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後看六四

「君子以文會友,以友輔仁。」《論語·顏淵篇》
打印 (被閱讀 次)

事隔三十年了,我們今天應以客觀而理性的態度分析六四。首先,我們要分析六四的時代與社會背景。

1966年至1976年,中國歷經十年文革浩劫,把大陸搞的一窮二白。百分之九十的人民,平均月收入低於二元美金。1978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鄧小平掌權,訂定了“改革開放”的治國方針。

所謂“改革”指的是“對內改革”,要解放思想,政治平反,放寬政府管製;所謂“開放”指的是“對外開放”,要引進外資,實行“有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

從毛澤東時代過渡到鄧小平時代,是個劇烈轉折的時代。實質上,就是個“改換朝代”的時代。

經濟政策上,從共產主義經濟,走向“有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北京政府採取了“雙軌價格製”來轉型過渡。譬如鋼鐵買賣,在國營事業之間是一套價格係統,在“自由市場”買賣,又是一套價格係統;就像是當時的美金與人民幣的兌換率,有黑市價與官價兩套係統,價差可能高達二倍。

因此,如果你有辦法,以官價取得鋼鐵,再以“市場價”賣出,轉手之間,就可以得到暴利。當時有些人就靠這樣“倒賣”商品,輕鬆賺大錢。倒賣商品賺錢的人,叫做“倒爺”,“倒爺”的後臺,都會有權力的政府官員。這種官員,人稱“官倒”。

這是從共產主義經濟,轉型到市場經濟,必然會發生的過渡時期經濟脫序問題。這個問題,必然會導致民憤。同樣的民憤,也發生在蘇聯,是蘇聯解體的原因之一。

這個時期,1982至1987年,胡耀邦任共產黨總書記,大力平反文革時期的冤假錯案,很得民心。同時,“官倒”的經濟脫序,激發了民憤;對外開放,造成了對西方政治文化的嚮往;加上政府治理的相對寬鬆,各地已經醖釀了騷動不安的氣息。

1986年底,在北京、廣州、天津等城市,爆發了「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權,反官倒,反腐敗」的具有規模的示威遊行,這是所謂的《八六學潮》。胡耀邦旋即下臺。

胡耀邦贏得了學生與知識份子對他的愛戴,但是他也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爲社會播下了動蕩的種子。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猝逝,一些學生與市民,在天安門廣場舉辦悼念活動。之後,活動逐漸變質。

自415日到6月4日,學生民運分子占領天安門廣場近兩個月,北京政府對其寬大容忍,全世界前所未有。在此期間,蘇聯領袖戈巴喬夫訪問中國,總理李鵬與學生談判,請求學生暫時退出天安門,以便政府接待戈巴喬夫,被學生拒絕。

到了民運後期,北京已成無政府狀態。學生罷課,工廠罷工,而且全國各地開始效尤,動亂已有燎原之勢。李鵬與學生代表懇切談話,央視公開做出現場轉播。李鵬反復説明國家不可陷於無政府狀態,被學生代表當場斥責。

後來有學生代表回憶說,“我們不知道我們到底要什麽,我們隻知道,政府給我們什麽,我們就一定會回答要得更多。”

學生領袖柴玲,後來以她一貫的哭腔哭調說,“我希望天安門流血,因爲流血了,對我們(這些學生領袖)更有利。”

學生代表要求,學生組織要具有監管政府與審核國家政策的權力。換句話説,二十來嵗的學生代表要當慈禧太後,要六十來嵗的中共總書記當光緒皇帝。

中共中央被迫要做做出選擇,一是自行解散政府;一是驅散學生,沒有中間地帶。

當時的中國大陸,相對比較落後,沒有公安鎮暴部隊與催淚瓦斯槍的配置,隻好以“土法煉鋼”的方式,調派解放軍進城,來驅散學生。解放軍到了復興門附近的木樨地,一些暴亂份子燒了坦克車,殺了解放軍戰士,還把戰士屍體吊在樹上供人觀賞。事前發展到這一步,解放軍除了開槍,還能有其他的選擇嗎?

槍聲歸於平靜的三十年之後,中國創造了世界史上的奇蹟。中國快速崛起,彎路超車,穩步邁向了民族復興之路,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在這三十年,有四億人口成了中產階級,中國共產黨在2020年要建立小康社會,要讓全國人口脫貧,「一個不能少」。

 

P.S. 後世的歷史學家,應該會有這樣的歷史評論:

《 如果沒有鄧小平,今天的中國,大約是另一個土耳其,是個國際上二流半的國家,隻能空自緬懷當年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輝煌。國家疆域,隻有當年盛世的四分之一。》             

 

 

薛中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低產階級' 的評論 :
我是一個旁觀者,知識分子,六四事件與我沒有任何個人利害關係。我也許資料不全,也許推想有誤,但是完全沒有製造謊言的動機與必要。

當時我在美國,雖然來自臺灣,但是很關心父母親所生長的故國。我天天看 CNN,還看到趙紫陽總書記拿著手提擴音器,走到天安門廣場群衆中,跟大家說 “對不起,我來晚了。” 我的印象。國家總理李鵬,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都很誠懇的與學生代表談話,解決問題。

