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傳人

祖國在唱紅歌。祖國山河一片紅。 文革在延續,因為有文革的傳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們民族的文革。
個人資料
文革傳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猜著同胞的足跡穿越 三十四、民進黨來了(圖)

(2013-10-05 10:53:53) 下一個

 

皇權、獨裁、專製,不同的名詞,但有一個共同點,倒下時都是嘩啦一聲就塌了,沒有任何有序升華的可能。怎會?

這些係統裏,往往由一位力大無窮的“大英雄”主宰一切。“大英雄”為何力大無窮?“大英雄”有個“組織”,為他維穩,而“大英雄”維穩的首要任務就是除了他的“組織”之外,任何其他人不能有任何形式的組織。就是“皇上萬歲維持會”或是“燉牛肉技巧交流協會”,也得由“大英雄”監控。所以“大英雄”倒下的時候,剩下的,隻能是廢墟。

台灣,在黨國這個獨裁專製體製終結時,發生了有序的升華。台灣有啥特殊的?小蔣在他那個係統倒下去前,讓其它“組織”有了個存在的空間。這篇講民進黨創黨的故事。

民進黨之前,同胞兩次幾乎有組織。一是1960年的雷震組黨,那次,社會的力量其實薄弱,雷被老蔣象拍個蟲子般的給拍下去。然後是1979年的“美麗島”組織。此次,雖無“黨”的名號,一個幾近實質的黨基本成了。前麵說了,“美麗島”被小蔣強按下去。

時間走到1986年,情況有變。先是前麵介紹的“江南”案,以及沒介紹的金融弊案“十信”案等,讓小蔣對他的係統發生了疑問。然後黨外有了常態性的係統組織“公政會”、“編聯會”之類,加上鄭南榕、林正傑們不時的把民眾引上街去醞釀情緒(還有阿扁的“蓬萊島”事件,此處不介紹了),讓黨外有了組織“正規化”的基礎。然後兩件事催生了民進黨的誕生。

兩件事兒,一是外麵的,另一個是裏麵的。

外麵的,是許信良在美國成立的了“台灣民主黨建黨委員會”,這對台灣的黨外人士是個刺激。而許,還加碼聲稱要在年底把黨遷回台灣。

裏麵的,是1986年底台灣有國會選舉。以前的每次選舉,黨外都把“建黨”作為一個競選的訴求口號。可口號這東西,總喊不做,就讓人有被騙感(咱那嘎達誰還指望英特納雄能長出耐用的耳朵來?)。再不建黨,黨外選民的選舉熱情會出問題。

這時候,一位老人家出來張羅,就是雷震當年組黨時的夥伴,傅正先生。



(說是胡耀邦能不能蒙混過去?)

傅在雷震案時,被判“感化”三年,實際上坐了老蔣六年牢。所以算得上是“老革命”或“老反革命”,依與黨國立場同異而定。老人家在民進黨的創立中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後來上了紀念郵票:



和雷震、郭雨新、黃信介排在一起,足見分量。

下麵是傅正先生自己的紀錄:

