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長阿含經卷第十一

(2018-08-24 07:51:13) 下一個

長阿含經卷第十一

後秦弘始年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

(一五)第二分阿[少/兔]夷經第十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冥寧國阿[少/兔]夷土。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爾時。 世尊著衣持缽。入阿[少/兔]夷城乞食。爾時。世尊默自念言。我今乞食。於時如早。今宜往詣房伽婆梵誌園觀。比須時至。然後乞食。爾時。世尊即詣彼園。時彼梵誌遙見佛來。即起奉迎。共相問訊。言。善來。瞿曇。不麵來久。今以何緣乃能屈顧。唯願瞿曇就此處坐。爾時。世尊即就其坐。

時。彼梵誌於一麵坐。白世尊言。先夜隸車子善宿比丘來至我所。語我言。大師。我不於佛所修梵行也。所以然者。佛疏外我。彼人見向說瞿曇過。雖有此言。我亦不受。

佛告梵誌。彼善宿所言。知汝不受耳。昔我一時在毗舍離獮猴池側集法堂上。時此善宿來至我所。語我言。 如來外我。我不於如來所修梵行也。我時告曰。汝何故言。我不於如來所修梵行。如來外我耶。善宿報我言。如來不為我現神足變化。

時。我語言。吾可請汝於我法中淨修梵行。當為汝現神足耶。複當語我。如來當為我現神足變化。然後我當修梵行耶。時。善宿報我言。不也。世尊。佛告善宿。我亦不語汝言。汝於我法中淨修梵行。當為汝現神足變化。汝亦不言為我現神足者。當修梵行。雲何。善宿。如汝意者。謂如來能現神足.為不能現耶。我所說法。彼法能得出要。盡苦際不耶。善宿白佛言。如是。世尊。如來能現神足。非為不能。所可說法。能得出要。盡諸苦際。非為不盡。是故。善宿。我所說法修梵行者。能現神足。非為不能。出要離苦。非不能離。汝於此法欲何所求。

善宿言。世尊。不能隨時教我。我父秘術。世尊盡知。吝不教我。佛言。善宿。我頗曾言。汝於我法中修梵行者。教汝父術耶。汝頗複言。教我父術者。當於佛所修梵行耶。答曰。不也。是故。善宿。我先無此言。汝亦無言。今者何故作此語耶。雲何。善宿。汝謂如來能說汝父秘術。為不能說耶。所可說法。能得出要。盡苦際不耶。善宿報言。如來能說父之秘術。非為不能。說法出要。能盡苦際。非為不能。佛告善宿。若我能說汝父秘術。亦能說法出要離苦。汝於我法中複欲何求。又告善宿。汝先於毗舍離跋闍土地。無數方便。稱歎如來。稱歎正法。稱歎眾。譬如有人八種稱歎彼清涼池。使人好樂。一冷。二輕。三柔。四清。五甘。六無垢。七飲無饜。八便身。汝亦如是。於毗舍離跋闍土。稱歎如來。稱歎正法。稱歎眾僧。使人信樂。善宿。當知今汝退者。世間當複有言。善宿比丘多有知識。又是世尊所親。亦是世尊弟子。不能盡形淨修梵行。舍戒就俗處。卑陋行。梵誌。當知我時備語。不順我教。舍戒就俗。梵誌。一時。我在獮猴池側法講堂上。時有尼幹子。字伽羅樓。在彼處止。人所宗敬。名稱遠聞。多有知識。利養備具。時。善宿比丘著衣持缽。入毗舍離城乞食。漸漸轉到尼幹子所。爾時。善宿以深遠義問尼幹子。彼不能答。便生嗔恚。善宿自念。我觸嬈此人。將無長夜有苦惱報耶。梵誌。當知時善宿比丘於乞食後。執持衣缽。來至我所。頭麵禮足。在一麵坐。善宿爾時亦不以此緣告我。我語之曰。愚人。汝寧可自稱為沙門釋子耶。善宿尋報我言。世尊。何故稱我為愚。不應自稱為釋子耶。我告之曰。愚人。汝曾往至尼幹子所問深遠義。彼不能報。便生嗔恚。汝時自念。我今觸此尼幹。將無長夜有苦惱報耶。汝有是念不。

