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農民工詳解顏寧的謀略與膽量

政治麵目:瓜子臉。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齒;要惹人愛,愛得死去活來;要讓人服,服得五體投地。
打印 (被閱讀 次)

引言:

幾個月來在我的博客裏揭發顏寧在中央一台忽悠全國觀眾的兩篇論文中的嚴重問題而受到了幫她洗地者的胡攪蠻纏。這有必要講一下上個世紀出現的大師級科學家李森科事件。生物學家李森科遭遇了物理學家朗道。

 

李森科被稱為科學騙子,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那些殘缺不全的小試驗所得到的“結果”跟他給出的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偉大“結論”根本不相符。就是說,他的試驗“結果”支撐不了他的“結論”。

 

舉個例子:他爸爸發現在雪地裏過了冬的小麥種子第二年可以當春小麥種植。他如獲至寶,試驗“結果”就變成了偉大的“結論”:“春化處理”可以使小麥增產。無數科學驗證了他的結論是胡說八道。他後來的一些科學試驗“結果”都讓他得出有巨大意義的突破級別的“結論”,比如“物種起源的新思維”,都上升到“摩爾根的遺傳學試驗得出的‘基因控製性狀’是偽科學”的結論。

 

斯大林認為李森科是對的,因為膽敢騙斯大林的布哈林等都被處死了,科學家哪裏會有人膽敢騙政治家?可他死時都不知道李森科把他和政治局常委們當傻子騙。其中就有斯大林死後的赫魯曉夫,他繼續挺李森科,他也判斷科學家怎麽可能膽敢騙斯大林同誌?

 

李森科也碰到過對手,那可不是遺傳學家,連生物學家都不是,他是物理學大師諾獎得主朗道。在那個年代,生物學家、遺傳學家無法用科學事實在辯論中說服胡攪蠻纏的李森科。朗道不信邪,反正也坐過牢了,就直接跟李森科辯論。一次,李森科做學術報告,學術報告裏的具體試驗方麵朗道不熟悉,但李森科的“試驗結果支持不了他的結論”,這一點朗道是確定無疑了的。當李森科演講完該提問的時候,朗道發言了:“你的結論是說如果把牛的耳朵割下來,一代代這麽幹,後來出生的牛就沒耳朵了。我說的是你的結論嗎?”李森科點頭。他認為這結論是無法被朗道推翻的,遺傳學家們也不可能,因為他沒說多少代。割牛耳朵10代沒結果那就100代,還不行就一千代,一萬代。你遺傳學家能活多久?無法反駁李森科的“結論”。

 

朗道一句話就令李森科閉嘴了。他說的是:“今天的女孩出生時還是有處女膜。”

 

文科生可能聽不太懂這句話令李森科閉嘴的邏輯:打從地球進化出了人類,哪個媽媽在生孩子後處女膜還沒被破掉(等於割掉牛耳朵)?千代萬世過來了,女孩照樣有處女膜,那割牛耳朵的試驗還需要幾百代幾千代地做下去嗎?

 

可見,至少在那個年代,生物學家裏還是沒有朗道那樣的物理學家的智商,或者是因為生物學家總是從細節入手,無法令胡攪蠻纏的李森科閉嘴。

 

有蘇聯政治局包括斯大林的強挺,蘇聯有超過3000名科學家因為指控李森科的騙術而被迫離開科學界,大部分去農場勞改。還有一位被斯大林下令判處死刑,後來改為死緩。

----------

切割。下麵談主題。

 

我老閻就學一回朗道,質問一下顏寧博士,結果,幫她洗地的可與當年李森科一樣胡攪蠻纏。

 

為了讓當年在中央台一套電視上看過顏寧介紹她的科研成果的觀眾,包括電視機前的農民工,也能明白顏寧到底是怎麽忽悠你們的,我先介紹一下我自己:身在美國,英文名Runtao Yan, 中文名閻潤濤,網絡筆名潤濤閻。我等著同在美國的顏寧博士狀告我對她的誣陷罪。

 

正文:

(一)顏寧成功地忽悠了從小學生到世界頂級科學家、從農民工到政治局常委,並數年未被揭穿的謎底在哪裏?

 

顏寧在2016年9月10日中央電視台一套(CCTV1)特殊節目《開講啦》裏的6分41秒指著後麵大屏幕說:“也就是我的葡萄糖轉運蛋白它可以這樣動---中間那個葡萄糖進來了....”在7分23秒她說:“轉運蛋白就是那道門....你去商場購物,商場旋轉門,那就是轉運蛋白最佳模型......每一秒鍾,它可以轉1200次。”在7分36秒,她用兩隻手形象地比劃轉運蛋白從開口朝外到朝裏,再從朝裏到朝外的變形。

 

所有電視機前的觀眾看到這,就完全明白了她的“過去50年裏科學家們試圖解決但並沒解決而她6個月就解決了的難題”---葡萄糖轉運蛋白的工作模型,那就是葡萄糖轉運蛋白是怎麽把葡萄糖轉入細胞內的。葡萄糖轉運不及時,留在血液裏就是血糖高---糖尿病。

 

然而,RUNTAO YAN (中文閻潤濤)告訴你:她隱瞞了事實真相,等於是在忽悠、逗你玩呢!顏寧在電視上沒告訴大家:她那是嫁接拚圖,盡管如此她也無法證明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就是那樣的。 

 

所有的觀眾,都認為那就是她揭開的葡萄糖載體工作模型的謎底。而事實上,她沒完成拚圖所需的證據。她甚至連“嫁接拚圖也無法證明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這樣的事實都沒告訴觀眾。這是隱瞞真相、撒謊騙取觀眾的讚歎。

 

農民工同仁:你需要有耐心,聽我慢慢幫你把一流科學家是怎麽“賣拐”的。先把一個名詞介紹給你:顏寧在電視裏講的“葡萄糖轉運蛋白”與我下麵講的“葡萄糖載體”說的是一回事。英文一個叫transporter,一個叫carrier。顏寧的電視演講用的是轉運蛋白,我在國內讀書時教授講課用的是載體。我在《細胞》和《美國科學院院報》發表論文時用的也是載體,最近在網上用的也是載體,所以,今天還用載體。你隻需要知道“葡萄糖載體”就等於顏寧的“葡萄糖轉運蛋白”就行了。

 

我在美國,真名實姓上網,如果誣陷顏寧,她理所當然會告我。我坐牢心甘情願,也要把真相講出來。朗道就因講實話坐過一年牢,我為何不可?

 

我要讓從文科生到清華大學學者們都能搞明白:顏寧的“賣拐”招數之高令趙本山的忽悠相形見絀,趙本山的忽悠水平隻是小兒科。

 

我在博客裏寫文章,僅回複胡攪蠻纏的“業內專家”就用了超過100個長回複,但很多人包括科學家們都還是處在“搞不清楚誰有理”的渾濁狀態。和稀泥的不少:“反正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就都別說了算了”。恰好有一位學者建議我需要用“A + B=C” 那麽簡單的例子讓大家明白顏寧的論文到底是怎麽回事。

 

我想出來了令大科學家們包括哈佛、斯坦福、霍普金斯等名校的教授們依然被蒙在迷霧中的原因了。也就想到了一個簡單的舉例辦法,讓當年電視機前的文科生、農民工兄弟們真的能搞明白迷霧在哪裏。令你讚歎顏寧博士的謀略與膽識有多高。

 

不論你是清華學子還是路邊賣燒烤的、搬磚的農民老鄉,看完我這個例子的解釋後便會恍然大悟。

 

先放一個從網上下載的圖,也是網上用的最多的圖:

當你看到這個圖的時候,你一眼就明白了葡萄糖是怎麽被載體轉運到細胞裏的。

那你就必然有疑問了:既然你老閻承認顏寧的論文結果與圖像,那你指責她忽悠的道理何在?

且慢!你需要想想:她如果用這個圖發表論文,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葡萄糖載體每轉一次就運進去一個葡萄糖分子。那它就必須轉回去,就好比輪渡,從江南運到江北,船就扔掉了?它必須回到南岸,這樣來來回回。可問題就來了:顏寧2014年的論文是人體葡萄糖載體與細菌木糖載體的嫁接拚圖,問題是她拚圖也沒拚全。

聰明的顏寧想到了一個在結晶了的靜態情況下把葡萄糖載體是怎麽動的描述清楚:用“四張圖”就是她在網上的擁躉吹捧的“四構象圖”就令同行認可。

為了讓文科生農民工弟兄(我出身農村)都能明白“四構象圖”的科學原理與魔幻魅力,我終於想出來了非常貼切的比喻:

一個外星人來到地球,是在第一座武漢長江大橋建立之前到的武漢。他看到了小船擺渡,把武昌去漢陽的人和漢陽去武昌的人運來運去。他沒有錄像機,就有一部照相機。為了節省膠卷,他想到有四張照片就足以令他回到他的星球後給那裏的外星人講清楚地球人是怎麽船渡來回過江的。

 

這四張照片是根據顏寧2014年的論文“四構象圖”100%的原意舉例出來的。這四張照片分別是:

(1)在南碼頭有人在船上的照片;(出發了)

(2)在北碼頭有人下船後的照片;(這兩張照片用箭頭一劃,就證明一個方向的轉運了,武昌的人就去了漢陽)

(3)在北碼頭有人上船的照片;(表明掉轉船頭,船回去了)

(4)在南碼頭有人下船的照片。

 

船來來回回,反反複複,船渡的解釋就圓滿了。有這四張照片,用箭頭一劃,完事!

X光晶體衍射不是錄像,是對結晶了的蛋白“照相”。顏寧認為有四張照片,就可以徹底解密葡萄糖載體工作原理---或稱工作機理----或稱工作模型。

 

看上麵顏寧的葡萄糖載體工作模型,如果是載體,就需要有一個來回:從開口朝外到開口朝裏,再由開口朝裏變形回到開口朝外。必須完成一個循環,才能不斷地把葡萄糖轉入細胞膜內。這是每秒上千個來回的說法。道理簡單不?

 

很簡單。然而,如果是結晶的載體,就是不動的載體,那就需要有四個結晶體,等於上麵介紹的證明武昌與漢陽之間擺渡需要四張照片:

1. 開口朝外,開口裏有葡萄糖。葡萄糖與載體一起結晶的,表明葡萄糖進入了載體(上船了)。

2. 開口朝裏,開口裏沒有葡萄糖,表明葡萄糖已經從載體開口裏出來了(下船了)。

3. 開口朝裏,開口裏有葡萄糖,表明葡萄糖進入載體,準備轉移到外麵(從漢陽回到武昌)。

4. 開口朝外,開口裏沒有葡萄糖,表明葡萄糖從載體裏出來了(下船了)。

 

這裏有一個邏輯上的缺陷:就是(3)“開口朝裏,開口裏有葡萄糖,表明葡萄糖進入載體,準備轉移到外麵。”然而,這也許就是一個單方向的“通道”而非載體,因為開口裏有葡萄糖,並非等於“北碼頭上船的照片”,而可能是從南碼頭轉運過來的還沒“下船”的葡萄糖。

 

所以,從科學上講,這“四構象圖”並不合乎邏輯,嚴格地說是站不住腳的。

 

然而,我們就是100%認可顏寧的“四構象圖”的邏輯與標準,看看她是否找到了她自己預設的“結論”(人體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所必須提供的試驗“結果”。

 

如果用船渡的四張照片就很容易說清楚,可用上麵“四構象圖”就非常容易把你忽悠得找不到北,哪怕你是這方麵的專家。

 

因為即使是科學家,也可能不理解:為何要有第3?葡萄糖不是進入細胞嗎?怎麽還要從細胞裏被載體帶到細胞外麵來?

 

這才是讀者容易暈菜的地方!

 

這也是載體與通道不同的地方。人體葡萄糖載體的特征就是它在細胞膜上是兩邊都可以讓葡萄糖進出的,速度也是一樣的。都是根據哪邊的葡萄糖濃度高就往濃度低的一方轉運。就是高濃度往低濃度那邊擴散。所以,稱“促進擴散”家族體係。逆流而上的載體,需要能量(ATP)。而顏寧研究的這類載體不需要額外的能量,就是哪邊葡萄糖濃度高的就往低的那邊擴散過去。

 

可讀著容易想到這是載體在細胞上的,就不需要把葡萄糖運到外麵,看到有開口朝外的有開口朝裏的就夠了。而事實上是:結晶的載體不是在細胞上,而是純化出來的載體,所以,在結晶時載體兩邊都有同樣濃度的葡萄糖。也就是說,上麵這四張圖的情況都有。

等於武昌與漢陽兩個碼頭上都擠滿了人要擺渡到對麵,船不可能空著回去。明白了這一點,你就不會暈菜了,因為她結晶的是載體,不是細胞。不存在“葡萄糖到裏邊後不需要出來”的情況,而是等於“來來回回兩邊跑”。

 

接下來的問題是:在2014年發表論文時,顏寧找到這四張照片了嗎?這才是問題的關鍵。如果找到了,那她就沒騙人,盡管她的“四構象圖”並不能驗證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至少她得到的“結論”是得到了她的試驗“結果”支持的,實驗結果滿足了她的結論所需要的條件。這些條件多麽荒唐,我們後麵再討論。

 

農民工弟兄們,我老閻可是當過農民的,蓋過房,挖過河。當然沒造過橋。如果你的建築公司是造橋的,需要招標。有一家公司拿著照片說他們的公司能力強,過去50年裏一直有人想在一個天塹建大橋,都沒成功,隻有他們公司辦到了,建了四個橋墩,最深的地方300米。拿著四個大橋墩的照片,那公司就得到了招標項目。可有人去看了,那300米深的地方根本就沒有橋墩建立起來,那圖片是電腦合成的,是假設可以這麽建的。你說這算不算欺騙?如果你認為算,那顏寧在2014年論文裏介紹她得到的葡萄糖載體工作模型就是電腦拚圖,即使是拚圖,她也根本就沒找到“載體開口從朝外變成朝裏再從朝裏變成朝外”的證據鏈。等於她沒找到“南碼頭上船、北碼頭下船;北碼頭上船、南碼頭下船”的四張照片,就說船渡的工作模型找到了。

 

在2014年的論文裏,結論在圖5。她把“拍四張照片就能解釋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的解釋圖作為結論圖。圖下麵的黑體大字結論是: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翻譯成中文:人體葡萄糖載體編號1的工作模型。

 

根據科學論文的規則,看到這樣的圖片結論,就等於她找到了這四張圖。這四張圖就解釋了為何這就是人體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的科學原理。就好比外星人看到了四張在南北碼頭的照片,就證明了地球人是這麽擺渡過江的。

 

不論是審稿人還是發表後的論文讀者,看到這四張圖便明白了這結論的確是解釋了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機理,也就認可了圖片的結論:人體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建立的合情合理。

圖片下麵的小字往往就是介紹這些圖片的來曆和標注。很多讀者不去仔細讀。然而,顏寧膽子大謀略高就在這:小字介紹的是:這是一個嫁接拚圖。開口從朝裏變成朝外預計會發生(predicted),隻是估計會發生而已。就是說,她沒找到船渡的“四張照片”,哪怕是兩個載體的嫁接拚圖,也就無法回去讓外星人明白地球人在江兩邊是怎麽“擺渡”來回過江的。

 

這個地球上難道就沒有一個專業科學家讀了她圖5下麵的小字嗎?答案是否定的。那為何明明沒有“四構想圖”的證據,就認可她找到了船來來回回的證據了(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了)?她不是白紙黑字寫著結果“是預測會發生”的嗎?

 

英文原文證據:結論大黑體字:Figure 5|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二)顏寧的“發表過的生化數據”哪裏來的?

 

顏寧謀略高就高在這裏了:一方麵,她利用了科學家們兩百年建立起來的互信機製。大家都不會懷疑她的“結論”--寫在圖五下麵大黑字:“人體葡萄糖載體編號1的工作模型(圖5)”會與小字介紹的試驗“結果”不符。

 

根據科學原則,如果科學試驗“結果”是“設想開口從朝裏變成朝外會發生”,那“結論”也應該是“人體葡萄糖載體的設想工作模型”,她把“結論”應該有的“設想“一詞給省略掉了。等於“結果”並不支持她的“結論”,因為結果是“設想”會發生,那結論也應該是“設想”模型,或者說是假設模型。這就是把讀者當傻子玩。

 

另一方麵,讀了圖5下麵的小字的內行人會納悶她為何膽敢把圖5的結論(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與研究結果“預計會發生”(=沒有證據)不相符呢?便去文章裏找解釋。到了文章裏的《討論》部分就給出了答案: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ure 5).

翻譯成中文:“根據我們的結構分析和發表過的生化數據,我們提出人體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圖5)。”

 

讀者就認可:結構圖沒有南北碼頭上下船的完整四張照片,但有發表過的生化數據,這個結論(人體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就合情合理了。

 

可問題就來了:圖5下麵介紹的是:開口變形所需的四張照片還不全,就設想會發生。也就是說,她自己沒發表過這個生化數據的證據,否則,發表過還“設想”幹什麽?自己否定自己以前的證據?

 

剽竊的定義: plagiarism definition: 

the practice of taking someone else's work or ideas and passing them off as one's own. 

翻譯成中文:把他人的成果(someone else's work)用於自己的研究結論而不給出參考文獻。

 

讀者甚至幫她洗地的都認為是她發表過的。可她在論文裏否定了她發表過,才Predicted“設想/估計/預測會發生(在實驗科學領域=假設,還沒有直接證據=在這裏四張照片沒全找到)”。

 

既然不是自己發表過的,那就是他人發表過的生化數據了。可不給出參考文獻,就等於拿他人發表過的成果作為自己此文結論的依據。這是實錘剽竊。

 

任何科學雜誌都有自己的編輯。就是審稿人即使沒看到此處沒給出參考文獻,編輯在印刷前也不會看不到的,編輯是吃這飯的,不能漏掉參考文獻而引發知識產權案件。所以,理論上講,編輯應該提醒過顏寧,需要在此把參考文獻補上。然而,到底發生了什麽,我們不清楚。

 

如果是一個第一次寫論文的學生,導師看到如此關鍵部位不給出參考文獻,那一定會告訴學生補上。可顏寧是博導,發表過很多篇論文。她能忘記這麽大的事?如果她如此健忘,那她還夠格當科學家嗎?她怎麽就沒忘記把自己的名字寫上?顯然,這是明目張膽地剽竊他人成果的行為。

 

(三)解剖給你:顏寧的嫁接拚圖魔術

 

如上所述,顏寧在2014年論文裏介紹人體葡萄糖載體開口朝外的還沒結晶出來,等於連“南碼頭人上船”的照片也沒有。英文原話:The outward-open structure remains to be captured. 翻譯成中文:找不到人體葡萄糖載體開口朝外的結晶 =“找不到南碼頭人上船的照片”,她就想到了一個辦法:嫁接拚圖!

 

看到上麵的圖片了嗎?其實開口朝上的與開口朝下的是兩種不同的載體。以2014年的論文為例,開口朝上的是細菌木糖載體,開口朝下的是人體葡萄糖載體;木糖載體不轉運葡萄糖,葡萄糖載體也不轉運木糖;以2015年的論文為例,開口朝上的是人體葡萄糖載體3,開口朝下的是人體葡萄糖載體1。二者也不在一個細胞膜上。都是嫁接拚圖。也都是從朝上變成朝下,而沒有回去從朝下變回到朝上的證據。

 

還拿武昌漢陽南北碼頭之間的船渡說事。

 

她的論文從題目到結論(圖5)說的都是“人乘船渡過江”的渡船工作模型,就是她的四構象圖(等於四張照片:在南碼頭上船的照片;在北碼頭下船的照片;在北碼頭回來上船的照片;在南碼頭下船的照片)。

 

她是怎麽拚圖的?這才是關鍵的關鍵。

 

在2014年的論文裏,她找不到“人在南碼頭上船”的照片,隻找到了“人在北碼頭下船”的照片一張。可她需要4張啊。

 

其它都是嫁接後用電腦拚圖得到的。她是這樣拚圖的。奇妙的地方在於:

1.“猴子與香蕉一起在南碼頭上木船的照片”

2.“人在北碼頭下水泥的照片”

3.“猴子與香蕉一起在北碼頭上木船的照片”

4. 沒有在南碼頭下船的任何照片

 

把第1張跟第2張照片嫁接,她就得出了“人乘船從南碼頭到了北碼頭”的結論。而事實上,猴子與香蕉在南碼頭上的是木船,在北碼頭下水泥船的是人,在南碼頭沒人上水泥船。猴子也沒在北碼頭下木船。

 

在真實世界裏,人與猴子並不在半路上跳船。這裏的猴子是木糖分子,木船是細菌的木糖載體。這裏的人是指人體葡萄糖分子,水泥船是人體葡萄糖載體。

 

細菌的木糖載體不會到人體的細胞膜上,人體葡萄糖載體也不會到細菌的細胞膜上。

 

那麽,人體有沒有把木糖轉運進入細胞的木糖載體?

 

到2018年為止,科學家發現人吃了木糖後在小腸的確能被吸收,但一半左右會被尿出來。科學家發現,人體的木糖進入細胞是“被動擴散”而非葡萄糖進入細胞的“促進擴散”。也就是說,人體的葡萄糖載體不轉運木糖,木糖載體也不轉運葡萄糖。非但如此,人體的木糖載體還沒被克隆鑒定出來。英文證據:

In humans, xylose is absorbed by passive diffusion and no inhibitory effects of glucose have been observed. D-xylose does not share a common transport mechanism of D-glucose, and xylose tolerance test does not give any information about the absorptive capacity of D-glucose. (Nichole F. Huntley and John F. Patience J Anim Sci Biotechnol. 2018; 9: 4. ). Transporters potentially involved in xylose transfer have not been described.

