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陝北行(4):走進延安之一

(2019-12-23 14:09:12) 下一個

太陽升了起來,山路更好走了些,我們的大巴行駛了大約一個小時,延安城就到了。我們來的太早,各個革命舊址參觀點還沒有開門,領導讓我們自由活動。

在我的想象中,延安城應該像老電影裏那樣:窮山惡水。可我見到初冬清晨的延安城,是靜悄悄的,空氣清晰,滿目上下,幹淨、整齊、寬闊的街道和樓房,和中國其它地方的中小城鎮差不多。因為是清晨,人少了些。街道上,隻有很少行色匆匆的行人和幾個正在幹活的清潔工。

我站在齊胸高,造型極具現代化的延水橋上扶欄向下看,隻見不太清澈的河水在鋪滿鵝卵石的河床中間緩慢流動,有一種江南小橋流水的感覺。迎著太陽向東看,就是著名的寶塔山和山頂上的寶塔。“幾回回夢裏回延安,雙手捧定寶塔山,,,,,,”。仿照詩人賀敬之《回延安》的思想境地,有人站在橋上,背向寶塔山,手捧山上的寶塔拍照。是啊,我們來延安的目的之一不就是瞻仰這著名的寶塔和這著名的延水河嗎!

順時針向西看,就是著名的西涼山了

隻見山上山下是一排排典型陝北窯洞型建築,很是齊整。向右看,也是大大小小的山巒。山坡上,山腳下布滿了火柴盒般的高大住宅樓。令人奇怪的是,山下除了那些窯洞型建築外,還有幾排皖南山區特有的白牆黑瓦馬頭牆的高大房屋,讓人覺得有點不倫不類。

  在城區廣場,還有很多地方沒去參觀,領導就招呼我們上車開赴王家坪和棗園了。

首先,我們去了八路軍總司令部的舊址---王家坪。在門口入口處,我看到有很多當地人在兜售三塊錢一個的羊肉大包子。羊肉包子我從來沒吃過,加上早起的那碗小米粥早丟在南泥灣了,就買了個嚐嚐。好吃的不得了!閑話休提。

王家坪位於延安市區西北約4公裏處,規模不是很大,我們可以輕鬆的在園內步行遊覽。園的入口處,是軍委和總部的工作人員自己動手修建的軍委禮堂。當時的晚會和大型會議大都在這裏舉行。如今禮堂的內部,還保持著當年慶祝抗戰勝利大會的場景。禮堂正中牆上掛著毛澤東和朱德穿著軍裝的大幅照片,非常有曆史感。

禮堂的東側,是毛澤東的舊居。舊居門前有一石桌,後麵的山上有個防空洞。據導遊介紹:當年胡宗蘭轟炸延安時,毛堅持不進洞防空,還調侃說警衛員揀來的彈片可以打菜刀用。直到延安城已能聽到槍炮聲,周恩來親自來請毛離開,毛才吃飯。飯後,還讓人把屋裏的衛生打掃幹淨,桌椅、茶壺、茶杯擺放整齊才離開。

禮堂的西側,是當時軍委參謀部後院,朱德的舊居也位於此。彭德懷的舊居位於參謀部前院,彭住在這裏時,曾指揮了著名的延安保衛戰。附近的山腰上,是軍委資料室、會議室、政策研究室等處。值得一提的是,朱德曾在軍委會議室會見了蘇軍貝魯諾索夫中校,在那裏奠定了建立東北革命根據地進而解放全中國的戰略方針。

    隨著參觀的人群,我們漫步在舊址園內。在臨近園門口一小塊空地的土台上,我們看到一群陝北老漢、老媽頭紮白羊肚,身穿羊皮背心,腰係紅腰帶在土台上歡快地打著腰鼓,扭著秧歌,唱著當年的陝北紅歌。“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看著他們熱情洋溢的表演,我和人們情不自禁地和著拍子向他們鼓掌。當然,也沒忘了往台前的瓦罐裏丟人民幣。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