善宿白佛言。彼是羅漢。何緣乃有此嫉恚心。我時答曰。愚人。羅漢何緣有嫉恚心。非我羅漢有嫉恚心。汝今自謂彼是羅漢。彼有七苦行。長夜執持。何謂七。一盡形壽不著衣裳。二盡形壽不飲酒食肉。而不食飯及與麨麵。三盡形壽不犯梵行。四盡形壽毗舍離有四石塔。東名憂園塔.南名象塔.西名多子塔.北名七聚塔。盡形不離四塔。為四苦行。而彼後當犯此七苦行已。於毗舍離城外命終。譬如野幹疥癩衰病。死丘塚間。彼尼幹子亦複如是。自為禁法。後盡犯之。本自誓言。盡形不著衣服。後還著衣。本自誓言。盡形壽不飲酒啖肉。不食飯及麨麵。而後盡食。本自誓言。不犯梵行。而後亦犯。本言。不越四塔。東憂園塔.南象塔.西多子塔.北七聚塔。今盡遠離不複親近。彼人自違此七誓已。出毗舍離城。塚間命終。佛告善宿曰。愚人。汝不信我言。汝自往觀。自當知耳。佛告梵誌。一時。比丘善宿著衣持缽。入城乞食。乞食已。還出城。於塚間見尼幹子於彼命終。見已。來至我所。頭麵禮足。在一麵坐。不以此事而語我言。梵誌。當知我爾時語善宿曰。雲何。善宿。我先所記尼幹子如我語不。對曰。如是。如世尊言。梵誌。當知我與善宿現神通證。而彼言。世尊不為我現。又一時我在冥寧國白土之邑。時有尼幹子。名究羅帝。在白土住。人所宗敬。名稱遠聞。多得利養。時。我著衣持缽。入城乞食。時善宿比丘隨我後行。見究羅帝尼幹子在糞堆上伏舐糠糟。梵誌。當知時善宿比丘見此尼幹子在糞堆上伏舐糠糟已。作是念言。世間諸有 阿羅漢.向阿羅漢道者無有及此。此尼幹子其道最勝。所以者何。此人苦行乃能如是。除舍憍慢。於糞堆上伏舐糠糟。

梵誌。時。我右旋告善宿曰。汝意愚人。寧可自稱為釋子耶。善宿白佛言。世尊。何故稱我為愚。不應自稱為釋子耶。佛告善宿言。汝愚人。觀此究羅帝蹲糞堆上伏食糠糟。汝見已。作是念。諸世間阿羅漢及向羅漢者。此究羅帝最為尊上。所以者何。今此究羅帝乃能苦行。除舍憍慢。蹲糞堆上伏舐糠糟。汝有是念不。答我言。實爾。善宿又言。何故。世尊。於阿羅漢所生嫉妒心。佛告愚人。我不於羅漢所生嫉妒心。何為於羅漢所生嫉妒心。汝今愚人。謂究羅帝真阿羅漢。此人卻後七日當腹脹命終。生起屍餓鬼中。常苦饑餓。其命終後。以葦索係抴於塚間。汝若不信者。可先往語之。

時。善宿即往詣究羅帝所。說言。彼沙門瞿曇記汝。卻後七日當腹脹命終。生起屍餓鬼中。死已以葦索係抴於塚間。善宿複白。汝當省食。勿使彼言當也。梵誌。當知時究羅帝至滿七日腹脹而死。即生起屍餓鬼中。死屍以葦索係抴於塚間。爾時。善宿聞佛語已。屈指計日。至七日已。時善宿比丘即往至裸形村中。到已。問其村人曰。諸賢。究羅帝今何所在。報曰。已取命終。問曰。何患命終耶。答曰。腹脹。問曰。雲何殯送。答曰。以葦索係抴於塚間。

