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扇金戈》- “海歸”記錄#1 - 背景

博主在中美職場四分之一個世紀的學習與體會
文中人物情節皆屬虛構,如遇雷同,純屬巧合
博主作者擁有完全版權,未經授權,謝絕轉載
轉載授權請聯係:yushanjinge@gmail.com
打印 (被閱讀 次)

2008年夏天,我重新加入了我五年前工作過的美國樂波特 (LaPorte) 公司,隨後被公司派回中國,任中國分公司的政府業務銷售總監,常駐北京。公司給我外派人員(expatriates)的待遇,第一期合約三年:除工資獎金期權等,還包括在北京租國際公寓,兩個孩子上國際學校的學費,配車和司機,及交中國的個人所得稅,當然還有每年一次全家回美國度假及國際醫療保險等。這樣的待遇在九十年代是外派的標配,但2000年後隨著國際人才市場的競爭和國內本地人才的成長,這樣的 package 已經非常少見,公司給我這樣的待遇實在是出於對改進中國業務的迫切需要。

 

我所在的電子儀器行業是高科技產業中的傳統行業,形成幾十年以來,一直是美國的三家公司占據了全球80%以上的市場,而我所在的公司樂波特(LaPorte) 是這三家美國公司中的老三。雖然我們是三強之一,但幾十年來,市場一直由老大贏飛公司和老二德和仁公司輪流領導,而樂波特靠著還不錯的技術和產品,奮力在贏飛和德和仁中間打拚出自己的生存空間。

 

情況在進入二十一世紀後發生了變化。前麵兩家公司在2000年初的美國經濟危機時,抓住中國加入WTO後經濟迅猛發展的機遇,憑借雄厚的資源優勢和品牌知名度,在中國市場快速壯大,不僅彌補了美國市場的下降,反而顯著成長。另一方麵幾家中國本土企業也進入了這個技術和資金門檻都較高的行業,他們雖然技術和產品上與三強有著隔代的差距,但憑著與中國客戶的天然聯係和低廉的價格,蠶食著我們的市場份額。

 

反觀樂波特公司,在九十年代初就進入了中國,先後成立了代表處和分公司,剛開始也經曆過從無到有的高速增長期。但公司對中國業務沒有長期的戰略規劃,對中國團隊也缺乏有效的培養和管理。在前有贏飛和德 和仁後有本土公司的雙重擠壓下,中國業務幾年停滯不前,換了兩任總經理仍無起色。在這種情況下,公司把我空降到中國,先接手公司認為最棘手的政府業務,並計劃逐漸過渡到接任總經理。

 

說是“空降”,但我幾年前在美國樂波特工作期間,與一些中國團隊的同事打過交道,並非完全陌生。我那時做樂波特的無線通信行業的銷售總監,公司CEO也是公司創始人樂波特博士(Dr LaPorte)之子傑瑞(Jerry LaPorte),和負責全球銷售的副總裁方達克(Chris Fonda)也經常對我談起中國的情況,鑒於我的華人背景,與我進行一些關於中國市場和團隊的狀況的非正式討論,使得我對中國業務逐漸有所了解。在傑瑞和方達克與我討論我再次加入樂波特並把我調去中國時,他說到他對中國團隊的感受:他始終不明白為什麽,中國團隊從基層銷售到總經理,都總表現得 “hopeless, helpless, and always whining(無望無助並且總在孩子似的抱怨)”。我並不知道傑瑞的感受由何而來,在我和中國團隊的一些同事有限的接觸中,他們給我的印象都是開朗健談,有很多宏大的想法,對於中國業績的停滯也有許多合乎邏輯的解釋。聽了傑瑞的 “hopeless, helpless, and always whining” 這樣言簡意賅又生動形象的描述,我心裏充滿了好奇,對於我將作為這個團隊的一員,從內部觀察體會中國團隊的狀況充滿了向往。

(待續)

一朵漂在異鄉的雲 發表評論於
"說點實用的。“這類文章比較少見,比不痛不癢的風花雪月強。謝謝分享,一定跟讀。
田間地壟 發表評論於
一看就很喜歡,請繼續!謝謝
老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英倫仲夏夜' 的評論 : 謝謝鼓勵
英倫仲夏夜 發表評論於
開頭很吸引人,關注中。。。
老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媽媽的故事' 的評論 : 感謝關注,一定繼續
媽媽的故事 發表評論於
寫得好,跟讀中。。。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