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迷惘的激情——插隊知青的一封家書

(2010-09-20 03:35:30) 下一個

作者不詳

我保留了一封信,是1968年下鄉一個月以後給母親寫的。那時候的人天真得很。如果那時在農村呆了兩年就回城上了大學,我也會有一段幸福美好的回憶。這封信中對生活的艱苦基本上沒有提,一是為了讓母親放心,二是當時條件的艱苦對我的情緒沒有什麽影響。後來,我發現自己在農村的前景是成為在家抱孩子做飯喂豬的農婦,而且眼看著有門路的人參軍的參軍,上大學的上大學,剛去農村時的激情就被迷惘和絕望取代了。

親愛的媽媽和弟弟(注1):

首先讓我們共同敬祝我們心中最紅最紅的紅太陽毛主席萬壽無疆!

你們九月二十九日和十月二日的信都收到了,非常高興。我先說說我們的生活情況吧。我們從開始勞動到昨天上午一直是收土豆。現在我們在粉坊勞動。在粉坊勞動特別有意思。粉坊是做粉條的作坊。粉條是土豆做的。我們現在菜經常吃的是粉條,很好吃,和綠豆粉條差不多。我們在粉坊幹的活兒是揣麵(就是揉麵),六七個人圍著一個大鍋揣麵,特別好玩,就是胳膊疼。粉坊的活兒要幹半個月左右,到那時候我們的胳膊勁兒就練出來了。

我們現在實行的是大寨經營管理方法,評工分是自報工公議,每個月評一次。九月分我評的是三級,每個勞動日九分。評工分挺有意思的,先自己報(我們女生都報了五級),然後分成五個組討論,評完後再全體討論。在這個過程中公與私的鬥爭是很尖銳的。貧下中農特別直爽,有什麽說什麽,提意見不講情麵。我們就特別缺乏這一點。我們一定要把知識分子那種虛榮心愛麵子的壞毛病好好改改。好好向貧下中農學習。

我們現在生活很緊張,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吃完飯就上工,中午十一點收工。吃完午飯休息一會兒,一點上工,到下午六點。晚上我們有時候到貧下中農家串門,有時候就自己學習或洗衣服什麽的。我們的安置費是這樣的:國家發給隊裏每個知青安置費240元。從北京到這裏的路費是30元,公社留10元做醫療費(如果看病每個季度可報銷2元),剩下的錢,糧、菜、油、鹽、醬油、炊具、餐具、農具、買豬、蓋房,等等,全部從這裏出。棉衣棉褲已發,棉衣可當短大衣穿,棉褲長了點。棉鞋和氈襪得自己買。可是我們這裏離旗(注2)裏特別遠,根本沒有時間去買。

我身體很好,胃口也很好,吃得很多。穿衣服也很注意。這裏冷熱變化很大,十月一日天氣特別好,可是十月五日突然降溫,下了雪。

我們這兒現在正在修一個大水渠。每個生產隊出兩個人參加水利隊。我們村子旁邊有一大片草甸子,全是荒地,一眼望不到邊。由於沒有水渠排水,一直沒有把這片地開墾出來。以後等水渠修好了,就要開墾這片荒地。聽社員們講,這片地比現在種的地麵積大多了。現在的田多半在山坡上,雖然山坡很緩,但也有水土流失的現象。如果把這片草甸子開出來,把山坡地改種果樹該多好啊。這兒的發展前途的確很大。這裏的羊是綿羊,產量是多少還不知道,以後我們調查了在告訴你們吧。今年豬瘟特別嚴重,全生產隊的豬幾乎都死光了。

我們的領導班子特別不突出政治,光抓生產。不抓活思想。我們就是自己學習,展開批評和自我批評。現在北京的形勢如何?你們怎麽樣?弟弟乖不乖?學不學習毛主席著作?

致以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敬禮!

XX

1968年十月十日

注1:我父親那時被大學的造反派關起來,說是特務嫌疑。

注2:這裏是呼倫貝爾盟的農區。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