也就是說,細菌的木糖載體在人體內可能不存在同係物。

 

顏寧嫁接用的是細菌的木糖載體與人體的葡萄糖載體。在“促進擴散”家族裏有三類:顏寧研究的Glut1人體葡萄糖載體屬於“獨立轉運”一類,隻要有葡萄糖就可以單獨進出。而細菌的木糖載體則是第二類:“同向轉運”類,就是要有另外一個被轉運的二者同時進出,缺一不可,比如細菌的木糖載體就是木糖與質子氫一起轉運。第三類是“逆向轉運”,就是一個進去一個出來。

 

就是說,顏寧嫁接的是:在南碼頭是猴子與香蕉一起上木船,在北碼頭下船的是“人下水泥船”,她說那是等於人從南碼頭到了北碼頭。

 

這嫁接即使100%合理,問題還是:既沒有“人在南碼頭上水泥船”的照片,也沒有“人在北碼頭上水泥船”的照片,也沒有“人在南碼頭下水泥船的照片”,更沒有“人或猴子在南碼頭下木船”的照片。

 

嫁接不是不可以,要看怎麽個嫁接法。合乎邏輯的嫁接是這樣的:“人在南碼頭上水泥船”的照片 +“同一人在北碼頭下水泥船”的照片(等於人乘船從南碼頭到了北碼頭)與“猴子與香蕉一起在北碼頭上木船”的照片 +“猴子與香蕉在南碼頭下木船”的照片(等於猴子乘船從北碼頭到了南碼頭)兩組照片嫁接在一起,就等於人乘水泥船從南碼頭到了北碼頭;因為找不到人回到南碼頭的照片,就用猴子從北碼頭上船到南碼頭下船的照片取代,意思是說人也可以這麽回到南碼頭。

 

然而,即使認可顏寧的“猴子在南碼頭上木船”代表“北碼頭的人也是從南碼頭乘船過來的”這個嫁接合理,可她還是沒找到不論是人還是猴子在南碼頭下船的照片。還是隻有人從南碼頭到北碼頭一個方向的證據。這支離破碎的“結果”無法支撐偉大的“結論”:證明了“地球人船渡來回過江”的工作模型。注意:她的題目和圖5結論都是說的是“人體葡萄糖載體”。嫁接也需要有四張照片,而她嫁接的圖片,細菌的木糖載體照片有兩張,人體葡萄糖載體的照片隻有一張。說成是“細菌木糖載體的工作模型”比說成是“人體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就貼切二倍。可讀者會認為人體葡萄糖載體的研究結論要比細菌木糖載體的研究結論更重要,她就利用了人們的這一常識而忽悠:用隻有一張照片的人體葡萄糖載體工作模型代替有兩張照片的細菌木糖載體工作模型。

 

農民工同仁:顏寧博士在2014年發表了“人體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後還沒死心,心中覺得這麽個忽悠法遲早會露餡,就繼續找照片,繼續嫁接拚圖,以找到“四構象圖”四張照片的證據。何況隻運輸猴子和香蕉的木船是不運輸人的,運輸人的水泥船也不運輸猴子和香蕉。如此嫁接拚圖,就等於從南碼頭上船的猴子來了個大變活人。更離譜的是:她的圖5把人體葡萄糖載體與細菌木糖載體畫在一個細胞膜上。而事實上,不僅僅猴子不上運輸人的船,人也不上運輸猴子的船,這兩種船根本就沒在同一個水麵出現過。

 

她在2014年論文發表後繼續找四構象圖的拚圖,她想拚全了四張圖。在2015年發表在《自然》的論文也是拚圖:開口朝外的是人體葡萄糖載體編號3(Glut3),開口朝裏的是編號1(Glut1)。其實這個就更糟糕了:等於不論是水泥船編號1還是編號3,都沒有在北碼頭上船的照片。就是說嫁接後還是隻有從南碼頭上船到北碼頭下船一個方向的證據,沒有在北碼頭上船的照片證據。等於還是一個方向的變形。

 

這個拚圖非常好玩:有結晶時放葡萄糖的結構圖,結果是:開口裏邊沒有葡萄糖。她找不到人在南碼頭上3號水泥船的照片,就想到了用有角的牛代替人。就是用麥芽糖代替葡萄糖,跟人體葡萄糖載體編號3一起結晶。麥芽糖可不是葡萄糖載體的轉運物。就是說,3號水泥船是不運輸牛的,隻運輸人。牛上了3號水泥船後就卡在那裏了,牛也下不來,人也上不去。她用牛卡在南碼頭船上的證據證明人在南碼頭上船的照片。

 

她找到了牛在南碼頭卡在水泥船編號3的照片,在北碼頭找到了人下水泥船編號1的照片。這是兩個不同的東西(人、牛)和不同的船(人下的是1號水泥船,而牛上的是3號水泥船)。兩個水泥船是不同的基因產物,等於不同的造船廠的產品,在不同的細胞表達,看上去也不一樣,所以科學家用不同的編號區別開來。

 

就是這樣的嫁接拚圖,她還是沒找到“北碼頭上船”的照片,不論是人的1號水泥船,還是牛的3號水泥船。

 

把兩篇論文所有的嫁接拚圖加在一起,她找到的是:南碼頭上木船的猴子與香蕉、在南碼頭卡在3號水泥船上的牛;北碼頭下1號水泥船的人、北碼頭上木船的猴子與香蕉;與南碼頭下3號水泥船的人。

 

就是說:1號水泥船從沒到過南碼頭,3號水泥船從沒到過北碼頭,猴子與香蕉的木船隻從南碼頭到過北碼頭,沒回去過南碼頭。根本就沒法完成一個信得過的科學證據證明“人體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從開口朝外到朝裏,再從朝裏變成朝外的循環。

 

“四構象圖”能得出人體葡萄糖載體工作模型的結論所要求的條件。缺一個,就無法證明其工作模型。這是她的論文裏講的。她從沒告訴電視前的觀眾她那是嫁接拚圖,而且是如此拚出來的。更要命的是:這可不是發表在一起的論文,而是兩篇。第一篇(2014年)就宣布找到了“人體葡萄糖載體編號1的工作模型”了,在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有在南碼頭下船的照片,不論是人下1號水泥船還是猴子下木船。其“結果”是“假設”會發生,而在“結論”裏就不提“假設會發生”了,直接說: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5)。找不到完整的四張圖拚圖,她才繼續找拚圖,才在2015年又發表了另一拚圖。

 

(四)蛇有足,那是能直行的蜥蜴;馬有角,就是牛

 

早在遠古的獵人就知道,長出角的馬不再是馬,而是牛。為什麽呢?凡是吃過馬肉的都清楚那味道跟牛肉一點關係都沒有。而角馬看上去就跟馬一樣,隻不過多了角而已。然而,燒烤或燉肉,角馬肉那味道就是牛肉的味道,跟馬肉沒關係。進一步觀察發現:角馬是反芻動物,跟牛一樣。而馬不是反芻動物。後來科學家們把角馬歸於牛科動物。所以,畫馬時不能輕易給馬畫上角,有角那就不是馬了,而是牛科動物了。同理,蛇如果有足,那它就會直行。而沒足的蛇無法直行。

 

顏寧研究的人體葡萄糖載體1和3,加上細菌木糖載體,這三個載體都屬於“促進擴散”家族。什麽意思呢?就好比你把一滴墨水滴在臉盆的水中,你會發現有顏色的墨水會擴散。不需要注入額外能量,純粹物理現象。在同樣的溫度條件下,墨水的濃度越高,擴散的速度越快。

 

你把帶有葡萄糖載體的細胞膜拿下來進行活體蛋白活性研究,在膜的左邊放入葡萄糖糖水,右邊隻放水,葡萄糖分子就擴散到細胞膜的右邊。反過來也一樣。如果葡萄糖水的葡萄糖濃度一樣,那從左到右的擴散速度與從右到左的擴散速度是一樣的。這就是擴散的原理。你把墨水滴在臉盆的水中,它向四周擴散的速度是一樣的,沒有方向性,因為四周的墨水濃度一樣,一開始都是零。

 

顏寧在2014年的論文裏用一節的篇幅介紹她的重大發現之一:人體葡萄糖載體和細菌的木糖載體都有“門閂”,而且隻在細胞膜裏邊一側的載體上有。她用的英文原文叫 latch(Fig3| The ICH domain serves as a latch that tightens the intracellular gate.)

 

這就等於是有開關閥門的通道(gated channel) 特征。我們知道,有開關閥門的通道如果閥門開關壞掉了,該關上時關不上,那麻煩大了。比如人的大腦某部位的神經鈉離子通道的開關關不上了,就是癲癇,我們老農民說那是抽風。

 

顏寧的論文表明人體葡萄糖載體Glut1和Glut3都是朝一個方向變形(而不是返回來)的通道特征,再加上有門閂,就更不是載體的特征了。我們把帶有人體葡萄糖載體的細胞膜進行活體蛋白活性試驗,就知道葡萄糖從膜的一邊到另一邊是擴散特征,兩邊到另一邊的擴散速度是一樣的,都取決於濃度差。而顏寧的發現,表明葡萄糖載體在裏邊一側有閥門(ICH),而外邊一側沒有。她在2014年的論文圖5用耀眼的紅色顯示出門閂的存在。小標題就是門閂的關鍵作用。

 

我們為何能用結晶的蛋白結構推理活體蛋白的功能?是因為“結構與功能是一致的”,這是前提。然而,畢竟結晶過程會發生分子變形以達到在結晶條件下分子本身的能量狀態保持最低。這就可能導致結晶的結構與活體的結構多少有差別的現象。這可解釋每秒鍾變形上千次的載體在活體時任何一刻開口朝哪裏的都有,可在結晶出來的往往都是開口朝同一個方向。這樣的構型能使其結晶的分子自身能量保持在最低狀態。而在真實世界,其條件與結晶時的條件是不同的,結構也就並不完全一致。

 

如果顏寧的載體門閂是多餘的,沒有功能,那載體在地球上至少有30億年了,在進化中沒功能的部分早就退化掉了。如果有功能,那就表明葡萄糖從裏邊擴散到外邊的速度就不同於從外邊擴散到裏邊的速度(當然是指在同樣的葡萄糖濃度下測)。這就把人體葡萄糖載體開除出“擴散”家族了。擴散,其速度在溫度等一致的條件下隻與濃度有關,與方向無關。如果此門閂並不影響開口的朝向,隻是在開口朝外時保證裏側是密封的,這與她論文裏解釋突變體的結論不一致。

 

她說人體葡萄糖突變基因發生在該區域其功能漸弱或消失是因為門閂鎖不上了而導致開口朝裏(而非密封失效導致其它分子或離子進出細胞)。這是她的門閂理論的重大作用。這結論是否當真我們不知道,問題在於她並沒有任何試驗證明其結論。在2014年的論文裏她也沒給出不同突變體開口朝外的Glut1結構,以證明突變體的裏側鎖不上。不論是突變還是天然的人體葡萄糖載體,她都沒結晶出開口朝外的結構。她就憑空給出結論:突變體之所以功能變差,是因為載體的開口偏向於朝裏(沒有任何證據)。如果這發表在“討論”章節,那是說得過去的,等於是假說解釋之一。而她把這一部分作為論文結果的一部分,這就是沒有任何證據就給出結果並由此給出結論:門閂的重要作用就是影響了開口的方向。

 

問題還在於:如果裏邊有門閂,在膜裏邊的葡萄糖就很難出來,而容易進去,因為一旦開口朝外,裏邊的門是鎖上的(latch)。這與任何做過活體蛋白生化實驗的結果都不符,否則,人體葡萄糖載體就不屬於擴散家族了。這也包括她的細菌木糖載體也在裏邊有門閂。她的Glut1裏邊有門閂,是從細菌的木糖載體嫁接出來的結果,因為她沒結晶出人體葡萄糖載體Glut1開口朝外的分子結構,而隻有在開口朝外時才能看到裏邊門閂鎖上的結構。根據載體屬於擴散的定義,有門閂那功能也應該是起到密封作用,而非開口朝向。否則,就必須把這載體開除出擴散體係了。

 

這涉及到這到底是她的邏輯思維有問題,還是為了標新立異而故弄玄虛胡亂編造科學結論?她應該知道結晶了的蛋白與活體蛋白多少有差異的原理,靠結晶解構的知識隻能是推理天然的活性蛋白的動態機理。這跟DNA雙螺旋結構不同,因為那不需要知道動態模型隻需要知道結構。

 

葡萄糖載體在細胞內側的部分是水溶性極強的帶電荷的部分,在活體細胞,95%以上是水的條件下,那部分的所在位置極可能跟結晶後所在位置不同,因為結晶脫水過程跟在細胞內泡在水中的條件不一樣。就好比在農村的都知道驢的尾巴尖在任何時候都不會朝上。可我就親眼看到我們生產隊的驢死前在地上躺著抽搐不停,尾巴扭曲。死後,大人們把它扶起來時我看到的是:頭朝左擰著,尾巴朝上。這就跟結晶的蛋白類似,原來在水中的那部分原來的構型,結晶後極可能就變成另外的構型了。這是否是顏寧發現了載體有門閂的原因?我不清楚。然而,既然符合有開關閥門的通道特征,那就把人體葡萄糖載體說成是通道不更符合“有什麽證據說什麽話”的科學原則了?比如CFTR,活體試驗證明是通道,不會發生兩個方向的變形,該科學家就說那是通道而非載體了。顏寧到目前為止的證據都表明人體葡萄糖載體(1 和3)都是朝一個方向變形的、有閥門的通道特征。她沒證明那是載體。

 

就連結晶出來的細菌木糖載體有開口朝外裏邊有木糖、開口朝裏裏邊也有木糖的結果來說,朝裏時裏邊有木糖其木糖極可能是從外邊轉運過來還沒下來的結構,而非從裏邊進去的木糖。因為她沒有放射性標記,無法辨別到底是哪種情況。所以,她的四構象圖是無法證明兩個方向的變形的確發生了。

 

這不是說前人沒發現的就不當真,而是說你提出新的重大發現,需要有足夠的試驗結果證明其事實的確如此。沒有活體生化證據,那突變的載體結構圖拿出證據是必須的。可事實上什麽證據都沒搞出來就把結論發表在論文的結果部分,這令讀者信以為真,而非僅僅是猜測,因為有突變的人體葡萄糖載體沒開口朝外的結晶結構;有開口朝外的結晶結構的細菌木糖載體沒突變。研究材料和結果都殘缺不全。

 

(五)顏寧忽悠中央台電視觀眾的性質

 

如果顏寧是一位誠實的科學家,那就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那在電視觀眾麵前,就講出: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早在20多年前就在細菌的活體蛋白裏證明了。我的研究是用結晶了的人體葡萄糖載體和細菌木糖載體。用的是結晶了的蛋白推理出活體蛋白的動態模型。到目前為止,還隻是嫁接拚圖。其中有木糖、葡萄糖、麥芽糖與三個載體結晶所得到的結構圖。其中沒有一個有完整變形的圖片證據:木糖有在南碼頭上船的,沒在北碼頭下船的,也沒在南碼頭下船的;人的更差得遠:張三的1號水泥船沒到過南碼頭,在北碼頭隻有下船的照片,沒上船回去的照片;李四的3號水泥船就沒到過北碼頭。

 

在麵對全國觀眾的電視上,她沒告訴聽眾這些,而且聽眾都以為她搞的是人體葡萄糖載體,而事實上是與細菌木糖載體的嫁接拚圖。

 

即使嫁接拚圖,細菌木糖載體從朝裏到朝外的變形也沒有證據(=沒有木糖在南碼頭下木船的照片),她論文的英文原話:the conformational switch from inward-facing to outward-facing of symporters remains to be elucidated.

 

不論是人體葡萄糖載體編號1還是細菌木糖載體,開口朝外的證據還沒得到:The outward-open structure remains to be captured (2014,Nature). 人體葡萄糖載體編號3沒有開口朝裏的證據(2015,Nature)。

 

沒有一個載體(開口從朝外到朝裏的變形)與另一個載體(開口從朝裏到朝外的變形)合理的嫁接得出人體葡萄糖載體工作模型的證據。

 

就是說:猴子乘木船從南碼頭到北碼頭與人乘水泥船從北碼頭到南碼頭,這麽更合理一點的嫁接拚圖證據都沒找到。更重要的是:

 

(1)“結果”與“結論”不符。這就是忽悠,公開欺騙讀者。在2014年的論文裏根本就沒任何在南碼頭下船的照片,“結果”就是假設會發生,而在“結論”裏就沒有“假設會發生”的說法了。而且拚圖是細菌的木糖載體與人體葡萄糖載體放在了同一個細胞膜上。地球上根本就不存在這樣的細胞膜既有細菌木糖載體也有人體葡萄糖載體。論文裏介紹圖5應該說是示意圖,而且是“假設會發生”的示意圖(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不應該用結論性質的圖片介紹(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而應該是predicted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2) 2015年的論文,張三的1號水泥船從沒到過南碼頭,李四的3號水泥船從沒到過北碼頭。在麵對全國電視觀眾時,不提她自己的“四構象圖”是怎樣的嫁接拚圖,也不提葡萄糖載體(她打手勢的開口朝裏朝外變形)的工作模型前人早就從活體載體蛋白的生化試驗中證明了,聽眾人人都認為是過去50年裏都沒人證明了的讓她證明出來了。

 

如果根據誠實的科學家的規則:“有什麽證據說什麽話”、“結果與結論相符”,那她的兩個人體葡萄糖載體單獨的結構圖來看,每個都是隻有朝一個方向開,更傾向於“通道”的特征。人體葡萄糖載體編號1隻有一個開口的結晶,Glut3另一個方向是用麥芽糖卡住的結晶,麥芽糖不是它的轉運物,是抑製物。何況沒有開口朝裏的結晶,變形無從談起。把細菌的木糖載體嫁接上,還是找不到驢唇跟馬嘴匹配的四構象圖。把編號3的載體用麥芽糖把嘴卡住,說那是葡萄糖上船的照片,而葡萄糖載體從不運轉麥芽糖。麥芽糖隻上葡萄糖載體的船,從不下來。也就是說,不存在麥芽糖被葡萄糖載體轉運。不被轉運的,用以推理轉運蛋白的機理,等於上船後從不乘船過江的牛,說是船運牛來來回回過江的證據,這是什麽水平的論文?這也是證據?

 

如果不需要證據,就根據所謂的常識,那當初CFTR也是被認為是變形的。活體蛋白試驗證明:變形並不會發生,因為CFTR是通道。

 

通道就好比排水管、下水道,水流都是一個方向,不會來來回回。而載體需要開口朝裏朝外反複變形。每次變形就帶走一個分子或離子。就好比上電影院,提前買好票,第一個人推開門,後麵的就跟著進去,這就是通道。如果在門口買票,門是彈簧門,一個人進去了,門自動回來,第二個人買票後再推門進。這就是載體。載體的門需要來來回回反反複複,葡萄糖載體一次僅讓一個葡萄糖分子進去。

 

我們搞的都是實驗科學,靠證據。一分證據的結果得出一分的結論。如果不需要科學證據證明人體葡萄糖載體從朝裏變成朝外,那她論文的“根據結構圖與發表過的生化數據,我們提出人體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不就是廢話了?何不直接說不需要證據證明它就是變形的。那文章的意義何在?花時間精力研究它的變形不就是多餘的了?根據推理就完事,那當年CFTR的結論永遠都是反複變形的。如果變形的證據不那麽重要,那她為何在電視上隻提變形的圖?幫她洗地的說顏寧早就發表了人體葡萄糖載體從朝裏到朝外的變形,如果在2014年發表論文之前就知道了,那她的圖5“predicted”(設想的,推理出來的) 變形不是自欺欺人了?那就是否定已經證明了的,那她還又在假設會變形做什麽? 顯然,她在2014年發表論文前自己並沒有發表過人體葡萄糖載體從開口朝裏變成開口朝外的生化數據,她在論文裏也沒給出參考文獻。不論這類生化數據是誰做出來的,那也一定是用我們(Yan/Maloney)發表過的方法,因為還沒有研究活體載體動態模型另外的方法被發明出來。最終還得回到Yan/Maloney 發表的論文上去。

(六)在國際學生網絡課程上忽悠

在網絡大學的生物學iBiology講課時,顏寧把她發表在《自然》2015年的論文當作載體開口“從朝外到朝裏,再從朝裏到朝外”變形的證據。看2017-1-3視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m6xptf35lU

從11分50秒開始,左下角你可看到她2015年的論文介紹,左邊的動圖表明 Glut3 開口反複變形,可在她論文裏,Glut3 隻有開口朝外的證據,根本沒有開口朝裏的證據。2014年的論文研究的是Glut1,隻有朝裏的證據,沒有朝外的證據。她把兩個載體連嫁接圖也沒證明來回變形的確發生,而讀者必然認為Glut3反複變形的證據她找到了。

 簡單介紹給文科生和農民工兄弟:

 

她2015年的論文,是把Glut1 和Glut3拚圖得出“Glut3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即使嫁接,可Glut1 開口朝裏,開口處是空的,沒有葡萄糖。更沒有開口朝外的。Glut3也沒有開口朝裏的。

 

這個拚圖跟2014年的類似,都無法證明兩個載體的任何一個能完成開口從朝外到朝裏,再回到朝外的循環。這是小學生就應該明白的最基本的邏輯:就算是拚圖,那你也得拚全了才行。你差Glut1開口朝裏時葡萄糖在開口裏的證據,Glut3連開口朝裏的一個證據都沒有。這人體葡萄糖載體怎麽就能轉起來了?把撒貝寧給轉暈了?如果說2014年的論文,那說成是“細菌木糖載體的工作模型”更貼切一點,畢竟人體葡萄糖載體她隻找到了“四個構象圖”其中的1個,而細菌的木糖載體她找到了“四個構象圖”中的2個。

 

綜上所述,顏寧用的三種載體中最多的隻有“四個構象圖”的2個,連一種有3個構象圖的都沒有。嫁接拚圖還是交叉拚圖(用船渡做比喻需要注意一點:一條船一次隻運載一個物體,而木糖載體同時運載木糖與質子氫)。她是這麽拚圖的:在南碼頭上船的是猴子與香蕉一起上木船或牛上3號水泥船,北碼頭是人下一號水泥船,沒猴子也沒牛下船;北碼頭上船的是猴子與香蕉一起上木船,沒人上船,也沒牛上船;南碼頭沒猴子下船也沒牛下船,下船的是人下3號水泥船。這比驢唇對馬嘴還邪乎。上船是乘木船的猴子,到對岸是人下水泥船。這麽嫁接,那不是魔術師的大變活人?

 

(七)如此嫁接拚圖,通道也變成了載體

 

從科學上講,如果把幾個通道也這麽嫁接拚圖,那所有的通道也都是載體了!

 

在中央台電視上麵對的是全國觀眾,從小學生到政治局,都會有觀眾,就如此忽悠。

我們不需要一篇篇地解剖她發表的論文,因為窺一斑而知全豹。這是什麽科學態度啊。拚圖都拚不全的證據鏈! 在給網絡生物學課程的學生上課時直接用2015年《自然》論文的結果Glut3就變成開口從朝外到朝裏,再從朝裏變成朝外的“事實”了。

 

顏寧的嫁接拚圖是學術上的爭議。哪怕認可她的嫁接拚圖的合理性,那根據她自己給出的定義:“四構象圖全部具備才能解釋載體的工作模型”,她根本就沒這樣的四構象圖,嫁接拚圖的兩篇論文的任何一篇都沒完成這樣的證據,可她在2014年的論文裏就宣稱得出了“結論”--人體葡萄糖載體編號1的工作模型。這就是明顯的欺騙,因為結果與結論不符。她不是把兩篇論文都拚圖完了才發一篇論文,而是單獨發。2014年發表的論文裏根本就沒有拚全四張圖,就給出了人體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結論。

 

在2016年麵對全國觀眾的中央電視台也沒給出嫁接拚圖的科學事實,更沒給出嫁接拚圖是怎麽拚的。在國際網絡教學iBiology課程上,她直接把發表在2015年的論文裏Glut3說成是載體開口反複變形的證據。而事實上,那論文裏根本就沒有Glut3 反複變形的證據,連開口朝裏的結晶都沒有。這不是嚴肅的科學家應該做的。趙本山賣拐,那是每個電視觀眾都提前知道了的那是文藝節目,而沒有一個電視觀眾會懷疑顏寧的試驗結果無法證明她的結論。

 

在這裏給農民工弟兄們進一步解釋一下:顏寧如果靠嫁接拚圖得到“四構象圖”,那需要找到“南碼頭人上船的照片、北碼頭同一個人下同一條船的照片”嫁接“北碼頭猴子(或豬或馬或牛都可)上船的照片、南碼頭同一動物同一條船下船的照片“。這嫁接雖然在科學上講並不嚴謹,可那總算可以說得過去,令外星人明白地球人是怎麽來回渡江的。而她的嫁接拚圖,且不說多麽不合理,拚都拚不全!就發表論文。

 

把任何幾個通道這麽嫁接,不一樣都是載體了?如果xylE是通道,glut1也是通道,在科學上是可能的啊,就如同CFTR在1992年前都認為是載體而事實上是通道,哪怕可能性隻有億萬分之一,那你作為科學家,如何排除這可能性?非但如此,任何幾個通道讓你這麽一嫁接,不就都成了載體了嗎?

