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拙心: 剃頭記

(2004-04-23 20:10:35) 下一個
剃頭記 拙心 暖暖的陽光,漫漫的青草地,還有胡子拉查丈夫淩亂的頭發在蔚藍的天空下飛揚。 哈哈,又抄刀為丈夫理頭了。 第一次為丈夫剃頭的時候,丈夫給我講故事,就是那個剃頭的學徒工用冬瓜學,每次剃完就把刀往冬瓜上一插的故事。笑過以後,心裏那初次操刀的緊張鬆弛了很多。可我真的從來都沒有剃過頭,而且我連剃頭的剪刀也沒有,用的是我剪紙的刀。我說,你饒了我吧,你還是上店去剪你那幾根毛吧。老公求我:“我還得make an appointment, 他們剪頭總把我的頭發夾得生疼。老婆你幫我剪,我做你最愛吃的苦瓜。”(我知道他是心疼那幾個錢和小費) 在丈夫的威逼利誘下,我終於舉起我的“天下第一刀”。 哼,好歹我也是學過美術學過審美原理,我就不信我剪不好這幾根發!把丈夫的頭想象成油畫布,把剪刀想象成畫刷,把頭發想象成色塊。。。就是這樣我在陽光下開始立體作畫的處女秀。剪頭發和畫畫真的有很多地方相似,一樣需要構圖,一樣有明暗厚重對比,一樣要考慮全局和局部的關係,一樣要修修改改圖圖描描。。。丈夫的前額比較平板不夠飽滿,所以我可以少許留一點斜分的劉海為他遮一遮,不把缺點暴露出;丈夫的眼睛特別大可是眼神卻有些呆。。。想著是剃頭,可是看到丈夫明朗朗的眼眸在陽光閃下,我的臉不由的紅了,有些出神。。。 “讓我抱抱你好嗎?”丈夫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提出非禮要求。 我惡恨恨的舉起刀,“你不怕這個你過來,這叫正當防衛。” 我們忍不住一起笑了,結婚快七年竟然沒有七年之癢,有的是更多的相知相親。 剃頭的時候,我隻想讓頭發聽我的話,按我想的那樣去剪。可是頭發就好象韭菜一樣一茬一茬的,你想剪齊的時候偏和你搗蛋歪歪的象是梯田一般,你想剪得有點層次偏偏頭發生澀澀的齊整排隊,讓你好不氣餒。其實我們大家過日子也就是這樣,各有各的打算各有各的想法,有些想法做到了,有些想法在調整,有些想法沒有辦法實現。所以我們一邊剃一邊不斷的調整我們的想法和做法,有時有點象拆了東牆補西牆忙了半天還是空忙一場於事無補。 剪完發已經日落西山,撣落丈夫一地的發,零零散散細細碎碎的。。。看著眼前的人竟然有幾分疏幾分熟幾分眷戀幾分怨噯。。。 “回家吧。”丈夫一手收拾起凳子和剪子,一手自然的挽著我的腰和我回家。 依稀的想起最初接觸他頭發的故事。上海七月初的校園一直下雨,所以校園積水很嚴重。中午的時候,他說,我們去食堂吃飯吧。從宿舍到食堂有寬寬的水溝,我正猶豫怎麽趟過去,他一手將我抱起一手拿著飯盒就這樣一點都不顧旁人的側視,我紅著臉,將手指插入他微濕的發中,和他靠得很近聞到他頭發的 味道,還看到他的頭皮屑我卻沒有好意思說。 愛一個人就是,和他在一起不管做什麽都快樂,就是粗茶淡飯也有味。 不愛一個人就是,和他在一起不管做什麽都不快樂,即便錦衣玉食也悵然。 剃頭可以剃出感情,你信不信?夫妻總有爭執的時候,有時就放在心裏頭生悶氣,時間一長就會發黴。可是小凳子一搬,夫妻兩往草地上一站,幾句親熱調侃的話一說,在太陽底下把心裏頭的悶一說,忙忙的剃完,再回家喝鍋裏敦的熱湯。再看看自己剃過的那個人的頭,怎麽看怎麽喜歡,就算不說喜歡眼前的人吧,自己剃的頭能不喜歡?於是連帶喜歡上那個人了。 我一直為丈夫剃頭,直到出了那件事故。 那次剪頭,不知怎麽下手太重,把不該剪的剪了一大塊,看上去就好象一塊疤,我趕緊亡羊補牢可惜為時已晚。不得已給丈夫剪了個板刷頭,丈夫是最不能剪板刷頭的,否則不象民工也象逃犯。然後是第二天下午,丈夫搬著一個大紙箱從來沒有那麽早的早回家了。這頭一剃光就真把工作給剃了,我發誓從此以後再也不給丈夫剃頭。“剃了的頭發還會再長,丟了的工作還可以再找。”丈夫就這樣為我打氣,還慫恿我再為他剪頭,他是被我剪頭剪上癮了。也 是,我為他剃頭他實在是舒服,不說從不夾他頭發,就是剃完頭以後還有幹洗還有頭部按摩,把他給美得。 後來女兒來了,剃頭大軍就更熱鬧。我幫丈夫剃頭,丈夫幫女兒剪。。。最讓人害怕的是有一次我看到女兒在daycare裏麵拿著玩具剪刀追別的小朋友,要剪小朋友的頭發。 丈夫是很儉省的一個人,在歐洲三年他的頭發全是同事理的,在美國三年全是太太理的。所以整整六年他都沒有花一分錢,他有一次會玩笑般算,每個月省下理發10圓,一年120,六年就是720,再乘以8。。。我說你算了吧,再這樣你就是葛朗台。 生活就是這樣,在細細碎碎的平凡中我們感受到真實的快樂。貧賤夫妻未必百事哀,快樂其實和金錢的關係並不是太大。我知道在國內我是體會不到這份感受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