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陝北行(3):途經南泥灣

(2019-12-21 05:38:05) 下一個

昨晚在農家樂一夜沒睡好,天還沒亮,又被領導趕上了大巴。

上了車,剛想伸腿眯會兒,就聽領導說:“前方的路況非常不好,請大家坐好,不要睡著了。另外,想要“方便”的人請忍耐,到了好一點的地方我們自會停車。”我隻好重新坐起。

耳聽車頭的發動機或高或低地哄鳴,我隨著滿車的人在座位上跳著迪斯戈,同時拉開窗簾,趴在玻璃上,努力想看清這條山路到底有多壞,好準備隨時逃生。可惜,窗外漆黑一片。借著路邊的地燈,我隻能看到;遠處高坡上點點的燈光、路旁不時閃現的睜獰山壁,以及路邊人們開山築路時留下的石塊。我默默地禱告上天保佑我們一路平安!

不知過了多久,天亮了些,大巴的速度開始加快,車身也平穩了點,我這才舒服地靠上了後背椅,剛想閉眼休息一下,忽見車頂上的電視屏幕徐徐地放了下來,屏幕上的人們在歡快地跳著陝北大秧歌,伴隨著熟悉的《花籃的花兒香》的歌聲。我精神一振,挺直腰杆,探身向窗外看去。隻見晨曦中,窗外的地勢變的平坦些。大片大片的莊稼地上,隻剩下一些待收的晚玉米。路基外,籬笆牆裏的瓜果蔬菜地也不時一閃而過,間或,還能看到一隻二隻的南瓜、西葫蘆或躺或掛在籬笆上下。偶爾,一二隻山羊,孤零零地在路邊吃草,看到車來了,才抬起頭來,哎哎地叫著。我為能在這一路的溝溝卯卯中看到這麽一大片平地而心喜。

不久,大巴停在一個三麵是坡的小廣場上。我們聽從領導的指揮,魚貫下了車。領導旋轉著指著周圍說:“這裏就是舉世聞名的陝北南泥灣。”接著,又指著廣場不遠處,坡腳下一間磚瓦結構的小房子說:“那裏是‘方便’之處,需要去的人15分鍾之內快去快回。”

聽了領導的話,我迅速地瞟了一眼廣場,趕緊隨著一部分人去“方便”。

吱呀一聲推開“方便”之門,我驚住了。屋裏遍地的糞便、髒紙,根本沒幹淨地方可以下腳。距離門口不遠的“方便”之處是個大坑,坑裏埋了一隻大缸,缸上擺著兩條窄窄的木條。我摒住呼吸,拿出當年在鄉下當“知青”的本領,顫顫驚驚地蹲在木條上,趕緊“方便”完,逃也似的出了門。

回到車旁,我指著眼前大片的莊稼地請教領導:“這些地是不是都屬於當年八路軍三五九旅的?”。領導點點頭,說:“延安現在是全國N個窮困縣之一,但南泥灣除外。”接著,她指著馬路對麵的一大片平整的水地說:“你看,延安地區長年降雨量稀少,當年八路軍還是在這片沼澤地上開挖了這麽一大片稻田,使得那些從南方來的八路軍戰士吃上了大米。毛澤東是湖南人,戰士們還特地為他老人家種了幾畝水稻。”

十五分鍾過去了,我們的大巴繼續沿著平整的山路,向著我們此行的最後目的地---延安前前進。車頂上,電視屏幕裏的人繼續跳著舞,唱著歌。我背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回想此次一路走來的情形,心裏久久不能平靜。

廣場的正麵是南泥灣大生產運動紀念館和小賣部,因為我們到的早,都還沒有開門。中間是毛主席的手書“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紀念碑和八路軍大生產的塑像。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蘇平-5946 回複 悄悄話 親愛的讀者朋友:

蘇平衷心地感謝大家來我的園地做客。同時,也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和點評。
本人記的故事都是事實,無意介入任何政治立場。

另外,《本人不歡迎任何不友好的信息或者類似侮辱性的言辭》,望諒解!謝謝!

順祝冬安!
蘇平-5946 回複 悄悄話 BillyZ 先生;
請不要氣急敗壞!貼子是本人刪的。在我去的地方,我親眼看到馬路對麵就是稻田,這是事實!我沒有看見聽見任何人關於你說的事情,也不想評論。

我的言論我負責!

請好自為之!冬安!
BillyZ 回複 悄悄話 小編,你孤陋寡聞,你憑什麽刪我的帖?我說的不是事實?這是我七十年代初親自去采訪當事人的,不是道聽途說。共匪在陝北種毒,販毒你以為是假的?南泥灣的花香,是罌粟花香。它們在陝北沒有工業,農業不能滿足當地人吃飯,靠什麽養活突然外來的近十萬人?你有腦子嗎?這些靠美化宣傳自己能解釋得通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