 

你哪裏來的底氣根據你的嫁接拚圖就肯定人體葡萄糖載體不是通道而是載體?葡萄糖載體是載體、其工作模型到底在你之前有還是沒有?有,誰發表過的?如果早就知道了,那你還這麽費勁兩次發論文拚圖幹什麽?如果沒有,或者你不承認細菌的葡萄糖載體工作模型與人體葡萄糖載體工作模型是一樣的,那你是創新,那你的拚圖是如何排除人體葡萄糖載體其實跟CFTR一樣是通道的?

 

你論文是這麽說的:四構象圖是載體完成一個循環所必須的。英文原文: “required for a complete transport cycle”,可你沒搞出這四個構象圖啊。兩個“人體葡萄糖載體(Glut1, Glut3)開口從朝裏變成朝外”的證據都沒有,“細菌木糖載體開口變形”所需要的4張照片你隻有兩張。這都是你論文裏白紙黑字承認的。

 

(八)大學規則對科學家搞社會公關的限製

 

為何顏寧這樣的論文能在頂級雜誌發表?

 

我們不知道內情。可我們可以從不同角度探討。

 

從來自中國科學家發表的數以百計的科學論文最近幾年被撤稿的事實來看,有兩種解釋:一是西方科學家們有兩百多年建立起來的互信機製,審稿人認為投稿人不敢騙人,因為一旦被揭發,文責自負。另一原因是科學家的社會公關之路在中國可能還沒被堵死。

顏寧的情況最大可能屬於第一解釋,但這不影響我們在這裏講講第二點。 我所在的州立大學的老係主任在他當上係主任後定下來了相關規則,是根據校方的要求結合本係實際定下來的。大體有以下幾點:

 

1.為了擴大科學知識交流,本係設立了新的專項基金,用於邀請外校科學家到本係做學術報告。

2.為了做到對本係教授們的最大公平,每個教授在邀請外地教授來講學時一視同仁,比如今年由本係四位教授各邀請一位外地教授,明年就換成另外四位教授邀請。這樣輪流著來。

3.為了防止張三在邀請李四來講學時搞公關活動,邀請過程比如跟李四聯係、定機票等都由係秘書辦理,不論被邀請的人什麽身份,從助理教授到諾貝爾獎得主,都一律對待,都不能定商務艙。旅館都是同一個本校校園內的旅館,該旅館一樓有餐廳。每個被邀請者都在此餐廳用餐。報銷吃飯的單據不能隻提供錢數,一定是每個人吃的什麽都詳細列出,必須是該餐廳菜單薄上有的範疇,另外就是防止有酒。哪怕是一杯最便宜的紅酒都不行。

4.張三邀請李四,教授們給李四介紹自己的科學研究時,所占時間每個教授都一樣,都必須在教授各自的辦公室交流,包括張三,不能比其他教授安排更多時間跟李四交流學術成果。

5. 在旅館吃飯時每頓飯都有至少2位本校教授陪同,張三不能一人陪同李四吃飯。

6.如果李四在交流學術公事完成後打算在本地旅遊,需要提前跟本係秘書聯係返回機票的時間。這不增加機票錢。在旅遊期間的旅館費需要李四自己掏腰包。在旅遊期間,張三不得陪同李四,以杜絕搞私人之間社會公關的機會,因為李四極可能是張三未來發表論文或審批科研經費或提名得獎的潛在人選。在旅遊期間,出租車、吃飯、門票等一切花費均由李四自己出。

 

係主任換了三茬,規則基本上保持了下來。這些規定非常重要,因為人都是情感動物,俗話說,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張三邀請李四來講學,這對李四產生對張三的報恩之情是難以杜絕的,但需要做到最大努力把社會公關減小,把李四對全係的公共利益做到最大,也就是要把私人與公共利益盡最大努力分開。這可以防止學術腐敗:對本不該通過的論文網開一麵。否則,不僅僅造成不公平,也會導致證據不足的論文發表後誤導讀者,甚至在科研經費審批、獲獎審批等方麵搞小圈子等學術腐敗行為。

 

對國內這方麵的事我不了解。大約在十八年前我接待過一個國內代表團,在聊天時他們很想了解美國科研規則方麵的事,尤其是研究用的昂貴儀器誰出資。我便介紹了我們這裏的係主任對邀請名人做學術報告的規定,就是上麵的幾條。他們聽得很認真,有點吃驚的表情,但沒直接回答我的疑問:如果在國內張三邀請美國院士級別的或諾貝爾獎得主一級的大牛這些潛在的頂級雜誌論文審稿人到北京講學,機票是否跟邀請一般教授一樣?在北京期間,吃飯是否跟我在國內時接待外賓的規格也是四菜一湯?被邀請的李四在北京時遊覽長城、故宮、頤和園等名勝時是否張三可以陪同?旅遊期間的所有費用包括旅館錢是否花的是公家的錢?對這些問題,他們沒回答,而是轉移話題。不過他們聽得很認真,就是在我說四菜一湯時都笑了。可能豪華餐廳的招待已經與時俱進了。最後我直接追問,他就說他不是校長,他的分工不在那方麵,詳情不了解,雲雲。另外一人講:機票應該是一樣的,都是必須買中國航空公司的航班。對於李四到了北京後,張三是否陪著李四旅遊,他們沒告訴我這方麵的規定是怎樣的。記得我還介紹了美國的規定:李四到了旅館,從拿到鑰匙那一刻到他交回鑰匙這段時間內,張三是不能進入李四的旅館房間的,因為這段期間內,李四的旅館房間就是李四的私人住宅。張三邀請李四屬於公事,不能以私人名義進入私人領地搞社會公關活動。

 

其實,這方麵的調查是很容易的。國內各大學都有財會,都有報銷的收據。查起來不難。比如清華大學都邀請過哪些美國科學院院士級別的,在哪個學術領域,在北京期間是否由邀請人陪同旅遊了等等個人搞社會公關活動的情況。西方是靠製度最大限度堵死腐敗的路,而非靠人的自覺,那是靠不住的。國內最近報道了9位外國科學家諾貝爾獎得主到中國撈錢,真名實姓報道的,他們在中國大撈特撈,都是有國內的科學家配合。當然在這裏需要強調:報道的這九人與顏寧的領域無關。我隻是舉例說明西方科學家也是人,隻能靠製度約束人的行為。

 

為何要調查這一項呢?如果過去沒有嚴謹的製度規範,就應該建立製度。如果早就有製度,那就需要審查執行的情況。中國投稿的數以百計的科學論文在西方雜誌被審稿人通過而後被撤稿,有的論文根本就是被審稿人故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通過的,其裏邊的貓膩需要調查。因為農民工都清楚:棉褲套皮褲,其中必有故。不是棉褲薄,就是皮褲沒有毛。

 

(九)不嚴謹的科學態度對下家的嚴重負麵影響

 

有的科學屬於知識積累過程的一部分,這樣的論文如果是編造的或沒有“結果”支撐的“結論”(比如“四構象圖”拚圖都沒拚全,就得出結論),並沒有直接的“下家”的話,其在經濟方麵的後果嚴重程度就小很多。如果有“下家”,比如公開講自己這些研究結果可以作為造新藥的靶點,等於有直接下家會投資,那如果結論並不是可靠的(比如沒有試驗證據表明某位點的突變導致載體開口朝一個方向,就在科學論文的結果部分給出此結論,而非在討論部分提出假設),那下家造新藥的投資極可能血本無歸。

 

中央電視台直接給清華大學解構的結論當作宣傳造新藥的媒體平台(請看施一公在“開講啦”),這在西方是絕不可能發生的,因為萬一該科學家的結論是偽造的或不嚴謹的試驗得出的,或結果與結論不符的,下家投資人一旦血本無歸,那電視台會被告上法庭的。我用百度搜索“顏寧的論文,造新藥”結果數以萬計的報道談及這方麵的內容。我不了解在過去的十年裏,中國政府是否根據顏寧的論文投資造新藥了?有沒有新藥上市?我查不出來。可中國藥監局等機構就很清楚。尤其是私人企業,那可是人家私人腰包的錢,是否也有投資?有沒有新藥上市?我也不了解,搜不出來。我隻是根據搜索出來的數以萬計此方麵的報道而擔心。對如此不嚴謹的科學論文就發表的科學態度,作為在其中一個領域裏的內行,我有責任把這件事講出來。因為顏寧的級別越高,得獎越多,崇拜她的投資商人也就越相信根據她發表的論文而投資造藥有把握。到頭來,如果都是血本無歸,那對顏寧也不是好事。有的投資人血本無歸後得了抑鬱症,生不如死,其家屬也會找上門的。現在是地球村時代,你除非將來乘飛船逃到火星。

 

科學家們有一個共識:你的數據是真實的其結論是錯的可以接受,但你剽竊、沒有證據支撐就給出結論,則無法接受。

 

(十)潤濤閻有資格質疑顏寧的論文嗎?

 

華盛頓大學的Mike Muecklerz教授,是第一個提出 Glut1 人體葡萄糖載體是由12個穿膜螺旋構成,1985年發表在《科學》上,在葡萄糖載體領域是開山鼻祖級的大牛。他評價Yan/Maloney 的生化研究驗證了載體動態模型,以前沒有令人信服的生化數據證據,屬於假說階段:“Yan/Maloney的數據為僅僅基於動力學數據得出的載體模型提供了令人信服的無可置疑級別的證據。”英文原文照抄:“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

 

這裏需要指出:英文裏的physical evidence是西方的法律用語,是指完整的證據鏈,包括指紋、照片、錄像、血樣、DNA、現場證人,等等。用中文就是“完整的無可質疑的證據鏈”、“鐵證如山”。 

 

顏寧不是拿1966年的假說回應我的質疑嗎?看看在這個領域的權威科學家是如何評價我們的論文的:“this general model for membrane transport was proposed decades ago based purely on kinetic analyses, and it is only now that molecular biological approaches are providing more direct experimental support for this fundamental hypothesis。 

 

中文就是說:Yan/Maloney的論文是第一個用分子生物學方法證明了幾十年前僅僅根據動力學分析得出的模型。

 

農民工朋友們可能不知道“僅僅根據動力學分析”是什麽意思。就是把帶有載體和通道的細胞膜,一邊加入葡萄糖水,看擴散到另一邊的速度。如果快,它就是通道;如果慢,就是載體。通道快,因為開一次門可以過1000到1百萬個;而載體慢,可能是分子開口變形。但是否真的變形,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直到我們的論文發表。

 

下是被引用了1910次的綜述“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1998)”文章裏的原話。其中文獻90, 91分別是我們(Yan/Maloney)1993發表在《細胞》和1995發表在《美國科學院院報》的文章:

 

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中文是說我們的研究提供了本家族載體最詳盡的動態模型。 

 

我們發明的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方法(與葡萄糖分子大小、形狀、電荷都類似的分子探針 + 半胱氨酸掃描 + 放射性底物)跟蹤葡萄糖分子每通過載體的一個氨基酸的距離發生了什麽,等於間接給葡萄糖分子在被轉運過程中每一步都錄像,是直接研究活體蛋白的工作機理、動態模型。半胱氨酸掃描的方法至今被廣泛應用於各類載體而無一人提出質疑,誰用誰成功。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第二家發明出來另外的方法研究載體的工作模型。

 

潤濤閻有責任把顏寧的論文是怎麽忽悠讀者的告訴大家,尤其是下家投資者應該知道為何根據顏寧的論文造新藥前需要仔細檢查她的論文,因為她的科學態度是如此糟糕。如果顏寧無法出來走兩步,那就證明我這篇文章就是她葡萄糖載體論文的“粉碎機”。

 

(十一)懇請顏寧博士出來走兩步,就告訴你的讀者們如下幾點:

 

1.憑什麽你的“四構象圖”就能證明載體的工作模型了?

 

比如:開口朝裏時葡萄糖在載體裏邊,就表明是葡萄糖從細胞膜裏麵進入了載體,而不是葡萄糖從細胞膜外麵轉運到開口朝裏時還沒出來?

 

就好比在北碼頭拍到了船上有人的照片,你就說那100%是北碼頭的人剛上去要回到南碼頭的證據。那我問你:為何不是南碼頭的人到了北碼頭還沒下船的照片?沒船票或身份證,你如何區分二者?這是你的邏輯思維水平,還是故意自欺欺人的忽悠?你難道不知道你那“四構象圖”無法證明載體的工作模型?葡萄糖剛進去和轉運後還沒下來的照片其區別在哪裏?這本來就是初中生都能搞明白的事,可你竟然想蒙混過關。北碼頭船上有人,就證明是北碼頭的人剛上去的?而不是南碼頭的人到北碼頭還沒下船?既然都是葡萄糖分子,你沒用放射性標記,你怎麽知道是從裏邊剛上去還是從外邊轉運到裏邊還沒下來?

這一點很重要。如果隻有一個方向的開口,那就是通道而非載體。你要證明的恰恰是載體是怎麽工作的,可你連是否是載體還是通道都區別不了,更別提載體的工作模型了。

 

2.退一步,就算你發表在2014年的論文裏提出的“四構象圖”可以證明載體的工作模型當真,可你在該論文裏找到4張結構圖了嗎?哪怕是嫁接的,你也沒有啊。細菌的木糖載體隻有兩張(結晶結構圖),而人體葡萄糖載體隻有一張。加在一起也無法得到4張拚圖。這是你的結果部分承認的,到了圖片結論黑體大字,就成了“人體葡萄糖載體1的工作模型”就沒有你結果裏的“假設”(Predicted)定義了。這性質的定性就是欺騙,你能反駁這定性嗎?你把科學論文搞成了三十六計的忽悠。

 

3.給出“發表了的生化數據”來源,是誰做的活體載體蛋白或人體葡萄糖載體的生化試驗證明了葡萄糖載體開口從朝裏變成朝外的?如果是後者,那他用的是誰發明出來的方法?

4.2015年的論文怎麽證明了Glut3開口從朝裏變成朝外的?Glut1 和 Glut3 開口朝裏時葡萄糖在載體內的證據在哪裏?

 

其它的可以不回答。你就先告訴讀者這些。你的下家投資者根據你這樣的科學家得出的結論而造新藥,那結局是什麽?如果經過多年很多人的投資都是血本無歸,那誰來負責?就算政府的錢不是私人的,沒人找你算賬,可你如此搞科學研究,你能心安理得?政府的錢,那也是可以用於精準扶貧的,可以用於真正搞創新的。

 

顏寧在她的微博裏宣傳施一公的演講。這也適用於她本人吧?“希望你們更大膽一點,更異想天開一點,既要有創新的精神、獨到的見解、勇為天下先,更要實事求是,敢於據理力爭、挑戰學術權威。西湖大學擁有自由暢想、大膽假設、認真求證的學術氛圍,讓每一個人可以忠於學術原則、堅守學術道德,保護好靈光一現的科學火種。求知、探索、厚德、擔當。”

 

上麵引用的話是你導師說的。我也希望你導師施一公看到我這篇文章,讓她幫你回答上麵的4個簡單疑問裏的第一個即可,因為那不需要具體的試驗,就是最簡單的邏輯疑問,因為你沒有放射性標記葡萄糖分子,你這麽區分是從裏邊剛上去的還是在結晶過程中從外邊轉運到裏邊還沒下來的?就這一點,就足以徹底否定顏寧論文得出的結論:找到了人體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

 

那讀者就一定會問:既然顏寧的“四構象圖”本身都不成立,哪怕她找到了四張圖,而且不是拚圖,都是人體葡萄糖載體的結晶結構圖,照樣無法證明載體的工作模型,那你潤濤閻還寫上麵那麽多幹嘛?隻寫這一段就把她的論文徹底粉碎了啊?

 

這的確當真。然而,我們不能排除顏寧的邏輯思維有極大缺陷,無法辨識這麽簡單的邏輯錯誤。我們需要一點點的解剖她的論文,知道她在任何方麵都是忽悠後,就知道她是巧妙地利用了人民大眾“越是最簡單的邏輯漏洞越是被忽略”的心理特征。就好比當年李自成“跟著闖王不納糧”如此簡單的邏輯漏洞,人民大眾都認可。可他們不想想,闖王是要打天下的。那他當上皇帝後保家衛國的軍隊吃什麽?他後宮的幾千佳麗喝西北風?就這,照樣迷惑了烏泱烏泱的人群。

 

這不應該是一個科學家所為:把殘缺不全的試驗結果與偉大的結論脫鉤。把三十六計的招數用於科學領域,把同行科學家都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別拿“全世界的科學家就你潤濤閻一人指出顏寧葡萄糖載體的論文漏洞百出,故意忽悠讀者。同行科學家們為何就沒人看出來?”說事。就是全世界所有的科學家都認為哥白尼布魯諾是錯的,絲毫改變不了地球圍繞太陽轉的科學事實,就是把布魯諾燒死也改變不了真理。

 

後記:

這篇科普文章是寫給清華大學、中國科技部的公開信,也是寫給農民工弟兄們的科普文章,說的是農民工都能看得懂。如果科普文章不能讓沒科學知識的人看得懂,那就表明寫科普文章的人水平太低。科學並不像人們想象的那樣神秘,而是能用農民工都能聽得懂的語言或舉例介紹出來。

 

科學家除了從事科學試驗之外的另一職責就是揭穿同行裏的偽科學,尤其是有下家投資者的科學研究“成果”,以減少更多的損失。這是天地良心,是把“求真、向善、唯美”相結合的體現,是科學家對科學與社會負責的天職。所以,有必要用粉碎機徹底粉碎顏寧的葡萄糖載體論文。我在等著她告我誣陷罪。同時歡迎她論文作者們用真名實姓辯護,不需要猥瑣到用馬甲維護科學。為科學的尊嚴辯護,是偉大的光榮的事業,為何不能真名實姓?用中國古人的話說就是需要做一個鐵骨錚錚的男兒。可幾個月來,為顏寧辯護的竟無一人是男兒,都是用馬甲用三十六計那套忽悠不在此領域的讀者。可見他們自己都知道顏寧的論文經不起質疑。

 

有人總是建議我去英文論壇或雜誌說此事,而關鍵是:她的論文很多都有提示可以作為造新藥的靶點,中國媒體大肆宣傳過。美國的造新藥公司都是老字號的大公司,人家有足夠的教訓與經驗,對任何新發現,在巨大投資前都會審慎對待,不會輕易投資。而中國在這方麵還很嫩,有巨大投資在開發新藥上是最近十幾年的事。加上突然間巨大投資(中國現在每年用於科學技術研發的總投資超過了一萬億),社會又浮躁得很。更要命的是:很多人對明星科學家的崇拜與盲目迷信,毫不懷疑其論文的可靠性,導致血本無歸的悲慘結局極可能發生。如果顏寧的論文沒有中國的下家投資造新藥,她發表任何文章都隨便,反正就是她個人的名利而已,對他人不造成投資上的損失,我們管她幹嘛?我本來就是寫故事來著,是為她洗地的逼我仔細研讀了她的論文,才發現裏邊竟然是這樣的內容。她的“四構象圖”本身就站不住腳。科學,來不得半點虛假,必須有一說一,有二說二。

 

朗道一句話就讓李森科閉嘴,同理,今天潤濤閻一句話就讓顏寧閉嘴:“四構象圖”無法區分開口朝裏時載體裏有葡萄糖,其葡萄糖分子是從裏邊剛上去的還是在結晶過程中從外邊轉運到裏邊還沒下來的。你那“四構象圖”本身都無法證明載體的工作模型。

 

請大家轉貼此文到國內論壇,有條件的,轉發給清華大學、中國科技部等單位,讓他們清楚顏寧的論文到底是怎麽回事,了解科學家名人的科學態度對下家的新藥研發至關重要。在此拜謝!

 

Run Tao Yan (潤濤閻)

筆名好難想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是向您致謝 後麵感歎號敲成問好了
筆名好難想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這個方法好,不是全網公開,而是精準投放!希望看到這個方法的同學們都行動起來,給前行者增添更多火把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最好發給單位的電郵或個人電郵。大學和科學研究單位都有個人聯係的電郵。

不過,即使眼下很難發在國內的網站,來我這裏查看博客文章的就有國內大外宣和教育界、科學研究領域的官員、學者。他們也絕不可能是鐵板一塊,也會有良心未泯的時刻。

即使是鐵幕,也有被揭開的那一天。真理,一定能把騙術揭穿,隻是時間問題。越是打壓,迸發出來後的噴發力越大。她的名聲越大,地位越高,被揭穿後的落差也就越大。隻要是紙,那一定包不住火。
筆名好難想 發表評論於
終於再次注冊好了
做粉絲兩年了
又去重讀了很多文章,大師嚴密的邏輯推理,中立客觀的冷靜分析能力,很多局勢很多史實我都嚐試在持續觀測和驗證。
不得不說自從看了大師的文章分析,自身的邏輯推理和大局觀真的不斷在加強。
向您致謝????
樓下說要在國內轉帖的同學,應該挺難的,顏寧的負麵消息在百度上已經完全清理幹淨,倒是有很多顏寧打假的報道
提酒扛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ongtermInvestor' 的評論 : 是啊,在假大空的環境中,沒有領域能不染的,科研領域也一樣。
支持科學真理的,且求真的各位讀者,幫博主擴散一下文章。
也請博主抽時間給說一下:在目前中美的局勢中,應該怎麽辦?國內尚有親人,和私營業務在開展中。
longtermInvestor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中國假大空太多,所以一定不能放棄打假。我們和顏教授無冤無仇,我們隻是捍衛真理,這是個原則問題。
longtermInvestor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學生0225' 的評論 :

回複 '遠在他鄉1997' 的評論 : 幹得不好。審核很難通過。國慶後會更多嚐試!

===

莞爾一笑,哈哈!堅決支持!
林海平兔 發表評論於
我母親是科學院首任女所長
我從小深知女科學家極不易。。。

久讀潤濤相信不會無中生有
顏寧若造假在中國已成風氣。。。

首假習皇能70年假大慶臭抖
國人極乏一針見血大白天下。。。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洗地的都是顏寧的高級黑。去讀我舊作裏當初吹捧她論文的洗地者對她“四構象圖”的貢獻,是怎麽描述的。外行就別一步步往後退了。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是她論文結果部分的圖5,黑體大字。外行不知道科學論文的黑體大字在結果部分就是最重要的結論。如果她不是玩弄欺騙,那她應該跟文章的試驗結果predicted一致,結論就應該是 A predicted working model for Glut1,放在圖5 下麵。

這遠遠不是她的最可怕之處,她的“四構象圖”本身站不住腳,就是忽悠。99%的農民工都無法認可的騙術,她能不清楚裏邊的簡單邏輯?

