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雅非:【教子新說】從一麵鼓皮悟到的

(2006-09-17 23:34:03) 下一個
【教子新說】從一麵鼓皮悟到的

雅非

北美女人

點擊進入北美女人論壇>>


《北美女人》新浪博客



  (這篇是前些日子寫的。最近太忙了,交不出專欄的稿來,隻好把這篇改改拿去交差。看看,也還不那麽壞,希望讀者能從我悟到的裏麵也悟到點什麽。)

  開學不久,做老師的我忙得幾乎顧不了家。有一天,忙完了學校的事,到家已經晚上九點左右了。聽先生說,女兒剪破了她的音樂鼓的一麵鼓皮,而且還是故意剪的。我的疲憊之軀,哪裏經得住這個?即刻把女兒叫到跟前,聲色俱厲地責罵了一頓,說你這孩子怎麽破壞性這麽大?蠻貴的一個鼓,買來是給你玩的,不是給你剪的。好了,你明天一整天都被grounded了。女兒最不喜歡聽“grounded”這個字,因為那樣她就一整天不能出去玩。她低著頭,眨巴了幾下眼睛,就開始抽抽噎噎流眼淚了。先生在旁邊聽了趕緊說,不過那一麵鼓皮本來就有點破。大概他是看我責罰女兒,覺得是他告的狀,心裏有點過意不去了。我呢,還是窮追不舍,說你這樣子,長大以後見什麽破壞什麽,不就成了vandalizing之徒了?(以破壞財物取樂的人。)

  女兒繼續哽咽著,似乎不知道我說的vandalizing之徒是什麽。我氣還沒消,繼續厲聲地要她跟我講清楚,在剪破鼓皮的那一刻,她腦子裏是怎麽想的。我看她張了張嘴欲言又止的樣子,覺得她有話要說,但看我在氣頭上,又不敢說。我改變了策略,壓低了嗓門,用略微緩和一點的語氣對她說,如果你說得有道理,我可以立刻unground you,但如果你說得沒有道理,你明天還是要被grounded。

 女兒流著眼淚開始說了:那個鼓有一麵已經有一個小洞了,是上次珍妮來玩的時候弄破的,今天我就把它剪開了。我問:小洞很小,不太影響鼓的聲音啊,你為什麽要把小洞剪成大洞呢?她說:我想,把那個小洞剪大一點,我就可以把鼓槌伸到另一麵的背麵去敲。我問:幹嗎要伸到另一麵的背麵去敲呢?她說:我想聽聽鼓皮另一麵的聲音是怎樣的。

  我沒問題了。我啞口無言了。

  我醒悟到是我錯了。我錯在用一個成人的思維邏輯去看待、去衡量一個孩子的行為。從一個成人的思維邏輯去看,剪破一麵鼓皮是隻有破壞性而沒有任何益處的行為,是絕對應該受到指責並應該及時製止的。可在一個孩子的眼裏,那麵鼓皮卻是非剪不可的,她那樣做是非常有道理的。這個道理就是滿足一下她的好奇。對於她的好奇,成人的我已經體會不到、已經理解不了了。不是麽?她已經告訴我,她要把鼓槌伸到另一麵的背麵去敲,聽到這個解釋,我仍然沒有想到她好奇的一層,還問她幹嗎要伸到另一麵的背麵去敲。啊,成人的我是多麽遲鈍,多麽愚蠢,多麽不能跟女兒“心有靈犀”。我看到一張破的鼓皮,我想到的是破壞、是浪費。女兒剪破一張鼓皮,她想到的是聽聽不同的聲音,是想滿足一下她對另一麵鼓皮背後的聲音的巨大好奇。

  鼓皮值幾個錢?好奇值幾個錢?我掂量了,我感到它們之間的距離了。這是一個成人和一個孩子之間的距離。這個距離不是從五到八的距離,也不是從一到十的距離,而是從零到一、從無到有的距離。對事物的好奇,他們有,有很多,開掘不盡;我們沒有,一點沒有,無處可尋。

  我們自己沒有就該夠了,就該不要去破壞孩子的有,更不該聲色俱厲、振振有詞地破壞。我才是vandalizing之徒。我破壞的“財物”很鮮有、很珍貴,是孩子的好奇,是孩子的天真。該被grounded的是我,而不是她。

  第二天我下班回來,盡管很累,還是帶了女兒去她的學校的操場玩了很長時間,做了她那天最想做的事,因為她的學校那時還沒有開學,而她已經等不及了;她天天盼著開學,哪怕提前到學校操場去玩玩也是好的。

  一個這麽天真、好奇又愛上學的孩子!我該滿足了。我該別無它求了。

  那個鼓是扔掉了,可我從那麵鼓皮所悟到的,卻會長久地伴隨我。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