梵誌。時。善宿聞此語已。即往塚間。欲至未至。時彼死屍並動膝腳。忽爾而蹲。時彼善宿故前到死屍所。語言。究羅帝。汝命終耶。死屍答言。我已命終。問曰。汝以何患命終。死屍答言。瞿曇記我。七日後腹脹命終。我如其言。至滿七日。腹脹命終。善宿複問。汝生何處。屍即報言。彼瞿曇所記。當生起屍餓鬼中。我今日生起屍餓鬼中。善宿問曰。汝命終時。雲何殯送。屍答曰。瞿曇所記。以葦索係抴於塚間。實如彼言。以葦索係抴於塚間。時。死屍語善宿曰。汝雖出家。不得善利。瞿曇沙門說如此事。汝常不信。作是語已。死屍還臥。

梵誌。時。善宿比丘來至我所。頭麵禮足。在一麵坐。不以此緣語我。我尋語曰。如我所記。究羅帝者實爾以不。答曰。實爾。如世尊言。梵誌。我如是數數為善宿比丘現神通證。而彼猶言。世尊不為我現神通。

佛告梵誌。我於一時在獮猴池法講堂上。時有梵誌。名曰波梨子。在彼處止。人所宗敬。名稱遠聞。多有利養。於毗舍離大眾之中。作如是說。沙門瞿曇自稱智慧。我亦智慧。沙門瞿曇自稱神足。我亦有神足。沙門瞿曇得超越道。我亦得超越道。我當與彼共現神足。沙門現一。我當現二。沙門現二。我當現四。沙門現八。我現十六。沙門現十六。我現三十二。沙門現三十二。我現六十四。隨彼沙門所現多少。我盡當倍。

梵誌。時。善宿比丘著衣持缽。入城乞食。見波梨梵誌於大眾中作如是說。沙門瞿曇自稱智慧。我亦智慧。沙門瞿曇自稱神足。我亦有神足。沙門瞿曇得超越道。我亦得超越道。我當與彼共現神足。沙門現一。我當現二。沙門現四。我當現八。乃至隨沙門所現多少。我盡能倍。時。善宿比丘乞食已。來至我所。頭麵禮。一麵坐。語我言。我於晨朝著衣持缽。入城乞食。時聞毗舍離波梨子於大眾中作是說言。沙門瞿曇有大智慧。我亦有大智慧。沙門瞿曇有神足。我亦有神足。瞿曇現一。我當現二。乃至隨瞿曇所現多少。我盡能倍。具以此事而來告我。我語善宿言。彼波梨子於大眾中不舍此語。不舍此見。不舍此慢。來至我所者。終無是處。若彼作是念。我不舍此語。不舍此見。不舍此慢。而至沙門瞿曇所者。彼頭即當破為七分。欲使彼人不舍此語。不舍見慢。而能來者。無有是處。

善宿言。世尊護口。如來護口。佛告善宿。汝何故言。世尊護口。如來護口。善宿言。彼波梨子有大威神。有大德力。脫當來者將無現世尊虛耶。佛告善宿。如來所言頗有二耶。對曰。無也。又告善宿。若無二者。汝何故言。世尊護口。如來護口。善宿白佛言。世尊為自知見彼波梨子。為諸天來語。佛言。我亦自知。亦諸天來語故知。此毗舍離阿由大將。身壞命終。生忉利天。彼來語我言。波梨梵誌子不知羞慚。犯戒妄語。在毗舍離。於大眾中作如是誹謗言。阿由陀大將身壞命終。生起屍鬼中。然我實身壞命終。生忉利天。波梨子我先自知。亦諸天來語故知。佛告愚人善宿。汝不信我言者。入毗舍離。隨汝唱之。我食後當往詣波梨梵誌子所。

佛告梵誌。時。彼善宿過其夜已。著衣持缽。入城乞食。時。彼善宿向毗舍離城中眾多婆羅門.沙門.梵誌。具說此言。波梨梵誌子於大眾中說如此言。沙門瞿曇有大智慧。我亦有大智慧。沙門瞿曇有大威力。我亦有大威力。沙門瞿曇有大神足。我亦有大神足。沙門現一。我當現二。乃至沙門隨所現多少。我盡當倍。而今沙門瞿曇欲詣彼波梨子所。汝等眾人盡可詣彼。時。波梨梵誌在道而行。善宿見已。速詣其所。語言。汝於毗舍離大眾中作如是言。沙門瞿曇有大智慧。我亦有大智慧。乃至沙門瞿曇。隨所現神足多少。我盡當倍。瞿曇聞此言。今欲來至汝所。汝可速歸。報言。我當歸耳。我當歸耳。作此語已。尋自惶懼。衣毛為豎。不還本處。乃詣道頭波梨梵誌林中。坐繩床上。愁悶迷亂。