再給她洗地,就不得不走到了“她的邏輯思維能力在99%的農民工之下”地步,以“用傻子換騙子”的招數為她洗地、圓謊。可她自己承認嗎?去看她的視頻,裏邊有“那也是我的葡萄糖轉運蛋白...."介紹的就是葡萄糖載體的工作模型,是絕對肯定的語氣。

現在我也站在你一邊,承認顏寧的論文隻是提供了一種假設的工作模型。那就表明,她在麵對全國觀眾的中央電視台節目上騙人,因為她在電視節目上沒提“那是假說,我沒找到證據”。

你如此證明她在電視台欺騙觀眾,她認可嗎???

科學的偉大之處就在於:它不僅僅藐視強權與勢力,幫騙子洗地都必然成為高級黑。顏寧在論文裏把幫她洗地的路全部徹底堵死了,沒有絲毫空間可以圓謊。我喜歡換位思考:如果我是她的洗地者該如何做,我找不到幫她的辦法。
cloudhk 發表評論於
既然隻是一個猜想,就不能說自己破解了半個多世紀之謎這種話。這還沒說4張圖能不能得出工作模型的問題。
iammadaboutu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閆先生, 我一個局外人+外行人覺得,這事您可能錯了。您對嚴女士的論文理解錯了。她的論文不是證明/提供了什麽,而是提出了“一種可能的模型”-整篇論文就是"propose a possible working model". 後邊結論: a working model=one possible working model I here propose. 整個論文就是一個猜想。至於這個論文值不值得上頂尖雜誌, 作者是不是應該得到那麽大的榮譽, 是另外一回事。。。我個人希望閆先生放棄論文的事, 寫寫川普啊, 習近平 啥的。。。你寫著開心,我們看著過癮。。。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舊日雲中守' 的評論 :

有一件事似乎可以看出點名堂:中央政治局常委們沒像當年斯大林赫魯曉夫吹捧李森科那樣公開表揚。中科院院士評選委員會裏邊可能有人看出來裏邊的邏輯漏洞,私下裏悄悄議論?詳情不知。不過,我倒是盼望她地位越高越好,因為這事遲早會被捅開。哪怕國內有幾個科學家搞明白了裏邊的貓膩,很快就會擴散開來。她的地位名聲越高,擴散起來的速度越快。這件事一定留給曆史了。她自己承認這是她最大的科學貢獻,中央電視台邀請她演講,她就選了這一個內容。

當年牛滿江的騙術論文也沒這麽轟動到全國甚至全世界。這件事,就是我現在刪除所有的博文,都收不回“四構象圖,沒有放射性標記無法證明葡萄糖或木糖是被載體轉運到裏邊的還是剛從裏邊進入到載體的,因為在結晶過程中這兩種情況如果沒放射性標記無法辨別”的騙術已經被揭穿,因為這道理太簡單不過了。

99%的農民工直覺就明白人在北碼頭船上的一張照片,就說是從北碼頭上船的證據,而非剛從南碼頭過來還沒下船,就是典型的欺騙。一旦被揭穿,恐怕傻子都能明白過來。

膽子太大了。把農民工弟兄們都無法認可的忽悠當科學證據,世間罕見的騙局,竟然是院士級別的科學家所為。而且整篇論文都是嫁接拚圖都拚不全的忽悠。科學界的趙本山啊,令絕大多數人難以置信。

一個外星人來到地球,想用四張照片帶回去說服那裏的外星人認可這就是船渡渡江的證據。那不能隻有人在船上的照片,需要有正在上船和正在下船的照片才行。否則,那裏的人如果不是傻子,絕對會問:站在船上的那人要是剛從南碼頭過來還沒下船呢?

照相的人怎麽可能會如此設計試驗???這麽設計試驗尋找證據的科學家,要麽是智商低於99%的農民工,要麽是故意騙人。仔細檢查整篇論文,便可知道不是智商的原因,而是有心計,把三十六計用在了科學上。

然而,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你可以騙所有的人一時,也可以騙一部分人永遠,但你騙不了所有的人永遠。這麽明顯的騙局,一旦被揭穿,無法圓謊,內心裏就會“呼啦啦似大廈傾”,無法出來走兩步。這騙術跟韓春雨的騙術相比較,韓春雨的騙術需要用試驗證明,而她這個不需要,因為屬於邏輯範疇便可辨別真假的騙術,不需要用試驗反駁。沒一丁點可以圓謊的空間。
學生0225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遠在他鄉1997' 的評論 : 幹得不好。審核很難通過。國慶後會更多嚐試!
學生0225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收到!等國慶後爭取遍地開花!
舊日雲中守 發表評論於
覺得您用船的模型的舉例生動形象,尤其是感歎這是一個需要演技的世界啊!這樣的邏輯問題,審稿人都看不出來嗎?審稿人就沒有生化實驗室的,都是一幫看衍射圖片的著名專家(如同著名演員),一個個的拿著圖片感歎,你看看,你看看,這衍射圖片是多麽的精細啊,這花紋、這色彩,這技術是多麽的神秘、神奇、偉大啊,混然不顧這圖片上照的內容,究竟是南岸還是北岸,是否是一條船,船上有人沒人,坐的是不是人!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遵守規則,這裏不歡迎廣告,不論任何形式的廣告。發現廣告,立刻刪除。敬請原諒!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sp2000' 的評論 :

我沒搞過近視眼。非常抱歉。
psp2000 發表評論於
老閻,據說你從事過眼科工作?谘詢下控製近視的問題

國內很多人使用0.01濃度的阿托品滴眼液用於18歲以下青少年兒童的近視控製,每天一滴,長期是否有問題?
林海平兔 發表評論於

Re: 天涯蘆蹤(三) Reply
more about 李景均。

ZT:
逃到香港 靠遠見躲過劫難的中國遺傳學之父
文/秦順天

「中國遺傳學之父」李景均,當年經由香港,九死一生回到祖國報效,為什麼中共建政一年後,他就攜妻帶子,毅然決然又逃到香港?
那時,香港還是個自由世界,踏入它,就可以通往世界各地,人生命運從此反轉。

美國博士冒死回國
李景均,1912年出生於天津富商之家。其父是經營出口貿易的「桐油大王」李銳,是位基督徒。高中時,李景均被送入英國傳教士辦的天津英中學院。大學時,李景均進入美國傳教士辦的南京金陵大學。畢業後,李景均赴美國常春藤名校康奈爾大學,主修遺傳學和生物統計學。

1941年,獲得博士學位後,李景均決定帶著新婚的美籍華裔妻子克拉拉(Clara Lem)回國。經由香港時,恰逢日軍進攻香港,不久英軍宣告投降,日軍占領了香港。他們夫妻被困在香港近兩個月。由於隻帶了旅行支票而無人肯給他們兌現,身無分文的夫妻兩人,天天處於極度飢餓之中。多年後回憶起當時的困境,李景均說:「如果你處於極度飢餓時,你不能做任何事情。你不能思考,就像一具行屍走肉。」

後來,在朋友幫助下,他們換上農民的服裝,從九龍步行繞過日寇駐地,到達廣東惠陽,終於奔回了戰火紛飛的祖國。第二年,李景均出生於日軍空襲中的第一個兒子,患痢疾而夭折在他的懷裡。當時交通不便,生活不順,即使這樣,李景均對未來仍充滿信心,那時,留在國內的大多數知識分子也都認為,中國,必將是一個「自由的中國」。

輾轉在數所大學教書的李景均,1946年出任了北京大學農學院農學係主任兼農業試驗場場長,成為北大當時最年輕的係主任,那時他才34歲。1948年,李景均的英文版《群體遺傳學導論》由北大出版社出版,這是世界第一本群體遺傳學的大學教科書,將近半個世紀,它都是該領域最權威之作。

1949年,中共篡政後,照搬蘇聯模式實行教育改革,建立了許多專業性大專院校。北大、清華、華北大學的農學院合併為北京農業大學。仿照蘇聯,農業大學也展開了「米丘林路線」運動,提倡蘇聯農藝學家李森科的遺傳學,認為李森科的遺傳學是「辯證唯物的」, 而近代摩爾根遺傳學,則被認為是「反動的唯心論」、「形而上學」,是要被打倒的。

當時擔任北京農大黨總支書記的樂天宇,是長期從事地下黨工作「老革命」、毛澤東中學時代的密友。樂天宇在農大講演介紹「米丘林學說」,批判舊遺傳學。在農學係全體師生大會上,李景均公開指出樂天宇的講演「不科學」、有「錯誤」,這種批評觸怒了樂天宇。不久,華大農學院的《農訊》載文批判了李景均的《群體遺傳學》,稱之為「荒謬」。

不久,李景均被迫辭去係主任之職。他主講的《遺傳學》、《田間設計》和《生物統計》三門課程被停止,因為這些課程是「資產階級的」、「為馬爾薩斯人口論服務的」、「唯心的」、「反動的」的「偽科學」。

有人造謠說,李景均曾罵社會主義老大哥蘇聯,說它是「赤色帝國主義」;李景均的美籍華人太太幾次去美國大使館辦事,也被稱為「不知道他們搞什麼鬼」。很快,李景均被扣上了「親美反蘇」的政治帽子。

一個純學術問題,被扣上政治帽子,不聽蘇聯專家的話,就是「反蘇」,這是李景均不能容忍的,麵對人身攻擊,李景均認識到,自己這種 「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很快就會麵臨「思想改造」,而且,「即使有極大的耐心,我的同事們和我也不可能在中國把遺傳學從滅亡中拯救出來。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必須聲明忠於李森科學說,否則隻有離開。」

李景均沒想到,當年他放棄在美國的安逸回到祖國,待到所謂的「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的時候,他竟被誣衊為敵人,他感到「一腔熱情,報國無門」。那時也有朋友勸他公開認錯,李景均拒絕了,最後他決定離國出走。

1940 年,蘇聯農業科學研究院院長瓦維諾夫,就因反對「米丘林學說」被捕入獄,他被指控為英國間諜,證據是他曾在英國留學。有消息說,瓦維諾夫被捕是因為企圖逃離蘇聯。瓦維諾夫最終因營養不良死在獄中。現在無法推測李景均當時是否知道此事,但他的確非常清楚自己此行的危險。

尼古拉?伊萬諾維奇?瓦維諾夫(Николай Иванович Вавилов,1887年11月25日—1943年1月26日)是蘇聯時期的俄羅斯植物學家和遺傳學家。從1924年到1940年他擔任全蘇農業科學院院長,該學院位於列寧格勒。

臨行前那天深夜,李景均悄悄敲開鄰居、好友林傳光教授的門,告知了自己的計劃。林傳光夫婦嚇得目瞪口呆,後來他們勸李景均三思而行,萬一逃往國外不成被抓,後果不堪設想,然李景均去意已決。

第二天,李景均一家分乘兩輛三輪車,由北大宿舍直奔前門火車站。出校門時,他請門衛將一封信轉交校委會主任樂天宇和副主任俞大紱,信中稱:自己「身體欠佳,請假數月,請勿發薪」。
到達火車站時,俞大紱與陳延熙等教授冒著春寒前來送行,他們彼此握手,「揮淚拜別」,共事多年的好友,從此天涯永隔。

在上海待了兩天後,李景均一家坐火車去廣州。1950年3月12日,李景均懷抱4歲的女兒,與克拉拉一起走過深圳羅湖橋,踏入了與中共意識形態完全不同的英租地。
那時,香港還是個自由世界。而他,沒有任何身分和護照。

一個美國人的營救
雖然李景均逃走前,把北京家裡的米缸加滿了米,營造去上海看望母親、短暫旅遊的假象。然而他離滬幾天後,中共還是搜查了他的家,沒發現任何可疑之處,就派人在他家駐守了幾天。
李景均出走後,北農大全校師生開大會,連續幾天批判李景均的「反動言行」,他的出走被定為「叛國」。此事震動了中共高層,毛澤東兩次批示,提出「必須撤查農大領導,並作適當處理」,樂天宇被撤銷了校務委員會主任之職,並調離了農大。

到香港後,李景均致函同事陳延熙,說自己被迫出國,「學無所用,逼上梁山」。他寫信給在美國的朋友,告知摩爾根遺傳學在中國大陸的困境,並求助謀職,「如果我有可能在你熟知的任何大學或研究機構任職,我將樂於為其效勞」,此信被轉給了《遺傳雜誌》。該期刊不久刊登了此信,標題是「遺傳學在中國死亡」。

諾貝爾獎得主穆勒,當時是該期刊的編委之一,他曾在在蘇聯工作,蘇聯意識形態對科學的粗暴幹預,對科學家的迫害及人身摧殘,穆勒都耳聞目睹。所以李景均的遭遇,使這位素未謀麵的美國人竭盡全力營救他。

穆勒和美國其他一些遺傳學家與美國國務院及美駐香港總領館的官員,就李景均的簽證進行了大量通信,穆勒寫信介紹說:
美國遺傳學家們普遍認為,李博士所著的《群體遺傳學》是一部最好的英文著作。該書非常有助於培養在這一重要而晦澀領域裡工作的青年科學家。
李博士雖年輕,但我認為,他是中國遺傳學界的領軍人物,麵對艱難困境,他擁有捍衛在遺傳學領域繼續研究的勇氣。我知道他是唯一一位拒絕在壓力下放棄自己原則的中國遺傳學家。我們十分期望能救援他,以彰顯我們西方科學家堅持科學自由的原則,及對他英勇地挑戰極權政府之行為的讚賞。
穆勒還為李景均一家遞交了經濟擔保書,最終幫助李景均取得了簽證。1951年5月,滯留香港14個月後,李景均一家終於離開香港到達了美國。

不立於危牆之下 靠遠見躲過劫難
君子防禍於先,不立危牆之下,李景均以遠見和智慧躲過了其後中共對知識分子的迫害。
李景均逃離大陸兩年後,中共篡政以來第一次對知識分子的「改造」運動開始了。1952年6月至9月,中共把中華民國時期效仿英、美的高校體係,改造成蘇式的體係。知識分子被要求「向蘇聯學習」,「自覺自願地進行思想改造」。 自1952年秋季開始,所有正統的遺傳學課程全部停授,相關研究停止,摩爾根遺傳學研究在中國死亡了。

對「知識分子改造」不合作的陳寅恪先生,1953年拒絕接受中古史研究所所長之職,他說,「……我認為不能先存馬列主義見解再研究所學……因此我提出以允許中古史研究所不宗奉馬列主義,並不學習政治。……」文革中,這位已經雙目失明、臥床不起的「反動教員」,衣服上蓋滿了大字報,「革命者」將高音喇叭綁到了他的床頭,用批判的錄音刺激他,最後陳寅恪慘死於紅衛兵的折磨之下。

同樣被「逼上梁山」「叛逃」的,還有傅雷之子傅聰。傅雷被打成右派時,傅聰正在波蘭,後來傅聰說:「1957年整風反右時,我和父親同時挨整。如果我回來勢必是『父親揭發兒子、兒子揭發父親』,可是我和父親都不願這樣做。」因波蘭是華約國家,所以,傅聰就去了英國。傅聰的「叛逃」,加重了傅雷的罪名,文革中傅雷夫婦雙雙自縊。

「這輩子是不準備回國了」
當知識分子在中國連綿不絕的政治運動中遭受迫害時,受聘於美國匹茲堡大學公共衛生研究院的李景均,卻如魚得水,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成為享有世界聲譽的科學家。任教期間,李景均被視為該校公共衛生學院的創始人,擔任該校生物統計係主任,他被稱為遺傳學界的領軍人物,任美國人類遺傳學會主席、美國科學發展協會委員會委員、美國控製遺傳舞蹈病國會委員會委員等職務。1962年,李景均被選為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1998年,李景均榮獲美國人類遺傳學會頒發的傑出教育獎。

在國內被稱為「偽科學」的《群體遺傳學導論》,修改後由芝加哥大學出版社出版,被譽為「發揮的決定性影響達20年之久,全世界整整一代遺傳學家都得益於該書」。
當年對李景均的種種誣陷,中共至今都未予以糾正。1996年,李景均寫信給朋友:「我個人覺得我應該得到平反,今年不平反,明年不平反,但終有一日要平反的,這是無可避免的。」
1998年,在美國遺傳學會的訪談中,李景均說:「把科學和政治區分開來,這是最低要求。這句話聽上去容易,做起來卻並沒那麼容易……」

從踏入香港的那一刻起,李景均就再也沒有回到中國大陸。 上世紀90年代,很多當年離開中國的人紛紛回國探親。有人問李景均是否想回去看看,李景均堅定地回答:這輩子是不準備回國了。2003年10月20日,91歲的李景均逝世於美國
原上草2017 發表評論於
50年初期,從中國大陸去香港並不需要任何證件,我一些親戚就是那時到香港去的。

一直到1950年5月以後:
1950年5月1日起,從大陸來港的中國人必須事先領取中國政府簽發的“旅行證明書”;5月15日規定,來港的大陸人必須先向香港移民局申請許可證;1951年6月15日起,進入或逗留新界北部邊界地區者,必須持有港英政府發給的“通行證”。

林海平兔 發表評論於

隻要醒悟敢跑就有招
問題是得玩大逆不道。。。

科學院長大我極服李
身邊盡為安鑽迷迷失。。。

李悟難於純科學成就
雙明明智成石破天驚。。。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林海平兔' 的評論 :

李景均的故事我是在國內從一位教授那裏聽到的,他對李景均逃跑佩服地不得了,他自己沒那個膽子文革就特別慘。但李景均逃跑的詳情我沒打聽過。不知道怎麽帶著老婆孩子能跑到香港的?似乎不可思議。

生物醫學科學家們都知道李景均的貢獻,那就是西醫藥的雙盲試驗,是李景均建議給美國NIH的,很快被采納,並傳播到全世界各國。通不過雙盲試驗的新藥不能上市,是李景均對西醫藥領域的政策方麵的貢獻。搞醫學研究的,大都知道這事和李景均,這比他對人體染色體技術貢獻更有名。他當年要是不逃跑,肯定是大右派,到文革,那就更慘了。沒有李景均,會不會有雙盲試驗標準?應該會有吧?可中醫幾千年了一直沒人提出。李景均提出來了,就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科學史就是這樣。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原上草2017' 的評論 :

這個太好了!謝謝啊!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博士+博士後+博導+院士(未遂)+美外副院士+求是傑出科學家獎+$$$+... = 就是不轉正?

古語不假:妻不如妾

old-dream 發表評論於
自從注意到顏寧的眼睛????斜視問題後真心不覺得長相有啥好看的了。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顏寧對施一公還真有那麽一點意思啊。。。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0/shiyigong188.txt
【2008年8月22日6:50,有新語絲論壇網友發帖,題為“顏寧為師辯護應是無
可非議的,去看看她的 home page會明白的”,帖子轉載了顏寧普林斯頓大學網
頁上的個人經曆自述,並鏈有其網頁目錄中的一張合成圖片。圖片鏈接為
http://www.princeton.edu/~nyan/images/myfavorite.jpg,修改日期2002年11
月2日 16:55,大小669 KB。圖片文件約於11:00被刪除,因此此後不再顯示。該
圖片的四周為“環球(MADE IN CHINA)”牌木質邊框。背景白色,有花邊、鈴
鐺和數隻蝴蝶點綴,上有印刷體“Follow the sound from your heart...”和
“惜緣 長相知 無悔今生”。畫麵主體是剪裁過的顏寧三張黑白生活照和施一公
三張黑白工作照,六張照片拚成一蝴蝶輪廓。】

-- 據該文後敘,顏寧認為那張合照是黑客所為。

===============================================================

感覺老閻是碰上流氓+騙子了。
林海平兔 發表評論於

潤濤閻 2019-09-21 06:08:46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Dalidali' 的評論 :

李森科的故事也在中國搞得天翻地覆,當年著名遺傳學家叫李景均,因為反對李森科的理論遭到批判,他膽子特大,帶著老婆孩子逃到廣州,夜裏逃到香港。後來回到美國。李景均的故事非常震撼,因為他逃跑前竟然邀請他的同事到餐館搓一頓,暗示要永別了。朋友嚇得不得了,以為是自殺,他說不是的,有活路,闖一下試試。結果是:他跑到美國去了。在毛澤東時代,那是掉腦袋的事,他竟然在逃跑前請客。他朋友沒出賣他。他看人準,知道那人不會出賣他,他跑成了。

看人準察勢更準
李景均似馬思聰。。。

但沒等文革開悟
歎多少泰鬥淪陷。。。
原上草2017 發表評論於
10塊錢買條這種 Cable, 就可以把 Hard drive 連接到電腦的 USB 接口。很容易就能夠把這個硬盤的數據拷貝到電腦上去,非常容易。我用了好幾年了。

https://www.amazon.com/StarTech-com-SATA-USB-Cable-USB3S2SAT3CB/dp/B00HJZJI84/ref=sxin_1_ac_d_rm?ac_md=0-0-dXNiIHRvIHNhdGEgY2FibGU%3D-ac_d_rm&crid=HMYI8MN1NJYV&keywords=usb+to+sata+cable&pd_rd_i=B00HJZJI84&pd_rd_r=86115fda-42cf-4758-b51d-95d152418e55&pd_rd_w=FSHat&pd_rd_wg=0m8A3&pf_rd_p=d29bc9bc-49e2-46b8-bc05-387917c341ec&pf_rd_r=K2AYY9HVKH1773K9E852&qid=1569374156&sprefix=usb+to+sata+%2Caps%2C226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顏寧奔5了,至少有四個關鍵點:跟施一公做博士,跟施一公去普林斯頓做博士後,跟施一公回清華做最年輕博導,在施一公之後選院士(沒成),一步一步在名利沼澤中越陷越深。她在微博中追各種小鮮肉的動態,表現出強烈的對愛的渴望,卻一直拒絕去愛,明顯反襯出對施一公的感情投入。她一直看不穿施一公的世俗與對名利的追求,也就無法從感情和名利的泥沼中自拔。這些智力和感情的短板注定她一直生活在施一公的陰庇之下,技術上重蹈覆轍,她和施一公的戲應該還有不少看頭。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舊日雲中守' 的評論 :

我回頭再讀了網友們幫我回複的評論,幾乎都比我回複得好。這可能是看問題的角度不同。反正大家都比我回複的更犀利更嚴謹。尤其我我沒去讀那些蒙麵人的胡言亂語,不了解他們都說過什麽。而旁觀者看得更清楚。

在此致謝那些幫我回複評論的網友們!
魯迅九 發表評論於
據我目前了解的情況看,“四構象圖”實際上國際上廣泛認定的葡萄糖轉運的假說模型。這個假說不是最終確定的真理,但是,卻是要為這方麵研究提供線索的。你能簡明地闡述你的觀點嗎?
舊日雲中守 發表評論於
在國外的中文網站裏,有幾天看不到閻先生的更新或者評論就覺得很沒有意思,看到更新了後趕緊打開看看,感覺到這是在讀文章!評論裏除了幾個無聊的洗地的,大部分也是言之有物,比如時不時來看看,冥王天蠍等等,閻先生在當時的實驗條件下能夠做出動態模型,實在是令人佩服,(我能夠第一時間讀懂閻先生的論文得益於我當年大學的核醫學老師特別強,他讓我明白了放射性同位素的標簽的重要性和可行性)但是閻先生被既得利益集團雪藏,估計您的導師Maloney雖然不至於死不瞑目,絕對也是耿耿不已,就像您說的他用比較古老的方式書寫論文以及奇怪的標題,導致學術界的衍射集團更方便雪藏您們的成果,但是我絕對站在您這一邊,我不知道您發信給自然雜誌是否會有回答,因為不知道是否還是X光衍射群體占著絕對的主流,如果是極有可能給您回複一個調查的信,然後有可能石沉大海,繼續拖就是了。我可以肯定的是,在這個民主的國家裏,群體對個體的犯罪和利益侵犯也是非常的多,有些離奇的事情發生後,充斥著人間的,就是絕望一樣的死寂,幾乎就是除了做暴徒和接受失望外就不給你任何選擇的餘地,我絕對佩服您的智慧、邏輯、還有強大的內心!無論是曾經被學術霸淩,是實名寫作和實名檢舉顏寧!祝先生健康長壽,再創作幾十年!真相一定會大白天下!
傑克_J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迅九' 的評論 : 【滾兒,快滾!免得你惹九爺們生氣。】

》哈哈哈哈,你現在罵人還算是文明,我們接著看你表演!你得說文明的話,我才能離開這裏,我負責任的告訴你。你罵我就是我留在這裏的理由!我瞅瞅看,你生氣了會是一個咋樣的樣子!
魯迅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傑克_JK' 的評論 : 滾兒,快滾!免得你惹九爺們生氣。
傑克_J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迅九' 的評論 : [你真有自知之明,知道你自己不是老九,是個沒文化的廢物。既然你有這點自知之明,那就滾一邊去!這裏是老九們討論學術的天下。]

》看見沒有,你要是不罵人,你的日子一定不好過!我希望老閻不要搭理你這個“人渣”級的家夥!和你談什麽事,沒有任何意義!你就到你自己的地方罵人,了了你的汙穢的心靈就是了!

