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走進川藏(1)溜溜康定城

(2020-01-19 21:16:03) 下一個

2017年5月26日,我陪老公回國去川藏考察,康定是此行的目的地之一。

那天周五,天氣晴朗。一大早,陳教授、李教授、老公和我,一行四人,就駕車出發了。

康定離成都隻有360公裏。我們的車一出城就走上了成雅高速。沿著318國道,經過“雨城”雅安,沿著秀美的青衣江直上,通過國內最長的公路隧道——二郎山,曆經陰陽兩重天後,到達天全縣,經瀘定橋,再一路顛簸,下午四點多鍾,前方出現了一座漂亮的石頭拱門,耳邊隱約傳來了熟悉的“康定情歌”的旋律,康定到了!

進的城來,我們就被康定的嚴教授夫婦熱情地迎進了城中一家開業僅五個多月,名叫“溜溜格桑花”的四星級酒店裏。

為了讓我們充分地領略藏家風情。當晚,嚴教授夫婦還特意請我們在一家藏式風格的餐館就餐。

晚餐很獨特。首先是一位身穿藏袍的姑娘給我們每人倒了一杯滾燙、香甜的酥油茶。接著,一位藏族阿哥和那位姑娘陸陸續續地給我們端上了犛牛肉、麵餅糌粑、青稞餅、酥油包子、土豆燒羊肉等多種以辣味為主的藏菜。最後,還給我們每人上了一罐隻有6度的青稞酒。我不喝酒,但難盛情難卻。捧著酒碗,我試著呡了一口,立馬感到頭昏心跳,趕緊放了酒碗,吃了口菜。正當我們吃著、聊著正酣,隻見那倆位藏族阿哥阿姐走上餐廳正中的舞台,一首大家耳熟能詳的藏族歌曲---“天路”,使整個餐廳頓起掌聲。我和李教授還上前給他倆敬獻了餐廳準備好的哈達。

五月的康定,夜晚很涼。晚飯後,我穿上了毛衣,隨著眾人,和李教授漫步在“溜溜的”的康定城步行街中。別看康定城是多麽的溜,溜的隻有幾條街,一條河,一個廣場,可它是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首府,東部青藏高原的過渡地帶,素以“藏衛通衢”、“川藏要衝”著稱,也還是古代“茶馬古道”的始點呢!所以,溜溜的街道兩旁,開著很多溜溜的商店,以及藏、漢民族飯館,以及許多民族風情的雕塑,當然,更少不了大大小小的轉經台。

我傍著李教授,漸漸地離開眾人,沿著五彩繽紛、奔騰流向遠方的溜溜折多河,一邊聊天,一邊欣賞著城外 “溜溜跑馬山” 上的燈海,慢慢地走向城中心的“情歌廣場”。廣場上有一些人在跳交際舞,大多數的人正隨著歡快的樂曲,大圈套小圈的跳著鍋莊。從來不善跳舞的我也情不自禁地和李教授加入了鍋莊的漩渦。可惜,我們來的太晚,隻跳了半圈,音樂就嘎然而止。

也許是高山反應的緣故吧,回國將近二十天,時差一直沒倒過來,想不到,在康定這個海拔將近3000多米的地方,一夜好睡,隻記得,在睡夢中隱約聽像聽到下雨的嘩嘩聲。早起,推開窗戶一看,那聲音原來是來自酒店旁邊的折多河。

“跑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雲喲,,,,,,”。世界上,有不少山峰是因歌而出名的。我們酒店對麵的“跑馬山”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跑馬山位於康定城南,海拔約2700米,當地藏人稱它為“拉姆則”,意為”仙女山”,是藏族著名神山之一。嚴教授說笑:麗日晴天的,這山卻常有幾朵雲彩逍遙其間,讓人難以欣賞到仙女的廬山真麵目。

當地民眾為紀念佛主釋迦牟尼的誕辰/浴佛日,每年農曆四月初八都要在山下舉行隆重、盛大的“四月八”轉山會,並賽馬。可惜我們來的太遲,沒有見到今年的盛大場麵。

第二天臨別時,嚴教授告訴我們,10月,成都到新都橋的高速公路將建成通車。屆時,康定城肯定接待不了更多到此來的客人。眼下,康定政府正在大力修建新的酒店、賓館和飯店。到時候,歡迎我們再來,我們當然一口答應。

美麗的康定!您的明天一定會更美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workforwal 回複 悄悄話 康定城幹淨整潔,有山有水有神仙值得一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