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傳人

祖國在唱紅歌。祖國山河一片紅。 文革在延續,因為有文革的傳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們民族的文革。
個人資料
文革傳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戲說文革中的九大,太祖獲得小實惠(圖)

(2017-06-25 11:58:11) 下一個

“文革小報”尋根又15篇。

今年夏天,大熱。行善是老漢本能,為朋友們消暑,戲說一個,*_*。

“九大”,全稱是“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此會開在文革中1969年春天的北京。

事後證明(會之後兩年半與七年半),那個會開的很不劃算,許多人都虧了,虧大發了。

比如,當時的大會“新聞公報”說:

“偉大領袖毛澤東主席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副主席進入主席台時,全場歡聲雷動,掌聲不絕。”

鼓掌的諸位都虧了,兩年半後,知道太祖與林大帥的溝通交流很不好,才發現沒弄清楚“親密”是什麽意思,漢語程度受損,鼓掌的諸位虧了修辭財富。

同一個“新聞公報”還說:

“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自四月十五日起,進入第三個議程:選舉黨的中央委員會。”

被選進那屆“中央委員會”的都虧了。咱黨的“幾大”,一般開完之後選出來的“中央委員會”馬上開“一中全會”,後麵過些時候再開“二中全會”,然後三、四、五、六、七、八。最多能開到“十二中全會”。“九大”的“中央委員會”比較悲催,除了跟著開了個“一中全會”之外,在1970年的8月底又開了“二中全會”,就沒了。換句話說,“中央委員”們隻有兩次開會的機會。比一般“中央委員”少了許多與會機會,也就少了品嚐會議提供的香湯辣菜的大好時光。每位“中央委員”心底都有的吃貨欲望虧了。

同一個“新聞公報”又說:

毛主席在講話中說:‘我們希望這一次代表大會,能夠開成一個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大會以後,在全國取得更大的勝利。’”

太祖爺也虧了。前麵說了,“九大“之後,隻在1970年的8月底又聚了一次(九屆二中),然後太祖對事態發展大感失望,對黨員們的“素質”之低刻骨銘心,於是對開會過敏,不開了。1970年8月之後,三年內無會。太祖失去了開會的興致,虧大了。

還是回到主題,說獲得的實惠。上小報:

取自1969年春,山西的小報“紅運城”。(順便說一句,田老人家不往山東的“解放區”跑,卻去投靠閻錫山閻大人,他從山東出走的細節需要“文革外調”一下,*_*。)

前麵說了,太祖失去了開會的興致,有一失。咱國前賢們曾說“有一失必有一得”,太祖得到了田老人家全家“獻禮”的三千斤羊糞幹。

是,隻是間接獻給太祖,實體上是給了“生產隊”。可是,三千斤羊糞幹,落到生產隊手裏,怎麽也得多產30斤糧食。有了這額外的30斤糧食,太祖在日後“戰勝林彪反黨集團”的偉大鬥爭中,“手裏有糧心裏不慌”,勝利有了基本保障。

九大,太祖獲得的一個小實惠。

後記:太祖得實惠,田老人家一家也沒虧。據說,由於缺了那三千斤羊糞幹,田家的自留地荒蕪了。荒地很長時間無人過問,“醜妻貧地破棉襖”,反倒傳世。一不湊巧,趕上山西煤礦事業大發展,那塊自留地高價給了煤窯主。田家後人用那賣地錢過上了不勞而獲的“地主階級”安逸生活。

田家後代的“安逸生活”,用咱城不著名“太祖粉”的話說,是太祖開創的“改革開放”事業的“第十個饅頭”。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