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烤火雞

(2010-11-28 14:02:19) 下一個

烤火雞

廖康



妻子烤好了三個南瓜派,黃澄澄、金燦燦、猶如初升的太陽,比買的漂亮多了。我們覺得烤箱真是個好炊具;又省事,又清潔,以後得多加利用。火雞早就準備好了,拿專用的橢圓容器裝載著,滿滿當當的,由於蓋不嚴,我們用錫紙把縫兒封上,放入預熱的烤箱,定了四小時。嗯,該歇會兒了。按照菜譜,兩小時以後,給火雞翻個身,就行了。烤箱真是個好東西啊!我們各自上網去也……


嘀!——嘀!——嘀!——嘀!火警器突然響起,尖利的噪音絕非這四個字所能表現,簡直要把我的耳膜穿破。我噌地跳起來,奔向廚房。本能地張開嘴,仿佛這樣會減低警笛的壓強。但隨即又閉上了,似乎要避免心髒跳出來。我的媽呀!廚房裏天花板上一層白煙,來源當然是烤箱。隻見控製板下有條狹長的窄縫,以前我怎麽從來沒有注意到過?白煙從那裏像瀑布般滔滔不絕地滾落,撞到爐台上,形成一道優美的渦流,旋即直上雲霄。透過煙霧繚繞的層積雲,尖叫的報警器譏諷地向我擠著一隻紅眼。

我趕忙打開烤箱上的抽風機和所有的窗戶,無奈積重難返,白煙有增無減,警笛還在尖叫。我竄入車庫,竟然很快找到了那個十幾年沒用過的大風扇。拎過來,把它放在窗台上,可呆不住啊。我想用兩把椅子頂上,可屋裏的椅子互相落不上。幸好我們後院的鐵椅子比較大,拿進來正好墊底,終於把風扇抵住了。漸漸地,層積雲變成高雲、薄雲、淡雲。然而,瀑布仍在化為煙霧,隻不過進出抵消了;煙霧在爐台上方和窗戶之間形成一道寬闊的白色天橋,稍有風吹草動,那道白煙拐個彎,仍會引動火警器,發出刺耳的尖叫,令人心驚膽顫。

我的老天呢!烤火雞還真不容易。其實我不是不知道,二十多年來,我從未烤過,就是因為以前在英國有一次不成功的經驗。那次倒沒冒煙,可是烤出來,幹得像柴禾,吃起來如同鋸末,無法下咽。最近五年,每逢感恩節,我都要請學生到家中聚會;都是在超市買的現成的火雞餐,熱一下就能吃。但說實話,那火雞烤得不怎麽樣,沒有焦皮,略顯黃色,可能還放了好一陣,味道嘛,可想而知。學生們客氣,說是好吃,可每次我看著剩下的那一攤,心中好不慚愧。今年下決心自己動手;妻子在網上看了好幾個菜譜和錄像,似乎挺容易的。上周末,我們買了個二十磅的火雞和一個專用的帶蓋子的容器。“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以前沒有蓋子,水分都蒸發了,自然會幹。這會應該沒問題了,但它說是供烤十八磅火雞的。我心中有點犯嘀咕,也許問題就出在這上麵。雞太大了,頂著蓋,蓋不嚴,錫紙也包不住,帶油的水氣泛濫出來,落在烤箱底盤上,燒焦了,冒煙;我分析著。

不行,“資產階級統治學校的現象,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我們這一代,骨子裏盡是文革語言。一不留神,就冒了出來。沒辦法,當年就是在這類口號中長大的。如果學的是中外經典,那現在咱們得多有學問呢。我走了下神,但腦子裏還是在考慮怎麽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的廚房,一向很幹淨。我痛恨油煙,不得已要燒烤什麽,都在後院用煤氣罐爐子操作。這麽大一隻火雞,就算二十分之一化作煙霧,那也是一磅肥油啊!散布在廚房裏,可能還有一些流竄到客廳裏,我怎麽清洗呀?古人有訓:君子遠庖廚。我不聽老人言,吃虧了吧?火雞是那麽好烤的嗎?那些漂亮的、愚笨的火雞,雖然很溫和,也會以死相爭啊。你想吃我?我抹你一屋子油,再抹你一肚子、一腸子,讓你膽固醇上升,血壓增高,給你來個非暴力、不合作……我仿佛看見火雞那斜楞的眼神。

離我家不遠有個大牧場。經常有火雞從那裏出來溜達。今年初隻是兩隻,一公一母。後來有了一群小雞跟隨著它們,想來是他們的寶寶,傻乎乎的,一步一顛在各家院子之間串來串去。要是在其它國家,恐怕早就化作盤中餐了。可在這裏,它們幾乎成了主人,經常在馬路上大搖大擺地踱步,車輛都得慢下來讓“列寧同誌先走”。上星期三,我開車上班,看到那群小家夥已經長大了。有一隻還長出美麗的半圓形尾巴,在車前傲慢地斜視著;我真恨不得一踩油門軋過去,它肯定比飼養出來的要香。現在想起來,幸好沒那麽幹。拾掇好的火雞,我烤起來還這麽費勁,更別提自己褪毛、開膛什麽的了。

不行,不能再讓它冒煙了。我把爐子關了,把爐盤擦了擦,用雙層錫紙再次封好蓋子,接著又烤。不一會兒,煙又冒了出來。我這才想到,氣和水無孔不入,封是封不住的。帶著火雞油的蒸汽一定是化成水,順著蓋子流淌出來了。不應堵塞,要開放。讓蒸汽散發,就不會形成帶油的蒸餾水流下來了。

再次把火雞拿出來,打開蓋子。我企圖給火雞翻個身,但根本不可能。那麽燙,怎麽可能用手翻?那麽重,怎麽可能用叉子翻?算了吧,我用小勺把油盛起來,淋在開始發黃的火雞上。妻子把爐盤好好擦幹淨,才讓我把火雞放回去。嘿!這回果然不再冒煙了。隻見油水在下麵輕微地咕嘟著,一滴也出不來,有那麽多油水,量它也不會幹燥。又烤了兩個小時,隻見火雞皮烤得焦黃,用筷子從邊上一杵,輕易地進去了。我有把握了。一共烤了五個小時,不算中間折騰那段時間,也足有四個鍾頭。

學生們陸續到了,火雞端了出來。金燦燦、香噴噴,一切就碎,非常嫩。那麽大一隻火雞,差不多都吃完了。讓我覺得,這一下午,沒有白折騰。

20101125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