學生們在廣場豎立起了一個紙糊的 “自由女神像”,要自由,要民主。如何要自由? 如何要民主? 是要馬上進行全國普選,學生代表出來與鄧小平一起競選總統? 國家領導人低聲下氣,學生代表囂張跋扈,至於到底要什麽,卻是永遠説不清楚。

我的感覺,學生代表大約是希望重新再來一次文革鬥爭,攪得天下大亂,他們可以趁勢奪權,就像當年的聶元梓,蒯大富,乃至於王洪文,姚文元一樣,可以快速成名發跡,平步青雲。

當然我相信也有很多學生,是先閙了再説,別的不管。上課很無聊,鬧事很刺激,何況這麽多人都出來鬧了,自己不鬧白不鬧,跟風總沒錯。反正無論怎麽閙,總會有人出來收場,如何收場,是他們家裏的事。不用我來操心。隻是沒有想到,後來是以槍聲收場。這個玩笑,開的可大了。

年輕的時候,相信這些,也許是有理想。三十年後重新審視,還相信這些,就説不過去了。

孟子曰 ”予豈好辯哉? 予不得已也。” 我言盡於此,謝謝您花費了時間,提供不同的觀點,也給了我機會,做了更多的發言。
低產階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薛中鼎' 的評論 :
“據某些親歷現場的人報導”
謊言說一萬遍也是謊言,你的所謂”客觀理性的分析”建立在謊言的基礎上,才得出如此荒謬的結論。
薛中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低產階級' 的評論 :

1. 你說學生要接管政府,證據在哪裏?哪位學生領袖說過這樣的話?

-》在 Google有材料,學生要求成立一個類似全國學生聯合會的組織,有監察國務院的權力。你不覺得這個要求很離譜?

2. 至於個別人後來的所作所為並不能說明他們當年參加學運得到過境外資助。

-》我沒有説學生當年得到境外資助。有的材料說,當年有人從香港資助了學生一千萬人民幣。對此我沒有做引用,也不予置評。我説的是,當年一些所謂學生領袖,後來成了美國 CIA 與臺灣臺獨政黨的打手。全臺灣都知道民進黨政府給了這些人不少的錢(陳水扁曾一次就給了王丹五十萬美金,還衍生了分贓不均的問題),而且一直在給。多次臺灣的政治運動,所謂的學運領袖跑到臺灣,教導臺獨分子,如何以“暴力邊緣” 的策略,與警察進行 “有效對抗”。

3. “希望中國分裂,希望國內大亂,希望西方殖民瓜分中國”,你所說的這些人能得到大多數中國人民的支持嗎?自己稍稍用腦子想一想就清楚了。

-》我沒有説大多數中國人支持他們。我說有很多人推崇他們,都在為六四做片麵之詞。在美國的某些基金會所支持的媒體,譬如 VOA, 大紀元;臺灣的一大批親綠媒體;香港的所謂民主人士群體;都是如此。對於中國的發展,他們永遠是負麵報導,幸災樂禍。你我素昧平生,我不想在此口出惡言,隻是用你的話來回敬你,請你自已用你的腦子多想想吧,

4. 你把誰先開槍鎮壓誰先殺解放軍戰士的因果關係都顛倒了
-》據某些親歷現場的人報導,在木樨地一帶,是某些示威份子,先燒了坦克,殺了解放軍,把戰士屍體吊在樹上(有不少照片)。解放軍在沒有命令之前,是不可能開槍的。是戰士先遇害,之後上級才下令開槍。


5.網路上有些自媒體,譬如寒梅,孟柯,鄭國成等,都討論到六四。他們都是以中國大陸人士的身份,來發表看法。有機會請上網看看,作爲參考。

6.從人格特質來分析,這些所謂的學運領袖,都是從小自命不凡,在學運中展露頭角,大約會有《若不能流芳百世,就不妨遺臭萬年》的心態。從理想青年,終究成了漢奸,步上了汪精衛、梅思平的後塵,也是不由得令人掩卷而爲之一嘆了。










低產階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薛中鼎' 的評論 :

1. 如果學生領袖們沒有與美國 CIA 掛鈎,爲什麽柴玲,吾爾開希等人,可以很快就跑到了美國,還在美國政府的資助之下,生活與就學?中國政府容忍他們在天安門廣場安營紮寨了兩個月,他們到底要什麽,可曾交代得清楚?他們要立即全麵改換政府,由這些二十來歲的青年接管?

> 鎮壓後,這些學生領袖立刻成了通緝犯,王丹被捕入獄,https://vocus.cc/wangdan/5a12172beceaed97b4025d74
至於其他人怎樣逃出來的請看這個視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A3Raro7p6E

你說學生要接管政府,證據在哪裏?哪位學生領袖說過這樣的話?


2.這些人拿了臺灣貪汙總統陳水扁的錢,成爲臺灣臺獨分子的馬前卒,指導臺獨學生們如何 “手挽手進行有效示威”, 他們到底還有什麽理想與節操可言? 他們常年被美國 CIA 豢養,逢中必反,又到底在追求什麽?