接著看你的表現,看看誰是廢物一個?!看你接著還有什麽汙言穢語出現!
魯迅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傑克_JK' 的評論 : “你反複的問這個問題,我告訴我不算老九!”

回複:你真有自知之明,知道你自己不是老九,是個沒文化的廢物。既然你有這點自知之明,那就滾一邊去!這裏是老九們討論學術的天下。
傑克_J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迅九' 的評論 : 【你算老幾?你這樣活著太可憐了!】

》你反複的問這個問題,我告訴我不算老九!其他的和你無關,你無權問我!不是我先來找你的,你要無理,我就得對付你!知道你說不了幾句就會罵人說髒話的,我看你表現一把!如果你能夠不說髒話,你倒是有理由說點正事的!我就看你表演,覺得你絕對忍不住的,走著瞧,好不好!?
魯迅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傑克_JK' 的評論 : “!不然我會對你不客氣的,我這次放你一馬! ”

回複:你算老幾?你這樣活著太可憐了!
傑克_J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迅九' 的評論 : 【你手頭是否有顏寧論文的副本?】

》你就是一個人渣的家夥,你除了罵幾句人以外!你能夠談什麽正經的事,那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老閻啊,你不要理這個家夥,和他說話,要不了幾句,他就罵人說汙言穢語的。讓你知道一點他的的為人!
傑克_J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迅九' 的評論 : 【你就是個秋後的螞蚱。滾蛋!這裏討論大人的正事,不關你這潑孩屁事。】

》你看著我就要像是沒有看見一樣!不然我會對你不客氣的,我這次放你一馬!
魯迅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傑克_JK' 的評論 : “哈哈哈哈,還是回來我們合夥掃蕩川粉吧!?不過現在城裏的川粉沒有以前那麽的猖狂啦!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等著川大爺要是真的下台了,川粉就沒有啦,時不再來了啊! ”

回複:你就是個秋後的螞蚱。滾蛋!這裏討論大人的正事,不關你這潑孩屁事。
魯迅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你手頭是否有顏寧論文的副本?
傑克_J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謝謝大家的評論!】

》哈哈哈哈,還是回來我們合夥掃蕩川粉吧!?不過現在城裏的川粉沒有以前那麽的猖狂啦!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等著川大爺要是真的下台了,川粉就沒有啦,時不再來了啊!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錯字病句改過來了,重複的地方也刪除了。

謝謝大家的評論!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梁慎勤' 的評論 :

你說的都對。還有一點:李森科搞社會公關。斯大林能知道他就有他搞社會公關的因素。他的殘缺不全的試驗得出的結果支撐不了他那些偉大的創新結論,審稿人肯定看得出來,就是他的公關效果起了作用,導致高抬貴手讓證明不了的結論被發表出來,導致崇拜他的科學家烏泱烏泱的。別看有3千人因為是下家被欺騙醒悟了去找他算賬而被勞教,不明真相的不是他論文下家的科學家在那時占絕對多數。他的院士是院士們投票批準的,他的科學院副院長被當時絕大多數科學家認可甚至崇拜,因為群羊效應。我下麵引用的介紹牛滿江騙術的文章寫得非常清楚。說到底是“成王敗寇”、“贏者通吃”、“誰勢力大巴結誰” 的人性弱點造成的科學騙子李森科橫行幾十年的現象。斯大林為李森科背書有你講的因素,也有李森科搞社會公關的因素,也有斯大林是科盲的因素,也有斯大林支持民意的因素,畢竟盲目崇拜李森科的科學家遠遠多於高智商能揭穿他騙術的科學家。當然有崇拜斯大林的因素,斯大林強頂的科學家,崇拜斯大林的科學家們也就崇拜李森科了。還有就是李森科是米丘林的學生,得出的結論也是在米丘林遺傳學框架內的,而且米丘林是真正的科學家,不是玩騙術的科學騙子。所有的因素加在一起,才導致李森科這科學騙子橫行,3千正值的科學家被勞教。

中國搞大躍進深翻土地,是在1957年反右後搞的,如果沒有先反右把敢說實話的鎮壓,那大躍進胡來,就會有超過3千科學家反對而被勞教的結局。有人說沒有反右就不會有幾十萬右派遭殃勞教,其實隻是差一兩年而已。沒有反右,土高爐大煉鋼鐵、深翻土地等胡來時,那些人一樣會站出來反對而遭受勞教。比李森科玩騙術遭到的反對者會多得多。牛滿江的結論在台灣和大陸沒有下家,他就沒導致下家血本無歸或浪費時間的不良後果,也就沒人找他算賬。就好比如果有科學騙子說他證明了哥德巴赫猜想,沒人會因此而投資,就沒什麽損失。
Nekono_8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那些所謂自封的專家們,用老農民的語言來表揚他們,就是一幫打魚摸蝦,誤了莊稼的小混混。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你發明一個新的技術或方法,用過的人會感激,因為為他們提供了可以解決他們夢寐以求想解決的路。也隻有用過的人,才有資格評判你的新方法是否好用,能否改進。如果是假的,人家無法重複,當即就怒火滿腔,不可能感激你,因為你騙了人家,浪費了時間不說,人家本以為可以走通的希望一下子變成失望。

凡是用過我們的方法的科學家,基本上在文章裏都表達感激之情。

給顏寧洗地的,沒一個用真名實姓捍衛真理的,表明這些所謂的科學家是什麽人。

捍衛科學的尊嚴,是偉大光榮的事業,這比發表科學論文意義一樣重大。發表科學論文有用馬甲的嗎?捍衛科學的尊嚴,隻能用馬甲裝神弄鬼胡攪蠻纏。他們以為胡編亂造詆毀我,我沒辦法,因為他們用馬甲。而事實上,他們是誰,以後大家會知道的。他們的誹謗一旦進入司法程序,用的IP一下子就查出來,即使他們換電腦都沒用。我們慢慢看。
Nekono_88 發表評論於
博主,你這是要把洗地人逼瘋的節奏。有牛人要再來一次文革將你打死,有人針對你這篇博文連發數文,搏了不少點擊率。看上去是在碰你的瓷,長閱讀數呢。還有人往自己腦袋上扣了一堆專家的光環,打你Cell和PNAS兩篇文章的假。他怎麽都想不明白,你四大假的文章,毫不新意怎麽就騙過了Cell和PNAS的審稿人,堂而皇之的就發表出來了。請你放他們一馬,趕緊把連載文章寫完吧。
達姆TU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tegy223' 的評論 : 你的不老實程度和顏寧有一拚,你們是同一類人。你的確絞盡腦汁的為顏寧洗地了,不但在這裏,還在你的博客裏。承認為顏寧洗地並不丟人,可你仍然不願意的老實承認。你大概和顏寧一樣,骨子裏缺老實做人,老實說話的屬性。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 真理不全在顏寧手中,所以俺一直感興趣聽聽並參加你的討論。真理也不全在你手中,所以俺還沒達到你的“她剽竊閻-Maloney機理”的認識。 當初你提問顏寧急使Jardetzky1966一招有點拿個,對此不滿意的話本農民工也說過。 這次農民工想具體探索一下你這新的“南岸上船與北岸上船來到南岸但還沒還得及下船”學說,不樂意了就開始按上個“給顏寧洗地的”標鑒了? 意思知道了。 這是你的自留地,農民工在此告辭了。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丁丁貓和熊貓貓' 的評論 : 你問的這個天真的問題,博主在原文已有專段論述,下麵的很多其他留言也多次提到,你該好好讀原文和已有的留言再發言就不會提這麽天真的問題了。希望你是真天真,我這麽說是因為不排除有人心裏明白而帶著特殊目的來這裏發帖裝天真。
遊海兒 發表評論於
俺這個農民工覺得吧糾結於???模型的沒啥意義既然叫模型那自然是人提出的關鍵是你的實驗論據是否能合理解釋你的模型
丁丁貓和熊貓貓 發表評論於
對啊 不是有peer review 嗎?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2019-09-20 17:58:29
餘不是高知,想極不明,難道全世界的頂級科學家突然變了蠢貨?不知顏女士冒領了潤先生的仙人果子?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學生0225' 的評論 :

謝謝!
等我可以修改博文時(不在首頁了),我會修改,有錯字,有重複的地方,改過來。然後你在幫我轉過去?非常抱歉,忘記了博文不能修改了。以前可以,貼上後修改。不知為何這麽設置了。
遠在他鄉1997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學生0225' 的評論 :
幹得好!
學生0225 發表評論於
學生已將先生文章發布在知乎論壇和百度科學吧裏。但由於不熟悉知乎論壇,可能還需調整。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ongtermInvestor' 的評論 :

是太長了。可不能改,要等到從首頁下來後再改。

洗地的怎麽洗,這沒關係。群羊效應就是看誰勢力大就跟誰走。然而,社會是動態的。真理總是最終戰勝權力勢力。就是時間問題。

發過來,如果沒有幫她洗地的,我根本就不會捅破。我寫故事還感謝她呢。我都退休了,跟科學沒關係了。我的長篇還沒寫完呢。比這有趣多了。沒有洗地的,我就介紹一下我的試驗就完了,就是寫我當年跟皮特之間的精彩故事。就是介紹一下她的論文作為引子。我都不認識她,幹嘛找她文章的漏洞。就是幫她洗地的一步步逼我。
魯迅九 發表評論於
現有的生物學研究的手段不會帶來什麽大的突破,別搞生物研究,浪費時間。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迅九' 的評論 :

總有一天我們會知道所有真相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iammadaboutu' 的評論 :

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麽回答這類問題。因為裏邊就是一鍋粥。四構象圖本身就經不起“農民工直覺”的質疑(這農民工直覺可是幫她洗地的說的),剩下的一切都免談。

就好比之所以有哥德巴赫猜想,是因為“任何一個大於二的偶數都可以說成是兩個素數之和”,是至少在你隨便拿出來的有理數中都認可為前提的,然後才需要證明它的確如此。如果你隨便拿出一個偶數它都可以不是兩個素數之和,那還算什麽猜想啊。不需要證明,因為本身就是漏洞百出邏輯上不堪一擊。

就好比我們定義一下感冒,給出的假設是:隻要發燒就是感冒。然後診斷是否發燒了以確定是否吃感冒藥。這診斷毫無價值,因為“隻要發燒就是感冒”的前提就是錯的,還爭論什麽38度還是39度有個毛的價值啊。連農民工都不認可“隻要發燒就是感冒”這前提。她的四構象圖的漏洞比發燒就是感冒還糟糕。至少是一個水平的漏洞,農民工直覺都無法認可。就這漏洞一被捅開,任何反駁都毫無價值了,因為農民工的直覺都明白這騙不了人了。

我還是不信清華所有的學者都願意被他人忽悠。總會有人讀我的文章然後去對照她的論文而醍醐灌頂般明白過來的。用不了十年八年那麽久。李森科用了半個世紀,那個牛滿江用了30年。可現在網絡太發達了,信息傳遞快多了。最多五年就有結果了。
longtermInvestor 發表評論於
文章有點長,可以發布兩個版本,看不懂簡版的,再看現在的詳版。我跳著看了渡輪的比喻就差不多明白了,再看了看網友們的爭辯,就可以大致保證自己是懂了。支持老閻!國人有些時候洗地是隻要看著覺得能騙過自己的,就發出來,也不管在別人眼裏是不是漏洞百出。不過謊言重複1000遍有時在某些人那裏的確就變成了真理,因為有些人是不在乎到底是真理還是謊言的,因為太在乎的話,有這樣的思維習慣,不容易在中國發達的。
魯迅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tegy223' 的評論 : “顏寧團隊第一個拿到了人葡萄糖載體和電壓控製鈉離子通道三維結構。這二項確是了不起的成果。 ”

回複:我想這結構是假說,而不是最終確認。
iammadaboutu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我對論文裏的知識一點不懂, 但是從英文表述看, 她的論文就是"Propose a working model"吧? 是不是那樣的話論文分量就根本上不了?
她先說:
"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ure 5).",論文後麵"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ure 5)." 當然指的是前麵說的“proposed".

當然,如果論文所采用的所謂已發表的數據實際上是別人的, 又另當別論。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有船票就證明不是從南碼頭過來的。就是要把葡萄糖分子用放射性標記,才能知道是否是從外邊轉運進來的。至於如何標記,那需要科學家設計。這是我們用探針+半胱氨酸掃描+放射性標記底物的方法之由來,因為不這麽做,無法證明其工作模型。

用另外的新方法當然可以,但必須符合科學原理:有毋庸置疑的證據。這就是科學的原則。一份證據得一份結論。論文作者邏輯思維能力連農民工的直覺都達不到?那還辯論什麽呢?這事有沒有潤濤閻捅破是沒關係的,隻是時間問題。那些內行人不都是人雲亦雲,一定會有人出來捅破的。發表在頂級雜誌,又出名了,遲早會有人捅破的。這就是科學史,科學上的大的騙案,無人能逃得過。僥幸取勝那叫利令智昏。

在北碼頭的船上有人的照片,沒可查的船票或身份證,就是此人從北碼頭上船而非從南碼頭到此還未下船的證據?你現在也承認“農民工的直覺”都不會認可這樣的證據。還說那是以後的標準。那發表過了的沒證據的論文算什麽?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幫顏寧洗地的退到了這一步:寧肯承認顏寧的邏輯思維能力在農民工的直覺之下。就是不承認她是故意騙。

記得早年看過一部美國老電影,一時想不起片名了。有一個鏡頭就是在法庭上,一位玩弄權術的名人就承認自己當時特別傻,這樣他就避免了是自己設計的騙局。他寧肯說自己傻,也不願意當騙子而受罰。可陪審團不認可他真的那麽傻。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tegy223' 的評論 :

還有這麽洗地的!令人驚歎啊。

為何整個領域沒人提出四構象圖就是證明了載體的工作模型?因為別說科學家了,就是農民工都清楚那不可能是證據啊。沒有證據的結論,愣說是工作模型, 那不就是騙術了???

科學家的大腦邏輯思維能力難道會比農民工的直覺水平還低?那怎麽設計試驗啊?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的評論: 四構象轉換圖確為顏寧第一次提出。

俺想說的是MSF大家庭中發表各種載體蛋白質三維結構的文章不少了,多在討論部分畫個構象轉換示意圖,二象,三象。但沒有一家做到確定晶體中結合著的底物是從內側進去的還是從外側轉運過來尚未來得及離開的。農民工直覺您這條標準是好但是對MSF領域下一步結構與功能/機理研究的要求。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迅九'的評論 : 顏寧團隊第一個拿到了人葡萄糖載體和電壓控製鈉離子通道三維結構。這二項確是了不起的成果。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tegy223' 的評論 :

你錯了。四構象圖就表明載體的工作模型,是顏寧獨自提出來的。有一點良心的人都不會這麽提而故意騙人,因為這無法辨別載體裏的葡萄糖分子是從外麵轉運過來的還是從裏邊進去的,初中生都有這樣的邏輯思維能力。

你拿一張在北碼頭船上有一個人的照片跟100個農民工說:“這就是此人剛從北碼頭上船的證據”,99個農民工會當即問:“如果他是剛從南碼頭過來還沒下船呢?”隻有1%的糊塗蟲會認可。因為農民工也是被挑選的,如果太傻,包工頭是不要的,因為幹不了活。

那顏寧為何會膽敢這麽做呢?因為她明白越是低級的錯誤漏洞,人們越是忽略,就是在那一刻大腦處於“無意識”狀態。最容易被騙的往往是最簡單的漏洞。我在博文裏介紹了“跟著闖王不納糧”的例子。當然,如果她承認自己的智商在99%的農民工之下,那我也沒辦法反駁。否則,我認為她是在騙讀者。
魯迅九 發表評論於
我記得顏寧當初立誌攻下鈉離子通道的,怎麽改成葡萄糖通道了?

從你介紹的情況看,目前這些成果也隻不過是假說而已,需要實驗驗證。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 您的第二點是個新穎的提法。前麵說過 a fair question. 如俺沒弄錯話, 大體同年代發表的MSF 結構的文章多在討論部分畫個構象轉換/循環示意圖,沒有一家去確定結合的底物是裏麵上去的還是剛被從外麵轉運過來的(這裏隻是形象的說法因為結晶過程不是細胞裏細胞外)。大家都錯了?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顏寧的騙局有青出於藍的感覺:她剽竊的閻-Maloney機理是已經發現的,站得住腳的,科學界無法反駁的。雖然能證明她剽竊的人不少,比如施一公,方舟子,但真正願意揭穿的人隻有老閻。博主這一係列揭露性博文至少讓顏寧吃相難看,消化不良。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下麵這段話今天看來依然振聾發聵:

從60年代到90年代,整整30年,牛滿江並不被科學界認可的所謂成果一直被當真經反複誦念著,到底是為什麽?

答案我想有三:
一是時代所需。牛滿江恰逢此時出現,令人興奮;
二是牛滿江作秀有方。不能否認牛滿江在科學研究方麵還是有一定功夫的。隻不過他把本來應該十分嚴謹的東西變成一種玩物,取己所需,在不懂或不完全懂得科學的人麵前變起了魔術,令人受騙;
三是眾星拱月,良莠不分。海峽兩岸當時犯了一個共同的錯誤,就是一窩蜂地哄抬牛滿江,聽不得別人的勸阻。知道牛滿江底細的人有,但主事人聽不進去。你雲我雲的情況下,誰真正懂得什麽是科學?就像說中國畫如何值錢一樣,真正懂的有幾個?還不是聽這個說好那個說棒,自己也跟著瞎忽悠?牛滿江沾的就是這個光。

牛滿江如今退出了曆史舞台,盡管據說他現在還在一些不起眼的小城市風光,但畢竟是落日黃昏了。然而他曾做過的那些形形色色的表演,人們卻不能忘記。恕我改用列寧一句話:忘記過去就意味著可能再被蒙騙!

----王溱
梁慎勤 發表評論於
潤濤閻關於李森科與米丘林遺傳學的科普真不錯,讓我清楚地認識到李森科在科學研究上的問題:李森科先認為米丘林遺傳學是正確的,於是不管具體實驗的結果如何,一定要得到符合米丘林遺傳學的結論。這當然不是一種科學的態度。這是有了一種信仰之後強行讓客觀符合主觀意識。難怪斯大林會支持李森科,可能斯大林自己就是一個有了一種信仰之後強行讓客觀符合主觀意識的人。斯大林可能對李森科有點惺惺相惜。

現在看來,李森科的結論或許還是有幾分正確性的。但關鍵還是一個科學規範的問題。科學研究不僅僅要看結論,更要看具體實驗的結果是否支持結論。如果不支持,那麽就不能發表,就算結論在百年之後被證明是正確的。這是科學的嚴謹性。為什麽要這麽嚴謹呢?因為如果不這樣,那麽所謂的科學就會充斥這各種各樣的似是而非的結論,科學也就不再是科學了。可以說,科學的嚴謹性就是科學的生命,所以要嚴格要求。也正因為如此,科學家之間就事論事地較真是應當被鼓勵的,而不是和稀泥。如果在科學的事情上都和稀泥,那在什麽事情上不可以和稀泥?為什麽有一些人在很多事情上主張和稀泥?我覺得一般都是別有用心,他們希望渾水摸魚,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tegy223' 的評論 :

答案:不能通過。理由:

1. 在她的論文裏主動提到:四張圖必須一張不能少。但她沒有第四張圖:不論是Glut1還是XylE,都沒有開口朝外時裏邊沒有葡萄糖或木糖的圖。

2. 更關鍵的是:她假設的四構象圖是無效的。因為她無法辨別木糖載體在開口朝裏時裏邊的木糖是從外邊轉運過來的還是剛從裏邊進去的。沒有標記木糖,她無法辨別。等於隻有木糖載體開口從朝外變形到朝裏的一個方向的證據,沒有轉回去的證據。人體葡萄糖載體更沒有轉回去的證據,她就有一張Glut1的圖。

3.她在結果裏小字講的是“predicted”會發生,那在結論裏必須是predicted working model,就是還不能證明的model,也許是真的如此,也許不是。大概是。或者自信是。但不是科學真理標準的結論。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說說牛滿江這個科學騙子在美國混不下去後繼續欺騙蔣介石、鄧小平的故事。

下麵來自網絡:

90年代後,似乎很少再聽到牛滿江的名字了,偶爾有人說起還好生奇怪,以為他有什麽不測,或者以為他畢竟是上了年紀的科學家,接受新事物跟年輕人比起來終究有些距離,出不了什麽新成績了,因而也被人漸漸淡忘了。

然而最近從一家媒體上看到了關於他的消息,不看則罷,看罷頓時腦子一片混亂,稍微清醒後梳理出個頭緒,不由自主地問自己:“這些都是真的嗎?大千世界怎麽會有如此荒謬至極的偽科學嗎?”

