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小音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個人資料
正文

安靜的周末,簡單的城(Peterborough)

(2020-05-17 18:28:20) 下一個

周六一大早開車出門,看到鄰居女主人June一個人坐在門口的石凳上抽著煙。我在車裏衝她招招手,她也高舉著手臂朝我揮著,平時不串門,這是我們最常用的互相問好的方式

這周是加拿大的公眾假期 - 維多利亞長周末,原本是加拿大人送走漫長的冬季,迎接春暖花開,初夏到來的一次狂歡節。家人朋友聚在一起,吃燒烤,喝啤酒,聊天,放焰火。June的家裏每年這時候總是親戚朋友一大堆,屋前的草坪擺上各種類似我們小時候玩的套圈,砸瓶子,投標之類的遊戲,大人小孩搶著玩,哈哈樂著,很有感染力。他們放的爆竹焰火會落在我的前院後院到處都是,但我從來不會去抱怨,尤其是June的父親走後,房子裏隻剩了她自己,能有這麽多親戚朋友過節來聚一聚,我真心為她高興。

今天她的車道上隻停著兩輛車,認識另一輛是她正在交往的男朋友Andrew的。她說過Andrew平時在外麵做工程,周末會過來陪她。她房前好幾種顏色的鬱金香開得正歡,臉上笑盈盈的,沉浸在清晨醉人的陽光下。

我們出了門朝東北方向開,今天想去離多倫多125公裏的Peterborough小城看一看。選了這個小城是因為LG最近提到他剛開始工作時曾經被代理公司派去Peterborough做一個小項目,當時GPS都沒有,連城市的英文名字都發不好,硬著頭皮手畫地圖愣是稀裏糊塗地開車過去,完成了任務,至於城市長什麽樣子一點印象都沒有留下。

我笑,這正是移民故事的一部分! 多倫多這周很多公園恢複開放,估計湖邊和常去的地方人會很多,我們不妨到小城去逛逛,興許會安全點。

Peterborough位於一片大平原,曾被稱為"Scott Plains", 因為它最早的開發者是Adam Scott, 1818年在這裏建立了鋸木廠和磨坊。1825年,當時的Upper Canada,也就是如今的安大略省議員Peter Robinson提出了移民計劃,吸引大批貧窮的愛爾蘭天主教家庭從愛爾蘭第二大城市City of Cork移民到這裏開始新的生活。據記載當時移民獲準需要滿足三個條件: 45歲以下,有知識,懂農業。這片土地由此發展起來。為了紀念Peter Robinson,這裏被命名為Peterborough。

天晴的時候,車開在路上,雲是一道賞不夠的風景。最近剛剛看了馮小剛導演的《隻有雲知道》,覺得是一部製作非常精美的電影,票房不夠理想,可能是觀眾群不夠而已。它記錄的正是我們這一代移民的真實生活,平淡,艱辛,孤獨,卻優美,自由,快樂。我的手機裏這些年也積存了許許多多,千姿百態的雲的照片,每一段行程,抬頭都有雲的相伴:開心的時候,它在我頭頂翩翩起舞;傷感的時候,它在我眼前緩緩地聆聽;雲總是能夠把我的心門敞開,直到開闊得如眼前一望無垠的天空。

我們第一站來到Peterborough的加拿大獨木舟博物館。1850年末期,這裏的獨木舟製造業大量興起,全國25%的獨木舟製造者都在這裏。疫情期間博物館關閉,隻能從外麵拍了張照片。博物館看起來有些舊,不打眼,不過聽說裏麵還是很有趣,值得看一看,即使是對獨木舟不了解的人。

Peterborough的另一個景觀是這座液壓船閘,20世紀最主要的大事就是1904年它的建成。船閘橫跨在Trent運河上,高19.8米,據說當時是全世界最高的液壓船閘,如今被列為加拿大國家級曆史遺跡。如今船閘靜靜地躺在陽光下,河水由於長期的滯流而變得渾濁,和我們大家一樣等待著開閘,等待著自由。

倒是跨過馬路的高爾夫球場今天很熱鬧,因為終於迎來了疫情以來的第一天開放!停車場車很多,高爾夫愛好者們迫不及待地從車裏鑽出來,拖著裝滿球具的拉杆箱,一臉興奮。這是我這一路見到的最有人氣的地方了。

Peterborough除了運河,還有一條更粗大的天然河流Otonabee River,兩條河流從北向南肩並肩橫跨市區,感覺象是中國神話故事裏的青蛇白蛇,彎彎曲曲,之後纏繞在一起, 一直向南流入安大略湖。

市中心位於Otonabee河西岸的中央地帶。大街上靜悄悄的,除了巡查的警察,隻見到了幾個背著“家當”閑逛的流浪漢。警察告訴我們周末所有的地方停車都是免費。我們於是就近把車停在King Street上,戴上太陽鏡,開始在正午暖洋洋的陽光下徒步漫遊。

市政廳和聯邦廣場平時應該是人來人往的地方,這時候除了遠處有一個穿著紅色T恤衫精神有些問題的五十來歲的男人坐在公園的椅子上在大聲地喊著什麽,前後左右都看不到一個人。

聯邦廣場的中央是一圈大理石牌匾,上麵整整齊齊地刻著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朝鮮戰爭中這座城市為國捐軀的戰士的名字。上麵站著的兩座青銅像一個代表充滿憤怒的敵人,另一個代表為正義而戰的加拿大英勇的騎士。