佛告梵誌。我於食後與眾多隸車.沙門.婆羅門.梵誌.居士詣波梨子住處。就座而坐。於彼眾中有梵誌名曰遮羅。時眾人喚彼遮羅而告之曰。汝詣道頭林中語波梨子言。今眾多隸車.沙門.婆羅門.梵誌.居士盡集汝林。眾共議言。梵誌波梨於大眾中自唱此言。沙門瞿曇有大智慧。我亦有大智慧。乃至瞿曇隨現神足多少。我盡能倍。沙門瞿曇故來至汝林中。汝可來看。於是。遮羅聞眾人語已。即詣道頭林語波梨子言。彼眾多隸車.沙門.婆羅門.梵誌.居士盡集在汝林。眾共議言。梵誌波梨子於大眾中自唱此言。沙門瞿曇有大智慧。我亦有大智慧。乃至沙門瞿曇現神足。隨現多少。我盡能倍。瞿曇今在彼林中。波梨今者寧可還也。爾時。波梨梵誌即報遮羅曰。當歸。當歸。作是語已。於繩床上轉側不安。爾時。繩床複著其足。彼乃不能得離繩床。況能行步至世尊所。

時。遮羅語波梨言。汝自無智。但有空聲為言。當歸。當歸。尚自不能離此繩床。何由能得至大眾所。嗬責波梨子已。即還詣大眾所。報言。我以持眾人聲。往語波梨子。彼報我言。當歸。當歸。即於繩床上動轉其身。床即著足不能得離。彼尚不能離其繩床。何由能得來到此眾。爾時。有一頭摩隸車子在眾中坐。即從座起。偏露右臂。長跪叉手。白彼眾言。大眾小待。我今自往將彼人來。

佛言。我爾時語頭摩隸車子言。彼人作如是語。懷如是見。起如是慢。欲使此人來至佛所。無有是處。頭摩子。正使汝以革繩重係。群牛共挽。至彼身碎。彼終不能舍如是語.如是見.如是慢。來至我所。若不信我言。汝往自知。爾時。頭摩隸車子故往至波梨子所。語波梨子言。眾多隸車.沙門.婆羅門.梵誌.居士盡集汝林。眾共議言。梵誌波梨子於大眾中口自唱言。沙門瞿曇有大智慧。我亦有大智慧乃至沙門瞿曇現其神足。隨所現多少。我盡能倍。瞿曇沙門今在彼林。汝可還歸。爾時。波梨子即報言。當歸。當歸。作是語已。於繩床上動轉其身。爾時繩床複著其足。彼乃不能自離繩床。況複行步至世尊所。

時。頭摩語波梨子言。汝自無智。但有空聲為言。當歸。當歸。尚自不能離此繩床。何由能得至大眾所。頭摩複語波梨子曰。諸有智者。以譬喻得解。乃往久遠有一師子獸王在深林中住。師子清旦初出窟時。四向顧望。奮迅三吼。然後遊行擇肉而食。波梨子。彼師子獸王食已還林。常有一野幹隨後食殘。氣力充足便自言。彼林師子竟是何獸。能勝我耶。今寧可獨擅一林。清旦出窟。四向顧望。奮迅三吼。然後遊行。擇肉而食耶。彼尋獨處一林。清旦出窟。奮迅三吼。然後遊行。欲師子吼。作野幹鳴。波梨子。汝今亦爾。蒙佛威恩。存生於世。得人供養。而今更與如來共競。時。頭摩子以偈責數曰。