> 中國政府把他們驅逐出境,不許他們回國,至於個別人後來的所作所為並不能說明他們當年參加學運得到過境外資助。

3.這些人年年喊冤,但是不少解放軍戰士死於他們與暴民群體之手,又有誰在爲這些冤死的年輕戰士們喊冤?

> 僅有十幾名解放軍戰士死於執行命令,政府當年封他們為”共和國衛士”,其家屬得到了一定的撫恤,可是被開槍射殺致死致殘的成百上千學生和市民的家屬卻沒有得到任何補償。

4.這些人希望中國分裂,希望國內大亂,希望西方殖民瓜分中國,在美國作爲美國侵略主義的小跑腿。我實在看不出來,他們有任何值得令人尊敬之處。我也不能理解,爲什麽到了今天,還有這麽多人會如此推崇他們。

> “希望中國分裂,希望國內大亂,希望西方殖民瓜分中國”,你所說的這些人能得到大多數中國人民的支持嗎?自己稍稍用腦子想一想就清楚了。

5.我隻是一個普通的知識分子。但是我相信 “千夫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我寫本文,隻是企圖 “以歷史變遷的眼光,來梳理六四事件的因果脈絡”。

> 你把誰先開槍鎮壓誰先殺解放軍戰士的因果關係都顛倒了,因而得出所謂的謬論就不足為奇了。
薛中鼎 發表評論於
1. 如果學生領袖們沒有與美國 CIA 掛鈎,爲什麽柴玲,吾爾開希等人,可以很快就跑到了美國,還在美國政府的資助之下,生活與就學?中國政府容忍他們在天安門廣場安營紮寨了兩個月,他們到底要什麽,可曾交代得清楚?他們要立即全麵改換政府,由這些二十來歲的青年接管?

2.這些人拿了臺灣貪汙總統陳水扁的錢,成爲臺灣臺獨分子的馬前卒,指導臺獨學生們如何 “手挽手進行有效示威”, 他們到底還有什麽理想與節操可言? 他們常年被美國 CIA 豢養,逢中必反,又到底在追求什麽?

3.這些人年年喊冤,但是不少解放軍戰士死於他們與暴民群體之手,又有誰在爲這些冤死的年輕戰士們喊冤?

4.這些人希望中國分裂,希望國內大亂,希望西方殖民瓜分中國,在美國作爲美國侵略主義的小跑腿。我實在看不出來,他們有任何值得令人尊敬之處。我也不能理解,爲什麽到了今天,還有這麽多人會如此推崇他們。


5.我隻是一個普通的知識分子。但是我相信 “千夫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我寫本文,隻是企圖 “以歷史變遷的眼光,來梳理六四事件的因果脈絡”。
紛紛繁繁 發表評論於
“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刺蝟樂隊的一句歌詞。我堅信曆史終究會給予六四公正的評價。
海尾歸 發表評論於
中國經濟起飛,民主和自由在開倒車。
30年後,64還是中國永遠的汙點,誰來洗,也是一樣的結果。建議中國以後發明時光機器。
-----
1986年底,在北京、廣州、天津等城市,爆發了「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權,反官倒,反腐敗」的具有規模的示威遊行,這是所謂的《八六學潮》。胡耀邦旋即下臺。
-----
本人就是1986學潮的學生,87年畢業就遭清算。北京廣州和天津不是最厲害的學潮地點,武漢杭州廈門和合肥,才是。隻是沒有流血而已。
springdale 發表評論於
現在,為共匪邪黨唱讚歌的,都是自稱台灣出生,國民黨的後代,。。。。。。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這位台灣藍營名流把中國崛起歸功老鄧六四開槍,可關鍵是鄧家後人願不願意認領這份豐功偉績,幾十萬進京勤王的官兵如今有沒有公開以此為榮為傲。
LaoxiangPAPA 發表評論於
後來有學生代表回憶說,“我們不知道我們到底要什麽,我們隻知道,政府給我們什麽,我們就一定會回答要得更多。”

幾十萬學生請願,三個學生跪在人民大會堂門口要見總理,總理就是不出來。什麽公仆?比皇上主子還金貴!你嘩啦啦一大堆,關於學生訴求就取這段話,可見你安的什麽心了!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寫的比較客觀。六四前後看到太多,隨著閱曆的加深,認為是值得反思。
Quarx 發表評論於
63晚上軍隊開槍在先,你怎麽不說了?! 顛倒是非,混淆因果,網上這麽多文章已經對63網晚上開槍事件順序有詳細介紹,對整個64學運和回後來的民運介入也有分清。你這又為大屠殺洗地。不值得一讀.
換氣扇 發表評論於
不錯,要監管政府,就是要做慈禧太後,別看特朗普很厲害,他隻是個光緒,國會才是慈禧。國會都要看選民,所以選民才是慈禧太後。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大號土耳其而已。人均還略低於土耳其。保守勢力比土耳其更甚。土耳其之所以沒有保持龐大,主要是民族複雜,和偉人啥沒有五分關係。而且國家不那麽偉大,人民也省得餓死。河山也不那麽被破壞。
xuemei-ky 發表評論於
也算是一家之言吧!
登錄後才可評論.