看著一地燦爛的黃花,聽著嘰嘰喳喳的鳥叫,公園裏卻沒有一個人,LG感慨地說,人類曆史上發生了這麽多次轟轟烈烈的戰爭,飛機,大炮,流血,犧牲都在所不惜,誰想到今年遇上這看不見的病毒,卻束手無策,被它嚇得乖乖地躲在家裏。

Peterborough曾經是加拿大技術和工業的先鋒,它曾有"電城(Electric City)"的昵稱,是全國首個使用電燈照明街道的城市。幾個著名的跨國公司如西門子,勞斯萊斯和通用電氣都曾經在這裏安家落戶。全球知名的桂格燕麥公司(Quaker Oats)也是由於它先進的電業而遷到這裏,如今仍是市中心一個主要的地標。鐵路直接修進廠區,把它的產品運往世界各地。

Otonabee河兩岸都有綠樹成蔭的公園,可以散步,可以騎車。市中心的河灘公園Millenium Park還設有滑板場,我們去的時候有三個年青人正在專心地拚著滑板。

公園的水上有一個口碑極好的咖啡廳Silver Beans Cafe,可惜這時關了門。好在岸上的Harvey's仍然開業,衛生間也開放,令人驚喜。我們到裏麵買了午餐,坐在水邊的椅子上慢慢地享受著陽光。

"Are you Japanese?"沿著河岸走,LG掉在後麵。回頭看,發現他被水邊曬太陽的一個坐著輪椅的胖子和一個靠欄杆站著的瘦子截住。

這不是第一次LG被人當作日本人,他站住,回頭問,“Why do you think I am a Japanese?"

那兩個人讓他搞得倒有些緊張,可能是怕被當作種族主義分子,忙說,"Sorry!"

看LG笑了,我也笑了,他們才放鬆下來。

LG安慰他們說,"我隻是好奇你們如何判斷亞洲人是日本人,韓國人,還是中國人?"

瘦子摸摸腦袋,說,“是臉型吧?圓圓的臉... ...我們也搞不準。”

胖子仍然怕我們在意,解釋道,“We are nice people.  We just have a lot of time!"

"Have a nice day!"我們笑著跟他們告別。

安靜的小城,有了交流才有了生氣。加拿大,年輕的國家,短短150年的曆史,跨過時間的長河,我們又何嚐不是先驅者,這裏最早的主人!

公園裏還有一些小型的雕塑。喜歡這一對—小男孩舉著獨木舟模型衝小女孩炫耀,很生動。這也是這個五月疫情下的小城留給我的最後一張畫麵 - 簡單,樸素,純真。

(在家工作整整九周,周一已正式開始新的工作,中間去了一趟辦公室交接,和大小老板都見了麵。截止發文時間,加拿大新冠病毒確診人數77,002, 死亡人數5,782。)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4)
評論
天涼好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謝謝暖冬!以前在國內的時候很少去注意雲,不知是環境問題,還是那時太年輕,現在卻好象時時有雲的陪伴,所以馮小剛那部電影“隻有芸知道”感觸頗深。
天涼好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子喬看來是在家裏呆煩了。希望疫情盡快過去,我們的生活能盡快恢複正常。那一天會來的!
暖冬cool夏 回複 悄悄話 每一段行程,抬頭都有雲的相伴:開心的時候,它在我頭頂翩翩起舞;傷感的時候,它在我眼前緩緩地聆聽;雲總是能夠把我的心門敞開,直到開闊得如眼前一望無垠的天空。
+1,喜歡這段描寫,每張照片的雲都很漂亮。這個背影是好秋嗎?看上去很年輕啊。
ziqiao123 回複 悄悄話 能這樣自由的開車出遊真好。希望我們這邊也能盡快地開放。
天涼好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問好五湖兄!你走的地方應該比我們多!提到附近的米湖,我們還沒有去過,什麽時候去看一看!
天涼好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YuFoto' 的評論 : 是嗎,沒有做太深的研究,謝謝補充。
天涼好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歡迎思韻!是,非常喜歡去了解每一個地方。去不了遠處,就在周邊轉轉。沒去過的地方都是景點!
天涼好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一步一景' 的評論 : 電影確實拍得不錯,感覺不亞於之前的《芳華》。國內的觀眾不看,因為沒有感同身受;國外的觀眾可能是覺得國內的導演如何能拍出移民的故事,所以也不願意去看,至少我開始是這樣想的,不過看了之後覺得很真實。喜歡你小紅帽的頭像!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那個提升的運河船閘,去年去米湖度假時去過,今年本來還要去,但怕感染就取消了
YuFoto 回複 悄悄話 到現在也是最高的液壓升降船閘。
思韻如藍 回複 悄悄話 好秋兩口子很喜歡結伴遊哈!跟著你們把咱周邊許多地方都看過了。謝謝分享!
一步一景 回複 悄悄話 我也喜歡"隻有芸知道"這部電影,謝謝你介紹這個美麗的小鎮。
天涼好秋 回複 悄悄話 哈哈,菲兒這麽快就造訪,謝謝!
菲兒天地 回複 悄悄話 好秋好文,Peterborough真是一個隻有雲知道的城市!:)謝謝圖文並茂的分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