  野幹稱師子  自謂為獸王

  欲作師子吼  還出野幹聲

  獨處於空林  自謂為獸王

  欲作師子吼  還出野幹聲

  跪地求穴鼠  穿塚覓死屍

  欲作師子吼  還出野幹聲

頭摩子告曰。汝亦如是。蒙佛恩力。存生於世。得人供養。而今更與如來共競。時。彼頭摩子以四種喻。麵嗬責已。還詣大眾。報言。我以持眾人聲喚波梨子。彼報我言。當歸。當歸。即於繩床上動轉其身。床即著足不能得離。彼尚不能自離繩床何由能得來到此眾。爾時。世尊告頭摩子言。我先語汝。欲使此人來至佛所。無有是處。正使汝以革繩重係。群牛共挽。至身碎壞。彼終不肯舍如是語.如是見.慢。來至我所。梵誌。時。我即與彼大眾種種說法。示教利喜。於彼眾中三師子吼。身升虛空。還詣本處。

佛告梵誌。或有沙門.婆羅門言。一切世間。梵自在天所造。我問彼言。一切世間實梵自在天所造耶。彼不能報。還問我言。瞿曇。此事雲何。我報彼言。或有此世間初壞敗時。有餘 眾生命盡行盡。從光音天命終乃更生餘空梵處。於彼起愛。生樂著心。複欲使餘眾生來生此處。其餘眾生命盡行盡。複生彼處。時。彼眾生自作是念。我今是大梵王。忽然而有。無作我者。我能盡達諸義所趣。於千世界最得自在。能作能化。微妙第一。為人父母。我先至此。獨一無侶。由我力故。有此眾生。我作此眾生。彼餘眾生亦複順從。稱為梵王。忽然而有。盡達諸義。於千世界最得自在。能作能化。微妙第一。為人父母。先有是一。後有我等。此大梵王化作我等。此諸眾生隨彼壽終來生此間。其漸長大。剃除須發。服三法衣。出家為道。彼入定意三昧隨三昧心憶本所生。彼作是語。此大梵天忽然而有。無有作者。盡達諸義。於千世界最得自在。能作能化。微妙第一。為人父母。彼大梵天常住不移。無變易法。我等梵天所化。是以無常。不得久住。為變易法。如是。梵誌。彼沙門.婆羅門以此緣故。各言彼梵自在天造此世界。梵誌。造此世界者。非彼所及。唯佛能知。又過此事。佛亦盡知。雖知不著,苦.集.滅.味.過.出要。如實知之。以平等觀無餘解脫。名曰如來。

佛告梵誌。或有沙門.婆羅門作是言。戲笑懈怠是眾生始。我語彼言。雲何汝等實言。戲笑懈怠是眾生始耶。彼不能報。逆問我言。瞿曇。此事雲何。時我報言。或有光音眾生喜戲笑懈怠。身壞命終。來生此間。漸漸長大。剃除須發。服三法衣。出家修道。便入心定三昧。以三昧力識本所生。便作是言。彼餘眾生不喜戲笑。常在彼處。永住不變。由我等數喜戲笑。致此無常。為變易法。如是。梵誌。彼沙門.婆羅門以是緣故。言戲笑是眾生始。如是佛盡知之。過是亦知。知而不著。不著苦.集.滅.味.過.出要。如實知之。已平等觀無餘解脫。名曰如來。

佛告梵誌。或有沙門.婆羅門言。失意是眾生始。我語彼言。汝等實言。失意是眾生始耶。彼不知報。還問我言。瞿曇。此事雲何。我語彼言。或有眾生展轉相看已。便失意。由是命終。來生此間。漸漸長大。剃除須發。服三法衣。出家修道。便入心定三昧。以三昧力識本所生。便作是言。如彼眾生以不展轉相看。不失意故。常住不變。我等於彼數數相看已。便失意。致此無常。為變易法。如是。梵誌。彼沙門.婆羅門以是緣故。言失意是眾生始。如此唯佛知之。過是亦知。知已不著,苦.集.滅.味.過.出要。如實知之。知已平等觀無餘解脫。故名如來。

佛告梵誌。或有沙門.婆羅門言。我無因而出。我語彼言。汝等實言。本無因出耶。彼不能報。逆來問我。我時報曰。或有眾生無想無知。若彼眾生起想。則便命終來生此間。漸漸長大。剃除須發。服三法衣。出家修道。便入心定三昧。以三昧力識本所生。便作是言。我本無有。今忽然有。此世間本無。今有。此實餘虛。如是。梵誌。沙門.婆羅門以此緣故。言無因出。唯佛知之。過是亦知。知已不著苦.集.滅.味.過.出要。如實知之。已平等觀無餘解脫。故名如來。

