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集權,社會工程

打印 (被閱讀 次)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0528/201905/36630.html

 

在上一篇文章裏,討論了從絕對的理想狀態的民主,到絕對的獨裁統治,其實是一個量變漸進的過程。現實中存在的民主,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獨裁的成分。哪怕是最獨裁的時候,在實際執行中也多少有民主的一點點意思。這就好比考試,成績是十分而不是零分,並不能掩蓋錯誤的本質。同時,九十分而不是一百分,固然表明還有改進的餘地,卻也不能用來作為放棄努力的藉口。

 

關於民主和獨裁的爭議,一向以來,多停留在有沒有效果商量。無論如何分析曆史找尋數據,其實也還都停留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老中醫檔次。

 

人類成為地球的統治者,超越其他所有的生命物種。其關鍵就在於人類能夠創新思考,能夠將知識傳承傳播,能夠使用工具來延伸擴張自己的能力,而最最重要的就是人類之間能夠高效的溝通,從而分工合作,組成巨大的社會體係。而政府就是構建這種社會體係,並有效維護和運營的必要的黑暗力量。

 

從工程學的角度看,就是人類社會需要,政府準備一種產品和服務。而按照工程學的最基本原理,去生產和維護某種產品或者服務,簡單而言,需要下麵這四大步驟。

 

一,需求要求。二,設計構造。三,生產實現。四,檢測檢查。應用在社會體係上,二就是立法,三就是行政,四就是司法。

 

然而一是什麽呢?一,就是決策。參與決策的人越廣泛就是越民主。參與決策的人越稀少就是越極權乃至獨裁。林肯三民主義的頭一項,民有,就是為了首先闡明到底誰說了算,誰應該是決策人?而最後一項,民享,則再次強調,這一切到底是為了誰?投票選舉也好,三權分立也罷,都是實施的具體方法。然而如果不能明確目的的話,一切都將是南轅北轍。

 

無論對政府這個社會產品的要求,是來自於廣大人民群眾,還是少數極少數精英領袖,一旦確認以後,就要由立法機構去設計相應的法律和政策,以便有具體地方誒去滿足需求。而行政部門依法執行實施,生產製造出相應的產品。而司法部門在對該產品按照設計進行質量檢驗。設計製造檢驗,立法行政司法,必須互相分離,互相製衡,否則是不可能持續生產出符合要求和質量穩定的產品。比如,嗯,製造和檢驗部門狼狽為奸,還不是怎麽生產怎麽算。殘次品必然大行其道。又或者設計和生產之間模糊混亂,又怎麽可能製造出真正滿足需求的產品,最終往往是挖東補西,應付差事。

 

當過境遷,需要與時俱進的時候,是通過選舉來修訂新的需求和要求,還是一切要大海航行靠舵手?如果靠舵手的話,又據說這個舵手是人民的大救星,據說比人民自己還更知道人民的需求和要求。然而偉大領袖又怎麽能夠知道什麽是人民的需求和要求呢?沒有選舉的表達,人民的意願又怎麽能夠上達天聽呢?偉大領袖對於人民的不斷變化的要求和需求,又是如何生而知之的呢?所以可見偉大領袖根本不可能為人民,隻能為自己,最多是周邊的一小撮人。

 

一個不明確市場需求的公司,設計生產檢驗出一個符合市場的產品的可能性,純屬閉門造車守株待兔希望渺茫。當然,如果這個公司本來就是為了滿足另外一個市場而存在,又當別論了。

 

當然另一方麵,一個公司了解市場需求,也並不一定能夠生產出滿足這些需求的相應的產品。因為他的設計能力了,生產能力,檢測能力,也許不足與生產出這個水平的產品。

 

有強力執行部門,就有可能生產出不錯的產品。民主和獨裁並不能直接決定執行部門的水平。民主和獨裁決定的是這個產品服務於誰,滿足誰的需求。隻不過滿足廣大人民的需求,就能夠形成社會的良性循環。滿足少數人的私欲,就是對社會的竭澤而漁。

 

