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傳人

祖國在唱紅歌。祖國山河一片紅。 文革在延續,因為有文革的傳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們民族的文革。
個人資料
文革傳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文革小報”的奴婢身份(圖)

(2015-09-13 23:58:17) 下一個

“文革小報”尋根第57篇。

“小報”尋根尋到此,總體構圖看差不多了,這篇就說“小報”作為一個群體的身份定性。

1966年夏文革起始,原本不知“言論與出版自由”為何物的咱國人,忽然有了個今天寫篇文章明天就能和“社會”交流的工具,就是這些遍地開花的“文革小報”。乍看,小報給了小報發行人言論“自由”:

朱元帥,原本的咱軍總司令,當時的“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小報上可以隨意罵,名字也能拿來做180度旋轉處理,小報真成了“言論與出版自由”的工具與實踐?不那麽簡單。

不是誰都能罵的,有人不但不能罵,不小心得罪了都擔待不起:

是有“言論自由”,不過是有層次的“自由”,小報的小“自由”不能侵犯到江青江女士大“言論自由”。

江女士的派頭雖大,但還是有了“辦事組”的電話關照才想起來要“檢查”,有更惹不起的:

太祖的聖語,豈能遺漏?趕緊“更正”,處理“嚴重的政治錯誤”。北師大“井岡山”在1968年夏天的“檢討”。

遺漏不行,給太祖改稿子也不行:

太祖批判的是“思想”,豈能變成“東西”?太祖是最“唯物論”的,你個“討孔戰報”難道比太祖的唯物論還唯物論?趕緊檢討“政治錯誤”。

比“漏掉”與“改稿”更要命的?

(取自1967年春天雲南的“紅色戰報”)

這個“嚴重的政治錯誤”如此的嚴重,已經不可隨意亂重複了。直接請罪,給太祖請罪,向讀者請罪,連個人手裏的報紙都需自行“銷毀”。為何要抓緊時間自行請罪?不主動點兒,被別人抓到就真成了跳到黃河裏的問題:

(取自1967年夏的南京“八二七戰報”)

所以“文革小報”是有“言論自由”,在絕不可以冒犯太祖與江青女士這個罩子下的“言論自由。

伺候好太祖與江女士,小報的地位自然就坐穩了?別逗了:

關張的看點不在小報停刊,而在辦報人的自我了斷:“它的曆史使命已經勝利完成”(辦報不是為了啥子言論出版自由,給太祖服務而已。)

光明戰報不是唯一的:

關張並“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揚州工人報”)。

言論自由?造反精神? 不畏權勢?

還能比這更奴婢嗎?

套句時髦語,沒有最隻有更。

1968年底,絕大部分的“文革小報”被停刊了。全國隻有幾個小報幸存下來,其中之一是上海的“工人造反報”。然後時間快進到1971年,在“工人造反報”4月15日那期上:

“上麵”讓停,不得不停就罷了,還要喊爽:

被強暴了,還得擺出一副笑臉來喊爽,完全徹底訓練有素善解主意絕佳代表的奴婢精神。

“小報”所代表的價值,挺真實的反映了文革帶給社會的價值,“保皇”、磕頭、敬畏權勢、充當打手、自我奴役。

文革的“造反精神”?你大爺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8)
評論
x瀟瀟 回複 悄悄話 讀報讀的熱血沸騰:)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小艾媽媽' 的評論 : 同意。就是有高牆,今日國內的互聯網與當時的小報相比,天壤之別,當時那個是絕對的奴婢,現在盡管是壓抑的自我,起碼是自我。至於這邊不會站的,估計都超出修理範圍了,^_^。
小艾媽媽 回複 悄悄話 那個180度旋轉處理太有創意了,以後我想砸那個ID,也把他的名字做懸吊,hiahia:)

小報的大鳴大放,,像如今互聯網的熱身,唯一不同的是,前者要絕對的政治正確,後者可以不正確,當然,如今穿上馬甲還要端著正確的,要麽是拿人家手短,要麽是毛大爺神鞭給力,抽成終生殘疾,不會站著了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不言有罪' 的評論 : 從等級到每個人的人權,是個長過程,^_^。問好,常來坐。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lznl50709' 的評論 : 問好,常來坐。
不言有罪 回複 悄悄話 前一陣子的Shark Tank節目裏,看到有一對夫妻開了個專門幫人訓練看家狗狗的業務。主要是用德國牧羊犬。訓練有素的狗狗,主人使個眼色,剛剛還溫存乖乖的狗狗,立刻凶猛地撲向旁人。主人再輕輕吹一聲口哨,狗狗立刻變得非常溫柔乖巧。當時覺得真不可思議。其實,文革中,和今天的天朝,大部分的愛黨愛國者,不就是這個樣嗎?
lznl50709 回複 悄悄話 災難的文革!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劍吼西風' 的評論 : 文革省的消息確定了也會通知你,不偏不向。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京華人' 的評論 : 謝鼓勵與支持。常來坐,問好。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jyx-003' 的評論 : 你的愛好就不用通知了。 文革省的消息來了我幫你訂機票。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歡顏展卷林中坐' 的評論 : 大俠好。太到位了。被可控的撒出去,撒出去的空間裏嚐到了血腥的原始刺激,然後不斷的幻想有下一個主人再給個撒出去後的快感機會。三年前那次“保釣”砸日本車的過程幾乎又重來了一次。從中國的社會基因裏全清除掉會是個緩慢的過程。常來坐。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舌尖上的世界' 的評論 : 是,問題不是起自文革,但文革把它發揮到極致。問好,常來坐。
劍吼西風 回複 悄悄話 你現在的評論還不如文革小報!
京華人 回複 悄悄話 先生寫的這一係列文章的確不俗,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烏貓們都無從下口,隻剩謾罵的份兒了。頂!
jyx-003 回複 悄悄話 你現在的評論還不如文革小報!
歡顏展卷林中坐 回複 悄悄話 從另一角度看,文革是中國平民第一次有機會把眼前的當權者(當然不包括中央文革)踩在腳底下,造成一些人有「翻身作主」的幻覺。造反派短暫的享有權力的滋味,念念不忘,這是一種will to power,可以理解。但是如果短視,隻看到權力,看不到取得與施展權力缺乏合理的機製保障,這種奪權與自由注定是短暫的,會被其他相對合理穩定的機製取代。
歡顏展卷林中坐 回複 悄悄話 文革的“造反精神”是聽從中央文革指示造反,叫咬誰就咬誰,在怎麼咬上有發揮的自由,沒有決定咬誰或捧誰的自由,也沒有完全不參與的自由。這種自由,類似狗聽主人命令的自由,主人叫咬誰就咬誰,狗要向主人搖尾巴表忠心,狗亂叫會被打,甚至閹了。
至於大聲說出自己的獨立思想,敢與中央文革意見不一致的,不是沒有,但都很快被鎮壓了,甚至不用中央動手鎮壓,自有人揣摩上意。
這種體製,是徹底違反思想自由、言論自由的體製,以鎮壓異議來維持中央對公民的控製。
舌尖上的世界 回複 悄悄話 中國人民的'權勢崇拜'是深入骨髓心甘情願的,他們總是自覺地向錢權依附,古今皆同。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