牛滿江1944年被選派到美國進修,1962年在美國一個比較普通的高校晉升為教授,那年他已經51歲了。從年齡上看他並不是個出類拔萃的人。

牛滿江的主要科研成果用通俗的語言來表述,就是發現了攻克癌症的辦法。這無疑於一石激起千層浪。據說,他的親友們對外聲稱牛滿江因此將獲得諾貝爾獎。

如果牛滿江的研究真能給癌症患者帶來福音,那麽,當年的諾貝爾獎會毫無疑問地授予他。但令人遺憾的是,人們沒有看到像他和他親友所說的結果。他做的實驗別人重複操作之後,得不到他所說的結果。連他身邊的工作人員都證實,牛滿江的實驗是紙上談兵。

在講究科學嚴謹性的美國,牛滿江沒有什麽路可走了。

牛滿江的這段經曆,我們當年知不知道?我猜想不會知道的。一來當時正值“文革”初期,造反派忙著奪權、武鬥,正常的辦公秩序都沒有了,國內的事都顧不過來,誰還有心思去關心國外科學界發生的事?二來當時中美沒有任何接觸,科技界的民間活動也很少。對牛滿江這種比較專業的學科,如果沒有專門機構去關注,很難弄清怎麽回事;三來60年代中期科技並不發達,通訊與今天相比處於一種落後的狀態,傳真是稀罕之物,打個長途電話要花費很多,不可能有人跟國內通報情況。

牛滿江是不是得益於這些種種不便,不得而知。但他在台灣省的表現卻被我們有關部門掌握得透透的,也許正是來自台灣省的情報,讓我們更對他刮目相看了。

牛滿江1967年到台灣省。憑著他的所謂前期成果,讓當時還十分落後的台灣省科技界大開眼界。媒體蜂擁而上,哪個嚇人說哪個。什麽“震驚全世界聲名大噪,獲諾貝爾獎希望頗高”、“癌症不是絕症了,核酸可把病治好,牛滿江實驗收效,試管裏溢出奇妙”等等。台灣省的主要報紙都在顯著位置刊載了關於牛滿江科研成果的長篇報道,使用的大字標題十分醒目。

輿論的鼓噪,很快帶來政治上的青睞。蔣介石、蔣經國、嚴家淦等人先後會見了牛滿江,並在1970選聘他為台灣省“中央研究院”院士。

應該承認,牛滿江的洞察力和應變能力非常人能比。台灣畢竟隻是中國的一個省,牛滿江的目標是走向全中國,全世界。

當時中美之間的冰層沒有融化,憑一個美籍的身份進入大陸並不方便。但是1972年尼克鬆訪華之後,牛滿江馬上意識到契機到了。1973年他與美國駐華聯絡處首任主任布魯斯同機到達北京,然後開始與中國科學院生物學部主任、動物研究所教授童第周合作開展科研。現在看,我們無法去責怪我們當時的科學家和各級領導,在閉關自守了好些年後,重新去看世界,不光原來的老人遲鈍了,就是本該充滿了活力的年輕人也變得木訥。外麵的世界是什麽樣子?當時隻能從門縫裏看,而從這個門縫擠進來的便是牛滿江這些少數人。他們身上的表現在當時就是代表著外麵的世界。這讓門裏麵的人無法不相信他們。重要的一點是:你不知道外麵是個什麽樣子,怎麽去辨別真偽呢?
因此,當時牛滿江身上掛滿了榮譽:“科學巨子”、“世界著名生物學家”、“世界著名大科學家”、“即將獲得諾貝爾獎的人”、“核糖核酸之父”等等。如果中國的十年動亂不結束,牛滿江極可能紅一輩子。

撥亂反正後實事求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同樣用在了牛滿江身上。他的成果,包括在中國的所謂成就,在國際學術會議上被質疑得根本不能自圓其說。科學家們甚至說他的工作是煉金術。90年代,因為他多年不出成果,中國科學院給他的每年20萬元研究資助也被停止。從此,牛滿江的名字幾乎退出人們的視野。

從60年代到90年代,整整30年,牛滿江並不被科學界認可的所謂成果一直被當真經反複誦念著,到底是為什麽?答案我想有三。一是時代所需。牛滿江恰逢此時出現,令人興奮;二是牛滿江作秀有方。不能否認牛滿江在科學研究方麵還是有一定功夫的。隻不過他把本來應該十分嚴謹的東西變成一種玩物,取己所需,在不懂或不完全懂得科學的人麵前變起了魔術,令人受騙;三是眾星拱月,良莠不分。海峽兩岸當時犯了一個共同的錯誤,就是一窩蜂地哄抬牛滿江,聽不得別人的勸阻。知道牛滿江底細的人有,但主事人聽不進去。你雲我雲的情況下,誰真正懂得什麽是科學?就像說中國畫如何值錢一樣,真正懂的有幾個?還不是聽這個說好那個說棒,自己也跟著瞎忽悠?牛滿江沾的就是這個光。

牛滿江如今退出了曆史舞台,盡管據說他現在還在一些不起眼的小城市風光,但畢竟是落日黃昏了。然而他曾做過的那些形形色色的表演,人們卻不能忘記。恕我改用列寧一句話:忘記過去就意味著可能再被蒙騙!

王 溱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潤濤閻:“英文原文證據:結論大黑體字:Figure 5 |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顏寧謀略高就高在這裏了:一方麵,她利用了科學家們兩百年建立起來的互信機製。大家都不會懷疑她的“結論”--寫在圖五下麵大黑字:“人體葡萄糖載體編號1的工作模型(圖5)”會與小字介紹的試驗“結果”不符。

根據科學原則,如果科學試驗“結果”是“設想開口從朝裏變成朝外會發生”,那“結論”也應該是“人體葡萄糖載體的設想工作模型”,她把“結論”應該有的“設想“一詞給省略掉了。等於“結果”並不支持她的“結論”,因為結果是“設想”會發生,那結論也應該是“設想”模型,或者說是假設模型。這就是把讀者當傻子玩。"

可以理解這次樓主為了讓每一位農民工都讀懂而爭取麵麵具到的苦心。文章長點沒關係,自己動點手動點腦可試著抓個中心思想什麽的。俺也想弄個take home message. 如果Nature2014 Figure 5 標題中有proposed 樓主認為可以通過了嗎?

“A PROPOSED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冥王天蠍' 的評論 :

她不是邏輯思維欠缺到連感冒發燒但發燒不一定是感冒的例子都搞不懂,我給她解釋是徒勞的。顯然她是故意搗亂的。也許是顏寧的高級黑,就是讓讀者明白洗地的是什麽水平。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說過40遍了:
顏寧不是拿1966年的假說回應我的質疑嗎?看看在這個領域的權威科學家是如何評價我們的論文的:“this general model for membrane transport was proposed decades ago based purely on kinetic analyses, and it is only now that molecular biological approaches are providing more direct experimental support for this fundamental hypothesis。

中文就是說:Yan/Maloney的論文是第一個用分子生物學方法證明了幾十年前僅僅根據動力學分析得出的模型。在此之前是假說,沒有證據證明變形真的發生。

基因克隆開始於1973年,在1966年沒人知道載體的分子是什麽樣的,更別提證明其工作模型了。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生物界騙子還真不少。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027441
賭城看客 發表評論於
我還是覺得你錯怪她了。她在《科學通報》2015年第60卷第8期的第720頁的“MFS 超家族轉運蛋白結構基礎及轉運機製”一文中說:MFS超家族蛋白的轉運過程,可以籠統地使用20世紀60年代提出的交替開放模型(alternating access model)[42]來解釋(圖3)。這個圖3和上麵的照片一樣。她隻是借用[42]OLEG JARDETZKY 在1966年短文中 圖1 變構泵的縱切麵 Na+左入右出的圖說事兒(圖中的說明 B 還是錯的。
[42] Jardetzky O. Simple allosteric model for membrane pumps. Nature, 1966, 211: 969–970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學生叫教過你課的人為“老師”,這無可非議,是理所應當的,但逢人便稱呼“老師”,是不是讓人覺得怪怪的?請問,博主是教過你課的老師嗎?如果博主教出象你這樣的學生,不知博主感到是否尷尬。說實話,如果我有你這樣的學生,看到你這樣邏輯混亂的發言,我真的替你著急。

你怎知我不看CCTV?你不看CCTV,你的說話習慣跟CCTV垃圾節目中的習慣有一拚一點也不矛盾。我不喜歡,我有權評論。

請你指出我說過的哪句話是“氣急敗壞”,哪裏“人身攻擊“過你,哪句話說得不是事實。說話嚴厲了些是真的,但恐怕都是事實。如果不是事實,我絕對收回我說的話。

這裏沒有“夏蟲”也沒有“冰”,這裏談的學術剽竊造假行為。你評價我這是“在這兒躥”,我不認為你這是“氣急敗壞”,也不認為你這是“人身攻擊”,我認為這僅代表你個人的不喜歡,就像我不喜歡你的觀點一樣,但你阻擋不住像我這樣的旁觀者(恐怕不隻我一個)發言去質疑譴責學術剽竊造假行為。

你說你的“yan老師”“好好一篇文兒”都被我“攪”了,並說我是“高級黑”。我的發言是否“高級黑”,應有博主來甄別。如果博主覺得是“高級黑”,可立即刪除我的留言,如此簡單,何來你“北京女孩”操心?你的發言我有不同觀點,我有權反駁。況且在你的留言中已經在主動反駁我的觀點,我當然要回複你,這叫禮尚往來,一點也不“無聊”。

最後問一句,不懂你所說的“X隊友”是啥意思。順便再次聲明:拿錢發帖搞政治,死全家;拿錢發帖為“X隊友”,也死全家;拿錢發帖搞統戰,必死全家。 這算不算你說的“氣急敗壞”?如果是,往後給你回複時我總在最後麵額外再加兩個字:哈哈O(∩_∩)O,以表示我很高興,好不?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記得80年代早期美籍華人教授牛滿江與中科院發育所合作研究性狀不用通過交配繁殖而(supposedly)傳遞遺傳(印象中是在二種魚之間)。 大清早新聞連播中首次聽到的。不知後來的故事如何。樓主有說法嗎?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冥王天蠍 “ - 您不看CCTV 怎知其都是”垃圾“節目? 我基本不看看CCTV,可我從一年級就叫X老師。

還說不是X隊友呢。氣急敗壞地人身攻擊。yan老師好好一篇文兒都被你攪了,高級黑。 夏蟲不可語冰。你自己在這兒躥吧。無聊。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學術造假有時的確給社會甚至給人類帶來災難性後果,所以通過科普揭露學術騙子不比做學術本身意義小。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樓下,維基對李森科的描述與米丘林遺傳學有混淆。

米丘林遺傳學等於現在的epigenetic,就是環境直接影響性狀表達的同時還把此改變遺傳給下一代。在那個年代,沒人知道為什麽,但沒有人說米丘林是科學騙子,因為他的每一個研究試驗與他的結論都相符合。沒有科學試驗的推測,就放在討論部分,而非放在結果部分。李森科剛好相反:科學試驗結果與他的結論不符,就是科學騙子。李森科無法被翻案。李森科的理論來源於米丘林遺傳學。

介紹一下米丘林遺傳學是怎麽回事。

根據哥大教授摩爾根的基因突變(用果蠅)改變性狀的基因控製性狀的理論,再根據突變速度,信神的教徒們就經過嚴格計算得出進化論毫無可能從單細胞變成人,因為幾十億年時間不夠。但根據米丘林遺傳學,根本用不了這麽久,因為環境可以改變遺傳。摩爾根學派無法理解米丘林遺傳學。環境因素怎麽可能不經過選擇基因突變體就能直接影響遺傳?

然而,米丘林的每一個試驗都是可以重複的。比如,你把杏樹的枝條嫁接在李子樹上,長出來的是杏。但你把杏核種下去,下一代長出來的是李子。今天的科學技術,可以把十幾個甚至更多不同的水果枝條嫁接在同一棵樹上,得到十幾種甚至20幾種水果,比如有桃子杏蘋果梨等等等等在同一棵樹上,但把這些水果的種子種下去,長出來的就一種。比如都是嫁接在海棠樹上的,那後代都是海棠。

那海棠的基因是怎麽進入到枝條上的果實核裏邊的?至今無人搞明白其中的奧秘。但動物就清楚了一些。比如,女人結婚後越來越像丈夫。還有先父遺傳現象。都有科學解釋了。就舉兩個例子:一位華人科學家發明了用DNA塗在有劃痕皮膚上可以代替把蛋白質注射到皮膚內免疫針的方法,就是DNA進入細胞後而在細胞內表達蛋白質。DNA免疫法中粘膜免疫效果很好,就是把DNA滴入鼻子、直腸、陰道等有粘膜分泌黏液的地方即可把DNA吸入細胞。這表明男人的精子經過分解後的DNA片段可以通過陰道粘膜進入體內。另一發現也是華人科學家,婦女懷孕早期就幾天,便可在她的血液裏查到丈夫的染色體,如果懷的是男孩。女人身體本來沒有男人的Y染色體,女人是XX,男人是XY。因為在懷孕胎兒還小得肉眼看不到的時候,胎兒的幹細胞就通過胎盤進入母體,通過血液到達全身。此時,女人的臉上甚至大腦裏都有了丈夫的基因表達。沒生過孩子的女人,結婚後未必沒流產過,因為胎兒小於米拉大小時就有了上億的細胞,但此時流產,女人是感覺不到的,不知道流產過。這樣,胎兒的幹細胞已經進入母體了。母體表達丈夫的基因後就逐步像丈夫。

那麽,是幹細胞還是DNA進入了嫁接枝條的果實裏?別說在米丘林時代,就是今天還是搞不清楚。但我們知道了:DNA順序不需要突變,就可以直接改變性狀,靠的是甲基化。就是把DNA某地方加上甲基便可令該基因不表達(作廢)或原來不表達的進行表達。假設杏和李子在基因表達上差20個基因的差別,那通過甲基化說不定就可以把杏核變成李子樹。

而且,甲基化的DNA是遺傳給後代的。也就是說,一個環境因素就足以改變遺傳。這是當年米丘林遺傳學就有了的試驗結果和結論。隻是詳情那時不清楚。當然,摩爾根學派那時候無法理解這樣的理論。加上米丘林的學生李森科玩弄科學騙術,把試驗結果與結論巧妙脫節,就是試驗結果支撐不了偉大的結論。本來作為科學論文,有結果不能證明的假設可以放在討論部分,讓後人找到辦法證明其真偽。可李森科就直接放在論文的結果部分裏。這是無法給李森科科學騙子翻案的原因。他的結論基本上屬於米丘林遺傳學內容框架。

我們知道,唾液裏有少量口腔上表皮細胞,就有DNA。那親吻會不會導致DNA轉移?我們現在不清楚。如果未來發現也當真,那男人也會越來越像妻子,因為妻子的DNA也進入了丈夫的體內表達。但這遠不如妻子越來越像丈夫,畢竟女人的DNA進入男人體內的量有限。但精子每次是以億計的海量,有多少被陰道溶解酶切斷DNA長鏈後的DNA片段進入女人體內,目前無人得知。根據現在的粘膜DNA免疫法來看,進入的量應該不小。植物嫁接枝條,DNA或幹細胞就可控製枝條種子裏的基因表達,100%回到砧木的種子水平。機理還不清楚。

女人跟幾個男人生過孩子,體內任何器官都有幾個男人的DNA表達。現在確定的是胎兒幹細胞穿過胎盤的緣故。DNA片段如何到了後來的丈夫與妻子的孩子胚胎中而表達導致先父遺傳現象,還不得而知其細節。但我們知道現在用DNA免疫法中的粘膜滴入DNA途徑是非常有效的,DNA通過陰道粘膜進入體內而表達免疫蛋白已經證明了這一點。當然最早是在老鼠裏研究出來的。想知道更多的,搜索DNA免疫法或粘膜免疫法,就應該能查到科學論文與實踐應用。比華人科學家(記得姓Tang)發現的DNA免疫更早的是在1990年或1991年,發現肌肉細胞直接吞並外來DNA現象,記得是在骨骼肌做的試驗,就是橫紋肌。

也就是說,摩爾根基因控製性狀的遺傳學與米丘林環境改變遺傳的米丘林遺傳學,在現在有了交集的地方,就是基因甲基化導致基因DNA順序不突變的情況下就可改變性狀並把此性狀遺傳下去,這樣兩個學派可以互相融合在一起。然而,這與李森科是科學騙子的結論不矛盾。因為摩爾根學派裏有科學騙子,並不代表摩爾根學派的理論是騙。這是兩碼事。哪怕李森科提出的結論未來科學證明是對的,絲毫不影響李森科是科學騙子的定性,因為他把本來屬於論文的討論部分放在結果部分裏忽悠讀者。那就是騙子,因為科學不接受哪怕半點謊言與欺騙。你沒證明的,就必須說出還沒證明出來。

李森科還有另一罪惡:在他的帶領下,蘇聯科學家很多都不再追求真理,隻要能標新立異能令西方國家的科學家吃驚,什麽都敢胡說。比如有一科學論文介紹深翻土地能使土豆增產。這篇文章被耕作學家孫渠看到了,留美的孫渠擔心自己被打成美國特務,就極力推崇蘇聯科學家的成果,就講深翻土地能高產。結果導致毛澤東四處視察農村,督查是否搞深翻土地了。全國都大搞深翻土地,結果大麵積顆粒無收,是導致三年大饑荒的第一原因。大饑荒始作俑者是蘇聯科學家的謊言論文:深翻土地能增產,被孫渠如獲珍寶,立刻在全國推廣的後果。可見,科學造假如果有下家實踐,其危害有多大。中國造新藥投資的,如果都是血本無歸,以後也會搞明白是怎麽回事的。

當年3000科學家因為揭露李森科撒謊欺騙而被勞教,但其中沒有科學家指責米丘林是科學騙子,哪怕米丘林與李森科都是一個學派的。曆史是無情的,最終都會把真相搞清楚。就好比米丘林遺傳學是米丘林遺傳學,李森科是李森科,雖然他屬於米丘林遺傳學學派。這與什麽學派無關,是科學態度決定的。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既然你提到“越俎代庖”,我要告訴你的是,美國大學是教授治校,誰都有權發言,誰的發言都受到尊重,沒有什麽“越俎代庖”,而不是象你的厲害國總有個什麽黨委書記在裏麵摻合著,有哪個教授敢越它的“俎”代它的“庖”?你的思維真的停留在文革時期。我說的是不是事實?如果不是,敬請指正。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我是作為一個旁觀者實在看不下去才發言的,我不同意你的觀點,我有權要回複你,與博主無關。文學城沒規定我不可以這樣發言。當然,如果博主覺得我的發言冒犯了博主,完全可以刪除我的留言,因為這是博主的博客,我沒意見。至於我是“阿貓”還是“阿狗”還是其它什麽“狐狸尾巴”,與顏寧組的工作是否剽竊造假無關。不過有一點可以告訴你的是:拿錢為政治發帖,真的會死全家的。我們現在談的是剽竊造假問題,請別妄顧左右而言他。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冥王天蠍:你在老閻博客裏頻頻發言有授權嗎?或者你覺得你是老閻肚子裏的蛔蟲?吹你來美國多久了,怎麽了解美國的文化。美國人尤其是做學問的人從來沒像你這樣越疽代皰的。你這樣做太掉老閻的價了。誰知道你在那邊是頭阿貓還是阿狗的?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估計你的年青時期是在文革中的大陸度過的,否則很難解釋用“政治”、“狐狸尾巴”這類文革垃圾語言給別人扣帽子。這是典型的文革紅衛兵一代人的思維。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一句話回複你:誰在這裏拿錢搞政治,誰死全家。讓你我都來發這樣詛咒。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張口閉口稱別人“老師”,讓我立即聯想到CCTV的那些垃圾節目,我想問你一句:你是真的把你所稱的人當作“老師”嗎?如果不是,那叫虛偽,離造假一步之遙。說句題外話,CCTV的節目十有八九有造假。這個說法可不是我編造的,是我所認識的有名有姓的參與節目的人員親口告訴我的。看來,天子腳下的北京女孩真是得天獨厚,也學到了這些垃圾節目的精髓。還有就是見了人就喊“您”啊“您”啊的,這真的又讓我聯想到慈溪太後的太監李蓮英。

你把提出“一種可能性”說成是“知識體係“並且”不可能崩塌”,借用你的詞,這是不是在把這個工作“吹上天”?憑我多年審稿經曆,僅僅提出“一種可能性”又沒什麽創新的草稿是不會被建議任何雜誌錄用的。注意,是任何雜誌。

博主沒有或者還沒有直接反駁你,就被你臆猜為“淡定”,這算不算是一種肉麻吹捧?談科學就談科學,要列出事實讓大家判斷對與錯,吹捧是沒用的。我說博主和其導師的工作成就遠超顏寧組的工作
是根據博主列出的實實在在的文獻資料中的論述得到的。恐怕沒人會否定這樣的結論,除非你能證明這些文獻資料中的論述是不屬實的。如果我發現博主列舉的資料不屬實,當然會毫不客氣地指出,但我沒有發現任何問題。這就是你所說的把博主“吹上天”?

談到“得獎”“眼紅”,以我的觀點,拿那個厲害國的獎恐怕不是個吉利的事。看看現在的那些個千人計劃受聘者目前正在得到的遭遇或下場就知一二。你要想拿那類獎,最好還是回到你的祖國去工作吧!

剽竊造假就是剽竊造假,任何人發現了剽竊造假都有責任公開,如果屬實就該批評甚至譴責。這與其作者將來能否“大富大貴”沒啥關係。

這兒是美國,絕大多數人具有美國國籍,你在這裏大談“中國人的勤勞智慧”是來錯了地方。建議你說“華裔美國人”。

我仔細檢查了下麵的留言,沒有發現誰在“黑”博主。以我的觀察,博主似乎沒有你說的什麽所謂的“隊友”。無中生有,基本可以判定為居心不良。至於你是否真的居心不良,那隻有你自己知道了。另外,也沒見誰“把清華,普林斯頓,X雜誌罵得狗屁不如”,這是否又是無中生有呢?“清華,普林斯頓,X雜誌”如果真的有問題,就該列出事實讓大家去判斷,誰都有權指出來,這是一種對社會的負責任,而不是為某個人或極少數既得利益者或某個黨的不倒而服務。

年老的不要以你的年長而自居,年輕的也不要以你年輕而洋洋自得。什麽“廉頗老矣”,這種歧視性的自以為的很“幽默”,隻有CCTV這種垃圾才會奉為圭臬。厲害國那些招工廣告明目張膽的列著年齡限製,說其蠢而不自知一點也不誇張。話又說回來,人類從野蠻到文明,的確需要時日。

話說得不客氣了些,但都是實話。見諒。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冥王天蠍:第一,你的狐狸尾巴露出來了,你還是衝著厲害國來的,搞政治是你的目的。所以跟你是雞同鴨講。第二,不要給老閻挖坑或者當他的豬隊友。他告發到清華,中國科技部,也就是中國的學術權威機構,就事論事,肯定沒有扯到政治。何況老閻在文章下部提到,中國現在每年用於科學技術研發的總投資超過了一萬億。實際上已經接近美國的總投資,並將在明年超過美國。厲害國的錢跟美國的錢一樣大,算的是美元。老閻的理論或方法論如果確實厲害的話,他的學生將來學成回國肯定可以拿到研究經費。所以老閻的團隊不僅在美國,在中國超過小顏團隊也是可以期望的。誰笑到最後就笑的最好, 既然都被扯進來了, 我們文學城吃瓜群眾都希望見證到這個曆史的。
JohnDenver 發表評論於
李森科冬小麥春小麥的例子很有趣,不知與Dutch famine of 1944-1945是否機理相似,是epigenetic 。他也許觀察到了重要現相,可惜由於當時技術能力和忙於政治鬥爭,錯過重要發現。生物學機理真是太多樣了。
對兩yan爭論不了解,不選邊。
遊海兒 發表評論於
樓下的拿雞與鴨嫁接=天鵝說事依俺這農民工看那就是猴子與香蕉乘木船=人乘水泥船邏輯不是一樣嘛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用農民工的語言和邏輯揭穿發表在Nature上的嫁接文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功德無量。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Yan老師也承認Yan寧的觀點是一種可能性;而您也知道yan寧論文沒強調“隻有我這一種可能性”。因此yan寧的論文知識體係就不可能崩塌,再說破天也沒用。人得獎別人也用不著眼紅。眼紅今年也得不著了不是?