沒有強力的立法,行政,司法,也同樣難以完成,滿足人民群眾需求的產品和服務。要避免這些分枝的腐敗和軟弱,從民主而言,就必須盡量實現民治,就是要人民自己,直接進入政府組成政府,成為政府的執行人,並且實現有效頻繁地人員流動。正所謂流水不腐,戶樞不蠹。而就獨裁而言,就隻能依靠特務政治來保持政府的強力。總而言之,就都是要派自己人,派信得過的人,去代表決策人在政府中實現決策人的決策。

 

當今世界上的發達國家,幾乎都是民主國家,而且是決策民主和執行力民治有力的國家。絕大部分中等國家,也都是民主國家,隻是他們的執行力有一定的欠缺。絕大部分貧窮國家,都是集權國家,當然也有少數民主國家。他們的共同點就是執行力比較差。

 

而在某個時間段內,獨裁者的目標,或許可能和人民群眾的目標有比較大的重合,從而進一步加強這個階段內的執行力,於是可以使這個極權國家能夠在這個時間段內迅速發展。然而,由於缺乏民主體係的更新和矯正,很快獨裁者與人民群眾之間的默契就不複存在。於是各種內部矛盾就不可避免的日益激化,從而導致國家的發展走入歧途。

 

國家比較小比較窮的時候,這種默契還比較容易維持,就好比大國家裏的公司,其實都是某種形式的集權單位。而超大公司,更不提大型國家,依靠個別領導人的英明睿智來協調整和方方麵麵,其困難程度成幾何級別上升。或者反正已經瀕臨倒閉,不可能更錯了,也可以抱團取暖放下矛盾先求生存。多難興邦,邦興多難的循環就是死到臨頭就明智一些,稍微緩和就固態複發。

 

所以從工程學的角度出發,民主也是比獨裁要靠譜得多的可持續發展的理論模式。如果有問題的話,也不是大方向的問題,而是具體執行細節的問題。

oztang 發表評論於
民主和獨裁不是相對的吧,民主和專製是相對的;獨裁和眾議是相對的哈;民主國家,在特定時候也有獨裁者,比如小羅斯福和丘吉爾;現代專製國家,更多的時候,是眾議吧,也就是“集體領導”,包子腚盂一蹲,本來是想擺脫“集體領導”的效率低下,看來沒蹲成,又回歸集體領導了;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Many forms of Government have been tried, and will be tried in this world of sin and woe. No one pretends that democracy is perfect or all-wise. Indeed it has been said that 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 -- Winston Churchill --
====================================================
為什麽說民主體製是糟糕的體製?因為它假設人人都懂如何治理國家,都有同樣份量的發言權。在城市規劃上,我們是應該聽一個地產開發商的還是聽一個理發師的?在修建大壩前,我們是應該聽水利專家的意見還是聽清潔工的?哈佛大學從來不用一人一票來決定新校長,Google 從來不用一人一票來決定新 CEO。土共現行的體製是經過篩選後的人,才有發言權和被推薦的機會,沒有行業業績的人沒有發言權,其先進性是明顯的,一方麵避免了民粹主義Populism,因為民粹主義將導致決策的不專業,或者說是決策的盲目性;另一方麵又避免了寡頭政治 Oligarchy,由一些貴族,財團來主導國家政策。在燈塔國財團遊說政府被認為是常態,而在厲害國沒有哪家公司能影響國家政策,集體領導(非獨裁)的政府不依附任何財團,能更好地推行民本主義,通俗說就是為人民服務,不忘初心。如果 Winston Churchill 有機會看到土共現行的篩選機製,他會說:“China's system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democracy and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 ”
遍野無塵 發表評論於
謝謝回複。樂於繼續討論。
你是否不否認,民主是富裕的結果(資本社會導致大民主)

