦的房門,見她露出半個腰靠在冰冷的牆上, 給同樣是光溜溜的寶寶喂奶

我不計較她前晚對我的態度,趕忙走上前去,一邊用床上的棉被給她墊在腰部,一邊對她說:‘月子裏不能受涼,不然,以後會鬧下病的。’然後,準備拿小毯子給寶寶蓋。突然,她一下子打開我的手,並對我喊道:“滾”。聽到她突如其來的,歇斯底裏的喊叫聲,我雖然莫名其妙,很生氣,也很尷尬,但還是忍了。我是怕她得憂鬱症啊。嗚!嗚!嗚!”

“她現在還在月子裏,她不吃雞、鴨、魚、奶、豆漿、牛、羊肉和有些蔬菜,不吃剩菜飯,也不能多吃鹽,不吃醋、筍和醬油,在這種情況下,我考慮她要給孩子喂奶,營養一定要跟上。所以,我每天做三餐兩套飯(兒子和她的),做甜米酒,找人打聽怎麽做下奶菜,我還上網查詢服侍月子的竅門,天天征求她的意見。你說,我做的怎麽樣?我現在在兒子家做的是‘月嫂’的活,受的是奴隸的氣。我實在受不了了。嗚!嗚!嗚!”

“我和老伴隻有這麽一個兒子,我真心地喜歡這個媳婦,把她當女兒看待。但她從不叫我一聲‘媽’。兒子因為害怕她不高興,也很少和我說話。我在這裏很孤獨、寂寞。我白天給他們做飯、帶孩子,傍晚,等兒子媳婦吃完飯後,我才吃。吃完後,做清潔,倒垃圾,直到快八點了,我出門到小區的公園散散心。我不怕身體累,就怕心累,我現在就是心累!嗚!嗚!嗚,,,,,,”

“我想改機票,早點回家。但現在孫子才十來天大,我走了,兒子怎麽辦?孫子怎麽辦?我就是放心不下他們父子倆。嗚!嗚!嗚!”

哎,可憐天下父母心。我隻能歎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雪狗2014 回複 悄悄話 可憐。我父母當時就說 不給任何人帶孩子,周末帶來玩玩可以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