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廣西行(2)遇龍河上的故事

(2019-11-24 02:48:15) 下一個

桂林陽朔的遇龍河長約十六公裏,水質清澈,水流緩慢,景色秀麗,乘竹筏漂流是遊客們來陽朔遊玩的一項重要活動。一個秋天的午後,在友人的安排下,我們登上一葉竹筏,在清亮透徹的遇龍河上愉快地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

撐筏的李師傅是位土生土長的遇龍河人,四十出頭,皮膚黝黑,手拿丈八長的鳳尾竹竿,頭頂尖尖的竹編涼帽,短褲,光脊梁,胳膊上、肚子上的肌肉一坨坨,像個健美先生,滿麵的笑容,讓人一見,頓生好感。

我們坐上竹筏,筏行不遠,就聽到遠處有人唱“劉三姐”。歌聲時隱時現,時起時伏,煞是好聽。我們讓李師傅也來一個,李師傅說他嗓子不行,唱不了。遺憾之餘,我們發現李師傅很健談,就和他聊了起來。

李師傅告訴我們:他們家祖上是明朝末年間的一個小吏,為躲避戰亂,遷居到陽朔,繁衍至今。如今全族有三百多人,他家有六口,四世同堂,祖父解放前是位私塾先生,如今90多歲,生活基本自理,五年前還能背頌古詩詞、講“紅樓夢”。爺爺奶奶70多歲,仍然家裏家外辛勤勞作。李師傅姐弟四人,自己行二,高中畢業後回家種地,如今已娶妻生子。改革開放後,他們全家分了二畝多水田,養了二頭牛,加上果園、菜園和自己常年撐筏的收入,一年收入有好幾萬。

且漂且聊,不經意間,我發現遠處江邊的淺水裏、岸邊石頭上、灌木條上,怖滿了密密麻麻的黑點和條條塊塊的粉紅色,便好奇地發問。為了讓我看的清楚,李師傅把筏子停靠至岸邊。原來,那些黑點是一顆顆的螺絲,而粉色則是一堆堆螺絲卵。我見過黑色的螺絲卵,粉色的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卵狀如綠豆,一攤攤,一串串令人肉麻、惡心。李師傅還特意撈起二個乒乓球大小的螺絲給我細看(我沒敢拿)。他說,這種螺絲是外來的,在桂林安家沒有多少年,因繁殖的太快,現在已成了遇龍河一帶農作物的大害。為了消滅它們,政府鼓勵老百姓大力捕撈。現如今,品嚐“爆炒螺絲”,這個香、辣、鮮、鹹口味的風味小吃,還成了到桂林陽朔一帶的旅遊特色呢!

說話間,李師傅突然抬手,順著他的手勢,我看到水中有一條蛇正彎彎扭扭地向我們船的方向遊來,我嚇得大叫。說時遲,那時快,隻見李師傅一手扶著撐杆,一彎腰把蛇從河裏扣上來,迅速放進身旁的編織袋裏。望著劇烈蠕動的蛇口袋,我害怕的直躲,而李師傅卻若無其事地對我們說,蛇是大補的東西。他每次在河裏逮到蛇,不管有毒無毒,不是把它們拿到餐館去賣(30/40元一條,抵他撐一次筏的錢,),就是拿回家吃,今天逮到這條,他準備帶回家孝敬爺爺。

正行間,忽然,李師傅抬手指著一座平地拔起,傲然聳立在群山中,像一支男根直插雲端的山峰告訴我們,這山叫“長壽山”,又叫“神山”,政府在山腳下圍了一圈障礙物,嚴謹人們攀爬。他聽早年爬過此山的爺爺說,此山是空的,山頂上有個通天洞,從山頂向洞裏望去,漆黑一團,深不見底。當地老百姓逢年過節,都來山腳下燒香磕頭,求它保佑人丁興旺。

不知不覺,竹筏已離岸邊不遠。我們看到岸上有幾個人,牽著穿著小醜衣服的猴子在翻跟頭、作揖供遊客拍照取樂。李師傅指著那些猴子告訴我們,當年,日本鬼子打進桂林,卻沒能進入陽朔,就是多虧了它們。我問為什麽,老公插話,此地的大山擋住了鬼子進攻,我信,但猴子與抗日有關還是第一次聽說。李師傅說,相傳,當年陽朔的山民們知道鬼子要來,就把報信的紙條綁在猴子身上,讓猴子通知各家各戶進山逃避。鬼子來陽朔掃蕩,深山老林的,人生地不塾,沒進山裏來過。

不知不覺,已是夕陽西下,李師傅還要回頭接下一撥遊客,我們隻好離開了匆忙的李師傅,離開了遇龍河。

有人在清澈的江中遊泳,濺起一片水花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