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傳人

祖國在唱紅歌。祖國山河一片紅。 文革在延續,因為有文革的傳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們民族的文革。
個人資料
文革傳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歸檔
博文
原文標題:Trump’sCaseHeadstotheJury:5TakeawaysFromClosingArguments(川普案件交給陪審團裁定:檢、辯雙方總結陳詞的5個要點)原文鏈接:Trump’sHush-MoneyCaseHeadstotheJury:TakeawaysFromClosingArguments-TheNewYorkTimes(nytimes.com)副標題:辯護律師和檢察官嚐試使用策略和“戲劇效果”來影響陪審員。由12名紐約人組成的陪審團將於周三上午開始裁定此案。ByJesseMcKinleyandKateChristobekMay28,2...[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4-05-22 23:26:36)

大家知道,伊朗的總統萊希同學在2024年5月19日於公務中因所乘直升機失事而身亡。死是死於直升機,但是……萊希同學算不上“獨裁者”,因為伊朗國體特殊,那裏的“總統”雖有個“總”字,可其位置在權力表上是第二位的,大統領是那個真正的獨裁者“最高領袖”哈梅內伊(他那個職位是終身的,“憲”早就修好了,無需連任,是康[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6)
May19,2024,9:00a.m.ETByEzekielJ.EmanuelandHarunKüçük原文鏈接在此:Opinion|HigherEducationMustReinvigoratetheLiberalArts-TheNewYorkTimes(nytimes.com)右翼將高等學院和大學攻擊為左翼和“Woke”。而“進步派”人士則譴責這些機構延續了父權製和白人特權。同時,父母們在擔心高等教育的高昂費用不值得,這加劇了校園裏“文化衝突”的力道。難怪美國人對大學的信心很低。蓋[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原文鏈接在此:HowMikeJohnsonGotto‘Yes’onAidtoUkraine-TheNewYorkTimes(nytimes.com)副標題:戰情、政治和個人考量讓這位共和黨眾議長轉變為在國會推動援烏法案通過的關鍵人物,這與他是普通眾議員時反對援助烏克蘭的立場相反。April21,2024ByCatieEdmondson在參議院通過針對烏克蘭、以色列和台灣的龐大援助計劃幾周後(在2024年2月13日通過,譯注),眾議院議長邁克·約翰遜(MikeJohn[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2)

這個嗎,因為在文革的某個特定時刻,太祖在“親受”過“革命形勢”之後被嚇到,是文革開始一年後1967年7月的那次,他在武漢幾乎被當地軍頭陳再道陳上將的手下“武裝分子”給“西安事變”了…….事情緊急,有失控風險,太祖於是推開那些直係喉舌,自己親自“對外廣播”當時的“樂觀向上氛圍”:取自1968年11月中的一期廣州&[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先解釋旁氏騙局,是這樣的:某騙子缺錢,又沒有腦力體力耐力去創造財富,於是想出了一個從他人處騙錢的辦法。先要借一筆啟動資金,然後對幾位常在“公眾平台”露麵的網紅吹牛,“我有個獨一無二的發財來源,秘方種發財樹,半年之內發財樹就能長出元寶來,你給我一萬,我把發財樹種下去(要耗些水電,所以我沒法無限的廣種),在半年後還給你一萬五&rdqu[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2)

疫情間多年沒見識牆內的一切,生疏了。2023年年底入牆,街上走走,難免發生“大驚小怪”。有了下麵的遭遇:繁華的街道上,一個大號的吊車在吊著一個大部件施工。是拆還是裝,不詳。要點在此:最右手的一位施工者戴著深色麵罩,應該是在作焊接。要點不在此,在吊裝的重物下,四位施工者,無一使用任何硬頭盔保護。不說萬一重物脫落,就是一個稍有幅度的閃[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牆內”,沒有任何的“共同意願”,除了“抵製‘農夫山泉’”之外,*_*。雖然習博士同學在2023年3月“選連任”繼續主席的時候有一個2952:0的讚成數,那個“選”與那個“投票”是怎麽會事兒大家都清楚(或者說是根本不清楚,*_*)。“共同意願”?你大爺的!“脫鉤”嗎,牆內的“意願”,如果由習博士同學來[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帖子的題目是不是有Oxymoron的嫌疑?是問號的題目,下麵就捋一捋。這是一類本老漢不常說的題目,屬“理論問題”。美國的政治,有派別之分,主要是兩派,“保守派”(Conservative)與“進步派”(Progressive)。當然,兩派的名稱有其它叫法。各自的人員、理念、社會與地理的代表率也是時間的函數,不是一個簡單的“右派”和“左派”能概括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5)
紐時文譯副標題:值此烏克蘭軍隊在戰場上遭受的損失加大而俄羅斯軍隊在戰場上取得進展之際,歐洲和其他西方領導人聚集基輔,承諾在美國的猶豫中繼續支持烏克蘭。ByMarcSantoraReportingfromBucha,IrpinandKyivFeb.24,2024Updated3:22p.m.ET在莊嚴的儀式和小型守夜活動、國事訪問、激動人心的演講和聲援聲明中,烏克蘭及其盟友用一種表態迎接著俄羅斯無端入侵第三年的到來:信心。“[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8)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