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狗崽女”的“文革”故事(5)我成了“逍遙派”

(2020-05-25 06:10:56) 下一個

1967年初,上海的“一月革命”風暴襲卷了全國。我們學校的教學秩序,早在去年“文革”初期就已癱瘓。如今,各班各年級的同學經過串聯回來後,重新組織了各類造反組織。為了爭奪學校的領導權,為了“捍衛毛主席的革命路線,這些 組織分裂成兩大派。一派以“紅五類”家庭出身的“紅衛兵”為主,成立了“紅衛兵大隊部”,簡稱“紅大”;一派以“黑五類”出身的狗崽子為主,成立了“捍衛毛澤東思想敢死團”,簡稱“敢死團”。兩派組織你死我活地革命/鬧將起來。

我,一個正處在青春期,進取心極強,且敏感、活潑、好動的人,理應響應毛主席的號召,積極參加這類組織。可我,因為父親的原因,加上我私自篡改了家庭成分,如果參加造飯,被政治審查出來,暴露了“狗崽子”身份,豈不罪該萬死?!所以,我隻得成天待在家裏,做了個“逍遙派。

可是,待在家裏的日子也不好過!

自從父親處了問題後,家庭出身貧寒,一慣工作積極,在小學校教書的母親也受到牽連,脾氣變的非常暴躁,幾乎和父親天天吵架,經常在飯桌上,大罵父親是個膿包、窩囊廢,嫁給他倒了八輩子的楣,,,,,!而父親,隻是大聲歎氣,三口兩口吃完飯,一走了之。對我們幾個子女,母親也從沒給過好臉色,特別是對我,一點事不對勁,抬手就打,出口就罵,成了她的出氣筒。每到這種時候,我的胃都會疼,隻能忍著淚,放下飯碗,悄悄地躲到臥室裏哭。母親看到我這樣,也就停止了怒罵。但隔不了三、五天,這種風波又會在家裏上演一次。

因此,在家裏,我每天非常小心,不敢惹母親生氣。一旦閑了,趕緊跑出去,不是和二、三好友爬山、打球、遊泳,就是一些“灰色”同學逛街,反正盡量待在外麵給自己找點樂趣。

這樣的日子時間長了,實在無聊。一天和幾個“灰”同學回學校逛蕩,得知“敢死團”正在“招兵買馬”,且不問家庭出身,欣喜之下,我渴望總想幹點什麽的心“蠢蠢欲動”了,趕緊報了名,成了名“敢死團”的小嘍囉。

在“敢死團”裏,我們這幫小嘍囉“革命”熱情非常高,不但主動、積極地參加遊行、示威活動,還在學生宿舍搞到個床位,參加晚上的活動。可是,團裏的大頭頭們還是嫌我們年紀小,根本不帶我們去外麵“造反”,偶爾讓我們跟出去,也隻讓我們在背後舉舉拳頭、喊喊口號,我們的“革命”熱情根本發揮不出來。

一天,團裏一個頭頭看我們幾個小嘍囉實在閑的無聊,就吩咐我們去賣“工學戰報”。

“工學戰報”是“敢死團”自己編輯、油印,類似廣告的報紙,三分錢一份。我們這些人雖然從來沒有賣過報紙,但在電影裏見過,而且,好不容易有了份“革命”工作,豈不高興?我們毫不猶豫地領了報紙上了街。

誰知,這賣報的工作看起來不難,實際上,還真不容易。

“賣報!賣報!‘工學戰報’!” 一出校門,我們就學著電影裏的報童,手揚報紙,順著市區的主要街道邊走邊喊,可是,直到天色很晚,也沒賣了多少。最後,我們幹脆不賣,學著電影裏地下黨的樣子,把報紙像散傳單一樣,撒完了事。

天氣越來越熱,社會上兩派“文攻武衛鬧的越來越厲害。“敢死團” 和“紅大”也早各自占領了學校的“科學館”和 “教師辦公大樓”,把大喇叭架在樓頂上,成天相互叫罵。眼看形勢越來越緊張,“敢死團”的頭頭們便要求大家集體住到“科學館”裏,我也湊熱鬧搬了進去。

“科學館”是我們學校的實驗大樓,文革中被“敢死團”占領。自從“文攻武衛”以來,戒備更加森嚴。整座大樓上上下下的門窗全部被封死,隻在中間的大門邊留道口子進出。“敢死團”成員集體住進去後,那個口子即就被磚頭封死,隻打開了二樓的一扇窗戶進出。記得搬家那天,我剛走進“科學館”大門,就被嚇的半死。隻見昏暗的燈光下,一具真人人體骨骼晃晃悠悠地吊在上方,冰涼的膝蓋骨差點撞著我的臉。我側著身子,小心翼翼地走在兩邊堆滿了課桌椅,中間隻留條窄窄的過道時,又差點被過道上淩散的磚頭棍棒絆個踉蹌。驚慌未定的我,當晚在二樓化學實驗室寬大的試驗桌上,顫顫驚驚地過了一夜。第二天。才分到上下兩層的架子床,我睡上鋪。

幾天後,傳聞“紅大”要來攻打我們。一天夜裏,“敢死團”的頭頭和一些大團員們便瞞著我們這些小嘍囉,悄悄撤離了“科學館”,在不遠的一棟大樓裏駐紮下,準備作拚死的抵抗。我們這些小嘍囉非常害怕。也知道靠我們這些人和館裏那些磚頭、木棒,加上和那具骨骼,“科學館”根本守不住。最後,大家一致決定:全體團員撤離回家。

當天半夜,“科學館”四周靜悄悄。我們這些小嘍囉們輪流翻出二樓那扇後窗,再從二米多高窗下的雨搭跳下地麵。輪到我時,一不小心,我一腳絆在後窗沿上,往前一撲。幸虧我人小、身子輕,且本能地伸手向上,拽住了橫在頭頂上的高壓線,與此同時,一位身後的男同學及時地抓住了我的衣領。我這才沒有摔下去,作了“文革”的犧牲品。

從此以後,我這個“狗崽女”徹底成了“逍遙派”。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蘇平-5946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高斯曼' 的評論 :
謝謝關注!我成了“逍遙派”後,就被母親送去農村躲“武鬥”了。準備下集寫點在農村的日子。
高斯曼 回複 悄悄話 你的父親好可憐,得不到一點你母親的安慰。期盼下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