佛告梵誌。我所說如是。或有沙門.婆羅門於屏處誹謗我言。沙門瞿曇自稱弟子入淨解脫。成就淨行。彼知清淨。不遍知淨。然我不作是說。我弟子入淨解脫。成就淨行。彼知清淨。不遍知淨。梵誌。我自言。我弟子入淨解脫。成就淨行。彼知清淨。一切遍淨。

是時。梵誌白佛言。彼不得善利。毀謗沙門瞿曇言。沙門自言。我弟子入淨解脫。成就淨行。彼知清淨。不遍知淨。然世尊不作是語。世尊自言。我弟子入淨解脫。成就淨行。彼知清淨。一切遍淨。

又白佛言。我亦當入此淨解脫。成就淨行。一切遍知。

佛告梵誌。汝欲入者。甚為難也。汝見異.忍異.行異。欲依餘見入淨解脫者。難可得也。但使汝好樂佛。心不斷絕者。則於長夜。常得安樂。

爾時。房伽婆梵誌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一六)佛說長阿含第二分善生經第十二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羅閱隻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爾時。世尊時到著衣持缽。入城乞食。時。羅閱隻城內有長者子。名曰善生,清旦出城。詣園遊觀。初沐浴訖。舉身皆濕。向諸方禮。東.西.南.北.上.下諸方。皆悉周遍。

爾時。世尊見長者善生詣園遊觀。初沐浴訖。舉身皆濕。向諸方禮。世尊見已。即詣其所。告善生言。汝以何緣。清旦出城。於園林中。舉身皆濕。向諸方禮。

爾時。善生白佛言。我父臨命終時。遺敕我言。汝欲禮者。當先禮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上方.下方。我奉承父教不敢違背。故澡浴訖。先叉手東麵。向東方禮。南.西.北方。上.下諸方。皆悉周遍。

爾時。世尊告善生曰。長者子。有此方名耳。非為不有。然我賢聖法中。非禮此六方以為恭敬。

善生白佛言。唯願世尊善為我說賢聖法中禮六方法。

佛告長者子。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

善生對曰。唯然。願樂欲聞。

佛告善生。若長者.長者子知四結業不於四處而作惡行。又複能知六損財業。是謂。善生。長者.長者子離四惡行。禮敬六方。今世亦善。後獲善報。今世根基。後世根基。於現法中。智者所稱。獲世一果。身壞命終。生天.善處。善生。當知四結行者。一者殺生。二者盜竊。三者淫逸。四者妄語。是四結行。雲何為四處。一者欲。二者恚。三者怖。四者癡。若長者.長者子於此四處而作惡者。則有損耗。佛說是已。複作頌曰。


  欲嗔及怖癡  有此四法者

  名譽日損減  如月向於晦

佛告善生。若長者.長者子於此四處不為惡者。則有增益。爾時。世尊重作頌曰。


  於欲恚怖癡  不為惡行者

  名譽日增廣  如月向上滿

佛告善生。六損財業者。一者耽湎於酒。二者博戲。三者放蕩。四者迷於伎樂。五者惡友相得。六者懈墮。是為六損財業。善生。若長者.長者子解知四結行。不於四處而為惡行。複知六損財業。是為。善生。於四處得離。供養六方。今善後善。今世根基。後世根基。於現法中。智者所譽。獲世一果。身壞命終。生天.善處。善生。當知飲酒有六失。一者失財。二者生病。三者鬥諍。四者惡名流布。五者恚怒暴生。六者智慧日損。善生。若彼長者.長者子飲酒不已。其家產業日日損減。善生。博戲有六失。雲何為六。一者財產日耗。二者雖勝生怨。三者智者所責。四者人不敬信。五者為人疏外。六者生盜竊心。善生。是為博戲六失。若長者.長者子博戲不已。其家產業日日損減。放蕩有六失。一者不自護身。二者不護財貨。三者不護子孫。四者常自驚懼。五者諸苦惡法常自纏身。六者喜生虛妄。是為放蕩六失。若長者.長者子放蕩不已。其家財產日日損減。