憑心而論嚴老師用上船下船來比擬雖然囉嗦了點也讓我明白了,載體和/或通道裏的“人”至少有兩種可能性。所以其一的“可能”再有趣再重要,實際到臨床的製藥,治療等應用上可能殺敵一百自損八十沒什麽用。 Yan寧的“可能”盡管讓她風光一時,研究成果不能直接轉化為實際應用,她將來也無法大富大貴。

唉,本來是希望看到幽默好文的。前幾天一網友用東村,西村來講貿易戰的文兒就生動有趣,比擬恰當。

yan老師,加油! 有競爭才有進步,咱中國人的勤勞智慧那是杠杠滴。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yan老師是文學城老資格了,應該樹立並堅持推行客觀公正文明不庸俗淡定hold住的風氣。 和人辯論也要有風度,別整的打仗似的文革。不過平心而論, yan老師還是基本淡定的, 除了文章太長了點兒。

說了好幾千句的南岸邊船上人可能是北船南上的,也可能是南岸北下的;突然又說是 ”雞與鴨嫁接=天鵝"了?
廉頗老矣 尚能飯否?

還有個別啥啥的隊友,是來黑您的吧?就是把清華,普林斯頓,X雜誌罵得狗屁不如又如何?大家還是認清華,普林斯頓,X雜誌,誰知道罵人的是誰啊?大家來就事論事,又不是要來打倒您yan老師。個別隊友就是把您吹上天,和這裏幾千句的船來人往也沒關係啊。

smithmaella 發表評論於
清華大學自194??9年就是一座閆王殿。”大師”們一個比一個牛B,且互相拆台、互相瞧不起。培養的學生號稱又紅又專,結果是謊話連篇、自私卑劣,為了向上爬不擇手段。如果國家社會給清華大學的錢分給其它高校,相信它的利用效率要高的多,因為清華大學左的出奇、資源、人力消耗很大、真正用在刀刃上的大打折扣。你看看清華的領導動態,全國全世界訪問,簽署狗P沒有用的戰略協作協議、搞了個奇皅的亞洲大學聯盟。清華啊淸華,能不能消停一點兒,真正把民脂民膏用在正道上,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另外,文學城是美國網站,準確地說,是美國的中文網站,並非“中國”網站。怎麽你連這個基本常識都不知道?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我在前麵早已經留過言,談到的就是因為造假代價太小所以才會不斷造假,尤其是在目前的那個厲害國。我佩服的就是博主這樣的勇氣,讓騙子的伎倆大白於天下。為民除害,不僅沒有不妥,而且值得稱讚。顏寧組的這個工作是在厲害國做的,與美國無關。你去網上搜搜,你就知道有多少清華大學的論文被撤稿。說句你不愛聽的,你的發言就是在縱容論文造假。那個厲害國居然發獎給騙子,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其實一點都不奇怪,那個厲害國已經病入膏肓了,已經聽不得良言,不出這麽荒唐的事才奇怪呢。
Christmas38 發表評論於
後天獲得性狀跨代遺傳,已經為生物醫學界認可,目前學界正在大力追尋背後的“跨代表觀遺傳機製”。簡單科普一下:孕期非常重要,對後代性狀影響很厲害。
obese mom--- highly likely obese son/daughter;
asthmatic mom--- highly likely asthmatic son/daughter.

In both cases, genetic (susceptibility) and environment factor (via epigenetics) are involved.
Christmas38 發表評論於
無關/不關心閻顏爭議,但是覺得有必要發表一點看法,要為李森科曆史地位發一聲:

50年代把李森科的“獲得性性狀”和”經典遺傳學“對立,上升到階級立場,是很遺憾的事情。科學應該尊重事實,尊重實驗結果。

查了一下中文百度百科、自由百科等,百度百科 “李森科事件”有如下一段,複製如下:

“李森科學說:李森科認為遺傳不僅是稱為基因的特殊物質的作用,而且是與細胞或體內所有的物質都有關係。根據他的說法,由於環境的變化,生物體的原來代謝要求得不到滿足時,生物就大都要死亡,但也有一部分生物由於新陳代謝發生了變化而從其他生物體中分離了出來。因而生物的遺傳性既是保守的,但普通身體某一部分的新陳代謝變化影響到生殖細胞的形成過程時,這種代謝變化就會遺傳下去。如果承認這種法則,就可以人為地控製遺傳性。此外李森科還提出過進化乃是一個物種飛躍地變成另一物種的過程的理論。”
--------------------------------------
這個說法在今天看來基本是站住腳的。在當時情況下也較好的解釋了“米丘林1894年,把蘋果枝條嫁接到野梨砧木上,獲得了蘋果的新品種-蘋果梨(或梨蘋果)”。經典遺傳學派沒有尊重“蘋果梨(或梨蘋果)”這一事實。
------------------------------------------------
從1996年真正發展壯大的表觀遺傳學機製,為“李森科學說”的提供了支持。是的,if your grandma was obese, you are highly likely obese too. 時代雜誌2000年左右一期封麵文章就是科普介紹。

有興趣的可以一讀。

謝謝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冥王天蠍: 這篇文章不應該有中文的版本,尤其不應登在文學城的博客裏。美國學術界的事情怎麽能到中國的文學城來解決?你們既然來美國那麽久的,不會不知道吧,每個大學都有學術道德委員會,應該告到哪裏去。並且說實話,這篇文章寫成應該是先寫成英文的,然後翻譯成中文。文章就不會鬆散,冗長。尤其是那個什麽坐船的例子,翻成英文牛頭不對馬嘴的。
smithmaella 發表評論於
結構生物學家顏寧教授主要致力於跨膜運輸蛋白的結構與機理研究,在國際上首次揭示人源葡萄糖轉運蛋白、真核生物電壓門控鈉離子通道和鈣離子通道等一係列具有重要生理與病理意義跨膜蛋白的原子分辨率結構,為理解相關疾病的致病機理及藥物開發提供了分子基礎。
smithmaella 發表評論於
2019年度“求是傑出科學家獎”授予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邵峰研究員和普林斯頓大學顏寧教授,獎金各一百萬元人民幣。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顏寧的論文不是關於白天鵝黑天鵝,是論證: 雞與鴨嫁接=天鵝
明白不?
有碼無門 發表評論於
北美原鄉人:

潤濤是可以攻其一點不及其餘的。隻要其一點是經受不住攻擊的,整個體係就完全崩潰了!

俺連潤濤的原文都沒看完,但俺能反駁你。因為你這個是常識和邏輯錯誤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看了半天沒看懂你到底在說什麽,邏輯混亂,不知所雲。感覺你跟以前那個叫什麽的(S開頭的),又犯了枉顧左右而言它的毛病?如果你是故意攪渾水,就不值得我再答複你了。另外,用“小”什麽稱呼人的,基本可以判定你在中國呆的時間是很久的,深受中國文化影響而不想改變,或者叫頑固不化。美國文化裏沒人用“小”或者“老”來稱呼別人的,用這樣的稱呼並非什麽尊稱,其潛意識裏就是一種等級觀念+年齡歧視,而這正是美國人所忌諱的。你用的中國文化裏流行的那種“和稀泥”的做法在美國是行不通的,很可能起的正好是反作用。說得不太客氣,可是我得說實話。見諒了!
blue6albion 發表評論於
大俠費心解釋,農民工大概看懂了:

1) 哪怕4圖都全了,還有邏輯漏洞要補;
2) 用"已發表數據"補漏,但模糊化到底誰發表的;
3) 其實隻做出3圖,第4張是假想示意;
4) 就那3張,也不全針對一種載體一種被載物。
blue6albion 發表評論於
雖然長江大勢自西向東,武漢段可大致是由南往北。武昌在江東,被漢江隔成南北的漢陽和漢口則在江西。所以文中的南,北碼頭應該是東,西碼頭。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撤博文不是博主的作風,這個係列估計在這兒得呆上十年八年的。出來一篇就一個勁兒喊博主算了停下的人,您自己先算了停下吧,找點兒別的事打發時間自娛自樂的好。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再刁難一下,老閻在這裏這麽實在沒必要為農民工寫那麽長的文章,並且中間有不少重複的部分。如果說小顏說"所有的天鵝是白的"。老閻隻需一句話證明"我這裏有一隻天鵝是黑的" 就足夠了。
梁慎勤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aramusNJ' 的評論 :

剛剛除了的新聞:
2019年度求是獎揭曉 楊振寧、顏寧等獲獎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9/9/430781.shtm

顏寧的貢獻在揭示原子分辨率結構。

潤濤閻等人在揭示機理方麵的貢獻是否也應該獎勵一下呢?

求是獎可能國內很多科研人員也是不完全認可的。隻有時間才是最終的裁判者。隻是那個時候當事人可能都不在人世了。不過當事人對最終的裁判內心應該是有點數的。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冥王天蠍下麵的回複表明老閻目的是兩層:一是證偽(證明小顏是錯的);二是證實(證明老閻王是對的)。不要忘記從整體分析和邏輯上來看, 這是兩個獨立的事件(Independent Events )。也就是說,證明小顏是錯的並不必然的導致證明老閻是對的。對我們廣大農民工來說,我們沒有看到,也不可能看到老閻已經獲公認的成就和確切的文獻資料。對小顏也是如此。雖然她也在第一流雜誌上發表過文章,並且是普林斯頓大學的教授和美國科學院的院士。所以在雙方都沒有確證的公信度的前提下,廣大農民工隻能認定老閻的證偽和證實在這裏是兩個獨立的事件。從數學統計概率上來說,老閻證偽的可能性概率是0.5,證實的可能性概率是0.5。老閻想得到證偽和證實雙贏的概率可能性是0.5×0.5=0.25。所以從統計概率上來說老閻還是放棄了吧。難怪小顏不回答你們,因為你們雙贏的可能性幾乎是沒有的。
ParamusNJ 發表評論於
2019年度“求是傑出科學家獎”則頒給了中科院院士、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研究員邵峰和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顏寧。

結構生物學家顏寧則主要致力於跨膜運輸蛋白的結構與機理研究,在國際上首次揭示人源葡萄糖轉運蛋白、真核生物電壓門控鈉離子通道和鈣離子通道等一係列具有重要生理與病理意義跨膜蛋白的原子分辨率結構,為理解相關疾病的致病機理及藥物開發提供了分子基礎。
ParamusNJ 發表評論於
可以借助一下方舟子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另外,這個話題一開始我就覺得是不是“天命”啊, 兩個“YAN"!

前麵說了, 我幾十年來看到錢學森,就會聯想到李森科!
今天突然明白,原來名字裏都有個”森“啊!
錢學森搞導彈可以, 不應當跨行去談農業問題,否則就成了幾十萬斤糧的”田學森“了! 巧吧?! :)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梁慎勤' 的評論 :

另外,閻先生是不是也應當裝個最好的VPN, 如NORDVPN, 付費的也就每年不到100美金。 應當會更安全吧!
學電腦的給大家科普一下吧!
梁慎勤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潤濤閻可能要注意電腦安全,避免電腦被黑客侵入。你現在對顏寧的指控比較嚴重,甚至對施一公都會有負麵影響,所以他們一定是會想辦法反製你的,其中一個途徑可能就是讓黑客侵入你的電腦,對你造成威脅。當然,我這麽猜測點小人之心了,不過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關於電腦安全,一方麵要注意及時更新,開啟windows 10 自帶的防毒軟件 Windows Defender Antivirus,另一方麵就是不要打開來路不明的文件和鏈接。另外也可以購買使用 malwarebytes,我覺得這個軟件還是不錯的。另外,有電腦方麵的問題,google一下一般都能找到答案,許多還有視頻解答。
林向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你的記憶沒有錯,第一座武漢長江大橋是武昌到漢陽。南北碼頭,上船下船的比喻非常形象。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最重要的是,博主及其導師已經獲得的、已被公認的成就(博主已經提供了確鑿的文獻資料作為證據)已經遠超過顏寧組作者。而顏寧組相關工作的所謂“成就”正在受到合理的質疑,包括在其所發表論文後來自博主的批評性英文評論,作者該給出明確答複或反駁,否則,博主的質疑就是默認被肯定。如果是這樣,顏寧組的該項工作不適合在任何雜誌出版,更談不上是“成就”。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科學家確實同時做運動員和裁判,因為科學論文一旦發表,就開始了一場多半沒有結束哨聲的比賽,除非發表的論文被撤。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我目前沒聽說過因學術造假而被人起訴的,正相反,我倒是聽說過不少因學術造假而自動或者被開除離開學術界的著名例子,例如低溫核聚變醜聞的兩個化學教授。那個叫農民工打磨芯片騙取上億科研經費的名字叫陳進的騙子到現在也沒見誰起訴他。另外,我沒發現博主文章中有關揭露論文作者隱私的陳述。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說錯了,應為不能同時當法官又當原告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顏寧的觀點是“隻有我這一種可能性”嗎? 如果不是, 那這些囉嗦不是全都白囉嗦了?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By common sense ,關鍵的問題就在於老閻不能同時當律師又當原告。你怎麽知道真理就在你手裏了?除了本行業專家成立一個專家小組才有能夠做出判定。但這肯定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說,你的Case法院根本就不會接受。既然事情根本就不會有結果,為什麽大費周章,浪費自己也浪費別人的時間和精力。再一點就是大家不得不承認中國人傳統文化中有愛揭人的隱私,搞內鬥劣根性一麵。這一點應該向美國人學習。本人在前15名的大學也呆過近十年,印象中沒有任何的教授和學者批評或者攻擊其他在同一學校或者同一個學術領域的任何同事。你覺得人家做得不好不夠,你就應該拿出自己更好的來證明自己。這在方法論上也是對的,打壓人家並不會讓自己更強大。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的專業和葡萄糖不搭旮,就是看這麽一大篇好玩兒。人郎道一句話就說清問題,差距怎麽那麽大呀。

自己的水平, 不是靠說別人水平低就能變高。 我倒是同意“北美_原鄉人”說得一些話。 心平氣和就不能搞科研了,非整天來文革那一套,危言聳聽,有意思嗎?

有本事, 就用自己的成果去證明另個觀點不對吧。 也在頂級或者同一個雜誌上發表。 那才狼道呢。 都那麽老大不小的人了,瞎囉嗦個啥呀。 顏寧的觀點是“隻有我這一種可能性”嗎? 如果不是, 那這些囉嗦不是都全囉嗦了?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那個不是“一點瑕疵”,是很嚴重學術道德問題。“第一流的雜誌,第一流的編輯和Peers Review通過的”論文出現誤判的例子比比皆是。博主指出顏寧組論文中的嚴重問題與論文作者人本身是否十全十美以及作者的其它工作如何並沒有明確的邏輯上的關係。“普林斯頓大學雇用她,美國國家科學院選她為院士”也不能證明她的這項工作就沒有嚴重問題。如果確有嚴重問題,隻能說明“普林斯頓大學雇用她,美國國家科學院選她為院士”是嚴重失誤並該追究責任,否則美國納稅人也不會答應的。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隔行如隔山,老閻再科普像我這樣的笨博士也沒有幾個人能看得懂。所以估計不會有幾個人能夠判明你們誰對誰錯的。人家小顏的文章也是第一流的雜誌,第一流的編輯和Peers Review通過的。普林斯頓大學雇用她,美國國家科學院選她為院士都證明了她的成果和成就。當然,沒有人會在所有方麵都做得十全十美吧。所以不要攻其一點,不及其餘,因為一點瑕疵而否定的一切。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應該是徐曉冬不是徐曉東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朗道一句話就令李森科閉嘴了。他說的是:“今天的女孩出生時還是有處女膜。”

100%的農民工都懂大物理學家朗道這句話,但恐怕99%農民工並不真正懂生物學中“獲得性不可遺傳”是啥意思(李森科屬於後來被科學徹底否定了的獲得性可遺傳學派)。 農民工都知道長頸鹿的故事。長頸鹿脖子為啥那麽長?因為他們每天伸長了脖子吃樹枝上的嫩葉。這樣一代一代脖子越長越長 (:-) ...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最近徐曉東在武術界打假,很值得欽佩。武術界騙子也太多。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同樣的錯誤,不知而犯和明知故犯,是截然不同的兩種行為,正如博主文中也已經特別指出的。前者當然不可避免,而後者應受譴責。你不覺得應該是這樣?
lxwen5527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把硬盤從壞電腦取下來,買一個USB Adaptor, 也許可以讀出一些內容。
有些數據恢複公司也可試試。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作假不作假在科學上有時可以非常簡單區別開的。比如,是地球圍繞太陽轉還是反過來,科學家是非常容易鑒別的。比如李森科的騙術逐步被揭穿,是當年那些李森科的擁躉們後來追悔莫及的。一些非常明顯是騙術的,不被揭穿,就是對下家投資人的犯罪。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不同意你的觀點。搞科研是來不得半點馬虎和虛假的。一是一,二是二,必須要搞清楚。沒有這樣的態度,是不適合做科研工作的。這與你是哪個國籍、是男是女、信奉什麽教、年老年輕等等都無關。很遺憾,科學結果的對與錯,是不依賴於人的感情的。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並且生物科學,尤其是醫療生物科學,人體科學之類領域的研究是非常複雜的現象,永遠沒有什麽絕對的真理之說,太多的Unknown and Unknown Unknown。所以應該允許人家犯錯誤。比如,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PR幾個月前報導過,99%以上的對阿茲海默症的研究和理論都是錯誤的,所有的投資研究都是沒有有效沒有結果的。投入了那麽多的錢那麽多的時間和精力。你能說他們都是作假嗎?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作為吃瓜群眾的唯一好處可能就是旁觀者清。山到成名畢竟高, 老閻和小顏都是值得稱讚的來美國在自己的領域之內很有成就的中國學者。是否從一開始學術上就應該互相協商,互相提攜,或者強強聯手嘛。我覺得花那麽多時間精力去批評批判人家,還不如自己做出更多更好的成果。所以,老閻就算占了理,男不跟女鬥,得饒人處且饒人吧。你在文學城上博客上一發怒,大夥都舉座不安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把通道CFTR也嫁接在裏邊,那CFTR也是載體了。所以,證明載體的工作模型,不能隨便靠嫁接拚圖。除非已經知道了那些都是載體了才行。可如果早就知道了那些都是載體了,其工作模型也早就知道了才證明那是載體的。這裏沒有可以狡辯的絲毫空間。如果早就知道了那些都是載體了,也就早就知道了它們的工作模型了。因為載體不是隻靠速度能決定的,CFTR就是教訓:根據速度,它是載體,而事實上它是通道。把幾個通道嫁接在一起,大家都成了載體。這不是科學,這是魔術師的大變活人忽悠。
冥王天蠍 發表評論於
原以為顏寧組的工作還不錯的,通讀完這篇文章後,給我感覺就是,顏寧組的這項工作是個很一般的研究,甚至工作機理都沒有完全搞清楚。實際上就是提出了個假說,出版任何雜誌都覺勉強,居然能在《自然》刊登也算是個奇跡,這也說明在《自然》這種高影響、帶有商業性的雜誌發表的論文的參差不齊性。而靠這種研究結果(還稱不上是“成果”)被業界把其作者評為美國院士,一方麵說明這屆評委不總是(或者不想)認真負責(或者水平是受質疑的),另一方麵也說明某些美國的院士也是徒有虛名的。至於那個厲害國的院士,有不少科研水平甚至低於美國的博士後,這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就更不值一提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說明我寫得還不夠囉嗦?

如果開口朝裏時葡萄糖在裏邊,表明那可能是載體,也可能是通道。無法辨別到底是一個方向過來的,還是能轉回去。沒證據證明不是從外麵轉運過來還沒出來,就無法排除那是通道的一個方向變形。

就好比在北碼頭看到船上有人的照片,無法排除那人是從南碼頭過來的還沒下船,就表明那船可能走一個方向:隻從南碼頭到北碼頭。那就是通道而非載體。必須有從北碼頭回到南碼頭的證據,就必須有在北碼頭上船,且必須能排除此人不是剛從南碼頭過來還在船上才行。

這麽簡單的道理,99%的農民工能聽明白,1%的搞不懂是可能的。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提構象循環圖應該並不依賴於確認結合的底物/糖是南碼頭上的還是北碼頭上的呀?

Stegy223 發表評論於
“沒放射性標記葡萄糖分子,怎麽可能分別出在載體裏的葡萄糖分子是在結晶過程中從外邊轉運到裏邊的,還是從裏邊進去的?”

