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陝北行(2)“陝北知青農家樂”

(2019-12-19 05:45:05) 下一個

參觀完“壺口瀑布”,已是下午三點多鍾,我們重又登上大巴,還是沿著延安至壺口的山路,上峁下墚,曲裏拐彎行駛了廿多分鍾,停在距壺口約10多公裏,一個叫羊家莊的“陝北知青農家樂”的大院裏。

大院建在公路下麵一小塊平地上。院子的東麵是後來搞“紅色旅遊”時蓋的簡陋廚房和餐廳,南麵是一溜粉刷過,且掛著紅綠大花門簾的五孔舊窯洞。趁著等飯吃的空間,領導允許我們隨意參觀。老公趕緊拿出相機,我則跟著人群在院子裏走走看看,再挨個兒地進出這些窯洞。

窯洞就是陝北黃土高原上特有的依山而挖的房子,在南方人看來就顯得很稀奇。

我們參觀的第一孔窯洞的地上堆著幾件生鏽的鋤頭、鐮刀等破爛農具,還有一架犁頭(估計不是知青的)。屋子裏,農具上,到處都蒙著一層厚厚的灰塵。第二孔窯洞裏,迎門是張土炕,炕上胡亂堆著被子,門的左邊有張小桌子,桌上擺著台電腦和一些紙筆,右邊靠牆擺著一張漏出鋼絲的沙發,沙發前有張掉漆的咖啡桌,桌上放著沒吃完的瓜子花生,我猜,這孔窯洞恐怕是農家樂管理員的宿舍。剩下三孔窯洞都是空的,沒什麽好看。參觀完如此簡陋破爛的窯洞,我不由地想起自己的知青經曆,以及那幅風魔全國的女知青和陝北小夥在窯洞前結婚的著名油畫。

在寬大的餐廳吃完如今人人都希望減肥瘦身的“農家宴”,天已大黑。我們旅行團全體團員拖著各自的行李,聽從領導的指揮翻身走上公路,順著條斜坡,向上行走了大約五、六分鍾就到了“農家樂”的主建築。

主建築是一座電影裏常見的陝西富有人家的大院。

大院門前有十幾節高高的台階。雖然天已經大黑,台階兩邊仍然有幾個農家婦女,在兜售並不新鮮的蘋果、梨以及大棗等山貨。想到天這麽晚了,她們還在寒風中抖嗦,我有點買的衝動,可她們的東西實在不堪入眼,隻好裝著沒看見,轉身登上台階,進入“農家樂”的大門。

“農家樂”的大門裏麵是個窄小的門廳,屋頂上吊著昏暗的燈,我們十幾個人站在裏麵磨不開身不講,那個前台,磨蹭的簡直讓人發瘋。好不容易從領導手中拿到鑰匙,跨入厚重的第二道門,我驚異地看見,院子中間有條通道,通道兩邊,各有一棟三層的簡易木樓,木樓上下的每間房門前,紅燈高掛,讓人覺得好像走進了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的片場。

我和老公的房間分在一樓。

房間很小,進了門,過道右手邊是一個小小的衛生間,一個單人洗臉池就占了一半的地方,另一半是沒有任何遮擋的單人淋浴間,氣味難以形容。拎開水龍頭試試,下來的水都是冰涼的冰涼的。衛生間外麵,就是有二張單人床的臥室。臥室床腳對麵土牆上,高高地懸掛著個怎麽也打不開的空調。兩張床中間破舊的床頭櫃上一盞昏暗的台燈,使我們的影子在房間裏晃悠的讓人頭發昏。床尾的舊桌子上一台電視,打開後,滿目雪花。此情此景,睡覺是我倆最好選擇。

進入洗漱間,突然記起領導在來時的路上說過:“陝北是苦寒之地,缺水、缺電,大多數人一生隻在生和死時洗兩次澡,我們今晚住的”農家樂“一晚的水電費就是周圍坡上十幾戶人家一個月的總和。”我沒有,也不敢像往常一樣洗漱上床,隻接了一捧冷水,草草摸了把臉,倒頭便縮到冰冷的被窩裏。

夜晚的陝北山嶺上實在寒氣逼人,睡到半夜我就被凍醒了。好不容易熬到淩晨四點半,趕緊起床,匆匆抹了一把臉,集合下坡到廚房大院,勉強吃了碗鹹菜加小米粥和分到的一個雞蛋,便匆匆告別了這“苦寒之地“,奔向我們下一個目標。

(由於我們到的太晚,拍的照片全部作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