善生。迷於伎樂複有六失。一者求歌。二者求舞。三者求琴瑟。四者波內早。五者多羅槃。六者首嗬那。是為伎樂六失。若長者.長者子伎樂不已。其家財產日日損減。惡友相得複有六失。一者方便生欺。二者好喜屏處。三者誘他家人。四者圖謀他物。五者財利自向。六者好發他過。是為惡友六失。若長者.長者子習惡友不已。其家財產日日損減。懈墮有六失。一者富樂不肯作務。二者貧窮不肯勤修。三者寒時不肯勤修。四者熱時不肯勤修.五者時早不肯勤修。六者時晚不肯勤修。是為懈墮六失。若長者.長者子懈墮不已。其家財業日日損減。佛說是已。複作頌曰。


  迷惑於酒者  還有酒伴黨

  財產正集聚  隨己複散盡

  飲酒無節度  常喜歌舞戲

  晝則遊他家  因此自陷墜

  隨惡友不改  誹謗出家人

  邪見世所嗤  行穢人所黜

  好惡著外色  但論勝負事

  親要無返複  行穢人所黜

  為酒所荒迷  貧窮不自量

  輕財好奢用  破家致禍患

  擲博群飲酒  共伺他淫女

  玩習卑鄙行  如月向於晦

  行惡能受惡  與惡友同事

  今世及後世  終始無所獲

  晝則好睡眠  夜覺多悕望

  獨昏無善友  不能修家務

  朝夕不肯作  寒暑複懈墮

  所為事不究  亦複毀成功

  若不計寒暑  朝夕勤修務

  事業無不成  至終無憂患

佛告善生。有四怨如親。汝當覺知。何謂為四。一者畏伏。二者美言。三者敬順。四者惡友。

佛告善生。畏伏有四事。雲何為四。一者先與後奪。二者與少望多。三者畏故強親。四者為利故親。是為畏伏四事。

佛告善生。美言親複有四事。雲何為四。一者善惡斯順。二者有難舍離。三者外有善來密止之。四者見有危事便排濟之。是為美言親四事。敬順親複有四事。雲何為四。一者先誑。二者後誑。三者現誑。四者見有小過便加杖之。是為敬順親四事。惡友親複有四事。雲何為四。一者飲酒時為友。二者博戲時為友。三者淫逸時為友。四者歌舞時為友。是為惡友親四事。世尊說此已。複作頌曰。


  畏伏而強親  美言親亦爾

  敬順虛誑親  惡友為惡親

  此親不可恃  智者當覺知

  宜速遠離之  如避於險道

佛告善生。有四親可親。多所饒益。為人救護。雲何為四。一者止非。二者慈湣。三者利人。四者同事。是為四親可親。多所饒益。為人救護。當親近之。善生。彼止非有四事。多所饒益。為人救護。雲何為四。一者見人為惡則能遮止。二者示人正直。三者慈心湣念。四者示人天路。是為四止非。多所饒益。為人救護。

複次。慈湣有四事。一者見利代喜。二者見惡代憂。三者稱譽人德。四者見人說惡便能抑製。是為四慈湣。多所饒益。為人救護。利益有四。雲何為四。一者護彼不令放逸。二者護彼放逸失財。三者護彼使不恐怖。四者屏相教誡。是為四利人。多所饒益。為人救護。同事有四。雲何為四。一者為彼不惜身命。二者為彼不惜財寶。三者為彼濟其恐怖。四者為彼屏相教誡。是為四同事。多所饒益。為人救護。世尊說是已。複作頌曰。


  製非防惡親  慈湣在他親

  利人益彼親  同事齊己親

  此親乃可親  智者所附近

  親中無等親  如慈母親子

  若欲親可親  當親堅固親

  親者戒具足  如火光照人

佛告善生。當知六方。雲何為六方。父母為東方。師長為南方。妻婦為西方。親黨為北方。僮仆為下方。沙門.婆羅門.諸高行者為上方。善生。夫為人子。當以五事敬順父母。雲何為五。一者供奉能使無乏。二者凡有所為先白父母。三者父母所為恭順不逆。四者父母正令不敢違背。五者不斷父母所為正業。善生。夫為人子。當以此五事敬順父母。父母複以五事敬親其子。雲何為五。一者製子不聽為惡。二者指授示其善處。三者慈愛入骨徹髓。四者為子求善婚娶。五者隨時供給所須。善生。子於父母敬順恭奉。則彼方安隱。無有憂畏。