This is a fair question. 從科學探索抱根問底的角度講提這個問題沒錯。但不清楚這怎麽就要擊垮顏寧在Nature2014中提出的工作模型了? 看來俺連自稱農民工都不夠格了。

構象循環圖中在每二個相鄰構象間都用正反二個箭頭表明這是個可逆過程。另外示意圖上一般二個箭頭一樣長但並不代表速率是一樣的。所有這些細節都有待生化/生物物理動力學研究。“四構象循環圖”(或五構象,六構象...)都用正反箭頭。如順時針循環一次是把底物/糖轉運進細胞,那逆時針循環一次就是把底物/糖轉運出細胞。所以提構象循環圖應該並不依賴於確認結合的底物/糖是南碼頭上的還是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現在我也搞明白怎麽設置了。當初要是來到博客喊一聲,就省了我很多時間。

因為是新的,就聽客服的。那個客服技術員們真的不可思議。第一個非常熱情,遠程幫我查看係統,還重新裝了操作係統,還是搞不定。一個下午到晚上,我也都在電腦上聽他指揮,晚上都沒吃晚飯,好幾個小時,他最後放棄了,說明天再說。第二天他沒聯係我。我再連線,就是另外的客服技術員了。四天換了四個不同的人每天都整天在遠程操控折騰,最後那人很糟糕,給我接通了私人電腦軟件專家。那專家說我要付費,因為他不是客服,是自己的公司。我說算了,我可以退貨電腦,剛買的新的就不工作可能是HDMI的硬件接口不通,他隻搞軟件。

你說display上的調控。這我知道。第二個人說我的ASUS跟他們DELL的不匹配,需要我買一個DELL的換上看看。他還建議用VGR接頭,不用HDMI接頭看看。我就去買了cable,一頭是VGR接口。結果是一樣的。現在,兩個cable都可以用,就是效果哪個好,我看不出來差異。這個可以調,顯示出你接的是HDMI或VGR接口。自己可以換設置用哪個接口。

我最後決定自己慢慢學,電腦是工作的,就是大屏幕沒有信號。我記得XP時需要F8 鍵切換屏幕,Windows7 自動接上兩個屏幕都顯示。想到也許該按哪個鍵吧,可能不是laptop的HDMI接口硬件是壞的,就自己琢磨Windows10的設置,才發現裏邊有display選項,這可是用了我很多天 才到設置那裏學東西。電腦盲啊。不明白客服怎麽會連這個都沒搞懂。不可思議啊。問題就出在了我認為他們能操控就能解決。他們能在遠程操作我的電腦設置的,可以重新裝操作係統。那就不是設置的問題,而是有大毛病,比如硬件。我太高看他們了。

他們遠程測試的結果說我的硬件接口沒問題。不知道他們怎麽知道的。搞得我滿頭露水。最後在我決定退貨那一刻才發現我自己可以改設置就完事,因為最後那個客服說他們不會再在我的電腦上花費時間了,隻能去花錢自己解決,他們沒學過這類問題的解決辦法。我才自己琢磨一下再說退貨。就這樣解決了如此簡單的問題。想起來就好笑。更不可思議的是:第三個客服說我的電腦不在美國,在亞洲。他沒睡醒?那名字估計是老印,或者是小印。能遠程操作我的電腦,竟然搞不懂我的電腦在哪國,不可思議。下一個手提我買蘋果機。硬盤裏的主要是我很多照片沒放入狗哥的圖片裏。後悔啊。不過,也許能拿出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那您一句話就可以說清楚了,幹嗎要用好幾千句?

yan寧要強調她的成果,當然隻論說她的可能性。這沒錯。如果她說了沒有另外一種可能性,那才是崩塌而您恰恰沒能說明這一點。反複囉嗦兩種可能性。真逗。
有碼無門 發表評論於
再睡四萬,資本家也有可能跟顏一起騙啊!

是不是一起騙最終取決於利益衡量。

收益最大化是資本和資本家的本性
有碼無門 發表評論於
怎麽跑這裏來了?俺以為不讓說雞巴,所以改成幾把又貼了一遍

如果言論自由居然不包括雞巴,顯然也是虛假的言論自由
有碼無門 發表評論於
太幾把長鳥!

既然是給俺們農民工看的,就得用農民工看得懂的文字,也不能這麽長。

支持潤濤扒皮偽科學,鄙視潤濤貶低王洪文同誌,抬高拖拉機手的反動本質!
有碼無門 發表評論於
太雞巴長鳥!

既然是給俺們農民工看的,就得用農民工看得懂的文字,也不能這麽長。

支持潤濤扒皮偽科學,鄙視潤濤貶低王洪文同誌,抬高拖拉機手的反動本質!
在水四方 發表評論於
而且中國人的劣裏麵除了崇洋媚外,還有崇拜權威。顏現在兩個都站上了。有膽敢去挑戰去發現顏的拙劣,這種人在中國人裏麵本來就少。更何況這種發現還需要強大的邏輯分析甚至一點科研精神。不過如果真發現哪個製藥公司在和她合作而給予警醒,處於利益考慮他們會去細究
在水四方 發表評論於
樓下說窩裏鬥的,是腦子不清楚窩裏鬥的概念?這明明是中國人缺乏的嚴謹精神,敢於發聲,敢於揪真。窩裏鬥,文革才是窩裏鬥的典範吧。敢於發真言的人在窩裏鬥的時候是被咋整的?大家都知道吧。
西遊子 發表評論於
窩裏鬥劣根性表露無遺
西遊子 發表評論於
樓豬心眼比針眼小,就裝自己那點陳年芝麻爛穀子的破事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tp003' 的評論 :

是的。不怕強對手,就怕豬隊友。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alidali' 的評論 :

李森科的故事也在中國搞得天翻地覆,當年著名遺傳學家叫李景均,因為反對李森科的理論遭到批判,他膽子特大,帶著老婆孩子逃到廣州,夜裏逃到香港。後來回到美國。李景均的故事非常震撼,因為他逃跑前竟然邀請他的同事到餐館搓一頓,暗示要永別了。朋友嚇得不得了,以為是自殺,他說不是的,有活路,闖一下試試。結果是:他跑到美國去了。在毛澤東時代,那是掉腦袋的事,他竟然在逃跑前請客。他朋友沒出賣他。他看人準,知道那人不會出賣他,他跑成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第一座武漢長江大橋不是武昌到漢口,而是武昌到漢陽。當然,也許我記錯了,但不影響我的比喻。我記得去參觀當年的兵工廠所在地,就是“漢陽造”,是在武漢長江大橋附近。當然,幾十年了,也許記憶有誤。知情者可以告訴我,我可以把文章改成漢口,如果不是第一座武漢長江大橋不是漢陽的話。謝謝!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樓下,隻要得出“在北碼頭船上有人”有兩種可能,那她的論文體係就坍塌了。她的論文基礎就是以一種可能為前提的。就好比有人研究感冒,得出結論:隻要發燒就是感冒。如果有人發現另外一種疾病不是感冒也發燒,那“用發燒斷定感冒”的體係就失效了,不論多少論文,都毫無價值,因為發燒未必就是感冒,你用發燒定性感冒是違反事實的。感冒發燒,但你不能用發燒定性一發燒那就是感冒。

那顏寧為何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她的邏輯思維能力會低到如此程度?可能性幾乎為零。當然,如果她承認是邏輯思維能力在農民工之下,我也沒辦法否定。否則,那就是玩人的。二者必取其一,她沒辦法反駁。這就是科學的厲害之處,它與什麽人提出來的毫無關係,就是玉皇大帝說出來的,偽科學就是偽科學。有整個蘇聯中央政治局包括斯大林的強頂,李森科的騙術還是被揭開了。而且,地位越高,名氣越大,摔下來的後果越慘。王洪文副主席當麵指著鄧小平的鼻子說:“十年後看結果!”囂張至極。
Wtp003 發表評論於
”我本來就是寫故事來著,是為她洗地的逼我仔細研讀了她的論文,才發現裏邊竟然是這樣的內容。”

是為她洗地的逼我仔細.....功不可沒
枕寒流 發表評論於
讚認真執著的科學精神。您沒聯係普林斯頓和美國科學院嗎?國人還是看老外臉色行事的。她已經是美國科學院院士,國內誰去管?發給普林斯頓大學,要求調查,一定會有回複的。小顏盡快和老閻聯係,爭取在華人內部解決問題。否則事態擴大,無法預測你的結局。沉默並不永遠是金。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WINDOWS 7, 8, 10, 都有許多問題。
沒用過WINDOWS 8, 但7,10的雙顯示,多顯示,或到PROJECTOR, 連線和設置都很簡單,都是讓外行人首次能在1到5分鍾左右完成連線和設置。

屏幕空白處,右點(RIGHT CLICK), 選DISPLAY SETTING. 或類似能找到“DISPLAY SETTING”的操作。
DISPLAY 或 DISPLAY SETTING的窗口可以說是,Self-explanatory, 非常簡單。

DISPLAY 或 DISPLAY SETTING 的同一菜單裏也應當有 MULTITASKING, 可以讓不同顯示器同時顯示不同的軟件或文件或窗口。都應當在幾十秒到幾分鍾內搞定。

您那寶貴的時間,太可惜了! :)
aussie-2 發表評論於
武昌,漢口...我暈菜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北碼頭的船上有人的照片無法證明他是從南碼頭剛過來還沒下船,還是從北碼頭上船了的“ -- 所以說這兩種情況皆有可能唄?

Yan寧 想要的可能就是她的”對“;
yan 大師想要的可能就是你的”對“ 。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閑人1' 的評論 :
回複 '閑人1' 的評論 :

1. 擴散慢的,有的也是通道,比如CFTR就特別慢,一直當通道研究來著。CFTR基因突變,吃的鹽裏的氯離子無法被快速轉運,是白人的第一大遺傳病。科學家用活體蛋白研究發現它是氯離子通道,而非載體。

2.你說得對,她的論文有欺騙性。最具欺騙性的地方在於:葡萄糖載體開口朝裏時葡萄糖在載體裏邊,她就說那是從裏邊進去的。而事實上,極可能是從外邊被轉運到裏邊還沒出來。就好比在北碼頭的船上有人,她就說這是北碼頭的人剛上船的照片。而她沒做標記,無法證明那人不是剛才南碼頭過來還沒下船。標記葡萄糖分子,就等於給乘船的人發船票或身份證,可以區別到底是從南碼頭過來還沒下船的還是從北碼頭剛上船的。她的這個騙局一旦被揭穿,整個論文體係當即坍塌。她的另外的騙局是嫁接拚圖,在文章結果裏講是預計會發生,但在結論給出時就把預計會發生的模型變成了令人相信那是被她證明了的結論,就沒有了predicted定性了。她應該在圖5的結論裏這樣講:A predicted working model for Glut1就等於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這樣。她的拚圖不完整就給結論,根本就沒有那是載體的證據。比如她在2015年用麥芽糖代替葡萄糖卡住載體,就說那是葡萄糖進入載體了。而事實上,如果那是通道,結論也是一樣的,反正就是卡住了。她的門閂理論到底是真假,她沒有給出研究證據,連照片都找不到,更別說活體的科學試驗結果了。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關於Laptop雙顯示,多顯示。非常簡單.
我辦公室的DELL Laptop設置成三顯示,Laptop小屏幕,兩個大顯示屏, ~25寸左右。
家裏的DELL Laptop 雙顯示,一大一小。

非常簡單,都是我自己時不時根據需要調換。
1. 在DESK TOP(屏幕上)任何空白處,RIGH-CLICK. 在菜單上選 DISPLAY SETTING.
2. 在左邊的菜單上選 DISPLAY。(如需要,也可選下麵的MULTITASKING).
3. 在右框,下麵的 MULTIPLE DISPLAYS 裏選您需要的顯示方式。
---------------------

如果有問題,注意一下您顯示器的顯示選擇(HDMI,or VGA, or DISPLAY PORT)是否和計算機的選擇一致。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李森科!
早年,在北大圖書館2樓,有個外文圖書室/閱覽室, 裏麵大多是盜版的外文圖書和期刊,需要閱覽證(或研究生證,或員工證吧)才能進入。 我是1982年在這個外文圖書室看到“李森科”這本書,記得書名叫《李森科沉浮錄》吧。
書不厚,一口氣讀完,當時相當震撼! 記憶非常深刻!

那個時候,在錢學森倡導到的”人體工程“的帶動下, 有些院校(包括清華大學)搞了人體特異功能研究或測試項目,北京各種帶功講座,表演,尤其是部隊大院的帶功講座如火如荼! 直到現在,我看到錢學森的報道,時常會浮現李森科這個名字。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文章長, 就一個一個說吧。
“電腦壞了,裏邊的東西拿不出來了”, 千萬別“格式化” (format),一定要把硬盤保護好。 以我的經驗,很可能有辦法把硬盤裏的東西找出來。 大概8, 9年前, 我兩台計算機前後幾個月內“壞掉了”, 啟動不了。 兩台都是WINDOWS係統, 一個我常用, 另一台太太常用。 我上班時, 太太把一台拿去讓人修,format了硬板,裏麵的東西永遠消失了。 裏麵許多珍貴的照片和視頻沒有了。 是我一生最後悔的事情之一。


另一台,我打電話到附近的商業計算機修理部, 記得是花了不到200美金, 工程師用一個外接硬盤或DISK,通過LINUX操作係統可以顯示硬盤上的文件。 他給我演示了一下通過COPY/PASTE 把文件轉到外接硬盤上。 他讓我把他的LINUX盤子帶回家,轉完後還給他。 我大概花了2, 3天才轉完。 我至今記得那個胖墩墩的工程師的模樣! 非常感謝他。
達姆TU 發表評論於
我沒經曆過文革,原來文革就是這樣?那我希望多來幾次文革。

———————————————
rz 發表評論於 2019-09-20 18:54:29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看了你的文章, 就明白了為什麽文革時老幹部能被打死。 中國人的內鬥本領真不是吹的,你跟美國科學界討不來一點對你有利的說法, 還在這不依不饒,我確實對你很失望。
cloudhk 發表評論於
搜了一下李森科事件,第一反應是前蘇聯那些反對他的科學家好勇敢啊,都被下大獄了。切爾諾貝利事件裏也有很多科學家反對官方說法。不過網上對他後來的下場很少說,就這麽翻篇了?沒有追討科研經費,也沒有入獄?
閑人1 發表評論於
大師,看看農民工的理解對不對。 細胞膜上有些高分子是通道,有些是載體。 以前辦法就是看擴散速度,看濃度就可以了。 快的就是通道,慢的就是載體。 當然膜上有很多結構。快的其實搞不清是不是有些機構開後門,成了通道。慢的肯定是載體。 不過慢的載體是不是走的你研究的結構就不肯定了,然後,大師就搞了一個標記掃描的辦法發現那玩意真的是經過大師研究的結構,是載體無疑。當然,這個載體怎麽個載法,是不是就是像大師們設想的喇叭,卻也是無從得知,必須錄像,眼見為實。然後小顏出馬搞了個冷凍拍照法,搞到了一張喇叭口的圖,當然,她隻搞到一張開口朝裏的吃糖圖,沒有搞到另外一張,於是借鑒其他圖就大概大概了。 這個肯定是不對了,不過,科學裏先猜後證實還是很多的。 。。。。。不懂理解得對不對。
非否 發表評論於
知道網球公開賽的理念嗎?

sensei321 2019-09-20 20:13:11
大師:我相信,即使我們都把你這篇大作轉給小顏,小顏也懶得搭理你。因為...恕我直言了哈,你倆現在不在一個水平麵上。
非否 發表評論於
讚較真。讚實名
zhonghuaren 發表評論於
這個要轉。除非施非母卷入政治鬥爭、否則沒人來把她拎著小辮揪出來。
pconline 發表評論於
支持老閻打假!!!
笨企鵝 發表評論於
我外行人,這次看懂了,好像有道理。
sensei321 發表評論於
大師:我相信,即使我們都把你這篇大作轉給小顏,小顏也懶得搭理你。因為...恕我直言了哈,你倆現在不在一個水平麵上。
閑人1 發表評論於
老閻,農民工還是農民工,不肯讀書怎麽辦。農民工看人和女人打架,還是很感興趣的,最好的辦法是抓頭發,女人頭發長,是個弱點。 不過現在女人不出門,毛都抓不到,你這大師翻來覆去叫陣,那天女人突然衝出,抓了你的卵怎麽辦。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當年布魯諾沒跟誰討說法,就是堅持真理而已。事實上,不論布魯諾是否投降,絲毫改變不了地球圍繞太陽轉的科學遲早會被接受的事實。這是科學的強大生命力與獨立性決定的,它與利益毫無關係,任何利益也阻擋不了科學真理。隻是時間問題。斯大林赫魯曉夫都無法永遠給李森科站台,教堂也無法永遠不承認地球圍繞太陽轉的科學事實。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當年,根據李森科的理論繼續搞下去的下家,統統以失敗而告終。那時候的蘇聯和中國都是公有製,錢都是國家的,沒有私人企業投資。現在不同了,很多私人企業想造新藥,要麽是為了發財,要麽是自己的親人得了某病,尤其是追星族對科學不了解的投資人。即使是科學家,也未必有一流大腦能明察秋毫,何況是發表在國際一流雜誌的論文了。

沒放射性標記葡萄糖分子,怎麽可能分別出在載體裏的葡萄糖分子是在結晶過程中從外邊轉運到裏邊的,還是從裏邊進去的?

我不敢保證100%的農民工看到這裏會搞明白裏邊的貓膩,但我保證99%的農民工明白:在北碼頭的船上有人的照片無法證明他是從南碼頭剛過來還沒下船,還是從北碼頭上船了的。

這騙術一旦被捅破,整個論文體係就坍塌了。我相信農民工弟兄有這個理解力。分子做了標記,就等於有了可查的船票或身份證。否則,分子跟分子是一模一樣,無法辨認哪個是哪個。這道理農民工能聽懂。何況清華大學或中國科技部的官員們了。
r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看了你的文章, 就明白了為什麽文革時老幹部能被打死。 中國人的內鬥本領真不是吹的,你跟美國科學界討不來一點對你有利的說法, 還在這不依不饒,我確實對你很失望。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因為即使她得到了四構象圖,照樣是無效的,因為在北碼頭船上有人的照片不能表明是從北碼頭上船的,有可能是從南碼頭剛過來還沒下船的。她的定義是:北碼頭船上有人,就等於是這人從北碼頭上船去南碼頭的。就是開口朝裏時載體內有葡萄糖分子,她就認為那是從裏邊進去的葡萄糖。如此忽悠,審稿人要麽沒仔細思考,要麽是朋友,要麽是崇拜她的人。這些都不重要,最近幾年就有中國學者的超過百篇科學論文被雜誌發現貓膩而撤稿,這些都是被審稿人審查過的,有的被引用的次數超過顏寧的論文。所以,別拿審稿通過了說事。科學就是科學,它有極其堅強的生命力,任何權勢都征服不了它,而隻能被它征服。這就是科學的魅力所在,它藐視權力、勢力、甚至整個人類的科學家群體。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如果新筆記本是固態硬盤,則要經常做備份。一旦固態盤壞了就徹底完了。

如果還是老式硬盤,可以考慮換成固態的,速度將大大提高。要這樣做的時候說一聲,我有詳細的步驟:)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 舊機器上的硬盤取出來,用下麵這個external SATA gadget 可以連到新筆記本上讀

如果舊機器能部分啟動,表麵硬盤的頭是好的,可以用External SATA gadget讀出幾乎所有程序和數據.俺曾用這個辦法把壞盤全部拷貝到一個新盤上,然後Windows7恢複了幾個壞的程序,完全好了,現在又升級到了windows10,那個筆記本快10年了。

如果根本不能啟動,硬盤有明顯的哢噠聲,表明頭壞了,External SATA gadget 用不上,隻有送專業數據恢複。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樓下各位,

總有第一個吃螃蟹的。就是全世界所有的科學家都站在教皇一邊,認為哥白尼布魯諾是錯的,絲毫改變不了地球圍繞太陽轉的事實。科學的偉大之處就在於它不屈服於強權、勢力。

真理越辯越明。這些都是白紙黑字,農民工都能理解的科普。所以需要寫得詳細,文章長度也就不得不如此才能做到無懈可擊。院士算什麽?李森科不僅僅是院士,還升為蘇聯科學院副院長。當年他的擁躉可不僅僅是蘇聯和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包括美國歐洲都有很多科學家深信不疑。隨著時光的推移,真相就逐步被揭開了。

即使沒有潤濤閻,這事早晚也會被揭開的。隻是時間問題。我相信清華大學不可能都是願意被別人忽悠的,一定會有學者仔細讀我的這篇文章,然後對照她的論文,仔細推敲,醍醐灌頂般明白後一定會擊桌子歎服!至於是歎服潤濤閻的明察秋毫,還是歎服顏寧的謀略與膽識,我就不知道了。也許是二者都有。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這個我要試試。謝謝!
林向田 發表評論於
老閻能給清華大學、中國科技部寫公開信,就值得佩服!靜觀事態的發展。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舊機器上的硬盤取出來,用下麵這個external SATA gadget 可以連到新筆記本上讀

https://www.amazon.com/Sabrent-External-Duplicator-Function-EC-HD2B/dp/B0759567JT/ref=asc_df_B0759567JT/?tag=hyprod-20&linkCode=df0&hvadid=309743296044&hvpos=1o1&hvnetw=g&hvrand=1779925960497598070&hvpone=&hvptwo=&hvqmt=&hvdev=c&hvdvcmdl=&hvlocint=&hvlocphy=9004535&hvtargid=pla-564037935583&psc=1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餘不是高知,想極不明,難道全世界的頂級科學家突然變了蠢貨?不知顏女士冒領了潤先生的仙人果子?
在水四方 發表評論於
講的很清楚。就是有點長,不知道那些人有耐心讀下去嗎?顏現在名聲太炙,我在大學同學群裏講過這個爭議,國內的同學都站在顏立場上。學生物的哎。可是也不怪他們啊。顏有這種種邏輯錯誤的科研,不僅發表的期刊牛,名大學給位置,連科學院院士都當上了。騙子會瀟灑一世嗎?拭目以待
GoBucks! 發表評論於
老閻加油!我支持你。
lxwen5527 發表評論於
https://www.windowscentral.com/how-connect-and-set-multiple-monitors-windows-10
Under the "Multiple displays" section, use the drop-down menu to set the appropriate viewing mode, including:

Duplicate desktop — Shows duplicate desktop according to the description.
Extend — Expands the primary desktop to the display currently selected.
Disconnect this display — Turn off the selected monitor.
sensei321 發表評論於
看你發文,趕緊來看看,以為你要公布Nature給你的回信。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Dual display 有兩個地方的設置可以看看
1. BIOS, 2. Windows 10

1. 進入BIOS的步驟以Dell為例,見下。其它牌子說明書上有,或google一下如何進入BIOS.
BIOS Setup
Restart your computer.
At the Dell logo, tap F2 until the message Entering Setup Appears.
Select Advance Setup.
Scroll down to Onboard Device Configuration and press Enter.
Scroll down to Intel Multi-Display and press Enter.
Select Enable and press Enter.

2. 在Wiondows10中的設置,Microsoft這樣說的
https://support.microsoft.com/en-us/help/4340331/windows-10-set-up-dual-monitors
葫蘆島 發表評論於
沙發
遠在他鄉1997 發表評論於
看完了全文,相信有更多的人會讚同老閻的觀點。文中多處表述令我忍俊不止。
楊安澤競選正如火如荼,如能得到老閻的相助,一定會有更大突破啊。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博主下回1天之內解決不了的電腦問題,找個能上網的地方,在博客裏發條消息,保證半天之內有人幫忙搞定或者確定需不需要退。

對這個文章仍然點讚,解釋了不少讓人疑惑的地方,真科學家解惑,假科學家蠱惑。
遠在他鄉1997 發表評論於
我們也急啊,老閻。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由於電腦壞了,裏邊的東西拿不出來了,因為死掉了,打不開。就買了新的手提。可接上HDMI後,大屏幕什麽都沒有。跟Dell客服技術部聯係,根據名字寫法可能都是印度朋友。前後5人都沒辦法讓我解決這一難題。我不得不自己學習Windows10,我以前用的是Windows7.最後的結論是:需要設置用第二個display。就這麽簡單的事,客服竟然幫不了忙,讓我花錢去找專家,他們搞不了如何用額外的HDMI硬件。簡直不可思議。

我這個電腦盲折騰了十天啊。就這點事。隔行如隔山。我差點就退貨了,以為是接口硬件壞了。我原來的手提根本就不需要設置,自己自動就連上大屏幕了。這個也有好處,就是隻有一個屏幕有顯示,另一個休息。我原來的Windows7兩個同時顯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