等到民國七十五年六月初,費希平又找我在台北市濟南路口台大校友會館商談組黨的事,我們眼見剛發生的“蓬萊島事件”的教訓,深怕黨外精英單打獨鬥的下場,隻是一個個被各個擊破,而麵對年底的增額立委與國大代表的改選,正是必須組黨和促成組黨的最好時機。因此,半年左右以前連續五次商談的結果雖然令人有點氣餒,但我還是決心努力一試,立刻決定用我出麵請客吃飯的方式,找幾個人懇談,又經我與費希平、黃爾璿商定邀請名單後,再由我逐一分別洽談。最後,在七月三日,由我請大家在台北市忠孝東路二段周清玉住家前麵的禦龍園吃飯,飯後回到周清玉家中商談,等到決定正式組黨時,在場有費希平、黃爾璿、尤清、謝長廷、周清玉、江鵬堅、陳菊和我共八人,而且立刻通過了謝長廷提議的民主進步黨黨名,然後分配工作,由謝長廷負責起草黨章,由尤清、黃爾璿和我三人負責起草基本綱領、行動綱領和宣言。八人又一致同意增邀遊錫堃,同時通知原已邀請但當晚因在高雄無法趕來參加的張俊雄,並征得兩人同意後,而組成了民主進步黨最早負責準備組黨工作的十人小組。然後,每周在周清玉家中秘密集會,商討有關組黨細節。等到八月十五日晚上,經過黨外在台北市中山國小舉辦的“行憲與組黨說明會”的衝擊後,接著九月三日,又經過林正傑因所謂誹謗案判刑,進而引發由康寧祥帶頭的街頭群眾大狂飆的震撼性衝擊後,就在九月十九日,黨外人士舉行了第一次大規模的座談,正式商討組黨,而且就在九月二十二日的第二次座談會上,由尤清帶頭簽名,用書麵發起組黨,並且除丘義仁當場聲明保留外,經在場人士一致簽名同意,然後在九月二十七日第三次座談會上決定了推動組黨的程序。

組黨,事後看黨國沒動手壓製,可事前沒人能預測結果。組黨的十人小組,是在完全的“地下工作”狀態下運行。沒有電話聯係,沒有正式會議紀錄,不上網聊天(just  kidding),與外界完全絕緣。

十人小組成員之一的周清玉女士後來如是說:

核心就是我們十個人,沒完全沒有其他人參與。我很清楚的是,我們都沒有講要組黨,如果講,一定就沒了。像我們現在中央黨部開中常會,三令五申出去絕對不能講,但是每一句外麵都知道,隔天報紙都有,現在自己做執政黨都這樣了,不要說那時候還是國民黨有係統的監控  ……. 民進黨能組織起來,就可見這十個人真的沒有泄露。組織出來就是沒有泄露,組不出來早早就抓光了,我隻能這樣講。

周女士說的有道理,如果當年黨國事先有了這個十人小組的情報,民進黨是否建的成就不好說了。

1986年,928日,“黨外選舉後援會”一百二十三位代表在台北圓山大飯店敦睦廳開會,會議的議題是年底選舉“候選人推薦大會”。來開會的人,絕大多數不知要組黨。會開到一半,十人小組中兩位成員,謝長廷與尤清提出臨時動議,要變更議程討論組黨事宜。組黨,是違反戒嚴法的,參與了後果難測。當時不少人在猶豫。代表中,有一位不要命的,就是後來立法院的“拳王”朱高正。朱站出來喊了一聲,“沒膽,趕快組起來”。然後就“群體勇氣”,大家簽名,並定名“民主進步黨”,這黨,就算組了。公推費希平任“組黨發起人會議”召集人。

然後,費希平、謝長廷、尤清、顏錦福、遊錫堃、許榮淑、黃玉嬌等人出來開記者會,費希平宣布“民主進步黨正式成立”。

黨,就創了。

倉促之間,連張正式些的照片都沒留下來。這是費希平先生:



下篇預報:民進黨站起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Fieps' 的評論 : 大俠好。如果類比的話,劉曉波可以是那個雷震案。剩下的,看父老鄉親的運氣了。周日愉快。
Fieps 回複 悄悄話 也許我們這裏什麽時候也靜悄悄地豎起一杆大旗?繼而兩杆大旗,三杆大旗...。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小艾媽媽' 的評論 : 比起國共兩黨建黨,空間大不少了,居然在蔣鼻子底下開記者會。不過事前的保密作的夠到家,朱高正都不知道。不過也合理,讓那廝打架比保密應該容易多了,*_*。

再謝跟讀、相挺。周末愉快。
小艾媽媽 回複 悄悄話 原來是這樣悄悄地來啦,我還以為在哪裏隆重誕生了涅

好,繼續跟讀,周末愉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