善生。弟子敬奉師長複有五事。雲何為五。一者給侍所須。二者禮敬供養。三者尊重戴仰。四者師有教敕敬順無違。五者從師聞法善持不忘。善生。夫為弟子當以此五法敬事師長。師長複以五事敬視弟子。雲何為五。一者順法調禦。二者誨其未聞。三者隨其所問令善解義。四者示其善友。五者盡以所知誨授不吝。善生。弟子於師長敬順恭奉。則彼方安隱。無有憂畏。

善生。夫之敬妻亦有五事。雲何為五。一者相待以禮。二者威嚴不媟。三者衣食隨時。四者莊嚴以時。五者委付家內。善生。夫以此五事敬待於妻。妻複以五事恭敬於夫。雲何為五。一者先起。二者後坐。三者和言。四者敬順。五者先意承旨。善生。是為夫之於妻敬待。如是則彼方安隱。無有憂畏。

善生。夫為人者。當以五事親敬親族。雲何為五。一者給施。二者善言。三者利益。四者同利。五者不欺。善生。是為五事親敬親族。親族亦以五事親敬於人。雲何為五。一者護放逸。二者護放逸失財。三者護恐怖者。四者屏相教誡。五者常相稱歎。善生。如是敬視親族。則彼方安隱。無有憂畏。

善生。主於僮使以五事教授。雲何為五。一者隨能使役。二者飲食隨時。三者賜勞隨時。四者病與醫藥。五者縱其休假。善生。是為五事教授僮使。僮使複以五事奉事其主。雲何為五。一者早起。二者為事周密。三者不與不取。四者作務以次。五者稱揚主名。是為主待僮使。則彼方安隱。無有憂畏。

善生。檀越當以五事供奉沙門.婆羅門。雲何為五。一者身行慈。二者口行慈。三者意行慈。四者以時施。五者門不製止善生。若檀越以此五事供奉沙門.婆羅門。沙門.婆羅門當複以六事而教授之。雲何為六。一者防護不令為惡。二者指授善處。三者教懷善心。四者使未聞者聞。五者已聞能使善解。六者開示天路。善生。如是檀越恭奉沙門.婆羅門。則彼方安隱。無有憂畏。世尊說已。重說偈曰。


  父母為東方  師長名南方

  妻婦為西方  親族為北方

  僮仆為下方  沙門為上方

  諸有長者子  禮敬於諸方

  敬順不失時  死皆得生天

  惠施及軟言  利人多所益

  同利等彼己  所有與人共

  此四多負荷  任重如車輪

  世間無此四  則無有孝養

  此法在世間  智者所撰擇

  行則獲大果  名稱遠流布

  嚴飾於床座  供設上飲食

  供給所當得  名稱遠流布

  親舊不相遺  示以利益事

  上下常和同  於此得善譽

  先當習伎藝  然後獲財業

  財業既已具  宜當自守護

  出財未至奢  當撰擇前人

  欺誑抵突者  寧乞未舉與

  積財從小起  如蜂集眾花

  財寶日滋息  至終無損耗

  一食知止足  二修業勿怠

  三當先儲積  以擬於空乏

  四耕田商賈  澤地而置牧

  五當起塔廟  六立僧房舍

  在家勤六業  善修勿失時

  如是修業者  則家無損減

  財寶日滋長  如海吞眾流

爾時。善生白世尊言。甚善。世尊。實過本望。逾我父教。能使覆者得仰。閉者得開。迷者得悟。冥室燃燈。有目得視。如來所說。亦複如是。以無數方便。開悟愚冥。現清白法。所以者何。佛為如來.至真.等正覺。故能開示。為世明導。今我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唯願世尊聽我於正法中為憂婆塞。自今日始。盡形壽不殺.不盜.不淫.不欺.不飲酒。

爾時。善生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十一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