民主是目的。民主形式是手段。
----- 這句話很不好理解。因為手段是為目的服務的, 二者不同。例如,過河是目的,而船是手段。
民主的根本目的是每個人的權利和責任都充分切合
--------要充分結合,例如,是否等於交稅者才可以有選舉權?那些吃福利的權利不少,責任好像沒什麽。
一人一票也不是最準確的形式 
 ------ 那怎麽操作(你理想的準確形式如何)?
所以民選最根本,分權是防止民選不能落實或者走偏的手段。
----- 那麽同樣,集權(不是獨裁)如果分權,是否也可以不走偏?
民選是決策,分權是執行。
---- 美國的民選隻選人,幾乎什麽決策也沒做過。然後由那些被選出的人決策(立法)。 又該如何看待美國修牆和非移所遇到的扯皮難題。還有,美國那麽多的國債,也不一定是美國人民的心願,可是人們還是無能為力,什麽也做不了。
民主的趨勢是參與的人越來越多,
------你認為歐洲統一後全歐投票好,還是目前各國自己投票好,因為全歐洲肯定人數最多。
民主該漸進,這句話讚同。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遍野無塵' 的評論 :
1.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0528/201907/3912.html
3. 2. 民主是目的。民主形式是手段。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0528/201905/36630.html
民主的根本目的是每個人的權利和責任都充分切合。一人一票也不是最準確的形式,
5. 4. 所以民選最根本,分權是防止民選不能落實或者走偏的手段。民選是決策,分權是執行。不分權,執行人就會篡奪決策權。
6. 民主的趨勢是參與的人越來越多,參與的實際份額越來越多。漸進是大道。
hg2007 發表評論於
老兄的問題鞭辟入裏,在下非常讚同!!!

-------------------------------------------------------------------------------------
遍野無塵 發表評論於 2019-07-10 09:16:50
獨裁已經是貶義詞了(包括厲害國也不敢承認獨裁是好的),不用再討論了。
記得江澤民當年還抱怨過,“在常委會上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怎麽能說我是獨裁?”  因為他(們)不承認是獨裁。

對於民主,有幾個問題,需要深入:
1. 是(國家的)窮富 導致了民主/獨裁,還是民主/獨裁 導致了國家的窮富。
2. 民主,代議民主,遞進民主,精英民主,和普遍民主,及其優劣.
3. 民主到底應該是手段,還是目的。
4. 美國目前是代議製,人民選舉議員,由議員議會製定法律,可是議員的的立法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了(>50%)人民的意願和意誌。 例如美國的修牆,為什麽一直在國會受到刁難,非移問題在國會的爭議有多少程度代表人民的意願。很多國家大都是[民選],而未能切實實行[民主]。當然民選隻是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民主,但不是全部。
5. 分權重要,還是民選重要?
6. 對於民主的操作形式,和實行(決策)範圍將來應該如何演變。例如,什麽事該在什麽範圍搞民主。

沒有質疑你的意思,隻是希望更深入的討論。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頂一個!
遍野無塵 發表評論於
獨裁已經是貶義詞了(包括厲害國也不敢承認獨裁是好的),不用再討論了。
記得江澤民當年還抱怨過,“在常委會上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怎麽能說我是獨裁?”  因為他(們)不承認是獨裁。

對於民主,有幾個問題,需要深入:
1. 是(國家的)窮富 導致了民主/獨裁,還是民主/獨裁 導致了國家的窮富。
2. 民主,代議民主,遞進民主,精英民主,和普遍民主,及其優劣.
3. 民主到底應該是手段,還是目的。
4. 美國目前是代議製,人民選舉議員,由議員議會製定法律,可是議員的的立法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了(>50%)人民的意願和意誌。 例如美國的修牆,為什麽一直在國會受到刁難,非移問題在國會的爭議有多少程度代表人民的意願。很多國家大都是[民選],而未能切實實行[民主]。當然民選隻是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民主,但不是全部。
5. 分權重要,還是民選重要?
6. 對於民主的操作形式,和實行(決策)範圍將來應該如何演變。例如,什麽事該在什麽範圍搞民主。

沒有質疑你的意思,隻是希望更深入的討論。

noexit 發表評論於
頂!好文!最後一段點睛!“可持續發展的理論模式”用得好。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