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走進川藏(2)道孚鮮水鎮

(2020-01-21 18:38:47) 下一個

道孚是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一個縣,距離康定219公裏,雖然山路崎嶇,交通閉塞,地廣人稀,地勢高寒,但風景秀麗。它是通往西藏、青海的必經之路,茶馬古道的重要中轉站,平均海拔3000多米。鮮水鎮海拔3000米多一點,是道孚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居民有7/8千人,絕大多數是藏族,還有漢、彝、羌、苗、回、蒙古、土家等16個少數民族。

5月27日清晨,我們離開康定,驅車沿著川藏公路,向西,然後向北登上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經安康,一路風景,一路顛簸,下午四點多鍾,趕到道孚縣府鮮水鎮。

在鮮水,接待我們的是康定嚴教授的朋友,一名具有藏漢血統的教育局幹部---老康。

老康和我們見麵握手後的第一句話就是:“朋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當天的晚飯,是老康在我們住的鎮上最好的酒店作的東,點的都是藏家口味的菜肴、道孚的特色菌湯以及剛在道孚開發推廣的沙棘飲料。同來的陳教授發現老康吃的很少,陪同他來的那位藏族姑娘也基本不動筷子,便問,“你們怎麽不吃呢?”後來才知道,這是藏民族待客的禮節。

席間,同樣是搞教育的老公問了老康許多關於藏民族的教育問題。老康都作了仔細的回答,並特別介紹說:道孚當地以及全藏區,早已實行幼兒園至高中15年的義務教育。學生在校期間,包吃包住,學費、書本費全免不說,每個學生還有120-275元不等的的家庭困難補助費。在藏區,沒有一個貧困學生流學。甚至,有的地方校舍還供不應求。老康自己的孩子雖然離家很近,也在住校。同行的陳、李教授聽到,都羨慕地說,“藏區的學生有這麽好的待遇,都是國家的民族政策好,上學還拿錢,這在內地是辦不到的。”

“對我們來說,藏民族很神秘。能不能說一說,藏民族有什麽優、缺點呢?”老公又問。

“優點是宗教,缺點也是宗教。” 那位久坐不語的藏族姑娘的回答引起研究民族宗教問題的老公連連點頭。

晚宴在慢悠悠的談話中結束。飯後,看看天色還早,我們和老康一同出了酒店大門,準備在鎮上轉轉。剛出門,我看見酒店對麵的半山腰上用石頭堆砌了一條大標語,便請教老康,老康說;“那是藏家的六子真言:唵、嘛、呢、叭、咪、吽(Om Ma Ni Ba Me Hum)”。

跟著老康慢悠悠地散步在夕陽西下鮮水鎮,我們看到,鮮水鎮不大,全鎮隻有一條大約四/五/六百米長,二/三十來米寬的水泥路通向鎮子的小河邊的丁字路口。鎮子裏,也像大多數內地一樣,正在大搞基建。一些工人在街道兩旁,挖坑埋水泥杆,路麵坑坑窪窪,很不好走。街上有十幾家賣藏區特產的小店,其中一家賣雜貨的小店,犛牛幹隻要140元一斤,樂的陳教授和李教授各買了好幾斤。還有一家修理汽車、摩托車的車行,生意也不錯,我們轉街的時候,已經八點多鍾了,還沒關門下班。鎮中心的丁字路口上,一邊是鎮上的公園和休閑區,有人在那裏鍛煉和帶孩子玩耍。一邊是菜市場,還有人在做買賣。我見有一個藏民在街邊賣新鮮的蟲草,就站住了。這位藏民看到,就從手中的破飲料罐裏拿出一根蟲草,用牙刷刷上麵的沙土,以示是真貨。誰知,一不小心,蟲草刷掉落地上。旁邊的老康見了,直說:“可惜了!可惜了!”。

小街背後,是鎮上的黨、政機關大院,大都建的高大、雄偉、氣派,和內地大多數政府機構差不多。

鮮水鎮街道

道孚酒店對麵山上的佛教標語

我們住的酒店後門

道孚鎮上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山高水闊 回複 悄悄話 我覺得你到可惜了,跟著懂行的當地人,要是我,我會買。
蘇平-5946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undefined' 的評論 :
因為是新鮮的,落地上就不好了,再加上我又不買。
山高水闊 回複 悄悄話 老康為什麽要說:“可惜了!可惜了!”? 落地上就不能吃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