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的老海歸

打印 (被閱讀 次)

80年代、90年代在美國之音工作的員工中有兩位老海歸。一位叫丁耀瓚,一位叫刁開智。他們都是50年代從美國留學回國的。他們怎麽回去了又在美國之音工作呢?

1948年,丁耀瓚和夫人劉懿芳在上海滬江大學畢業後一同赴美國深造,獲碩士學位。丁耀瓚的父親丁貴堂是原國民黨海關總務司司長,1949年上海解放前準備隨國民黨撤離赴台灣。共產黨派方毅做他的工作,勸他留下來,丁貴堂最後決定為新中國服務,任國家海關總署副署長。劉懿芳的全家五口人1949年離開上海在美國落腳,父親劉崇本在伊利諾伊州布萊特雷大學任教(Bradley University)。姐姐劉懿苓和妹妹劉懿芬在美國結婚成家,弟弟劉懿華在一家廣告公司做美術設計工作。

新中國成立後,丁貴堂寫信給兒子,號召他回國。猶豫了幾年後,丁耀瓚聽從父親的召喚,攜帶夫人劉懿芳於1954年回國,遭劉懿芳全家人的反對。劉懿芳回憶在美國生活的情況時說,她和丁耀瓚經常學習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討論對祖國應該有什麽義務。所以丁耀瓚決定回國,劉懿芳早有思想準備,不顧家裏的反對,義無反顧地和丈夫一起回國了。

不久,反右運動開始,丁耀瓚滿腔熱情地給共產黨提意見,結果被打成右派,發配到北大荒勞改。兩年後被列入第一批“摘帽右派”,回到北京。但因為沒有給予正式平反,名義上還是右派,沒有單位敢要。最後還是方毅出麵,安排在對外文委工作。

文革的遭遇就不說了,除了像錢學森受特殊保護的以外,老海歸們都一樣。1979年美中建交,通過劉懿芳的家人,丁耀瓚和劉懿芳回到美國,成為70年代最早從大陸移民美國的中國人。在洛杉磯,丁耀瓚收到中國領事館給他的正式平反通知,讓他哭笑不得,表示再也不要和中共有任何瓜葛。1984年考入美國之音,負責編譯,為人正直,非常低調。

刁開智的經曆基本上一樣,回國時間早一些,1950年就偕同妻子徐仁吉回國。同年10月,在《人民日報》上與80多老海歸聯名發表文章《我們對美國的認識》,抨擊美國的反動和腐敗。11月在上海的留美歸國留學生會議上說,“看見第一麵五星紅旗高興得狂呼流淚,不管美帝國主義用怎樣卑鄙無恥的手段,我們終於回到祖國來了。”以後在北京財政部幹部學校任講師,反右期間被打成右派,發配到北大荒勞改。隻不過他在美國沒有親人,60年代從勞改農場出來後,冒著生命危險偷渡到香港,然後回到美國,申請政治庇護。以後妻子也偷渡到了美國。刁開智考入美國之音負責審稿,直到90年代初退休。

兩位前輩20年前都在加州去世,年齡不詳。

家宴 發表評論於
曆史告訴我們,不回天朝。
xuemei-ky 發表評論於
誤入歧途,回頭是岸。
就事論事^*^ 發表評論於
前車之鑒。當初留美回國的理工科較學文學社會科學較少戴右派
fa01 發表評論於
事實教育了他們,讓他們認清中共的流氓邪惡本質。我在70年代就收聽美國之音,那時隻能偷偷收聽,那時有一位播音員名字馮秉華,後來得知此人是原國民黨高級將領馮治安之子。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