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狗崽女”的“文革”故事(2)徒步串聯

(2020-05-19 13:03:13) 下一個

“文革”已經進行了好幾個月,毛主席他老人家已經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了好幾次紅衛兵。全國各地、各學校的學生或步行或坐車去北京以及全國各地造反、串連。我和幾個“可以教育好的灰”同學們在鄉下睡稻草、滾地鋪,拔秧、挑糞、看場、轟雞,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也已經月餘,身心都累的不行。一天傍晚,有位同班的“紅衛兵”同學來鄉下宣傳、鼓動我們返校加入一個叫“紅外圍”的校“紅衛兵”外圍組織。我們聽到後,按捺不住能繼續參加“文革”的激動心情,第二天清晨就步行返回了學校。

回到學校,校園裏已然冷冷清清,大多數同學都出去串聯了。我們幾個同學怎麽也找不到那個所謂的“紅外圍”,農村是不想再回去,學校又不上課,我們不甘心就這麽無聊地閑著,又聯係了本市一家食品廠,接受工人階級的再教育去了。在廠裏,我們和工人一起上、下班,一起八小時坐在那裏包糖果,加上車間裏的糖精味也讓人吃不消,都不想幹了。剛上了兩個星期的班,感覺要好一點,車間主任要我們上大夜班,可家長們都不放心,不讓去,我們乘機作了鳥獸散。就這樣,文革中,我們這些“灰人”好歹接受過工人和貧下中農的再教育,比同班的“紅衛兵”同學多經曆了一項社會活動。

從廠裏回家後,我無所事事,每天和不同的“灰人”同學在校園裏遊遊蕩蕩、上街看看大字報、鑽到人縫裏聽聽無聊的辯論。一天,我和敏同學正在校園裏遊蕩,碰到幾個同班的男同學正商量著要徒步串聯,我和敏也參加了進去。

幾天後的清晨,我兜裏揣著五塊錢,穿著紫色的花燈芯絨外套和新買的黃軍鞋,胸前別著紅色的毛主席像章,背包上插著雙黑布鞋,肩掛藍布書包和水壺,在奶奶的淚眼和媽媽的囑咐中,迎著朝陽,精神抖擻地和同學們排著隊出發了。

傍晚時分,我們一行好不容易走到了離家三十多公裏的當塗縣,在一個小學校改成的“紅衛兵接待站”裏胡亂吃了免費的晚飯,打開背包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又吃了稀飯、饅頭準備繼續趕路。可是,我的雙腿腫脹,雙腳滿是水泡,雖然休息了一晚,不但沒好,反而更厲害了,特別是左腳,更是疼的不能沾地。同學們看我這樣,隻得商量著邊走邊找順風車再說。幸運的很,正當我一跛一拐地跟著同學們順著公路走了沒多久,一輛大卡車背後駛來。幾位男生趕緊站在馬路中間搖手攔住車,央求師傅帶我們一程。師傅一看我們是串聯的學生,二話沒說,上!很快,我們跟車到了南京。

在南京,我忘記了是在哪個“紅衛兵接待站”,免費吃、住了一夜後,第二天清晨,我們又像在當塗一樣,在公路上攔了輛順風卡車開到了上海,住進了“複旦大學紅衛兵接待站”。

但是,我們的徒步串連計劃就這麽泡了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DANULE2005 回複 悄悄話 這一點與你很吻合,就是你揣了五塊錢,而我當教師的媽媽也是隻能給我五快錢。我們家六兄弟姐妹,教書匠哪裏會有多餘的錢呢?在我臨出門的時候,媽媽又不知道在哪一個荷包裏找到了五毛錢給我。那個無奈的眼神讓我至今難忘!
蘇平-5946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你好!我們都是同齡人。在這新冠疫情期間,多保重!
高斯曼 回複 悄悄話 期待下集!
花似鹿蔥 回複 悄悄話 “狗崽女”問候“狗崽女”!比你幸運的是,1966年年底我從黑龍江走到了北京。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